Quantcast

林彪集团后代们的现状:核心是林豆豆 依旧像公主

气质女神倪妮出道前太狂放,自慰拍揉奶照上传网络,冯绍峰已经解脱了,井柏然你心真大!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数据告诉你:中国人的学历和收入有多低

美国《华尔街日报》公布美国贸易谈判《条件清单》

Facebook Twitter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少女花影

马塞尔•普鲁斯特:在茶水泡软的面包干中,追寻逝去的时间

普鲁斯特曾把这部作品的结构比作大教堂:“我曾经想过为我的书的每一卷分别选用如下标题:大门,后殿彩画玻璃窗,等等。这部作品唯一的优点正在于它的整体,它的每个细小的组成部分都很结实……”
2018年1月20日

人间普鲁斯特的完成! | YoungVienna

阿尔弗雷德·阿格斯蒂内利遇到普鲁斯特时19岁,是位英俊的摩洛哥人。普鲁斯特说:“我真正地爱过阿尔弗雷德。说我爱过他还不够,我仰慕他。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用过去时。我依然爱着他。”
2017年12月22日

周克希:好在哪里?

但这种美妙,即便小说中的原型人物也未必欣赏。普鲁斯特年轻时,经常出入上流社交圈的沙龙,是沙龙女主人眼中可爱的“小马塞尔”。第一卷出版后,普鲁斯特送了一本到德·舍维涅侯爵夫人(comtesse
2017年12月18日

周克希:翻译很美,普鲁斯特很长

法式浪漫下午茶气氛中的沙龙由周克希主讲,围绕新书聊聊他的译事。文质彬彬、谦逊中带点羞涩表情的周克希听着来宾们的贺喜与褒扬,仿佛要钻到地洞里去的样子。葡萄美酒玛格丽特小蛋糕,没有少女,鲜花憧憧。
2017年11月2日

生命太短,普鲁斯特太长

对2017年的我们而言,普鲁斯特作为作家如此著名,但很多人对他的了解也就仅限于他著作的书名而已。生命太短普鲁斯特太长,1919年阿纳托尔·法郎士因此而不愿意读那本书,但那时它才只出到第二卷。
2017年10月15日

从70000本书中精选70本书!「Kindle Unlimited」这样用才不吃亏!

湛庐文化的书买过两三本,真的是取材和标题都特别猎奇,内容却啰嗦平平,完全属于看过就可以扔掉的书,印成纸书真的浪费珍贵的木材资源。感谢亚马逊,湛庐文化系列终于找到它存在的最佳位子了----Kindle
2017年9月6日

【每周荐书第22期】克洛德·西蒙《四次讲座》

“看得见的世界(……)并不是真正的世界,我们的感官并不比想象力拥有更多逼真性的才能,以至于,人们能从现实中获得的大致近似的素描跟看到的世界是如此地不同,就如看到的世界跟想象的世界是同样地不同。”
2017年7月28日

从70000本书中精选70本书!「Kindle Unlimited」这样用才不吃亏!

湛庐文化的书买过两三本,真的是取材和标题都特别猎奇,内容却啰嗦平平,完全属于看过就可以扔掉的书,印成纸书真的浪费珍贵的木材资源。感谢亚马逊,湛庐文化系列终于找到它存在的最佳位子了----Kindle
2017年7月27日

从70000本书中精选70本书!「Kindle Unlimited」这样用才不吃亏!

湛庐文化的书买过两三本,真的是取材和标题都特别猎奇,内容却啰嗦平平,完全属于看过就可以扔掉的书,印成纸书真的浪费珍贵的木材资源。感谢亚马逊,湛庐文化系列终于找到它存在的最佳位子了----Kindle
2017年7月27日

没有“盖茨比”这个角色,这本书倒还是不错滴。

还有我个人非常推崇,觉得它超级震撼,但又不忍猝读的——戈尔丁的【蝇王】,退稿的理由是:一部荒诞的幻想作品——无趣、垃圾、迂腐。我都说这是震撼人的灵魂的作品,当年的编辑竟然说它是迂腐的。
2016年11月28日

15张图,追忆普鲁斯特的逝水年华

岁那年,普鲁斯特与家人正在在巴黎驯化园中散步,忽然他感到呼吸困难,这是他的哮喘痉挛症第一次发作。从此以后,世界的某一部分对他永远地关闭了,普鲁斯特毕生被哮喘折磨直到最后一口气。
2016年11月18日

普鲁斯特的巴黎地图|DawanArt

父母去世后,在写作《追寻》的大部分时间里(1907-1919),普鲁斯特住在奥斯曼大道102号。如今从正门进入是一家银行。在大门右侧有块白色指示牌,上面写着:“马塞尔•普鲁斯特1871-1922
2016年11月12日

【营销】海外案例:Ysé:小Bra的大生意

二人计划在2016年在法国开设独立精品店,并分销到商场和国际市场,国际市场将以亚洲为开始。相信这家法国电商不会错过亚洲最大的市场中国,或许Ysé不仅值得小胸妹子关注,更值得中国的垂直电商从业者研究。
2016年4月27日

我们只有在阅读和想象中了解这种悲哀

选读本的内容,就字数而言约为《追寻逝去的时光》全书的九分之一。其中第一、二、五卷因有现成的译本,所选段落较多一些,第三、四、六、七卷的选段都是新译,相对来说较少一些。
2015年7月20日

艺术家给我们的快乐在于让我们多认识一个宇宙

我只发表了《在斯万家那边》一部小说,本该放在《追忆逝水年华》总题下的。我原计划一次性出版,可现在没有编辑愿意接多卷小说了。我是那个手头有张庞大地毯的人,但公寓太小,我不得不剪开它。
2015年5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