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人民日报怒批:再不整治,中国道德就崩盘了!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3月9日 上午 4:1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甲醛房里的年轻人,没有罪

呦呦鹿鸣的鹿鸣君 虎嗅APP 今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呦呦鹿鸣(ID: youyouluming99)。头图来自:东方IC。


向朋友们报告一个好消息:有代表、委员回应“甲醛房”问题了。


这位委员说:“面对住进甲醛房患上白血病的事情,年轻人要有自我保护意识,要通风,甲醛含量比较高的家具要更换,不舒服要去医院检查,不会一下子反应那么快,经常要进行体检。”


委员所回应的事情,就是我写的文章《阿里P7员工得白血病身故,生前租了自如甲醛房》。所以,我要为这位委员点赞。她善意的发言,让甲醛房问题在最高级别的舆论平台登堂入室,引起重视。 


可是,我也要向朋友们报告一个不好的消息——委员这段话,并不完整。


孔子说,听其言,观其行。但是孔子说话简略惯了,他没有说怎么“听其言”。那么,要怎么听呢?我觉得,既要听对方说了什么,也要听对方没有说什么,有时候,比“说了什么”更重要的,是“没说什么”。这位委员没有说什么呢?二房东/长租公寓公司违反国家标准提供甲醛房作恶,没有说;各公司利用“租金贷”这种所谓的金融创新模式追求快速扩张乃至爆仓,没有说;年轻人遭遇甲醛房各种生病后被各种折腾各种打击,没有说;年轻人面对手握大量房源的二房东公司开启涨租模式一脸无奈,没有说;没有说职能部门责任单位要履行监管职责,没有说……


已经说的,只是“年轻人要加强自我保护意识”。


问题不是年轻人要不要有自我保护意识——这个是小学阶段的课程内容——问题是只说年轻人要有自我保护意识。因为,这个逻辑有点细思极恐。租房的年轻人做错了什么?他们心怀奋斗的梦想,到大城市拼命工作,老老实实缴税交社保让老年人群体得以安心领取养老金,特别是租那些“长租公寓”的白领年轻人,他们已经用自己并不高的工资,支付了更高的租金。他们是年轻,但他们做错了什么?是的,他们是呆在甲醛房里,但是,有罪的不是他们啊。


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如果只是大家自己保护自己,那和野蛮社会有什么区别?如果都靠自我保护,还要警察做什么?还要国家标准做什么?还要法律做什么?照这样的逻辑,以后,类似自如这样的公司,是不是可以在被告席上挺直腰杆自我辩护了:你们这些租客,太没有自我保护意识,中毒了关我什么事?


去年9月,呦呦鹿鸣曾经组建了一个公益律师团,帮助一批租客提起诉讼。在接待了数百租客案例之后,我的结论是:根本不是年轻人自我保护意识不强,而是他们所处的周遭太没有底线。即便,这是一个全新的行业,一个完全没有历史保护的领域。


为什么有很多话委员不讲呢?原因很多,但最重要的原因恐怕是——全国各地刚刚工作的年轻人处于怎样的生活状态,成功人士们并不了解,拥有房产无需租房、功成名就的委员们多数恐怕也不了解。不要说拥有最多社会资源的委员们了,就是鹿鸣君我这样的最底层草根群众,在半年前,根本就没有听说过有自如这样一家公司,直到身边一个个年轻同事、朋友生病出事,我才发现,仅仅这样一家公司,就已经拥有80万间房子的管理权。类似这样忽然冒出来的公司还很多。可惜,在圈层化生存的今天,大多数人生活在自己的信息茧房里,根本不知道其他群体发生了什么。于是,一批“独角兽”悄无声息地在身边成长了起来,不知不觉间已把我们团团包围。 


