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北大国发院院长姚洋:不要误判美国衰退

民间帝王赖小民和性感女星舒淇与许晴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首例!70年住宅土地使用权到期续期”,按房价1/3收费!

江泽民的退休生活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集齐6个薛之谦,召唤世界和平

2016-09-05 何骄/Maggie 芭莎男士 芭莎男士





薛之谦正在以每分钟涨粉120个的速度疯狂地蹿红,这当然不是他第一次红,但这是红得最彻底、最神奇的一次。突然间,他那些不为人知的才华都被发现了,所有人都知道:薛之谦是歌手中最会写段子的,段子手中最爱演戏的,跨界演员中最会做生意的,生意人中还能承包综艺节目、变身“笑点担当”的。


虽然他调侃自己是“二线段子手,四线歌手,十八线演员”,但是,歌唱得比他好的没他会创作,创作比他好的没他长得帅,长得比他帅的没他会逗比,甚至有人说,他是被唱歌耽误的青年相声演员——没准,这才是薛之谦的真实身份。


既然年少成名和一身才华没能让他爆红,千奇百怪的兼职反倒开启了不可思议的“薛之谦年”,那就让我们集齐6个不同的薛之谦,让宇宙见证他的洪荒之力,永保世界和平。




红人薛之谦


薛之谦红了!社交媒体上高频传播着的是薛之谦的自创段子,表情包里是薛之谦的搞笑gif动图,综艺节目和真人秀里到处是薛之谦的身影,就连偷拍和上头条这种一线明星的标配待遇都落在了薛之谦头上。一句话,哪里都有薛之谦。


红人薛之谦从一场发布会赶来为《芭莎男士》拍摄大片,浑身都是连轴开工的倦意。一脸蒙圈的他已经3天没怎么睡觉,睡前需要服用安眠药,不然满脑子运转的各种事根本停不下来。最近他的日程节奏是这样的:早起赶飞机去录节目,录完紧接着拍杂志,然后再录节目或者写段子,晚上还要做音乐。


在娱乐圈蹦垩了十多年,薛之谦终于熬到了爆红的这一天。他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自己认认真真当歌手没红,吭哧吭哧地卖服装、开火锅店、拍戏、写段子好多年也没人关注,今年开始上综艺节目,前两个月也没人看,突然有人翻出他多年前上直播当录播还自己喊“321走”的片段,莫名其妙就火了。大家看到当年歌唱选秀出身的小鲜肉画风突变,逗比得人贱人爱,恨不得每天看着他的微博段子和综艺节目度日。


刚刚爆红3个月的薛之谦动不动在节目里大喊“我要红!我要赚钱!”,事实上,他的逻辑是:红了就能赚钱,赚了钱就能做我想做的音乐。




段子手薛之谦


采访进行到一半,薛之谦突然说:“请给我5分钟,我有一个广告要推送。”他拿起手机一阵鼓捣,不到5分钟,一篇巧妙植入广告的逗比长微博发送出去了。


如此神奇的赚钱大法来得有点晚。刚有微博那会儿,爱叨叨的薛之谦就在微博上写段子了,有了长微博工具之后就写长的,期间他开了火锅店、卖女装,不管日子开心不开心,就这么写了五年多。他的微博画风歪斜,从P图对话小能手到“我被自己帅死了”,再到薛式slogan“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一点点为他圈粉无数。有一天,某个品牌问他“可不可以给我们写广告”,他一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把品牌和自己写的段子做了个无缝衔接,没想到就此一炮而红,广告商蜂拥而来。


一夜之间,曾经的过气歌手可以依靠“写段子”赚钱了,这甚至成为他的一个重要收入来源,这滋味也是有点酸爽。写段子看起来简单,对认真负责的薛之谦来说却是小有压力,业务繁忙又对自己的品质有要求,所以行程满档的他把赶通告时间都当成了“憋段子时间”,不管身在车上还是飞机上都在写写写,平均一条段子两小时起步,从写、拍照、修图到拍视频、后期剪接全程亲自上阵,“很累,但是只有你越写越好,才会有更多的人愿意来找你。这和做音乐的道理是一样的,只要你写出一首烂歌,就没有人再听你下一首了。”




新晋综艺王薛之谦


最近的通告单足以说明薛之谦的火爆指数:每天都有一至两档节目录制,半年内出现在三十多档节目里,不霸屏都不行。他那浑然天成的海派幽默,携带着广阔奔流的笑点,排山倒海又轻轻柔柔地戳中你的笑穴。综艺江湖里因此有了“南薛北张”的说法,“薛”是上海的薛之谦,“张”是北京的大张伟。


接到综艺节目邀约的时候,薛之谦可算是找到组织了,“哎呀!好玩!”,多年的逗比天性和自然天成的幽默感也终于有释放空间了。一上舞台,如鱼得水,他只管撒开了玩,即使知道自己有时候High到收不住,浮夸得不行,那又怎么样?管它的,本来就是上综艺,玩得开心排第一。


