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妈妈和儿子长期保持性关系?我特么惊呆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在日本,超过15岁出道就“老了” 在日本,超过15岁出道就“老了”

mrpuppybunny 虎嗅网


木村拓哉的女儿木村光希登上了《Elle Japan》的封面。

 

照片是由日本著名时装及广告摄影师、现年82岁高领的操上和美亲自拍摄的。尽管所有星二代都不愿意承认自己活在父母的光环下,但对她来说,“木村拓哉”和“工藤静香”这两个名字就是她最好的名片。作为星二代,木村光希在各个方面都要“高人一等”,有明星父母铺路,外形姣好,有身高优势,并且在最好的年纪——15岁,出道了。


木村光希登上《Elle Japan》7月刊封面


再不出道就真的老了

 

在未满十八岁前出道,是日本造星产业几十年来的传统,这与日本盛行的“恋幼文化”有关。

 

日本国民偶像木村拓哉就是在高中前辍学加入了日本最大的“男团制造厂”杰尼斯(Johnnys)事务所。1988年,由木村拓哉等五人组成的SMAP成立,当时团队成员的平均年龄只有16岁,最小的香取慎吾只有11岁。

  

低龄化的一个好处是:年龄越低,培养成本越低。


日本造星产业在流程上压缩了练习生的培养成本——包括时间成本和金钱成本,这与韩国模式完全相反。“韩国模式是一种早期淘汰制,是通过残酷的淘汰方式最终留下3%的成员,这些成员的个人能力都很强,但相对来说契约精神就很糟糕。”中国女子偶像团体Lunar的创始人王俊超曾这样总结。

 

在初选时,韩国艺人公司会挑选那些形象好且有歌舞基础的学员进行培训,而日本的“养成系”模式更倾向于素人。培训时间一般被压缩在一年之内,艺人出道时还是“半成品”,这是为了培养粉丝与艺人之间的陪伴感,让粉丝能够见证偶像在各个方面的成长。


SMAP在出道后,艺人以剧场演出为主,给知名的前辈伴舞,试探市场情绪,以获取前期的曝光度和“种子用户”。SMAP在组合成立了三年后才以发表单曲《Can't Stop!! -LOVING-》正式出道。


除了出唱片、演出,杰尼斯无孔不入地将SMAP塞进影视剧、戏剧、综艺,让他们在各种领域尝试。SMAP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颠覆了日本市场对偶像艺人的定义。木村拓哉大胆在谈话节目谈恋爱观,甚至是与性相关的话题。这让偶像艺人展现出了更真实的一面,不仅颠覆了杰尼斯一直以来在造星方面的严肃与刻板,也成为产业的新探索。

  

1997年出道的早安少女组延续了这一方式。最初的12位姑娘都是从海选节目《ASAYAN》中产生的,只不过,但她们并非获胜者,而是落选者。

 

早安少女组的经纪公司善于利用“亲民战术”,Up-Front Agency将她们从地下时期开始,到亲手卖出5万张专辑的过程以纪录片的形式播出,与粉丝分享了组合出道的全过程,以拉近关系。

 

组合的另外一个特点是不断变化人员构成,快速迭代,发展到现在共培养了十二期成员,毕业后的成员发展路径各不相同。


早安少女组


她们之后,出现了一个更庞大的女子团体——AKB48。

 

成立于2005年的AKB48有现役成员130名,其中有106名是正式成员。由于人员众多,组合分为了Team A(14人)、Team K(16人)、Team B(14人)、Team 4(18人)与Team 8(47人)五个队伍(包括队间兼任3人),另外还有预备成员24人,这其中不包括仮研究生和台湾研究生。


如此庞大的团队是为了满足不同的受众需求。

  

有人把韩国偶像形容为“工业化生产下的标准产物”,而日本的造星产业则更加注重立人设——挖掘偶像的人格魅力。实际上,“养成系”偶像最大的特点就是塑造真实而自然的艺人,建立了与粉丝之间的平视关系,营造更加亲密的互动关系。所以,AKB48有大量的粉丝见面会、商品销售等与粉丝进行直接交流的活动。

