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美图赏析:Flickr摄影师 林巜巜 作品选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真人漫画||《家有色鬼》10话-大结局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7年,这些爆款影视作品是怎么做出来的?

2017-12-04 抚摸你的 虎嗅网 虎嗅网


虎嗅注:“爆款”如今已是文娱产业成功人士的标志,在即将过去的2017年,引发轰动的影视剧都有什么特质?它们背后的创造者们又有什么心得和大家分享?12月3日上午虎嗅F&M现场,各路大咖谈了谈他们的心得。


参与嘉宾有:天空之城影业创始人&CEO路伟,导演、弧光联盟发起人、五元文化创始人五百,天纳创始人、“瞎系列”出品人王铮,“花儿街参考”创始人林默。


虎嗅将他们的对话进行了编辑,以下是内容精要。


不要试图“迎合讨好观众”

 

虽然不是“成功学”专场,但你一定不会排斥这些创造爆款的人们来分享他们的成功心得。在座的嘉宾都谦虚地表示“没有什么心得”之后,三位嘉宾都认为,做好内容是最基础的功课,创意更不能迎合、讨巧,否则一定会失败。

 

林默:三位在生产爆款的过程当中大家都会有什么样的心得,这是我们最关注的问题。

   

路伟:爆款心得倒没有,我说一些做内容的心得吧。

 

如果这个内容是一般的世界观、价值观,一般的常识更容易引起别人的关注;如果在一般的常识的基础之上进行了艺术化、情感化的加工,会引起大家觉得这个事情和我有关。像《冈仁波齐》这部电影一样,有人认为他是有关信仰,有人认为它是一个“在路上”的片子,像美团王兴看完这个片子他觉得这个是“重复的片子”,他是个重复创业者。每个人的角度不一样,即使一部电影,但是给观众心里留下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我们在选择一个好内容的时候或者是一个好的传播方式的时候,要想这个内容和我们的用户之间能产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如果能够产生了,就是部卖座的电影;如果他又契合了当下的社会氛围和这一段时间的一种市场的热度,它可能会成为一种爆款。

 

我觉得生产爆款是一个外界的运气大过内因的事情,核心还是内因。

   

五百:我经常会被问到这个问题。爆款,首先你要把产品做到一个精品化的程度,你就可能成为爆款。最近、甚至以后会越来越重要。

 

之前可能是你有一种创新或者是有一种小跳跃,或者是所谓的“网感”,什么叫做网感?我觉得“网感”就是观众实在没得可看了,找一些很娱乐化的东西,没人找网感,还是看故事本体。中国的影视还是会朝着正确、健康的方向去走,每一个工业化的步骤你不可能缺少的,你不能靠一个导演整个从头到尾都完成的很好,影视行业是一个工业属性极强的东西,你就必须得尊重它的规律。在这个基础之上,你完成好了,才有可能出爆款。

   

创作者的本质拼的都是格局,导演也是。你的格局有多大做出来的东西就有多大,技术只是第一个层面,但是我们弧光联盟现在要做的是先把第一层面做好,然后我们去追求第二层面,再往更高的地方去追求,因为我们影视对于中国人来讲太年轻了,刚刚开始,机会还有很多。

  

王铮:我们做的内容是轻内容。轻内容大家更愿意出爆款,成本特别低,时间也特别快,投机性就很强。我个人的经验是,如果你想做一个爆款,通常一定是做不出来的,因为你会想要去迎合,去投机,去算计。爆款不是这么出来的,爆款是颠覆性的,正好和迎合、算计、投机相反。

 

对我来说爆款可遇不可求,你要一直坚持做有颠覆性的东西,不怕失败,不怕犯错误。当然了,作为重内容来说机会成本很高,对于我们轻内容来说很容易做,我经常会跟团队说你做点不一样的东西,你不要怕观众看不懂,不要怕我们的粉丝说这不是我原来看的这个东西,只要是新的就行。

 

我们同事用高等数学来做一期恐怖片解说,里面全部都是概率论的概念,比如说骂人不说“狗日的”,说“拉格朗日的”,这样的尝试非常棒,它有颠覆性。创新的尝试可能会失败,十次会失败九次,甚至十次失败十次,但这才是要为所谓的出爆款做准备。

 

不要对爆款抱什么“预期”

 

人们对好的艺术作品往往有争议,或说“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或说“画竹必先有成竹在胸”。就创作过程来说,好作品必须基于好的基础;但就创作结果来说,不要抱太多预期。这大概是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林默:大家谈到自己做内容的时候,眼神都特别清澈,他们特别信心自己做的这件事情就会让人特别感动。你们做之前会对爆款有什么预期吗?

