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老同志是党的中流砥柱、定海神针

他刚刚逃离了俄罗斯征兵:“我身边的俄罗斯人就像被僵尸咬过”

H游戏只知道《尾行》?弱爆了!丨BB IN

劝退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A-SOUL 风波引发 V 圈地震,字节做错了什么?

郑玥 极客公园 2022-06-03


中国最火的虚拟偶像被传月入 7k,粉丝破大防了。


作者 | 郑玥
编辑 | 郑玄



「珈乐毕业门」引发的震荡还在持续。圈外人因为这波热度知道了虚拟偶像和 A-SOUL,而圈内人则开始重新审视虚拟偶像和中之人的关系。

字节跳动和乐华娱乐联合发起的虚拟女团 A-SOUL,是过去两年国内最成功的虚拟偶像企划。短短两年时间,A-SOUL 的五名成员在 B 站、抖音聚集起数百万的粉丝——更难得的是,在这个以挑剔著称的小众亚文化圈子里,A-SOUL 不仅赢得了关注,还曾一度赢得了口碑。

但这一切在 2022 年 5 月 10 日戛然而止。当天下午,A-SOUL 突然宣布女团成员之一的珈乐将于 5 月 20 日「直播休眠」,消息一出,在 B 站、V 圈引起轩然大波。


图片来源:A-SOUL B 站官方账号


虽然官方表示珈乐只是因为个人原因暂时休眠而非退团,但很快就传出是因为珈乐的演员与官方不和,随后还有粉丝爆出扮演虚拟偶像的中之人待遇极差——女孩们不仅薪资低、加班程度高,还遭遇着职业损伤、职场霸凌,甚至被迫进行软色情表演。


杭州市滨江区人社局回复截图


部分消息被舆情扩大后介入的官方在一定程度上证实。5 月 14 日滨江区人力社保局回复部分网友反映的问题称:经调查,3 月底根据字节跳动内部业务规划,与 A-SOUL 团队各成员沟通续约事宜,珈乐不同意续约,项目组决定 5 月 20 日开始停止珈乐直播工作,并在 5 月 10 日对外宣布。

随着越来越多的细节被扒出,A-SOUL 的粉丝们彻夜难眠。他们很快从对珈乐退出的惋惜,转向对五名中之人待遇的不平,以及对 A-SOUL 背后运营方的愤怒。过去一周里,粉丝们冲向论坛、微博,以及 A-SOUL 在 B 站、抖音的直播间,向官方讨要说法。

在行业过去的经验和观念里,中之人只是虚拟偶像的表演者。其重要性排在虚拟偶像的人设和皮囊之后——前者为运营方对虚拟偶像的打造,而后者则来自于动捕技术和设计团队的审美。

但在这场粉丝发起的「运动」中,这个根深蒂固的「常识」正在被打破。粉丝们用行动告诉 A-SOUL 甚至整个虚拟偶像行业的运营者:他们喜欢的不只是虚拟偶像的外皮,也是那个每天直播和粉丝聊天对话,活生生的中之人。



01

「破大防了」



「下午猝不及防看到珈乐毕业的公告,因为在工作不得不克制,只敢小心翼翼地偷偷抹泪,」一个女粉丝在微博中记录了自己听到消息后的反应。「直到晚上十点下了班,从校门口一路哭着回家,奔三的老女人跟个撒泼小孩一样嚎啕大哭。」


微博超话里有人求助如何安慰粉丝朋友


珈乐的粉丝把自己称为「皇珈骑士」,骑士守护的公主没了,用「他/她们的世界塌了」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


5 月 10 号、11 号这两天,很多粉丝白天还在工作、学习,晚上回家就整夜刷起新闻、群和各种论坛,然后半夜两三点钟在朋友圈和微博转发——或鸣不平,或骂运营,或者只是发一连串「啊啊啊啊」,发泄自己的悲伤。

对不少粉丝而言,珈乐的毕业公告来得如此突然,但当他们事后回忆起来,其实已有征兆。4 月底,一场「开盒危机」正在席卷 A-SOUL,已经有珈乐「毕业」的传言出现,但当时没人相信,因为一切在顺利进行,珈乐刚推出个人单曲,还发布了和 Keep 合作的健身课程。



「开盒」是虚拟偶像圈子中的一个专有黑话。虚拟主播的一大特点,就是面对公众时全部以虚拟的形象来演绎,而表演的「中之人」完全隐于幕后。这就难免有粉丝或者其他网民会产生窥私的欲望,他们通过人肉搜索、盗取账号等手段,来定位到「中之人」的个人信息并公之于众。

圈内把这种行为称作「开盒」,最近几年在 VTuber 的发源地日本,以及发展快速的中国,一旦被「开盒」,几乎意味着虚拟主播生涯的终结。因为这一行为的严重后果,也让它有了「盒武器」的戏称。

