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人民日报怒批:再不整治,中国道德就崩盘了!

暴风雨马上就到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快手灭不掉微信,但灭朋友圈还是有戏的

2018-03-22 判官 虎嗅网 虎嗅网



“我今年十七。”小周一边熟练地操作扒胎机把旧轮胎从轮毂上卸下,一边与我谈笑风生,言语中流露出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老练。他的手机开着快手,某个直播间的嗨曲和主播的絮叨被他当作干活时的背景音乐。

 

这是一家位于北京方庄某个地下停车场的汽修小店。是日,北京在连续145天远超历史记录的无降水后,突降大雪。地下停车场阴冷潮湿,手机完全没有运营商信号,只有汽泵工作的噪音回荡。

 

小周老家是河北张家口。他从2015年进入汽车行业打工,同时也开始玩快手。“我喜欢拍老爷车的视频,有六百多粉丝。”小周有点小小的得意。我提出在快手上关注他,他快速调出快手的个人二维码让我扫码,一如我们调出微信二维码的娴熟。

 

小周终日生活和工作于地下停车场,与外部世界的唯一联系是手机,而快手对他而言远不止一个娱乐App那么简单。“今天雪挺大啊!”他一边刷着快手的“同城”栏目,一边对我说。



3月5日,全国人大代表马化腾在接受人民日报记者提问时透露,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春节,微信和WeChat的合并月活跃账户数超过10亿,自此微信成为中国第一个月活用户超10亿的产品,用户遍布全球。

 

而在2017年11月的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腾讯曾宣布微信的日登录用户达到9.02亿。考虑到这个数据的时点,以及微信的产品特点,我们不妨认为微信的日活和月活数据高度接近。

 

同样在2017年11月的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快手CEO宿华表示,快手的注册用户已突破七亿,这个数据也在随后被其官方微信号和微博多次提及。而根据内部消息,2018年1月,快手的日活跃用户达到了1.5亿。


快手在不同国家的用户运营是互相隔离的,甚至连产品都是独立发版(如快手的韩国版与目前大陆地区的版本,产品形态有较大差异)


在2017年快手某次内部沟通会上,有员工问到“为何不同国家的用户发布的内容互相看不到”,联合创始人程一笑回答“因为我们不希望发布者和观众由于语言问题无法互动”。考虑到上述情况,以及快手在海外地区的用户数量尚未形成规模,七亿用户基本是快手在中国地区的中文用户数量。

 

七亿中国用户是个什么概念?

 

根据QuestMobile的统计,2017年底中国移动互联网月度活跃设备数为10.85亿。考虑到一人多终端等特殊情况,实际移动互联网用户低于这个数量。大多数普通用户对于移动App产品的使用行为是越来越集中化的,有理由相信,除去微信,快手已然是国内用户的手机上普及度最高的App,并且没有之一。

 

快手的slogan(品牌口号)是“记录世界记录你”。最早的时候,这个slogan是“让世界看见你的世界”,甚至连配套的宣传片都制作出来了。但宿华本人更中意“记录”这个定位,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个版本。

 

之前的创业项目被阿里收购后,宿华就不差钱了,差的只是做出个影响力非凡的产品。快手之于宿华,意义非同一般。他想做的,也远远不止短视频平台而已。

 

记录一切的快手,和连接一切的微信,在用户网络最大化这点上,便有了同一个“梦想”。至于对待产品的克制和谨慎,以及运营的平权和去中心化,宿华“致敬”了张小龙。



微信的普及,将电信运营商沦为数据管道,极大降低了用户的通讯、社交成本,但也给一二线的用户,尤其是职场中人,带来无形的压力。

 

随着社交圈子的扩大以及微信的工作生活不分,言多必失,随便发点内容,生怕听者有心。越来越多的用户开启了朋友圈“半年可见”甚至“三天可见”,以规避各种不请自来的窥视。另一些人放弃在朋友圈里放飞自我,只是偶尔转发一些无伤大雅的公众号文章。更有一部分人,已经停止了更新朋友圈,比如前边提到的宿华和程一笑,最后一次更新朋友圈,都是三四年前的事情了。

 

而一个快手的典型用户,则面临另一种尴尬局面。


他们或者因为身处三四线熟人社会,或者在异乡打拼,好友数量有限,社交圈子扩展乏力,却又有强烈的社交和娱乐需求。并且,创作、分享有足够质量的图文内容供彼此消费,对于这个群体而言,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我在快手上曾经评论指出一个短视频标题里有错别字,作者回复说:“我初中没毕业,写错字没办法。”

 

短视频的拍摄与欣赏,是门槛非常低的一项娱乐兼社交活动。你只要会用手机,创作一段短视频既不需要文采,也不需要构图,拍就是了。而消费有声有色的视频,也非常符合大众化的内容消费需求。更不用说,在评论区看看其他人抖机灵挤兑作者,或者跟人闲扯几句,甚至吵几句嘴,都是很轻松的事情。