   

王铮:确实是没有什么预期,坦白说我在做这个短视频节目之前是挺看不上短视频的。(林默:看不上现在的自己是吗?)不,我觉得我做完以后就好多了。

 

我一直觉得短视频技术门槛特别低。我当时觉得,做这个东西对公司的年轻小朋友是一个特别有效的训练,它可能比我们拉一个片子还要更有效,因为你不仅要解构,还要重构,把故事重新讲一遍甚至讲成另外一个故事。


但是其实真正让我付出代价的,是创作人的本能,正因为觉得技术门槛低,在做的过程当中特别不满足、特别不满意,老想怎么能够再加点东西,怎么能够提高它的技术门槛,提高它的内容密度,提升它梗的层次、质量。本来一开始是一个很轻松的事,做到现在,所有的人每天都加班,节目组这一年周末基本上都没有休息过——所以做一个爆款其实是要付代价的。

   

五百:我片子拍完了卖掉了就完事了,至于它这个片子自己的路能走多长不知道,看天时地利人和。我选《白夜追凶》的剧本时人设是有亮点的,这个人设是有风险的,好在观众他相信了,确实相信潘粤明、潘粤暗两个人了,我现在也挺相信的。

   

路伟:爆款可能出现是一个机缘。我们打造精品是不是成为爆款,那就要看天命了。

 

一部好莱坞大片想在七八月份出爆款是不可能的,那是国产片保护月,根本不可能上,怎么出爆款?春节档是国产片,所以好莱坞要想在这个时候出爆款也比较少;三四月中国国产片出爆款的可能性基本上也没有,中国电影过去十年都是要“低三下四”的,因为都是外国大片。这两年有所改变,但是大概的趋势还是在这儿,很多时候爆款也是整体的一个运营。

 

我从2002年开始投动画电影,到现在15年,这15年下来开了国产动画片至少是两个周期。

 

第一个周期是电视,动画剧。第二个主题是在电影,2015年火了一下,2016年、2017年其实都不是一个特别热的一年。这15年下来,我希望做精品电影公司,我不想做一个大电影公司,中国现在不缺大电影公司,而缺精品电影,正儿八经的做大片的投资。

 

刚才王铮说不怕失败,我们做过亿的片子特别怕失败,要特别谨慎,因为要选择刚才像五百说的弧光联盟,当大家都在这个体系里边都是比较高水准段位的时候,就容易保证这个项目成为一个优秀的作品或者是精品项目,它能不能成为爆款一定要看它的机缘。就像虎嗅的主题for fun for money,一定好玩才有可能挣钱。


   

“你觉得爆但没有爆”,是你对行业判断不足

 

IP影视剧几乎是当下“预定爆款”的重要条件,但事实上,很多爆款并非IP改编,所谓“提前锁定爆款”在几位嘉宾看来,都是不靠谱的。

 

林默:你们有没有出现过失落,我觉得我这个作品一定会爆,但是它没有爆,我们从心态最随意的五百开始?

   

五百:我觉得如果有这种情况,一定是自己对自己、对行业判断不足所产生的。你很了解这个行业是不可能有这样的判断,“我觉得能爆”,后来没爆,是你不懂市场。我是做制作本体的,比较飘渺的东西我也不去感知它。这个东西做完后,预期的反响、点击率、影响力,这些东西我基本都能猜得到,要不然你当初就不会选择去做这个题材。

   

林默:您回答之后其他两位就没法回答了,路先生觉得呢?

   

路伟:市场好坏是一个特别综合的情况,你很难就是说“我一定觉得它会好,它一定会卖得好”,因为你要看到大的行情、大的趋势、竞品在电影上市的时候有没有其他的非一般化的话题出来。

 

你做内容,一定和兴奋点、话题点和社会当下有关系,并且他们不能够太大的违背。如果能顺势上就容易成为爆款,如果非在大的趋势上很难。做电影还是风险极大的事情,还是要谨慎又谨慎,找到一个合适它的档期去推它,不要太着急,很多时候我是觉得它是一个命。

   

林默:跟时运特别有关系,王铮之前说创作的创让人特别痛苦,会剥离掉一些东西,创作人会陷入到自己的经历,出现的结果就是给观众、市场的反应不一样,是这样吗?