早在去年 7 月,A-SOUL 成员之一的向晚就遭遇过一场开盒危机。而在今年 4 月,A-SOUL 剩下的四名成员也被粉丝一一扒出真实身份。

其中珈乐中之人使用的网易云账号被曝光,这个鲜有人关注的账号,被认为是珈乐的中之人用于记录自己的工作生活的私密墙。


被认为是珈乐使用的网易云音乐账号


其中既有提到珈乐在直播中谈到的工作时被动捕服划伤、在训练中伤到了胸椎等,还提到关于近期续约,被领导辱骂、在凌晨被叫醒等工作中的问题和细节,不仅让珈乐的粉丝「破了防」,更让他们把矛头开始指向 A-SOUL 企划背后的运营方——字节跳动和乐华娱乐。



02

「我们守护的到底是谁?」



珈乐毕业公告发布后,大量的消息开始在粉丝圈中流传,粉丝对「官方」的质疑主要集中在四个方向:


• 传言称 A-SOUL 的中之人们之前的工资只有 7k,后期运营提出涨薪至 1.1w 底薪+1% 直播收入提成,条件为成员必须续约。并且 A-SOUL 工作强度极大,住宿和饮食条件一般。

• 根据「开盒」得到的珈乐社交账号中的信息,成员们生活窘迫、工作强度过大、安全得不到保障以及有职场霸凌情况。

• 企划还有涉嫌软色情的嫌疑,网上流传的证据包括早期乃琳的 AI 软色情视频片段,珈乐直播中被指令爬上桌子等视频。

• 运营团队计划以 AI 替代原本的中之人。


面对铺天盖地的质疑,运营方的第一个应对是让 A-SOUL 成员在直播中回应粉丝的质疑、5 月 11 日晚原定乃琳直播的时间,临时加播了一场珈乐的单人直播。

粉丝们认为这是要用女孩们做挡箭牌,计划要「冲」这场直播。一些曾在游戏主播圈用过「独轮车」的粉丝计划重操旧业,即在直播间用一些软件插件,持续发同一句弹幕刷屏;同时粉丝们在私下里约定,坚决不在直播间为 A-SOUL 充钱打赏。

11 日晚的直播里,很多弹幕可能被屏蔽了,零星出现了直接的提问——薪资如何?加班严重吗?会吃不惯饭菜吗?伤口怎么样了?你过的开心吗?

珈乐读了这些问题,但她的回答却像是读事前准备好的公关稿。「月薪 7 千和 1 万 1 都是假的啦」,被动捕服划伤是因为「我天生皮肤就很软」,「你开心我就开心」。人气最高的嘉然回答待遇问题时说,「一千块的小裙子还是能买得起的啦!」

因为成员们的顾左右而言他,时而念起台本,粉丝称这是「虚拟主播史上最具虚拟感的一次直播」、「一眼假」。

有粉丝在弹幕中写道:「不去鸟巢了,我们回家」。去鸟巢开演唱会是 A-Soul 和粉丝们此前的约定,但看过一连串触目惊心的爆料,不少粉丝表示如果这个约定是用 A-SOUL 成员们被伤害的代价实现,那他们宁愿不实现了。


珈乐 B 站直播截图


但成员贝拉的发言打破了一些粉丝的自我感动:「回哪个家?这里就是我的家,我们还有去鸟巢的梦」。

于是这场直播后有人「回旋了」,想要支持留下来的女孩子们,但还有人坚持不能轻易原谅「作恶的资本」。粉丝被分成「回旋派」和「主战派」。

第二天,为了表达抗议,粉丝们先是呼吁取关账号,5 月 12 日一天,A-SOUL 的 B 站官方账号和成员账号各掉粉 3-5 万。

此外为了引起更大的关注,原来主要在 B 站、豆瓣活动的粉丝,开始在更加大众的微博上发起呼吁。

在汶川大地震纪念日的自发静默中,粉丝们开始学起饭圈表达诉求时的高效运作,很多粉丝才开始下载微博,学习使用超话,学习如何打榜给话题刷热度,恶补饭圈知识。他们在微博写大字报控诉官方问题写明诉求,用抽奖吸引大量转发。

不过「回旋派」和「主战派」至今仍未达成共识,迷茫感依旧笼罩着粉丝们。即使是那些被贝拉的发言感动的粉丝,一个疑问依然笼罩在他们心间:

