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편의점 샛별이 5화

高考第二天 北京零分作文轰动全国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人间怪事!刚要检查!各地粮库纷纷起火

银行美女误把工作大群当私聊 邀请领导在卫生间泄火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国企医院改制提速:新里程投资控股山东最大国企医院

2018-04-22 粟灵 中国企业家杂志 中国企业家杂志

兖矿集团。来源:视觉中国


“国企医院会更愿意被国资收购,这一领域中民营资本很难做,怕造成医院的不稳定或者医生流失。”

/

 | 《中国企业家》记者 粟灵   编辑 | 尹一杰


政策高压下,距离2018年年底国企剥离企业医院的最后期限只有8个月时间,国企医院加速了引进社会资本办医的进程。


《中国企业家》记者获悉,2018年4月20日,兖矿集团与中信产业基金旗下新里程医院集团(以下简称“新里程”)在山东济南签署投资合作协议,对兖矿总医院进行改革重组。


成立于1972年的兖矿总医院是国资大省山东最大的国企医院。这所三甲综合医院,包括3个院区、7家分院及14个社区卫生服务站或卫生所,总计床位近2000张。投资控股后,四大医疗集团之一的新里程医院集团,其床位数将超过8000张。


2017年8月,国家六部委共同发出《关于国有企业办教育医疗机构深化改革的指导意见》(国资发改革[2017]134号),明确指出,2018年年底基本文成企业办医疗机构集中管理、改制或移交工作,并明确了关于医疗机构深化改革的四种路径:移交地方、关闭撤销、资源整合、重组改制。


“企业医院从2002年开始改革,当时共有7000多家。到去年,国资委统计还剩2000多家未改革的企业医院。这2000多家在今年年底要划个句号。”中国医院协会企业医院分会会长金永成给出的数据证明了任务的艰巨性。


越来越多的国企医院开始接受社会资本的投资;而大型医疗机构、医药公司、保险公司、大型投资机构乃至其他行业的产业集团则纷纷涌入这一赛道。


“改制后的整合是难点。” 波士顿咨询公司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吴淳告诉《中国企业家》记者,股权分配、机制调整、人才流失,是困扰国企医院改制的三大问题。


从初次接触到签订协议,兖矿总医院只花了10个月时间即完成改制。但之后的投后管理,依然是摆在他们面前的现实难题。


国资流失之争


兖矿集团是一家以煤炭化工、装备制造、金融投资为主导产业的国有特大型能源企业。2017年,其以1.3亿吨的煤炭年产量,排名全国第五,世界第七。


而兖矿集团的28万职工及家属,正是兖矿总医院的服务对象。如果不是国家政策倒逼,兖矿总医院或许永远不会走上改制之路。


当这样一个坐拥近2000张床位的三甲综合医院出现在投资市场时,前来咨询的投资者络绎不绝。四大医疗集团中的华润凤凰、北大医疗、复星医药和新里程都位列其中。


对于此时的兖矿总医院来说,这不是一个要不要引入社会资本的问题,而是引入什么样的社会资本的问题。


“我们要和国有背景的企业进行合作,我们将来新的合作公司也要保持事业单位法人。这样,职工的劳动合同才可以继续。”兖矿集团副总经理陈峰教把投资对象的身份当作铁律。


“国企医院会更愿意被国资收购,这一领域中民营资本很难做,怕造成医院的不稳定或者医生流失。”波士顿咨询公司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夏小燕之前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称,企业医院改制目前仍是国企或国有资本的主战场。


金永成则说得更为直白:“国企背景的公司之间合作,有很多体制机制上的优势,没有人员、医院属性的变化等问题。最重要的是,没有国有资产流失的风险,我想这是兖矿集团领导最关注的。”


经历了前几年煤炭产业的寒冬,兖矿总医院职工的收入也随着母公司的业绩下滑。“职工收入与周边其他公立医院相比有差距。干了活没拿钱,导致职工积极性不高。”来自职工收入的压力,也推动着院长张传军去寻找市场化解决方案。


