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林彪集团后代们的现状:核心是林豆豆 依旧像公主

气质女神倪妮出道前太狂放,自慰拍揉奶照上传网络,冯绍峰已经解脱了,井柏然你心真大!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扫盲 | 终于知道自己毕业穿什么、戴什么了!不同颜色的学士服、学士帽、流苏、绶带到底是什么含义?

数据告诉你:中国人的学历和收入有多低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夜读 | 人人都很孤独 全世界的年轻人都爱黑塞?

夜读小编 国际在线


全世界的年轻人都爱黑塞?

是的!如果你读诗,你爱诗

一定也会对他欲罢不能

因为这样一位漂泊、孤独、隐逸的诗人

最符合年轻人向往的“诗和远方”的气质


上个世纪,黑塞就成为日本和美国的年轻人

阅读最多的德语作家

他的作品总印数超过1.4亿册

他的文字总是在努力追寻生命的真相

他说:

人生就是孑然独处。 

没有一个人了解别人, 

人人都很孤独。



有意思的是,他常常被拿来跟毛姆对比

或许,诙谐幽默而世俗的毛姆是人们需要的

而关于灵魂与肉体、精神与现实的拷问

文字刀刀见血触达内心之门的黑塞

也是人们需要的


又到周末,我们来读诗吧

读德国诗人——赫尔曼·黑塞

无论青春年少、中年油腻、亦或迟暮老者

都值得好好找自己


黑塞曾获1946年诺贝尔文学奖,颁奖词这样说:“他那些灵思盎然的作品,它们一方面具有高度的创意和深刻的洞见,一方面象征古典的人道理想和高尚的风格。”



配乐:马斯卡尼《乡村骑士》间奏曲


《乡村骑士》是意大利作曲家,指挥家,马斯卡尼的歌剧音乐成名作。以19世纪后期意大利西西里的一个乡村中两对男女的感情瓜葛,最后男主人公图里杜决斗身亡的故事,反映了普通青年农民的日常和爱情悲剧,音乐富于西西里岛民间风格。而这首歌剧的间奏曲后来被众多经典电影引用为插曲……如《愤怒的公牛》、《教父3》、以及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无问西东》中间也引用了该曲子的一小节。马斯卡尼这一神奇的间奏曲,能触及到每一个人内心最深处的情感,让人仿佛觉得,这旋律中的每个音符都是那么的如是与心有所属一般。


诗人黑塞曾说:“古典音乐的姿态具有什么意义呢,它意味着对人类之悲剧的认知,对人类智慧、勇敢、乐观的赞同肯定!”


这首《乡村骑士》间奏曲,与黑塞的诗意也是如此的妥帖。它指引着人们走进画面,走进人物,走进文字最深处,这是一条通往自我的隐秘的路。


黑塞(Hermann Hesse, 1877-1962)


赫尔曼·黑塞,德国作家,诗人。出生在德国,1919年迁居瑞士,1923年46岁入瑞士籍。黑塞一生曾获多种文学荣誉,比较重要的有:冯泰纳奖、诺贝尔奖、歌德奖。1946年获诺贝尔文学奖。1962年于瑞士家中去世,享年85岁。爱好音乐与绘画,是一位漂泊、孤独、隐逸的诗人。作品多以小市民生活为题材,表现对过去时代的留恋,也反映了同时期人们的一些绝望心情。主要作品有《彼得·卡门青》、《荒原狼》、《东方之旅》、《玻璃球游戏》等。



黑塞诗选


说在前边:两个中文译本,各有千秋


但凡读国外诗,会遇到一个绕不开的难题。那就是译者不同,出来的味道甚至是全然不同的。黑塞的诗,国内的译者不少。小编选了两个中文译本,来呈现黑塞的诗意。一个是翻译家钱春绮,被誉为“中国译介德国诗歌的巨擘”,由百花文艺出版社于1989年出版了他的《黑塞抒情诗选》,是我国第一个黑塞抒情诗中译选本;另一个是欧凡,本名陈家鼐,笃嗜中国古典诗词和西方现代诗歌,翻译诸多英、德、法等文字的诗文作品。人民文学出版社于2018年出版了他的《裂枝的嘎鸣——黑塞诗选》。


两个译本,各选三首,现在马上来读黑塞吧!



