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新一线城市的房价开始失守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水云间渔乐村【2天1晚和3天2晚】休闲度假游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课外培训多!“家长作业”多!学校非教学活动多!这些问题咋解?

国际在线
教育减负

关于“教育减负”这个引起全社会热议的话题,不只针对学生,对于家长、教师和学校,也同样适用。参加全国两会的多位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在接受国际在线记者采访时,均指出当前校园内外存在着“过度的”课外培训和非教学类专题活动现象,呼吁全民尊重教育本质和规律,学校应回归到正常教学活动当中来。教育部长陈宝生在昨天的两会“部长通道”上对上述问题作了积极回应。


【带着问题上两会】


孩子课外培训多、学习负担重、家长经济吃不消怎么办?先听听一个家长和一个孩子的抱怨,再听听两位人大代表作何回应 ↓↓↓




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教育厅厅长葛道凯:

“整顿校外培训机构只是短期做法,全社会都应守住教育的底线、维护教育应有的秩序。”


葛道凯


葛道凯说:校外培训机构从整体而言,是学校教育的补充,是人民群众对多样化教育需要的正常反映。现在要治理它,是因为有一部分教育机构违背了教育规律,超前教、超纲教,给孩子增加学习负担。对教育的规律造成了损害,对孩子的成长造成了损害。教育制度作为一个总体规划,国家根据科学研究规定了教育标准,但有人却打破了这些规律规范,现在治理的就是这一部分。


葛道凯提到,现如今教育在社会多方的影响下,基本秩序受到冲击,出现了“剧场效应”。对此,他举例说,去年同事的孩子上小学,同事没有给孩子补课。40人一个班,只有2个孩子没有学过汉语拼音,其他38个孩子都提前学了。于是,在学校里头,老师就问,谁学过汉语拼音,38个孩子都举手了,只有两个孩子没举手。那么按照我们现在的要求,教学必须零起点。当然教课还要从零起点教,由于那么多孩子都学过了,老师授课进度就会特别快。一天一课。那么造成的结果是没有额外培训的孩子一入学就变成最差的了,小红花没有,表扬也没有。这个孩子就变成了成绩差的孩子。但是老师进度快了,是不是别的孩子就满意呢?别的孩子也不满意,毕竟学得多的总嫌弃老师教得太慢,学得慢的又嫌弃老师教得太快,所以40个孩子没有一个孩子是满意的。


葛道凯强调,教育如果是这个样子,那就永远不可能做好。所以解决问题的真正关键是全社会都必须守住底线。这个底线是根据人的认知规律、根据教育规律,确定下来的,什么时候教到什么程度、学到什么程度,这个需要全社会各方来维护。



全国人大代表、宇华教育集团董事长李光宇:

“现在的家长越来越难当了,简直比孩子还累,辅导作业、打印习题、录制视频、做手工,甚至还去学校站岗、替孩子打扫卫生。教育不光要给孩子减负 也要给家长减负。”


李光宇


在李光宇看来,良好的亲子关系、孩子身心的健康、人格的培养和习惯的养成等,这些才是家长最重要的“教育任务”,像监督孩子背课文、作业签字、批改作业甚至站岗执勤打扫卫生之类的活儿,对于家长来讲完全是“超纲题”。


“出这种‘超纲题’给家长,可以说有百害而无一利。”李光宇说,首先这会让家长疲于应付这类小事,没有精力去干他在家庭教育里的本职工作;其次,会严重影响亲子关系,造成“不写作业母慈子孝,一写作业鸡飞狗跳”的尴尬局面,亲子关系恶化了,家庭教育能好到哪儿去?第三,模糊了家长和教师之间的责权界限,加剧了两者之间的矛盾冲突,影响了教育工作者的权威性及公信力。


要想从根本上杜绝家校关系中“越俎代庖”的现象,李光宇建议,由教育主管部门出台关于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协同配合的系统指导文件,明确家庭、学校双方各自的教育任务、职责,指导家长和学校明确分工、承担己任、默契配合,从而促使学生更好地成人成才。



全国政协委员、浙江省教育厅副厅长韩平:

“要切实改进教师的非教学工作,像'防治非洲猪瘟进校园'这类活动,应该让位于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


韩平


韩平表示,要切实改进教师的非教学工作。他说,目前,非教学工作占用教师了大量时间各种达标、评比、检查,以及各类专题的教育活动进学校的现象太多了。教师大量的精力和时间花在这些事情上,很难有充分的时间来研究教育教学,呼吁教育行政部门从自己开始做起,减少会议、减少达标和各类评比检查工作。


另外,他希望各界教育行政部门要统筹各类专题教育活动,像“防治非洲猪瘟进校园”这类活动,应该让位于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建议此类活动由行政部门统筹,学校可以进行总量控制,有一个“菜单”式的选择。他建议尽量减轻学校的负担,减轻教师的负担,减轻学生的负担。



教育部长陈宝生:

“负担重如山,孩子不能健康成长,我们的学生会不高兴,学生不高兴就是宝宝不高兴,宝宝不高兴,问题很严重。”


陈宝生


3月12日上午,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第四场“部长通道”上,对于如何减轻中小学生课业负担的问题,教育部部长陈宝生作出回应。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不是不要负担,不要的是过重的课业负担。前不久,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号称史上最严“减负令”,也就是“减负30条”,这是一个综合治理的措施。实践表明,课业负担过重是一个“多因一果”的综合症,要多方面发力,综合整治。


从学校的角度讲,要坚持正确的办学方向,严控课程门类和总课时,解决开哪些课、开多长时间这个问题。还有一个是严控非零起点教学,这非常重要。


就老师来说,两件事。一件事,严格依照大纲和课程表教学。另一件事,严控作业数量和难度。


就政府来说,主要是要在质量标准、课程教材、考试招生、评价体系以及素质教育引导等方面深化改革,从根本上解决负担过重的问题。还要推进城乡义务教育均衡发展,为减负奠定基础。


就家长来说,就两句话,家长要有科学的教育理念,对孩子要有合理的预期。


就社会来说,一是不要传播似是而非的那些所谓的教育理念。二是不要给一些不良机构做代言人。三是不要给一些号称懂得教育的“大忽悠”助力。


关于教育减负,你有什么好建议呢?


来源: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国际在线 新华网直播文字 人民网

猜你喜欢


◆ 中国两会时间 驻华大使们热议这些议题……

◆ 带着问题上两会 | 百姓和代表委员如何看待乡村振兴?

◆ 两高今年要干的这14件大事,与你有关!

◆ 小洋读报 | 外商投资法为何获外媒一片叫好?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