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带大家了解一下91porn里耳熟能详的一些名人吧[top排行榜]

这才是当下中国,最惨不忍睹的内幕

倪妮的裸照,露胸照,抽烟照全部流出,跌破眼镜!

看了这8部影片,吓得我把朋友圈都关了

“提前退休”到来!公务员迎来大变革!事业单位和囯企也受影响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12月4日 下午 9:5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基因狂人”贺建奎的商业野心:原计划今年营收3亿元

朱丹 创业家 今天

在斯坦福大学,贺建奎被颠覆了人生观,他之前认为学者就应该坚守清贫,才能在学术上有所成就。但是他的导师斯蒂芬·奎克教授不仅是世界基因测序领域首屈一指的顶级科学家,同时还是十多家公司的掌门人、拥有三家上市公司控股权的亿万富豪。从这位导师的身上,贺建奎看到“财富和科学可以共赢”的可能。

作者✎朱丹

编辑✎曹珂

基因编辑婴儿诞生的消息,犹如在医学界扔下了一颗深水炸弹,贺建奎随即被推进舆论漩涡。

11月28日,贺建奎现身香港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并表示“歉意”,称由于实验的保密性不强,数据不小心被泄露了。当有人质疑他这样做的伦理道德问题时,贺建奎表示,愿终其一生负责双胞胎女孩。

但谴责声仍不绝于耳。11月29日,诺贝尔奖学者戴维巴尔的摩代表组委会发布声明,建议独立评估并确定DNA改造是否已确定发生。如果发生,程序上不负责任,也不符合国际准则。

站在了舆论风暴眼上的贺建奎,其背后巨大的商业版图也被逐渐曝光。据《新民周刊》报道,贺建奎于2012年7月创立了瀚海基因科技公司,直接持股比例为27.42%,间接持股比例为5.83%,总持股比例为33.25%,公司已于今年4月完成2.18亿元人民币的融资。

同时,创业家&i黑马获得的一份瀚海基因的商业计划书显示:2018年公司计划实现3.0984亿元收入,之后的3年每年销售收入预计分别达7.788亿元、11.962679亿元、25.060575亿元。

出走象牙塔

据2017年娄底广播电视报报道,贺建奎出生于湖南娄底新化县,童年时家境贫寒,爸妈以务农为业。2002年,贺建奎高中毕业,考入中国科技大学物理学专业。在拿到近代物理学学士学位后,贺建奎在美国莱斯大学物理系,师从Michael Deem教授从事生物物理学研究。

读博期间,贺建奎从物理学转向了生物学。贺建奎曾经对《千人杂志》如此解释动机:随着年龄的增长,不得不考虑到未来的工作方向以及面临的生存压力,这时他发现物理的黄金时代似乎悄然逝去,而生物学正在蓬勃发展,留有很多空白,他抓住生物学发展的“尾巴”,在读博时毅然跨学科转向了生物学专业。读博士后期间,贺建奎师从斯坦福大学生物医学工程系斯蒂芬·奎克教授,从事基因测序研究。

11月25日,贺建奎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一直到博士毕业,我都沉浸在学术研究的象牙塔中,从来没有将科学研究和商业扯上关系。在斯坦福,我的人生观第一次被真正颠覆了。”

贺建奎口中被颠覆的人生观是——学者就应该坚守清贫,才能在学术上有所成就。但在斯坦福大学,他的导师斯蒂芬·奎克教授不仅是世界基因测序领域首屈一指的顶级科学家,在美国拥有“四院院士”的头衔,同时还是十多家公司的掌门人、拥有三家上市公司控股权的亿万富豪。从这位导师的身上,贺建奎看到“财富和科学可以共赢”的可能。

后来,他曾公开宣称:“我要做科学家,也要做企业家。新时代的教授,要从事科学研究,有原创的重大科研成果,同时也要把科研成果转化成生产力,为社会创造价值。”

商海弄潮

2012年1月,贺建奎经深圳市“孔雀计划”海外高层次人才计划引进回国,来到了南方科技大学,年仅28岁的贺建奎成为了南方科技大学最年轻的副教授。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贺建奎一直心怀降低基因测序成本的理想。因为对标斯坦福,南科大对教授实行开放的创业政策,允许教授在校外从事成果转化工作。

2012年7月,贺建奎创立了瀚海基因科技公司,注册资本为370.186万元人民币,继续开展单分子基因测序技术的研发工作,贺建奎担任创始人兼董事长,直接持股比例为27.42%,另外还通过珠海瀚海创梦科技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间接获得了5.83%的股份,总持股比例为33.25%,导师斯蒂芬·奎克教授也成为这家公司的首席科学顾问。

据贺建奎公开自述,由于投资人介意贺建奎作为大学教授兼职创业的身份,很难拿到投资,瀚海基因成立前四年,没有任何销售收入,有两次接近倒闭,受益于风险投资的支持,才能坚持下来。

IT桔子数据显示,瀚海基因目前已获得3轮融资。2018年4月,瀚海基因完成2.18亿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由同晟资本领投,希夷资产等跟投。

数据来源:IT桔子

随后,贺建奎效仿导师斯蒂芬·奎克教授的人生轨迹,不断开拓着自己的商业版图。天眼查数据显示,截止目前,贺建奎名下有8家公司、在6家公司任法人代表,并且是其中5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这7家公司的总注册资本为1.51亿元。

数据来源:天眼查

不过,贺建奎旗下以及关联的诸多企业纷纷对外界表示,贺建奎所进行的基因编辑婴儿与企业自身均无关系,而他本人也在香港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上表示,其所进行的基因编辑婴儿项目资金来源于南科大和个人,公司全程未参与。

