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重庆大学女副教授群发遗书跳楼身亡,遗书举报院系领导

郑州暴雨,一个关键细节!

都在等待命令!!!

谭亚娣博士:过分强推疫苗对否?论打疫苗应该中外有别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张若昀:我们都会认真地做一件错事

2018-02-04 张弘 火星试验室 火星试验室

‹ 火星试验室 ›

博雅天下旗下产品

《博客天下》、《人物》等媒体鼎力支持

▵张若昀 (受访者供图)


他感觉这个世界挺荒诞的,“有时候大家会非常认真地、并且心知肚明地齐心协力地去做一件错事。每个人都会,包括我”。




采访 ✎ 张弘 温丽虹

文 ✎ 张弘

编辑 ✎ 方奕晗


湖水混杂马粪和动物尸首,呈现出诡异的墨绿色,在盛夏的大漠里散发着臭气。导演喊“开始”,张若昀跪在湖边,捧起湖水就往嘴里灌。

 

剧本里,他饰演的西汉名将霍去病长途跋涉,抵达一片野湖,只写着用湖水洗脸,但张若昀觉得,烈日当头,一个人暴晒3天后,首先应该补充水分,而不只是洗脸。他临时加了这场戏,之后,吃了一周的打虫药。

 

2016年年初,张若昀的微博粉丝只有300多万,年底飙涨到1000万。那是风头正劲的时候,他却在宁夏泡了一整年,拍摄古装历史正剧《霍去病》。后来他公开承认,“以艺人发展的立场来说,这可能是最糟糕的选择”。

 

他的想法是:“两个月拍一个作品,投入度不够,很多是急中生智。想静下来好好磨一个戏。”

 

《霍去病》拍摄周期长达422天,超期四五个月才完成,这让张若昀失去很多赚取名利的机会。他对朋友坦陈:“我之所以爆发也是因为这些选择,我尊崇自己的选择。”

 

“霍去病是他的梦,他心里住着一个骑士。”好友吴承轩告诉火星试验室。


2月3日播出的综艺《声临其境》中,张若昀用纯熟的英语为《阿甘正传》中教官与阿甘两个角色配音。截然不同的声线,表现出他声音的控制力和爆发力。


▵综艺《声临其境》视频截图


几天前,张若昀从俄罗斯买回一尊青铜骑士像,摆在家门前。马的姿态像在驰骋,骑士一手叉腰,一手提剑,直指前方。

 

“寓意勇往直前地冲锋。”29岁的张若昀对火星试验室说。


天生战神


2016年,张若昀有6部作品面世,包括奇幻剧《九州·天空城》、悬疑侦探剧《法医秦明》、谍战剧《麻雀》、动作电影《冲天火》,还有他为满足奶奶心愿接拍的青春偶像剧《十五年等待候鸟》。

 

《霍去病》则是制片人张健一直想做的项目。四五年前,他就跟张若昀提过这个故事,并且想邀他主演。张健是《雪豹》的制片人和编剧、《新雪豹》的导演和编剧,也是张若昀的父亲。

 

最初的剧本聚焦在霍去病成为大将军后传奇而短暂的一生。史书上,霍去病是名将卫青的外甥,17岁建奇功,19岁封骠骑将军,24岁英年早逝。

 

张若昀同样年少成名:22岁出演《雪豹》刘志辉一角,23岁当上《黑狐》男一号方天翼,25岁接棒文章出演《新雪豹》男一号。


▵电视剧《黑狐》剧照


但始终逃不开父亲的荫庇,张若昀因此被贴上“星二代”的标签。这标签伴随至今,“拼爹”的话题几乎是每个采访都必不可少的。

 

张若昀从小父母离异,跟爷爷奶奶在测绘大院长大。爷爷张志新是地质学家,有个测绘公式就是以他名字命名的。张若昀在访谈节目里坦陈,小时候自己性格孤僻,喜欢独来独往。

 

很多人都说张若昀傲,永远一副“公子哥”做派。2017年参与综艺节目《花儿与少年》第三季,井柏然在节目里说,第一次见到张若昀觉得他很傲,不易相处,但接触下来发现他是个“敏感、细心的人”。

 

吴承轩第一次见到张若昀是在大学宿舍,印象是化烟熏妆、穿铅笔裤、头发抓得很夸张,还戴耳钉,“特范儿的一个人”。吴承轩跟他打招呼,他只是微微点头,一脸高冷。

 