   

王铮:我以前经常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以前做广告,广告主的直觉、本能是让这个产品变得安全,但如果变得安全就没有机会,一安全就变成一般的广告。

 

所有来找我们、能够忍受我们比较矫情态度的客户,都是想要爆款的,他们会说就像你们当年做的什么什么一样,我说你们要想像那个一样的,那价钱是什么什么样的,这样其实是在给自己挖坑了。这几年我慢慢的也会成熟一点了,也就不会给客户那么高的期待,慢慢摔的跟头会少一点,我觉得我还是会再摔的,想做新的东西还是会挖坑的。

   

当你看到遍地都是机会的时候,遍地都是坑

 

没有人是“天生爆款相“,除非他是天才。创作者如果能在急速变动的时代和信息洪流中制造爆款,本身就需要清楚时代的变迁、自己应变能力,当然最重要的:经历比同行更多的失败。

 

林默:你们在创业过程当中踩过什么坑,这个一定会有,这是探索的过程,我们从路伟开始。

   

路伟:好莱坞过去20年没有特别大的发展,我们看《泰坦尼克号》《阿凡达》,特别是《阿凡达》到了一个特别高的高度。我们从过去十年看中国电影市场的发展,它有太多的机会了。中国电影院原来只有几百家,在过去的十年里增加了9400多家,四五万块荧幕,这就是快速往上爬升的过程,你会发现原来有那么多的片子可以做,有那么多的类型可以做。

 

好莱坞最核心的东西就是两块,一个就是大的娱乐传媒公司,他们是横跨电影、剧,还有精品电视栏目、视频;另一类电影公司是活得比较好、活得比较自由的电影公司。我们从2005年专门做了电影公司以后,有在投,自己也在做。后来发现,你不应该看到那么多的机会,你应该看到一个你最熟悉的、最精准的大机会,我觉得动画电影是我们的一个大机会,因为这么多年都在做,熟悉,圈子类的朋友,对这个题材、技术、管理方式都比较熟悉。

 

我们在今年的时候决定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动画大片上面,我们现在每一部电影的起价都在1.45亿以上,手上在做6部电影,有“仙侠“系列,金庸先生的三部小说等,还有另外和超级明星合作的跨次元项目,这个项目在1.45亿美元在欧美是起点,但是在大陆来说把汇率换成人民币差不多。

 

在我们熟悉的领域希望是孤注一掷的投资,不熟悉的领域尽可能不要覆盖,不要触,在超级内容的招牌之下还可以做内容产业链的事情,包括剧、游戏,其他的衍生品,这是一个大内容,它一定会带来一个比较大的声量的传播。但电影还是一个聚焦,做很深度的做好内容的建设、耕耘。

 

林默:路伟先生说,当你看到遍地都是机会的时候,遍地都是坑,一定要找自己最熟悉、理解最深刻的领域,他刚才说了一个词孤注一掷的投入进去。五百你呢?

   

五百:很多人踩过坑也不觉得坑吧。我太早开始拍视频了,但进入到正规军的时候太晚,像婚礼,葬礼,我都拍过。

   

林默:看过很多人生的剧目了。

   

五百:好多,公司年终会议都拍过,一路拍过来的,各种小短片,一路拍过来。我的理解,首先对这个市场和对社会有一定的距离,在创作、在选题材的时候,我自己是比较坚定的,而且影视尤其现在网剧是一个非常年轻化的状态,没什么可参考的,至少国内没什么可参考的。我每次选择的题材都是大家不太爱做的题材,首先对于其他公司来讲不敢选择,包括像现在拍的《古董局中局》,古董题材的剧,一般公司不太敢做,我就觉得可以。

 

这个东西也没有什么方法论,我从《心理罪》开始,《灭罪师》《不良人》,没有一个题材是平台叫我选的或者是资方让我选的,都是我自己选的,因为选了这个东西你知道,它未来一定是可以的,你得靠这个来坚定你自己的信心,把决定权要是都交给别人,那就完蛋了,所以自己踩坑,都是坑里爬出来的吧。

   

林默:我特别理解五百先生说的,我之前做记者,我们第一天编辑就会跟我们讲采访是可以教的,写作技巧是可以教的,但有一样东西是教不了:价值观。价值观一定是在你的砺炼之后你才会给你的人物注入什么样的价值观,刚才五百先生说拍过婚礼、葬礼,他跟传统的导演不一样,他是从第一视角去理解了人生百态。

   