比如,这位委员建议“甲醛浓度高的家具要更换”,这句话有错吗?并没有,而且特别善意。但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年轻人,如何挨个检测家具甲醛浓度?哪来那么多钱为出租房买家具?何况,出租房里的家具是二房东资产,是全国统一配置的,丢弃它,恐怕要触犯违约条款,被罚款不说,连押金都未必保得住。如果对年轻人的生存状态稍稍有所了解,断然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当年,晋朝灾荒,百姓没饭吃,大臣汇报说,老百姓现在挖树根吃树皮,很多人饿死了,请求赈灾。而善良的晋惠帝却问:何不食肉糜?没有米饭吃,他们为什么不吃肉呢?晋惠帝未必有什么坏心,他纯粹就是不食人间烟火。卢梭《忏悔录》中也有这么一段:我终于想起了一位崇高的公主说的挽救时局的办法:当她获知农民没面包时,她说“让他们吃布莉欧好了”。布莉欧是一种高级点心,恐怕是需要不少鸡蛋和奶油。


有哪些情况,是委员们不知道以至于说不出来的呢?就让我来补充吧:


比如,一个在甲醛房里得了白血病的租客,在人已经去世之后,收到自如公司发来手机短信:“您已经没有继续履约的能力,现解除合同。”而当时,他交的房租还没有到期。还有一个孕妇租客,住进自如甲醛房后胎儿流产,自己也白血病,她起诉了,但是,等判决书快递来的时候,她已经去世了,而且结果还是败诉,因为法院委托的几家鉴定机构都拒绝做鉴定。


比如,一个海归在北京的冬天,住在甲醛房里为了通风连续半个月不敢关窗睡觉;一个南方的租客,为了通风台风天也不敢关窗;一个博士,毕业半年被迫搬家5次,每次都遭遇不同公司不同的租房坑,花样迭出防不胜防;一个租客,因为不断向各个主管单位反映甲醛房公司的问题,收到了冥币。当他发布这个信息在微博,遭到了自如公司的起诉。(自如公司也曾经发函威胁要起诉呦呦鹿鸣) 


比如,一个自如租客,在房间里发现偷拍摄像头,当他去反映,却无人理睬四处推脱,直到呦呦鹿鸣曝光后才有人真的过问起来。 


比如,众多租客检测发现自己住的是甲醛房退租之后,却发现自如公司立即将房源挂牌重新上架,并且公然涨租,即便当时自如公司曾经向公众承诺不涨租。


比如,我接到一条录音,几位租客请独立第三方空气检测机构前来检测时了解到:自如公司曾给这家公司下了一批订单,但要求可以改数据,他们认为这违法,拒绝了这批订单,坚持中立。南京一位租客和我说,自如公司工作人员当着他的面,威胁检测工作人员,而这一场景意外被监控拍摄下来。在另外的报道中,自如公司被指认为操纵甲醛检测结果,曾被租户当场拆穿。 


比如,有一个年轻租客,当他发表了一篇文章,用自己父亲的来电内容,直怼某二房东公司CEO在公关文章中和父母的电话,然后,租客父亲的手机就非常巧合地连续两次遭遇“呼死你”。 


比如,深圳一家房地产中介“乐有家”公司的一些员工,在朋友圈转发呦呦鹿鸣的文章,竟然导致公司被深圳市房地产中介协会公开惩戒,记入C类不良行为,计扣诚信分,抄送征信机构,理由是“在朋友圈转发未经主管部门认定或对方公司确认的媒体报道”。然后要求全员撤销朋友圈分享,提交整改报告,如果整改不到位,列入黑名单。


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即便在众目睽睽之下,风口浪尖之中,自如公司2018年10月新推出的隐私政策,明确规定,公司有权将租客的隐私信息提供给其他关联公司,且如果被滥用造成租客损失也不能找自如半点麻烦。 


早在6年前,2012年7月,租客就在自如CEO微博承诺中反映房屋空气问题,该公司CEO也作出过承诺,然而,事实骨感异常。直到今天,三个应对甲醛房可选方案,都是缺乏诚意的应付。