当背靠中信产业基金的新里程医院集团CEO林杨林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陈峰教和张传军对其资质大体是满意的。彼时的新里程,已投资了包括安钢总医院在内的三家国企医院,并成为四大医疗集团之一。


在看过超过150页的内部投资报告以后,林杨林看到了这家医院的投资价值。他提出了他的诉求:在新成立的公司里,新里程必须有超过50%的控股比例;在董事会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中,新里程必须在董事会占多数席位。林杨林力争在公司经营管理机制中的话语权。


为了避免后续的麻烦,林杨林要求必须获得90%以上的职工支持。“职工如果不超过90%支持,我们不敢做这个事情。”


基于此,他同意兖矿总医院继续保持非营利性医院的性质,张传军在内的管理层继续保持稳定。


谈合作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2017年8月31日,在初次接触的两个月后,双方即签订了框架协议。2018年元旦后,新里程和兖矿集团分别走完了内部审批流程。


但签约直到4月20日才完成。


“我花了大量时间来做员工工作,我们做得非常稳定。”林杨林憧憬过5年以后,如果政策允许,再把医院改成营利性;或者政策不允许,新里程整体走向资本市场也未尝不可。


“医院投资是一个长周期。现阶段,我们更聚焦人员的稳定与发展。”林杨林说。


艰难融合


签约前的4月16日,兖矿总医院召开了职代会。117位职工代表医院2200余名员工,以无记名投票方式,对《兖矿集团总医院改革重组方案》和《兖矿集团有限公司总医院改革重组员工分流安置方案》两个决议草案进行了表决。职代会组织方收回了115张有效选票,两个决议分别获得115票和112票赞成票。


事实上,在企业医院改制领域,有太多的前车之鉴。


四大医疗集团之首的华润医疗(后重组为“华润凤凰”),就曾于2014年底收购了与兖矿总医院情况颇为相似的淮北矿工总医院。但改制半年内,连续三个月内发生四起医疗亡人事件,把该院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在安徽省卫计委通报的群众满意度调查中,该院也一度跌至全省三级医院中的倒数第二。医院职工的懈怠受到患者与舆论的抨击。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武钢医院集团。而当华润欲收购一汽总医院时,后者直接在收购过程中就开始了大规模的职工抵制。


企业医院改制的先行者华润医疗在屡屡碰壁中,为欲进入该领域的社会资本积累了教训。维持稳定被视为第一要务,但这与社会资本控制成本、提升效率的要求又形成天然的矛盾。


“后期整合一个难点是机制问题。医院职工以前是拿铁饭碗的国企职工,医院冗员现象比较严重。这往往导致医院的增长与成本的增长不匹配。”吴淳分析。


是否裁员,总让社会资本举棋不定。无论在签约仪式上,还是在之后的记者采访中,兖矿总医院的相关方都没有承诺不裁员。


他们把更大的希望寄托在了绩效改革。在即将成立的六个工作小组中,绩效改革小组和人才促进小组被视作当务之急。


“必须第一个解决的是薪酬激励问题,因为这是能广泛覆盖多数员工的。”当被《中国企业家》记者问到是否会考虑员工持股计划时,林杨林坦陈,下一步很大可能性会考虑核心骨干持股计划,但目前谈之尚早。先解决薪酬和绩效激励的问题才是最基本的。


同为四大医疗集团的北大医疗,其主管投资并购医院业务的副总裁任甄华,就曾向《中国企业家》记者透露,正在鲁中医院试水员工的股权激励计划。


2018年全国“两会”上华润集团董事长傅育宁否认了华润将在医疗板块推行员工持股计划,但他认为上市公司已实现了事实上的员工持股。


被投资医院的人员激励机制,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医疗集团未来的投资并购,各大集团都在进行探索。


从人力上节省成本暂不可行,林杨林把目光放在药品耗材供应链优化上。为此,他专门成立一个工作小组,对接集团内部统一采购规划部门,以期大幅度降低成本,并合理满足临床需求。


融合之路才刚刚开始。

值班编辑:武昭含

审校:耿黎明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