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高官的女儿!

投资“狠人”赵本山

中国高校国际化大跃进,“打肿脸充胖子”的低效与不公

大变局!刚刚,中日突然同时宣布大消息!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Facebook Twitter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游飞翥

辩词| 王全璋案律师辩护词—兼为其他涉案律师辩护

假如王全璋有和国外非政府组织以及有关人员合作、每月领几千元工资、收取每案2万元办案费,用在国内进行告政府的行为,也是正常的国际民事合作关系,没有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没有违法、更不是犯罪。
2016年8月8日

王全璋案律师辩护词—兼为其他涉案律师辩护

假如王全璋有和国外非政府组织以及有关人员合作、每月领几千元工资、收取每案2万元办案费,用在国内进行告政府的行为,也是正常的国际民事合作关系,没有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没有违法、更不是犯罪。
2016年8月8日

聚焦|甘肃白银一公安局被曝光后,主动在电视台道歉!

该案当事人之一的陈金刚当晚看完警方公开道歉后说,我们从1998年到现在等铜城分局道歉,等了17年多才等到这个结果,如果不是律师和媒体介入可能还要等。在这里很感谢我的律师,也感谢媒体。
2018年1月12日

709的2017年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2017年12月2日

王甫 | 最高院再审撤销黑社会判决——目前最富勇气的判决

1、一审判决认定的上述三起事实周跃飞是否认的,但即便按照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也达不到黑社会性质组织“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的行为特征的标准。
2017年1月24日

最高院再审撤销黑社会判决——目前最富勇气的判决

1、一审判决认定的上述三起事实周跃飞是否认的,但即便按照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也达不到黑社会性质组织“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的行为特征的标准。
2017年1月24日

最高院再审撤销黑社会判决——目前最富勇气的判决

1、一审判决认定的上述三起事实周跃飞是否认的,但即便按照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也达不到黑社会性质组织“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的行为特征的标准。
2017年1月24日

王甫 | 最高院再审撤销黑社会判决——目前最富勇气的判决

1、一审判决认定的上述三起事实周跃飞是否认的,但即便按照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也达不到黑社会性质组织“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的行为特征的标准。
2017年1月23日

王甫 | 最高院再审撤销黑社会判决——目前最富勇气的判决

1、一审判决认定的上述三起事实周跃飞是否认的,但即便按照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也达不到黑社会性质组织“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的行为特征的标准。
2017年1月23日

向杨金柱律师学习!

在这八年之中,聂案代理律师换了一拨又一拨,这些律师们的阅卷权是如何被无情践踏的,律师君不得而知。然而杨金柱律师的聂案大事记,却让我看到了一个铁骨铮铮的律师为争取阅卷权而付出的顽强抗争。
2016年12月26日

向杨金柱律师学习!

在这八年之中,聂案代理律师换了一拨又一拨,这些律师们的阅卷权是如何被无情践踏的,律师君不得而知。然而杨金柱律师的聂案大事记,却让我看到了一个铁骨铮铮的律师为争取阅卷权而付出的顽强抗争。
2016年12月26日

辩词| 王甫律师:司法审判即将落幕  历史审判业已开始

1、一审判决认定的上述三起事实周跃飞是否认的,但即便按照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也达不到黑社会性质组织“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的行为特征的标准。
2016年8月3日

聚焦| 王甫:司法审判即将落幕  历史审判业已开始

1、一审判决认定的上述三起事实周跃飞是否认的,但即便按照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也达不到黑社会性质组织“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的行为特征的标准。
2016年8月2日

不开庭,无公正 | 衡阳周氏家族案律师最后的呐喊

二审阶段,辩方有新证据提交。辩方在一审中提交却未被评价的证据也应算作新证据在二审中予以审查。显然,只有通过开庭审理,对这些新证据举证、质证,才能实现妥当处理。
2016年8月1日

为牺牲的警察和殉情的警嫂,我落泪了!

多么让人痛惜和痛心的新闻!相隔不到24小时,那对原本幸福美满的夫妇,相继辞世!丈夫是在率队围捕开枪杀人歹徒时,身先士卒冲在前头不幸中枪牺牲,而妻子则因无法接受丈夫牺牲的事实而毅然殉情。
2015年6月12日

聂案听证会报道引舆论反弹 律师界成立独立观察团

我也很关心聂树斌案,但出发点与很多也关心的朋友可能存在不同。我在意的不仅仅它是不是一个冤案,而是更在意于关于聂案是不是冤案最终要通过一个什么样的程序来形成结论这个司法过程。
2015年5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