一年来,已经十多家“长租公寓”公司爆仓,这些公司利用所有的“金融创新”,以租金贷的模式,让租客变成贷款人,将租客作为人质,却滥用提前拿到巨额资金导致资金链断裂,类似苏州乐栈这样的公司,竟然让大量年轻人过年被房东赶出出租房无处居住,还要背着租房月供。  


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最近,还有一个蛋壳公寓的租客写信给我说:“每次接完蛋壳的来电都感觉愤怒会默默哭一会儿却做不了什么,我甚至会感到害怕,害怕被赶出去,害怕没有房子住。”  


以上故事,我全部写过,还有一些更糟糕的故事,我记不起来了,太多了,太糟心了,已经把它屏蔽到某个记忆区了。


这些年轻人有罪吗?也许吧,也许这一届甲醛房里年轻人,是有罪的。他们有罪,他们不应该到大城市来工作,从进入这个城市的第一天开始,他们就是有罪的,终身有罪,他们不应该去相信“温馨的家”,不应该读那么多书还不懂白血病、小儿心脏畸形、过敏的医学知识,不懂化学,不懂装修,不懂合同条款的多重法律意义,不懂诉讼的程序和费用是自己负担不了的,他们罪在不应该背弃自己的命运——永远扎根农村、扎根出生的小城镇。


多年前,三聚氰胺事件震动全国,社会各方雷霆出击,奶业就此革新;今天,大量年轻白领暴露在长租公寓行业甲醛房的健康威胁下,性质类似,危害有过之而无不及。此时我们却说要年轻人有自我保护意识? 


在《吁请住建部介入甲醛房调查书》中,我们曾经说:


自如的租客,是中国一群到大城市拼搏的年轻人,正如那位37岁成为阿里P7级员工的安时一样,他们寒窗苦读,他们心怀梦想,他们敢打敢拼,对美好生活充满向往,这是改革开放后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珍宝一代,而且是独生子女。这个国家并不羸弱,他们不应该被这样莫名其妙地伤害,不应该这样莫名其妙出师未捷。


迟到的正义不是正义,因此,我们吁请主管的住建部门,强力介入,迅速查明甲醛房真相,及时治理,同时,组织讨论,商定长租公寓这个新兴行业的安全监管、健康保护、押金管理、涨租规制等方面确立标准,以便长远地保护大众健康、规范行业发展。


后来,住建部也回应了:正在制定新的标准,来规范这个市场。这个标准将在2019年推出。我觉得这个态度就很好。


今天,在这个大日子里,甲醛房可能迎来问题解决的最佳时机。已经有委员在这么重大的场合开了一个头,所以,现在,我恳请正在开会的代表委员,开始接力,把还没有被委员说出的话说出来,补充进去,让甲醛房问题还原成为一个立体的问题。


甲醛房这个问题,甚至也不仅仅是出租房的问题,正如我之前披露的,连广州中院这样一个全国模范法院,新建审判大楼启动后,里面工作的法官、检察官尚且不能免于甲醛房的恐惧。所以,甲醛房问题,解决起来,会很漫长,解决过程也会有牺牲,有的牺牲还可能是流血牺牲,但是,无论如何都是我们这个社会要面对的,室内空气污染是慢性杀手,但慢性不等于不是杀手。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虎Cares Your Job


2019,随心欢喜,凡事必行

虎Cares「职场内心戏」系列爆款T恤

你说的都对/这个需求做不了/你好幽默哦

/上进乖巧活好话少/...

黑白双色可选,男女同款

👇👇点击小程序立即抢购👇👇

暖心提示:#内搭外穿两相宜的职场保命利器#


虎Cares职场物欲清单 【释放你的职场内心戏】原创爆款中英双关职场态度系列T恤/男女同款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

呦呦鹿鸣 呦呦鹿鸣
    阅读原文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