  

这一模式被中国团体模仿,TFBOYS就是一个案例,出道的时候,三位成员的平均年龄只有13岁。在国内泛滥韩国成年男子偶像的环境下,TFBOYS的出现似乎填补了一些市场空白。

 

TFBOYS之外的另外一个典型案例是SNH48,团体完全沿袭了AKB48的模式,所有成员在进入团队前都是素人,没有表演经验。


AKB48


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曾在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表示:“SNH48与TFBOYS的成功,本质上是在一个极速发展的社会里,年轻人的信仰出现了真空,少年偶像便成了他们能够最直接触摸到,也与自己人生最接近的‘信仰’。”


越多的粉丝意味着越大的经济价值——一位偶像团体创始人曾告诉《财经》杂志:“独立的艺人没有生死攸关的时刻,但作为一个团体,成员间互有竞争,如果设定规则,哪个成员没有获得足够的投票数就无法获得公司资源,粉丝为了保护自己的偶像一定会积极去投票,此时才能挖掘出粉丝的最大消费力。”

 

甜蜜的苦恼

 

粉丝陪伴成长的代价是巨大的,一切象征“自由”的选择都是奢侈之物。

 

2015年,46岁的福山雅治与吹石一惠的婚讯让这位男神在婚后人气大跌,妻子吹石一惠不断收到恐吓信。据好奇心日报报道,夫妻二人为避免更多麻烦,一直处于分居状态。

 

除了暴跌的人气、粉丝的威胁,事务所严苛的规矩让艺人失去了私人空间。


杰尼斯以严格著称,控制艺人的影像资料,很长一段时间内,电视剧的官网不允许用艺人的照片艺人,粉丝见面会之类的活动非常少,结婚更是禁忌。


杰尼斯社长喜多川经常对艺人说:“结婚可以,条件是离开杰尼斯。” 喜多川的姐姐(喜多川副社长)曾接受采访说:“喜多川经常把粉丝比喻为头发,随着年龄增长渐渐减少。”

  

2017年,因为V6成员冈田准一与宫崎葵被曝出要结婚而遭到事务所威胁。杰尼斯的理由是:冈田准一和宫崎葵恋爱时,后者是已婚状态。而冈田准一的介入被外界认为是第三者插足,有损于他的形象。若冈田准一执意要娶宫崎葵,杰尼斯事务所会把他开除。因为这件事,成立了23年的V6面临着解散危机。

 

冈田准一和宫崎葵一同出演《天地明察》


当年,接受木村拓哉与工藤静香结婚也是杰尼斯的无奈之举。当时的工藤静香已有孕在身,而木村拓哉是SMAP中人气最高的,没有人可以代替,最后的杰尼斯只能选择妥协。

  

在日本,还有大量艺人没有选择结婚的自主权,他们只能低调行事,在组合解散之后宣布结婚。


除此之外,年轻的偶像艺人因为超负荷的工作承受着健康风险。

 

去年年初,偶像团体私立惠比寿中学成员松野莉奈去世。她在2月7日时因身体不适而缺席演唱会,最后却在家中猝死。有人推测与这与组合的超负荷训练有关。而她去世的时候只有18岁。


实际上,木村光希曾经有加入AKB48的想法,她的母亲工藤静香也出身女子团体,制作人恰好是AKB48的缔造者,秋元康。早有传闻称,秋元康希望木村的两个女儿都加盟AKB48,却遭到工藤静香的反对,但她却支持女儿进军时尚界,更鼓励女儿成为国际模特。其实这样的选择很好理解——在享受偶像艺人光环的同时,也要承受甜蜜所带来的苦恼。


 虎Cares 

都上一样的班

怎么就你这么秀呢

「职场内心戏系列T恤」—你的职场英雄皮肤

穿上它,老板想批评你都得三思而后行


👇👇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