七月的孩子


钱春绮 译


我们,七月里出生的孩子,

喜爱白茉莉花的清香,

我们沿着繁茂的花园游逛,

静静地耽于沉重的梦里。


大红的罂粟花是我们的同胞,

它在麦田里,灼热的墙上,

闪烁着颤巍巍的红光,

然后,它的花瓣被风刮掉。


我们的生涯也要像七月之夜,

背著幻梦,把它的轮舞跳完

热中于梦想和热烈的收获节,

手拿着麦穗和红罂粟的花环。



雾中 


钱春绮 译


在雾中散步真是奇妙! 

一木一石都很孤独, 
没一棵树看到别棵树, 
棵棵都很孤独。 

当我的生活明朗之时, 
我在世间有很多友人; 
如今,由于大雾弥漫, 
再也看不到任何人。


的确,不认识黑暗的人, 
决不能称为贤智之士, 
难摆脱的黑暗悄悄地 
把他跟一切人隔离。 

在雾中散步真是奇妙! 
人生就是孑然独处。 
没有一个人了解别人, 
人人都很孤独。



幸福


钱春绮 译


在你猎取幸福的期间,

你还没有成熟得成为幸福者,

哪怕你最喜爱的已归于你。


在你痛悼失去的一切、

向着目标忙忙碌碌的期间,

你还不知道什么是安宁。


只有当你放弃一切欲望,

再也不知道目标和追求,

不再以幸福之名称呼幸福,


那时,万事的洪流就不再

冲到你心头,你的灵魂就安静下来。


黑塞所做水彩画


老去


欧凡 译


当年华老去:

欢情渐薄,灵泉渐浊渐竭,

连伤痛之感也渐迟钝——

堪慰唯有:彼岸可接。


我们曾力图摆脱的:

责任、负担和义务,

反成了今日的慰藉:

庶不至把日头虚度,


但这俗世的慰藉终太浅,

灵魂渴求轻翔的羽翼。

它已觉知死,远在我和光阴身后,

并贪婪地、深深地把它啜吸。



千年以前


欧凡 译


惶惶而满怀远游的渴望,

醒自残梦片片,

我闻彼智者

与我的竹影低语在耳边


我被扯离原来的轨道,

不为栖止,不为静养,

却奔投、翱翔

向无边的远方。


一千年前,曾有

一个家乡,一座花园,

那儿,在鸟穴的苗圃,

藏红花自雪中窥看。


我愿如鸟展翅,

突出禁囿我的魔框,

飞向那些日子,

它的黄金至今犹在闪光。



无常


欧凡 译


自我生命之树

落叶纷纷飘坠,

哦熙攘的花花世界,

你曾为之饱餍,

为之饱餍为之疲累,

你曾为之沉醉!

今日风华犹茂,

转眼物化湮沉。

俄顷飘风乍起

拂我墓上之尘,

我似童婴,

苍天之母把我俯临。

我重睹她的眸子,

她的眼神是我星辰,

万物都将逝去,

欣然化作尘灰。

唯有天地之母,

我们生之所自,

以灵指于逝去之风

书你我之名。




全世界的年轻人都爱黑塞——通向自我的路


(文/曾涛 一位外国文学的资深阅读者 摘自公号《海弗拉斯之家》)


我看书比较随意,常常是书买来,翻几页不如预期,便意兴阑珊,随手撂下。很多书就这样再也没有捡起来过。而一旦遇到喜欢的作家,我就会顺藤摸瓜,找来该作者能找到的作品和传记,用一段时间集中阅读。如果按时间先后排个顺序,近几年来系统阅读过的国外作家以列出这样一个十人名单:毛姆、村上春树、奥威尔、里尔克、辛波斯卡、卡尔维诺、博尔赫斯、卡佛、库切、黑塞。其中,毛姆和黑塞对我意义最为重大。前者推荐过很多次了,这次谈谈黑塞。