而这些需求,是微信的场景难以满足的。



如果把微信朋友圈视为一个独立产品,它的数据应该如何评估?我向几位业内人士讨教后的结论如下:

 

75%的用户会启用微信朋友圈功能。

50%的用户,每天至少会看一眼朋友圈。

将朋友圈作为独立产品看待的话,日活数据大致是微信日活数量的0.6倍。

 

这意味着,在快手日活用户达到1.5亿时,微信朋友圈的日活大概是6亿。

 

两个数据看上去差距蛮大,但别忘记了,快手用户的数量,正在快速接近国内移动用户的数量,以及微信用户的数量。说快手会挑战微信,是太夸张了一些,但在特定用户群体中,快手还是有望取代微信朋友圈的。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快手在产品设计上的很多细节,正在向微信靠拢。除去前面提到的扫一扫关注及其引导文案,快手的下拉刷新图标,与微信朋友圈的图标式样如出一辙,以及之前在微信上出现过的“实验室”功能,从图标到文案,都被快手原封不动地致敬了。



2017年初,我认识的一位早期加入微信的产品经理,入职了拼多多。在后来的半年,陆续有十几位微信的产品经理投奔了拼多多。这其中的因素有很多,但促使他们做出决策的关键,是在微信后台看到了拼多多恐怖的增长曲线。

 

坐拥中文互联网最大的社交流量,对腾讯而言,不仅意味着直接变现能力,更意味着通过数据分析,可以感知用户喜好和有潜力的新产品,以辅助投资决策。因此,尽管彼时快手的内容令腾讯投资部门的大佬们颇感不适,但数据和增长曲线是实打实的。一年过去了,快手的注册用户翻了一番,日活数据已是当时的三倍。

 

于是,在领投了快手的D轮后,腾讯将继续领投即将公布的E轮。


腾讯这种巨头,投资标的无非是自己做不了、做不好的。前一种情况在电商领域非常典型:入股京东,并用投资及微信流量一手扶植了拼多多;而后一种情况,在投资快手之后,还心有不甘地复活了微视这个自有的短视频产品。


虽然,投资之后,除去拖了大半年才把快手加入腾讯和联通的“王卡流量套餐”,腾讯目前对快手尚无其他明显的扶持动作。

 

不管怎么说,打不过你就当你爹,也是非常理性的做法。哪怕有朝一日微信式微,快手崛起,对腾讯而言,只是左手换右手的事情而已。



对汽修店小周这样的用户而言,微博上的明星和新闻离自己太远,而微信除了IM和群,在他口中只是个游戏的入口和(第三方)登录工具。


微博的媒体特性,倒是在快手上有完美的解决方案。公共场合的突发事件,在快手上可看到各种现场用户发布的视频。这种比任何记者跑得都快的第一现场,才是对普通人有价值的内容。


想起去年微博曾封禁快手的微博账号,这般恩怨情仇,如今竟化成了微博一句“与存在竞争关系的快手、美拍均保持着合作”。

 

去年,某社交产品的一位高管在和我聊天时,透露出对快手“网格化社交”的担忧。快手的智能推荐算法,根据用户的内容喜好和地区,将不同内容分发到不同用户群体,而这些群体之间由于口味相近,更容易互动并形成社交关系。我安慰他说,快手毕竟只是社区产品,以内容为中心,并没过渡到以用户为中心的社交平台。


半年过去了,快手的产品形态并未发生重大变化,但从日益增长的数据来看,你很难认为用户在产品中,只是生产和消费内容这么简单。

 

一开始,人们在微信上生产和消费内容。后来,由于微信的“克制”,人们逐步在快手这样的外部产品中生产和消费内容,并通过微信的关系链传播内容。假以时日,微信已无法给予用户足够的反馈快感,以及建立新的社交关系,则微信逐步回归到IM的本职工作中,将社交和内容娱乐的工作让渡出来,是大概率的事情。

 

微信虽然臃肿且老态,但在基础通信技术并未更新换代的当下,说哪个产品会取代微信,我是不信的。但是快手,或者再加上抖音、美拍之类,取代年轻人的微信朋友圈,这个我是比较有信心的。

 

快手上的扒蒜老妹,以及小周这样的扒胎小弟,或者其他短视频平台上光鲜靓丽的小哥哥小姐姐,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推动短视频娱乐社交时代的到来。


判官:十四年产品经理工作经验,现专注于社交和商业化产品领域。公众号:判官老司机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虎Cares 


凌晨三点的区块链群是什么样的我不太清楚

诸如此事吧,或许更适合「不懂装懂」

背上「装什么装」系列原创帆布袋

让我们对“新概念”们“表达喜爱”,互联网最棒了

送给每一位亲爱的朋友,你值得拥有了

👇👇


Forwarded from Official Account

判官老司机
判官老司机
Learn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