「我能相信你,但我能相信你背后的资本吗?」



03

「我能相信你,我能相信

你背后的资本吗?」



回到 2020 年 11 月 23 日,A-SOUL 的出道最初并没有受到 V 圈的祝福,相反被认为带着「资本」原罪。

A-SOUL 的出道视频弹幕中,满满当当的都是「差不多得了」。除了生涩的直播和表演,让虚拟偶像的受众——V 圈观众们不买账的,还有组合 A-SOUL 的经纪公司乐华娱乐,以及背后提供技术和资金支持的字节跳动。

在 V 圈的担忧中,乐华和字节代表着资本控制下的造星工业,会毁掉「纯洁的 V 圈」。资本造星背后的粉圈乱象,刷榜、控评、撕番、打投……这些流量粉丝玩转的套路很有可能会破坏原有的 V 圈生态。

A-SOUL 代表的虚拟偶像实际上是虚拟主播和女团偶像的结合。中之人门穿着黑色的全身动作捕捉技术呈现舞蹈姿态,通常在动作捕捉室进行直播活动。

虚拟主播(VTuber)在日本已基于二次元宅文化已有很长的发展历史,主播在拥有一个虚拟形象和一套面部或上半身的动作捕捉设备,自行在电脑前直播。

转折发生在出道仅仅不到 20 天后。成员嘉然在首播中一口气连跳 20 支宅舞,比起时下虚拟主播的能力高出一截,一举俘获了一批 V 圈粉丝。这段在过去两年被称为「梦开始的地方」的录播视频,下方最热的评论是:「宅舞前后弹幕是两种气氛的,这就是实力捏,嘉门🤗」。

降维打击的 A-SOUL 快速圈粉,接下来半年里 A-SOUL 在 B 站和抖音聚集起数百万粉丝,成为国内虚拟偶像产业新的天花板。A-SOUL 能够成功的关键:先进的虚拟人技术,成功的人设,官方的运营,以及中之人的表演,缺一不可。

创造出 A-SOUL 的运营方,为五位成员塑造出各自的「人设」(人物设定):五个人都是大学生。向晚是一个擅长表达、腹黑、胜负欲强的小恶魔,最爱哭;贝拉是队长,温柔、脾气好、坚定、关心成员;珈乐敏感、直率、不善社交、慢热、内心充满着热情但是不擅言语;嘉然是一个吃货,浪漫、善良、细腻感性;乃琳在律所实习,御姐、控制欲偏强、高冷热辣。


粉丝微博截图


成员魅力之外,来自字节跳动和乐华的运营也助推 A-SOUL 成为顶流,一度让粉丝直呼「资本的大手太温暖了」。资金和技术的投入让 A-SOUL 的动作捕捉和直播的流畅程度不断提高,同时运营策划不断成熟,粉丝量和热度逐渐庞大,商业价值显现。

嘉然登上 B 站百大 UP 主榜单,贝拉、珈乐相继突破万舰。2021 年,A-SOUL 仅直播礼物营收合计达 2400 余万,嘉然生日直播收到 260 万元的打赏费,创下国 V 单场直播收入的最高纪录。A-SOUL 拿到肯德基、keep、欧莱雅等多个品牌代言。

乐华还给了 A-SOUL 登台大型演唱会的机会,乐华娱乐 11 周年演唱会时,A-SOUL 和王一博、孟美岐等真人偶像一同登台,表演了两首歌,出场 10 分钟。

然而粉丝最初的担忧还是一语成谶,在梦幻般的氛围之下,珈乐的退出掀开幕布,露出了中之人、公司和粉丝之间的博弈暗流。



04

中之人,演员还是灵魂?



归本溯源,粉丝和运营方对于中之人在虚拟偶像企划中的定位不同,是酿成 A-SOUL 危机最根本的原因。

A-SOUL 和其他虚拟偶像企划的公司采用的运营模式整体上与 MCN 和经纪公司相似,都是采用演员经纪模式。但与后二者不同的是,由于虚拟偶像的外表和设定都是由公司创造,中之人一直被认为只是虚拟偶像的扮演者,而非虚拟偶像本身。

因此在业内,中之人的地位与签约 MCN 的网红和签约艺人公司的明星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一名圈内虚拟主播的导演李静(化名)告诉极客公园,在他们眼里,「中之人实际是可以替代的,当粉丝喜欢的是 IP 而非中之人时,就可以用不同的演员替代,当未来 AI 替代了中之人时,会有更懂粉丝的虚拟偶像。」

甚至在李静看来,真正的问题是运营方「来不及」找到合适的其他中之人替换,被迫让珈乐休眠,才引发了后续的危机。


但这种基于经验的看法,实际上在这次危机中已经被粉丝亲手打破。一轮轮的博弈中,粉丝早就把五个表演的女孩儿当作是五名虚拟偶像本尊,把对五名女孩的伤害和不公,认作是对自己喜爱的虚拟偶像的伤害和不公。