差不多半年时间,张若昀都没有被褥,只有一个睡袋堆在硬床板上。晚上,他钻进睡袋,听着死亡摇滚,一觉到天亮。吴承轩问他,这样能睡着吗?他说,习惯了。

 

因为日本电影《大逃杀》,张若昀逃课去烫了爆炸头,第二天走在操场,冷眼看人,心里想着自己像个“杀手”。结果当天下午,就被老师要求剃成寸头。

 

“很傻,嘚嘚瑟瑟的孩子。”张若昀笑着回忆,众多饰演过的角色里,《十五年等待候鸟》里的裴尚轩最像上学时的自己。他喜欢翻老照片,把不同时期的证件照做成九宫格,“看看这谁也不服的眼神”,发现“全是‘你丫瞪谁’的感觉”。


▵电视剧《十五年等待候鸟》剧照


对所有生长在高光下的“二代”来说,一切成就都显得轻而易举且顺理成章。但个中滋味,可能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真正体会。张若昀拒绝了父亲递过来的《霍去病》剧本,理由是“天生战神的故事并不能让他信服”。

 

2013年演完《新雪豹》后,父子俩定了个“三年之约”——3年内不再和父亲有任何合作。他离开父亲的公司,成立工作室,推掉战争题材的剧本,试图最大程度上寻找可能性。

 

“我不想说你为了捧我,让我拍这样的片子……我不希望走这条路,我就希望一步一步证明自己。”他说。

 

倔强野草


“三年之约”让张若昀经历了漫长的空窗期。

 

倒也不是完全无人问津——到手的剧本,都不是那个阶段他想尝试的题材。大多都是战争戏,而他心仪的题材还没有找上来。有一两个戏他很喜欢,但最后因为片方不认可他的市场价值,被替换掉。

 

终日无所事事让他变得意志消沉,靠吃东西、喝酒麻醉自己,两个月内胖了20多斤,再花1个月瘦回来。房租吃紧,员工工资吃紧,最落魄的时候,他还强撑着给奶奶买了一块名表,几乎掏空了口袋。

 

他开始有了危机感——“怎么越来越没有理想的剧本了?”微博热门话题“张若昀滚出盗墓笔记”,更是给了他迎头一击。

 

情况直到2014年年底《新雪豹》播出才有所改善。2015年,他拼了一整年,一口气演了7个作品,基本没有休息。最疲惫那阵子,他在录制《十五年等待候鸟》主题曲的间歇,一头倒在录音棚睡着了。


▵电视剧《新雪豹》剧照


“咱得努力,得拼,再不拼,都快30了!”吴承轩记得当时张若昀说过,如果每天睡觉超过5小时,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张若昀曾这样形容自己的成长轨迹:从不知天高地厚到妄自菲薄,再重新捡回自己。

 

吴承轩曾因失掉几个戏备感失落。张若昀激励他:“难怎么了?难说明你走上坡路,不难才可怕,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咱们就踏踏实实地闯,也不会饿死。”

 

这些话,张若昀说给朋友,也说给自己。他们以“不要怂,就是干”相互鼓励,甚至玩游戏时也这么说。

 

即将开拍的《庆余年》是张若昀主动争取来的机会。他看完剧本,找到出品方毛遂自荐:“男主这个角色非我莫属。”他觉得,跟陌生人要角色和跟父亲要角色是一样的,“我想要,我行,我真的行,为什么不去要?”

 

▵电视剧《庆余年》剧照


2016年,网剧《法医秦明》播出之后,张健再度把《霍去病》的剧本递到张若昀面前。剧本经过调整,前20集都在讲霍去病成为将军之前,在边塞的小兵生活。


“一株野草,倔强地生长起来”,这样的故事让张若昀感同身受。同时,他很清楚自己的价值得到市场认可。“那个时候找我演男主,就知道能找到什么样的女主、男二和女二,整个剧的配置就上去了,市场才会要你的片子。”

 

堂吉诃德


百老汇音乐剧《我,堂吉诃德》里,主角是个“向一切堕落的、腐朽的东西宣战”的梦幻骑士。这也是张若昀心中的经典骑士形象。

 

《霍去病》开拍前,张若昀就勾勒好一幅海报:少年骑着战马在苍凉大漠中独行,夜空清透,抬眼看得到银河;少年向画面深处前行,仿佛要一路冲破星空,天都裂开两层……

 

电视剧《麻雀》导演金琛告诉火星试验室,张若昀是个内心有强大诉求、格局开阔的人,“他想要一直前进,不像演员只为演戏,只考虑当前最红状态的问题,他之后的道路布局也会考虑。”