说真的,像薛之谦这样彻底没有偶像包袱来搞笑的明星真的不多,口口声声地对着镜头说“我!就!是!想!红!”的也只有他一个。就是这样的耿直boy,竟然凭借“笑点担当”的综艺新秀身份再一次疯狂圈粉,然后毅然决然地决定从今年8月底开始暂停综艺,花3个月看书、充电、学东西、做音乐,明年再回来征战综艺江湖。


因为他是那种一直在同一个氛围里做同一件事会发疯的人,“如果我的生命注定了以后在演艺圈里要这么玩的话,我宁愿调剂一下,半年拍拍戏,半年玩玩综艺,剩下的时间全部用来做音乐。”



靠谱歌手薛之谦


只要说到音乐,逗比青年薛之谦秒变“认真的薛”,分分钟切换到严肃脸:“我开玩笑的时候开玩笑,如果有一天当薛之谦拿音乐都开玩笑的话,那早晚就轮到我过气了。”


当年,爱唱歌的小青年满腔热血地冲进音乐圈,一上来就红了,他以为星途一片光明,以为可以凭着这样的音乐理念走很远,赚很多钱,买大房子。没多久,他却发现公司在拿他的音乐开玩笑。至今他都无法释怀,曾经唱过的两首歌是薛之谦一辈子的痛,就是“我开开心心表演我的show,你们懂不懂,我要我的天空”那种口水歌,是当年他的老板写的。这样的音乐让他无法接受,在他心里,音乐是很真诚的,应该做好了再拿出来,不应该有太多商业的成分,不应该忘记词曲本意而一味迎合大众。他坚持做音乐不考虑那么多,爱怎么写就怎么写。


就这样,薛之谦和公司的意见越闹越大,闹到无法沟通,他就自己做自己的音乐。写完歌,老板说要市场,很多人附和,还有编曲、制作人、混音师的意见和参与,最后做出来的音乐已经不是他想要的了。有很长一段时间,薛之谦迷失了,一度质疑自己的才华,恨不得对自己说:“薛之谦你别做音乐了,你不是这块料。”加上公司的打压,薛之谦渐渐在公众视线中销声匿迹。



大老板薛之谦


蹉跎7年后,经纪约到期的薛之谦恢复了自由身,也明白了赚钱和做音乐都要靠自己的道理。于是他一转身去当老板了,开了火锅店,做了服装品牌。他的计划是:先放弃音乐,做一个成功的商人,如果能靠生意东山再起,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音乐了。


做餐馆的时候,从装修到请大厨,薛之谦都是亲自来。后来做服装,又是亲自去进货、选面料、看货,连办公室里的桌椅都是他亲手组装,为了节省成本。大年三十,老板薛之谦还在工厂里盯样衣,不给自己休息的时间,就想让自己迅速变成有钱人。再没有生意天赋的人,都在这一个个环节的亲力亲为中生生做出了好生意。


这一次,东山再起的速度比他预想的要快。一年半之后,薛之谦的生意做起来了。有了钱,他干脆做自己的制作人,想怎样发片就怎样发片,也终于可以做到“一首烂歌都不出”。什么人的意见和杂音都不听,所有人必须听制作人薛之谦的,就这样,有了《绅士》,有了《演员》出现了,有了《一半》出现了,有了《刚刚好》。一直到《丑八怪》那张专辑被大家接受了,他才确定自己之前的坚持一直是对的,觉得自己帅爆了。



倔强青年薛之谦


前阵子,希望世界和平的薛之谦竟然因为手撕某档综艺节目上了热搜。该综艺节目答应播放他现场演唱的片段,然而最终没有兑现。为了争取这首歌的时间,薛之谦在一整季节目中卖力表现,倒立、吃口红、用水浇头等花样轮番上阵。绕了一大圈,他最想让大家知道:薛之谦不仅是段子手和收视担当,他最重要的身份是歌手。


这对于一心想当一名成功歌手的薛之谦来说,是他音乐路上的又一个小曲折。要知道,他为了做一个真正的歌手,已经等了太久。现在他有钱了,可以做个有点决定权的金主,只做自己满意的音乐,也收割了一帮爱音乐的小伙伴,还建立起了自己作为音乐人的超级自信,简直迎来了创作的最佳状态。前阵子,他还开了个免费演唱会,让歌迷不花钱享受他的音乐,和商业逻辑反着来,有钱就是这么任性。


薛之谦满脸春色地告诉我们,第8张专辑已经写完了两首新歌,他对这两首歌非常满意,一想起来就开心。所有音乐之外的工作都是他的兼职,都是“耍”,唯一有规划的是音乐。在多狗血的日子里,他也觉得自己有一天可能会走回来,没想到,耍着耍着,真的又走上了这条路。


策划,形象/何骄

摄影/小刚 【Trunk Studio】

文/ Maggie

妆发/袁媛【东田造型M.A.C彩妆】

服装助理/龚诗淇、石卉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