王铮:从短视频的角度,现在《阅后即瞎》总体来说它不是机会成本高的东西,轻内容,它相对来说也好调整。公司里的小朋友会叫我“坑神”,自己玩心太重了,总是想要去尝试自己没做过的东西,这个东西它没动过我就会兴奋,就会低估它的风险,低估它的困难,就会把自己逼到一个很被动的局面,再去怎么想“绝地逃生“了。

 

像五百导演讲的,我缺乏对中国影视工业基础的了解,当时我们做网剧,当时我记得五百导演的《心理罪》刚上,我们还研究过,我们说这个执行挺到位的,我们看看能不能把这个执行完成到他的程度,后来发现执行不是这么回事了,跟我们拍十几分钟的东西完全不一样,遍地都是坑,当时我作为制片人是非常狼狈的。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坦白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只要摔不死,我都还挺享受这个过程的,不停的给自己挖一个坑,自己再不停地爬出来。

   

林默:我们今天说的爆款是不是各位的巅峰之作,还能不能延续?

   

五百:这个我不知道,我在做导演上没有那么重情怀。可能未来是需要我,我就在哪儿出现,前几年一片黑暗,这几年真的不错,现在这一两年出现的优秀导演是让我比较兴奋的,能看到希望了。

   

林默:路先生呢?

   

路伟:肯定不是,这个行业刚刚开始,中国电影肯定未来还有很长的路好走,我是觉得只要是一个好的内容,好的价值观,它有好的传播方式,有好的打开方式,我觉得我们的市场是接得住的,好东西是我们的未来,坚持做自己的初衷,梦想。莎士比亚说过一句话,所有的序章都是过往,咱们用这一句话来看望未来吧。

   

林默:王铮明年有一个“瞎系列”,你觉得今天的《阅后即瞎》会是一个高点,让你的心理上有所负担吗?

   

王铮:肯定不会有一个负担,这只是我第一个挖过坑的地方。将来我会挖的最大的坑是:我想去尝试一下把短视频的碎片文本,视听化的碎片文本能够做到什么样的程度,这是我的野心,当然现在还差得很远。

 

梦工厂的创始人他把梦工厂卖了以后,做一个UPV,10分钟一支,实际上就是短视频,平均每分钟的成本是12.5万美元,相当于10分钟要花125万美元来做一支。我不知道他这个生意能不能做成,但它从技术上验证了一件事情:在十分钟的时间里面我可以达到很重的娱乐含量,很密的,也许能够成为一集故事,否则125万美元是赚不回来的,当他做了这个事的时候,对我来说我就很振奋,我也想试一下,哪怕是做到12.5万人民币。

   

林默:大家空前的一致:这不是我的巅峰,这才是刚刚开始。我们下一个问题,大家觉得自己爆款内容的壁垒在于哪儿?

   

王铮:简单说,就是投入的时间和所花的技术不一样,我所应用到的技术不一样。一般中国多数的短视频是在减配置的,是为了提高更新的速度、降成本,但是我是在做加的工作,会应用到谈不到专业级别那么高的,但依然是遵守视听规律的技术,这些技术我觉得还不是说大家掌握不掌握,是大家有没有想到、用到短视频上面去,我觉得这可能是最大的一个壁垒。

   

五百:我觉得就是突破自己,团队突破自己,个人突破自己,影视一直就是这样,没什么复杂的。

   

路伟:我特别简单,用投资圈的一句话:你活得越长,出现爆款的概率就越高。


林默:我们也期待你们未来能够带来像《冈仁波齐》带有命运性的作品,我们这场话题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附:本次活动嘉宾信息


天空之城影业创始人&CEO路伟。天空之城在2015年出品的动画电影《大圣归来》创造了近10亿票房奇迹,成国内第一的动画电影;旗下聚焦文艺电影的马灯影业在2017年制作发行了文艺片《冈仁波齐》,口碑爆棚,票房也达到1亿元;

 

导演、弧光联盟发起人、五元文化创始人五百。五元文化在2017年制作出品的《白夜追凶》成为网剧行业最大赢家,目前全网观看量超过40亿;

 

天纳创始人、“瞎系列”出品人王铮。《阅后即瞎》是2017年最火的电影解说类创意短视频节目。

 

“花儿街参考”创始人林默。虎嗅2017年度最佳作者,也是本次活动主持人。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随身得带一根充电线和一个充电宝,要不然会死

希望它们都尽量小巧简约,要不然会烦

最好还要办公、玩乐、出差、出国所有场景都通用

ok的,请将颜值爆表的Anker超极充,揣进兜里

它是什么来头?我觉得来头很大☟☟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