 

在奇幻剧《九州·天空城》里,张若昀戴蓝色美瞳、化飞眉妆,浮夸的造型很像“哈士奇”。

 

▵电视剧《九州·天空城》剧照


他自认不是有喜剧细胞的人,但也能熟练玩转“段子手”的人设。那是保护色,因为“人要有自嘲精神,我逗比不是为了嘲讽别人或取悦别人,都是用来化解尴尬”。

 

艺人的归艺人,演员的归演员。更多的时候,张若昀像张画,寡言安静,给人距离感。《无心法师》演员陈瑶告诉火星试验室:“感觉他有双重人格,有时候特别安静,可能在看一些书,平时跟大家一起玩的时候,又会讲很多段子来活跃气氛。”

 

马思纯与张若昀2015年合作电影《奇葩朵朵》后成为好友,两人都是“星二代”,家人的光环让他们在初出茅庐时受到质疑。“他知道自己要什么,他的核心诉求就是他在寻找和证明他自己是谁,或者他可以成为谁。”马思纯告诉火星试验室。

 

在张若昀眼里,这个世界挺荒诞的,“有时候大家会非常认真地、并且心知肚明地齐心协力地去做一件错事。每个人都会,包括我”。

 

与这种荒诞比起来,堂吉诃德一点都不可笑。

 

封狼居胥


《霍去病》塞外戏份于2017年7月杀青。当天,张若昀发了一段近800字微博长文,向他的战马张松(张若昀给马取的名字)告别。他写道:每次三二一开始的时候,你立起耳朵,前蹄不停地刨地,身上每一块肌肉、每一根血管都躁动起来,只等一声令下,就跟着我一骑绝尘,征战“沙场”。


▵张若昀和他的战马张松道别  图/张若昀微博


从剧组回到北京,张若昀选择了另一个“战场”,去演话剧。“话剧永远在一个演员的计划之中,我很早就想过,我演员生涯结束之前,一定要去舞台走走。”

 

接到林兆华导演的邀约后,他兴奋了一晚上,当即把后面几天的工作暂停。凌晨两三点,正在睡觉的吴承轩接到电话:“告诉你一个炸街的消息,大导找我排戏了!”

 

直到第二天,他才想起来:找我演什么?

 

《三姐妹·等待戈多》是林兆华在1998年改编的剧本,将契诃夫的《三姐妹》和贝克特的《等待戈多》结合在一起。首演由濮存昕和陈建斌主演,当年票房惨败,上座率不到四成。如今,张若昀演的正是濮存昕当年的角色。

 

《三姐妹·等待戈多》巡演经理王楠告诉火星试验室,他们当时联系了很多当红“小鲜肉”,要么直接拒绝,要么说没时间,还有的说看不懂剧本。只有张若昀爽快答应。

 

林兆华说过,“表演就是在舞台上做游戏”,这让张若昀很受用。《三姐妹·等待戈多》后,他更加明确了自己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一个快乐的演员。

 

《三姐妹·等待戈多》剧照  图/张若昀工作室官微


马思纯也有同样的经历,摘得金马影后之后,她参演了话剧《如梦之梦》。“我们是很像的人,外在的得到对于我们来说不是最重要的,内心的踏实和充足才是最重要的。他对自己始终都有要求。”她说。

 

张若昀看过一段关于的阿根廷球星梅西的视频。视频里,梅西被人撞倒,或者被观众用激光笔干扰,仍然目不转睛,非常专注。“他可能不是个聪明的球员,不会利用规则,但真的是在踢球,而不只是一场游戏或比赛。”他觉得,无论做什么都离不开这种专注度。

 

他想成为这样的人。

 

2017年年底,张若昀去了趟贝加尔湖,在微博发了张照片:零下30多摄氏度的极寒之地,他立在湖前,高举右手。配文写着:饮马瀚海。

 

▵张若昀在贝加尔湖前,高举右手  图/张若昀微博


那是2000多年前霍去病去过的地方。公元前119年,他率兵西去,与匈奴左贤王部接战,乘胜追杀至瀚海(今贝加尔湖),后在狼居胥山(今蒙古境内)举行祭天以告成功之事。后来封狼居胥成为中华民族武将的最高荣誉之一。

 

“演过就替他活过。”张若昀说。





本 文 未 经 允 许 请 勿 转 载

转 载 或 商 务 合 作 请 留 言



RECOMMENDATION

推荐阅读

01


李光洁:戏比人红,人为戏用

02


网红老梁:尺度不会再有了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