创业家&i黑马获得的瀚海基因的商业计划书显示,当时,计划融资的金额为2亿元,主要通过股权融资的方式进行。其中计划用于用户生产制造的资金为9000万元,计划用于运营管理的资金为6500万元,计划用于技术研发的资金为2500万元,计划用于临床试验的资金为2000万元。

在这份商业计划书中,贺建奎描述了行业和公司愿景。BP中预测,2015-2020年是基因检测全面爆发的时代,包括310万癌症患者、1亿高血压患者以及2000万新生儿。这是一个接近千亿规模的市场——这还仅仅是基因检测,并不包括能够真正改变人类的基因编辑市场。

同时这份商业计划书显示,瀚海基因计划在2018年实现3.0984亿元的收入,同时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9880万元,2021年预计净利润率高达41.06%。

商业计划书显示,瀚海基因定位为临床基因检测提供测序仪平台,主营业务为研发第三代基因测序仪、配套测序试剂、生信软件核心技术,并拥有全自主知识产权,获得了试剂盒备案凭证和生产许可证。瀚海基因的核心技术为:单分子直接测序技术,这项技术具备超高灵敏度,直接检测DNA单分子、无需PCR扩增,无GC偏好。

该计划书显示,瀚海基因将形成“营销中心+研发中心”相结合的战略布局,到2018年年底预计完成深圳、北京、成都、上海、武汉、长春等6个城市的营销中心布局,并在成都、上海和长春设立研发中心。在国外布局方面,2019年预计在硅谷、法兰克福和香港地区设立研发中心与营销中心。

据悉,临床基因检测提供测序仪平台的上游为测序仪制造商,收入模式为仪器和试剂销售,其中仪器的毛利率为70-80%,试剂为95%左右。在基本被外资公司垄断的基因测序行业上游,目前国内只有华大智造与瀚海基因进入了国产测序仪的市场。

团队方面,计划书显示,瀚海基因由美国斯坦福大学和密歇根大学的博士留学生团队创立于2012年,拥有员工80余人,其中海内外博士14名。核心技术团队包括:贺建奎、北京基因组研究所前所长、华大基因联合创始人于军、前赛默飞资深科学家向国兵、中国科学院光电研究院前员工周志良、美国北卡州立大学博士赵陆洋和陈方、剑桥大学博士陈巍。

救世主or魔鬼

自11月26日,贺建奎公布“一对经过基因编辑的双胞胎露露、娜娜已经出生,其CCR5基因得到改变,可以抵抗艾滋病毒”的消息以来,他便被推上了风口浪尖,质疑声纷至沓来。

当天傍晚,122位科学家在新浪微博“知识分子”账号上发布联合声明:对于在现阶段不经严格伦理和安全性审查,贸然尝试做可遗传的人体胚胎基因编辑的任何尝试,坚决反对,强烈谴责。

“此项技术早就可以做,没有任何创新,但是全球的生物医学科学家们不去做、不敢做,就是因为脱靶的不确定性、其他巨大风险以及更重要的伦理。这些不确定性的可遗传的遗传物质改造,一旦作出活人就不可避免的会混入人类的基因池,将会带来什么影响,没有人能预知。”声明表示。随后,联署名单的人数还在持续增加中。

11月27日,科技部、中国科协、中国科学院也先后对基因编辑婴儿事件表态:明令禁止、坚决反对。

11月28日,基因编辑婴儿事件主角贺建奎现身香港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编辑峰会,并发表了演讲。演讲开始,贺建奎首先对“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引发的争议表示“歉意”,项目资金来源,来自南科大和个人,公司全程未参与,他本人对项目表示很骄傲。露露娜娜已经健康出生,检测之后,结果符合预期,两个基因序列得到预期效果的改善,关于项目风险,也告诉过婴儿的父母。

11月29日中午,诺贝尔奖学者戴维巴尔的摩代表组委会发布了“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组委会声明”。声明称,“在这次峰会上,我们听到了一个出人意料和令人深感不安的说法,即人类胚胎被编辑和植入,导致怀孕和双胞胎出生。我们建议进行独立评估以核实这一消息,并确定消息提到的DNA改造是否已经确定发生。即使上述内容得到了证实,程序上也是不负责任的,不符合国际准则的。”这一声明的内容相当于国际学术界在本次论坛上取得的共识。

事情已然发生,露露和娜娜的未来怎么办?谈及对未来两个孩子的担忧,贺建奎在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编辑峰会上表示,愿意用自己生命的下半辈子负责。

“如果这两个孩子是你的孩子,你是否会做这个实验?”贺建奎回答:“如果是我的小孩有先天缺陷,我会让他第一个参与试验。”

这一事件注定充满争议并载入史册,引发的跨界争论仍在不断升级。或许贺建奎早就预料到这一幕,他在第一时间表态:“坚信伦理将站在我们一边”。

在是否允许或者禁止基因编辑的问题上,贺建奎表示社会将决定下一步怎么做。而他本人则早已准备好了“长达18年的随访计划”,因为“基因手术”的结果仍然需要时间的检验。

*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三只松鼠章燎原:做难的事,不做容易的事


海底捞市值近千亿!张勇思考最多的却是怎么活下去


“十元店”获腾讯、高瓴10亿元投资,名创优品年营收120亿元的秘密


前员工复盘ofo:戴威宁愿战死,也不愿妥协

请对你的老板好一点,再好一点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