黑塞的小说文字浅显,不讲究技巧,故事性也不强,情节不复杂,人物也很简单,和时下的流行小说毫无相似之处。但这些都不妨碍我们的对他的阅读和接受。因为他的小说专注于个人的心灵的痛苦并努力寻求通向自己的道路。这是每个关注自我、追求自身命运的人必然遇到的课题,因此他的小说从风格来说是古典的,从技巧层面来说是陈旧的,但从主题上看永远不会过时。这一共同的主题用黑塞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我小说中的人物一个个都经历着心灵苦难、内在危机,他们在寻觅、追求和提问。”黑塞能在上个世纪成为日本和美国的年轻人阅读得最多的德语作家,他的作品总印数能超过1.4亿册,原因正在于此。如果你是一个关注自我,愿意倾听内心,努力追寻生命真相的人,读黑塞再合适不过。


阅读黑塞,个人建议从《德米安:埃米尔·辛克莱的彷徨少年时》或《在轮下》开始,然后是《纳尔齐斯与哥尔德蒙》和《悉达多》,再是《盖特露德》和《罗斯哈尔德》,《荒原狼》和《玻璃球游戏》最后读。


《德米安》《在轮下》诗意细腻,小说的主人公处于青少年时代,正在寻找进入自我的路口或者刚刚感受到社会和习俗巨大的威权;


《纳尔齐斯与哥尔德蒙》《悉达多》梦幻唯美,题材、主题和技巧都很相似,是青年人通向自我的路途的尝试,你可以把两个主人公合为一体来读;


《盖特露德》《罗斯哈尔德》现实残酷,探讨艺术与婚姻能否共存的问题;


《荒原狼》激烈大胆,剖析自我与社会的矛盾,在黑塞作品里是个异类,可以和加缪《局外人》一起读;


《玻璃球游戏》精深博大,奇瑰壮丽,是黑塞作品的集大成者,也是黑塞本人一生精神体验的结晶。正是凭借它,黑塞将的诺贝尔文学奖(1946年)收入囊中。


▲ 黑塞作品封面


通观黑塞的小说,他笔下的人物总是在灵魂与肉体、精神与现实、理性与情欲、艺术与生活的两极矛盾中挣扎。你可以在他们身上看到一种执著:对自我不懈地探索、对艺术和美不倦地追求和对解脱之道苦苦地寻觅。在通向自我以及与命运和解这条艰难的路上,汉斯(《在轮下》)没有找到,维拉古特(《罗斯哈尔德》)没有找到,甚至纳尔齐斯(《纳尔齐斯与哥尔德蒙》)、克乃希特(《玻璃球游戏》)也失败了。唯有悉达多(《悉达多》),经历声色犬马、堕落与绝望,最终找到了解脱之道。


▲ 黑塞画作


除了小说,黑塞的散文、诗和绘画也很有特色。有诗文集《提契诺之歌》《园圃之乐》、散文集《温泉疗养客》和诗集《黑塞诗选》(林克 译)《漫游者寄宿所:黑塞诗选》(欧凡 译)可读。


传记方面,国内已出版的有《黑塞传》《黑塞画传》。另有一本《黑塞之中国》辑录了黑塞作品中有关中国的文字,可以了解黑塞对中国文化的认识和看法。



小编说

前几年看了英国小说家《毛姆》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面纱》,片子是在桂林拍的,诗情画意非常养眼。后来有人将毛姆比作中国的钱钟书,都是充满灵气的、幽默的、文人的那一派。看了电影,感觉如是。而今天推介黑塞,发现不少人将两人对比着看。就如文章开始,小编的体会,幽默要,痛苦的自省也要,而两人则刚好是代表吧。


全世界的年轻人都爱黑塞

你是其中之一吗?

欢迎来留言互动。


周末读诗 | 时光和命运 如此相像

去远方 | 漫步克罗地亚 体会最美巴尔干

谈艺录 | 未来将是“雅者为王”的时代

去远方 | 阿拉伯世界的神秘“香气”

图观 | 海是什么?与大海的深沉对视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