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速删!江总现身上海科技大学

黄鳝门11分钟完整,黄鳝表示很无辜

弱气乙女全集下*载 ——消失的微博萝莉

Jiang 现身上海科技大学!演出辟谣?

老虎直播女主播水仙三部曲

Facebook Twitter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羊毛党盯上了共享单车红包:同时骑两辆车,一晚刷上百元

2017-05-19 东方卫报 东方卫报


他们晚上出动,专门找摩拜系统中的“红包车”;通过短暂骑行,刷取系统发放的红包赚钱。为了提高效率,于是有人便准备了两部手机,同时骑行两部红包车……


近日,有申城市民向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反映,晚上散步时,经常看到一些人同时占着两辆共享单车。他们不仅脚下骑着一辆共享单车、一只手还推着一辆,两辆车并排,在人行道上来回转悠。散步的居民常避之不及,居民们不解,这是在干什么?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连日来在市民反映的区域察看,原来这些人其实是在“薅羊毛”:他们晚上出动,专门找摩拜系统中的“红包车”;通过短暂骑行,刷取系统发放的红包赚钱。为了提高效率,有人甚至准备了两部手机,同时骑行两部红包车……


记者目击共享单车“红包猎人”


5月16日晚,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在普陀区新村路上几个共享单车集中停放点蹲守,果然遇上了市民反映的这种共享单车“红包猎人”。


在新村路万里晶品苑小区门口旁的一个共享单车停放点,摩拜单车APP显示,这一排停放的单车中,有两辆红包车。晚上8时半,一名中年男子骑着一辆摩拜单车赶来,将车停在人行道中间,并未上锁;随后下车,拿着裤袋里的一部手机俯身上前,挨个地查看摩拜单车车架上的编号。记者上前搭讪,询问他在找什么。他直言不讳:在根据APP上提供的编号,找一辆红包车。


已经骑着一辆单车的中年男子,正在寻找另一辆“红包车”。


找到那辆红包车后,接下来的事令记者瞠目结舌:他先翻身骑上这辆找到的红包车,随后用手拽着此前停在人行道上的另一辆单车,如杂耍般竟在人行道上并驾齐驱骑了起来。一旁散步的居民纷纷侧目避让。


两辆共享单车“并驾齐驱”。


同时骑两辆车自然骑不快,记者快步在一旁跟着。男子沿人行道将两辆车向东骑过下一个路口后,又骑了一小段,随后折返回路口的另一个共享单车停放点。只见他掏出上衣口袋里的另一部手机,一番确认后,将右手一路拽着的那辆共享单车落锁停放。


仅骑行了一小段,其中一辆车满足了红包领取条件,男子将车落锁停在路边。


记者再次凑上前搭讪,原来,另一辆共享单车也是“红包车”。落锁后,界面显示,男子拿到了不到两元的红包。


晚上转一转,能轻松刷上百元


男子告诉记者,每天晚上晚饭后,刷红包车已成了他的一份“兼职”。两部手机,可以同时骑两辆红包车“并行”,这样效率更高。见记者感兴趣,他饶有兴致地给记者讲解了如何更省力、更高效地刷红包:用APP刷开红包车后,并不需要骑太远,大约500米就足够了,甚至可以很短距离来回骑,但时间一定要等足10分钟方能落锁。一般来说,顺着一条马路上的多个共享单车停放点,一路找一路骑,可以不停地刷红包。


记者嗤之以鼻:一辆红包车刷一次不过一元多红包,折腾一晚上才能赚几个钱?他不服气地点开其中一部手机的摩拜APP,向记者展示“红包明细”页面。只见界面上密密麻麻的红包发放记录,每次金额不等,但绝大多数均是一元多不足两元。从记录上看,男子每天都会将累计领到的红包提现一次,最近几次的提现金额均在45元左右。男子称,两部手机两个账号,一晚上刷上八九十上百元并不难。“既锻炼了身体,又赚了钱,不是挺好的?”


和记者攀谈结束后,男子在APP上又找了一辆红包车,并骑着一辆尚未满10分钟的红包车,前去找车。


而据记者留意,摩拜的红包车大多出现在居民区,而通过刷红包车来赚钱的也并非个案。仅记者晚上8时半至9时这短短半个小时里,就在新村路上遇到了两名这样的“红包猎人”。


男子向记者展示“红包明细”。


好初衷被钻了“空子”,摩拜称会研究对策


攀谈中,男子认为自己这样做虽然有“薅羊毛”之嫌,但赚的完全遵守规则,并无不妥。


类似的刷单赚红包之事,前些年在打车软件风靡时也曾发生过。一些司机与他人配合,通过不断地接单,赚取平台发放的红包奖励。但最终,这些刷单的行为均被认定为是“近距离刷单”,是一种作弊行为,严重者更涉嫌诈骗。那么,共享单车的刷红包行为,是否也涉嫌违规呢?


记者就此采访了摩拜单车。据对方称,红包车的活动是摩拜今年3月起推出的,用户扫码解锁红包车后,有效骑行红包车超过10分钟,锁车后即可获得1个现金红包;金额随机,最低1元最高100元。红包车的初衷,一方面是吸引市民多多骑行,更重要的则是希望达成“全民运维”的目的,即通过红包,来引导市民去骑被人骑入小区的车辆、锁具电量即将耗尽的车辆等等,来达到客户代为运维管理的目的。红包车活动推出之初,也考虑到了刷红包的可能性,因而也制定了一套恶意刷红包的判定规则。根据目前的判定规则来看,上述刷红包的行为仍在允许的范围内。


利用规则赚钱或无可厚非,纵容类似刷红包的行为泛滥仍有诸多弊端。不少市民指出,这些人刷红包时,由于同时要骑行两辆车,为了安全,多选择在人行道上操作,稍有不慎极容易发生意外,伤到行人;而同时,距离到了、时间到了,刷红包者也会直接将车停在路边,这也某种程度上加剧了共享单车乱停放的乱象,单车运营方应及时予以应对。


对此,摩拜单车表示将对这一新现象予以研究,推出更好的机制来规避。


本文来源:毛锦伟/上观新闻



猜你喜欢

吃小龙虾吃出脑肺吸虫病,河鲜还能不能吃?

省消协发布读写台灯比较实验报告  98%有问题 超八成台灯色温过高  所谓“护眼灯”可能更伤眼  它只是一盏台灯而已

必看丨你家的过期药都往哪儿扔?这件事做不好很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