中之人的辛苦和职业伤害是行业长期存在的问题。比如网上流传的珈乐中之人被动捕服划伤,李静表示,「很多公司的穿戴动补设备需要紧紧绑在身上,脸部采集需要佩戴的面捕头盔由于摄像机重量,会对中之人颈部有伤害,一般 10 分钟佩戴都是非常痛苦的。一场直播最少 3 小时,如果是天天直播,一定会造成演员颈部、关节、下颚各个部位造成压力。」

示例:《赛马娘》的动捕

但客观来说,偶像、主播还是艺人都是相对特殊的文化类工种,工作压力、伤病风险都要比一般的白领工作更高。让粉丝更不满意的问题,是工作高风险和取得的成绩,与中之人个人回报的极度不匹配。

上文提到 A-SOUL 一年在 B 站仅直播创造的收入就达到 2400 万元,但中之人的工资在传言中一年只有 8-12 万,粉丝打赏给她们的提成只有 1%,甚至「不是总额的 1%,而是去掉 B 站分成后,剩下部分的 1%。实际是粉丝支出额的千分之 6。」

以此计算,B 站粉丝续费一个 138 元的舰长,中之人可以拿到的仅有 6 毛钱。


A-Soul 5 月 14 日道歉信


面对粉丝们的质疑,5 月 14 日下午 3 点半,A-SOUL 制作委员会在道歉信里公开了四位中之人的收入构成:「收入结构是每个月固定收入+奖金+直播(B 站&抖音)总流水的 10%」。


从传言中的 1%,到落到纸面上的 10%,数字变化的背后,是中之人地位的转变。

对于虚拟偶像而言,扮演者只是一个可以随时替换的零件,而灵魂意味着不可替代,是虚拟偶像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二者创造的价值不同,分享的收益理应不同。而 A-Soul 这场危机给行业最大的启示是:中之人不仅是虚拟偶像的扮演者,更是虚拟偶像的灵魂。

行业今天形成的对中之人角色的固有印象,多少来自于洛天依、初音未来等虚拟歌姬,以及影视行业的动捕演员。

但与传统意义上的动捕演员不同的是,虚拟偶像的中之人不只是表演动作,每天要在直播中和观众聊天的她们,从一开始就是虚拟偶像人设的组成部分,也就是虚拟偶像的灵魂。

在招募中之人之初,就需要中之人和人设相符,而设定好人设后,又需要中之人 rp(role play,角色扮演)。

珈乐的人设就曾因为「魂皮不一」被人质疑。早期她在扮演高冷酷盖的人设时十分尴尬,随着直播次数多起来,珈乐的形象变得丰满——「容易害羞、心直口快的东北人、内心热情但不善表达的软妹……」

这样的中之人,又怎么是简单换一个就能随便替代,更不要说用还远远不能通过图灵测试的 AI。



本文为极客公园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极客君微信 geekparkGO




直播预告



在数据大爆炸的时代下,智能计算对于算力的需求是无止境的。

摩尔定律似乎正在失效,经典计算机的性能也日益捉襟见肘。量子计算成为最具潜力、也最受关注的新兴技术。

实现量子计算的物理方案中,目前有超导、离子阱和光量子等不同路线,其中光量子由于其巨大优势而引发关注。迄今为止,国际上量子计算领域的最大笔投资都是投向了采用光量子路线的企业。例如:美国光量子计算公司 PsiQuantum 在短短 5 年内获得了超过 5 亿美元的投资。

而在应用上,谷歌、微软、IBM 等科技巨头拼命往量子机器学习领域砸钱,量子计算和人工智能的结合已是未来科技的最大热门之一。

在其中,探索 AI 和量子计算结合、走光量子路线的玻色量子,引发关注。

今晚(5 月 17 日)我们邀请了玻色量子的联合创始人& COO 马寅一起,聊聊 AI 和量子计算结合之路。


我们会聊到:

1、量子计算将给 AI,带来的什么样的独特价值?

2、量子计算发展的渐进式 vs 阶跃式,该怎么选?

3、量子计算和 AI 结合,实际应用情况如何?

4、光量子路线发展如何?为什么引发关注?

5、量子计算发展的噪音和误区,有哪些?


欢迎预约,前来围观!


公司简介:

玻色量子是国内首家从事「相干量子计算及光量子计算」研发的高科技公司。玻色量子专家团队在光量子领域十载厚积薄发,完全自主研发并实现光量子计算核心器件、关键组件国产化,在光量子稳定制备、精密测量和稳定控制等技术储备和工程化实现能力上,比肩国际顶尖水平。在此基础上的第一个里程碑产品定位于基于相干伊辛机的相干量子计算硬件产品——天工量子大脑。近日,玻色量子完成数千万元 Pre-A 轮融资。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