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技术分享】第16期:手机取证之“MFSocket推送失败”解决方案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骚妈妈,贱妈妈

血饮丨香港暴动背后是中国拔掉中情局最大海外据点的中美谍战较量!

韩国小清新污漫画《同居》第23话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老罗说,锤子已经「起死回生」

2017-11-08 高小倩 36氪 36氪


罗永浩:明年会有4场发布会,可能会推出智能音箱。




文|高小倩



昨天八点左右锤子在成都魔方演艺中心举办了坚果Pro2手机的发布会。虽然这是锤子第一次在成都举办发布会,同时这也是魔方演艺中心第一次对外开放,但这都阻挡不了锤粉们的热情。在长达三个小时的发布会结束之后,罗永浩接受了36氪等多家媒体的采访。

在智能手机的整个行业里,竞争尤为激烈。对于锤子来说,这几年过的也相当坎坷。在罗永浩眼里,2017年可以算是锤子手机“起死回生”的转折年。用他的话来说,就是相比2016年,今天过得顺利多了。

谈及明年的规划,罗永浩透露明年大概有4场左右的发布会。其中,畅呼吸会做一系列和健康相关的产品,包括新风机。另外,锤子也想做智能音箱。对此罗永浩说道:“它不会马上赚钱,却是一个方向,并不是说它是投资热点,而是我们尝试从触控屏设备去下一代计算平台的过程中,语音和人工智能必然是交互的重要构成部分,我们早做音箱肯定会更好,它有战略意义,我们就做。”

Q:这次在软件交互上为什么没有像大爆炸、闪念胶囊那样系统级别的新东西?

罗永浩:过去半年我们在软件方面做的新东西特别多,明年春天我们将推出的手机还有一个智能硬件,是要配套同时出的。我们要把这几个月在软件方面做的新东西全部弄到里面,做一个大版本的升级,到时候这个系统不仅是用于手机的。

这次做了一些东西,没有完全放到这个版本里,原因是需要做更复杂的适配。还有如果提前泄露出去的话,抄袭起来也容易,我们更大的产品发布会受影响。这次我们主要花了很大的精力去优化系统流畅度。

Q:锤子手机的 Logo 和指纹识别合二为一的设计有没有牺牲实用性?

罗永浩:我们一直以来都是金属的 Logo,那个做起来很吃力,金属上没法做指纹,第一次要改成玻璃 Logo,其实我个人是不太接受的,因为我很难想象能把玻璃 Logo 做好看。所以我们做了很多涂层、电镀、漆,在漆里边还放一些像女性用的指甲油里的金粉,去做各种调试。他们出了五六个方案,之前我都不看好,但是没想到最后调出来至少有两个方案非常漂亮,不知道怎么取舍。

Q:发布会中间好像出现了点状况,你有段时间一直没上场,发生了什么?

罗永浩:是这样的。我有两个毛病,第一是拖延症,第二是完美主义。如果拖延症不完美主义,差不多80分就上去了;还有一种就是没有拖延症又没有完美主义,就是最理想的状态。我是两个都有的。我其实也在吃药,拖延症有药可以吃,效果明显有改善,但是还达不到正常的状态,我每年准时开场是很少的。

第二,现场失控也有一些原因,咱们国家很多行业专业化程度不够。这种大型场馆的活动,LED屏过来的方案商基本什么都不懂,给你调的效果是没法看的。发布会头一天晚上过来调了四五个小时,很痛苦的是要保3D视频,手机的效果就保不住,要保手机画面3D视频又保不住。

3D视频因为细节的改动,回去重新渲染了一遍,本来下午四五点钟送到,在大屏幕上试一下是再调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下午四点钟就放了三四百人进来,我们在现场没有办法再试,因为如果你试了,有人录下来放出去就完蛋了。最后我也很绝望,满屏都是灰白的马赛克,非常绝望的。我很羡慕乔布斯,即使技术支持方不专业,如果我们有足够的预算,把这个场地包下15天,我们住进来,工程师花16个小时调LED屏,什么都调出来了。因为它本身的表现力能做到,只是没有专家给你调,有很多问题,这也没有办法。

Q:现在人工智能很火,很多科技公司都在谈人工智能,你怎么看这种趋势?

罗永浩:坦率讲我们自己不太好意思提,多少人说人工智能,很多时候就是把一些算法讲得很神奇,什么机器学习,还有神经网络……我觉得他们的演讲能力远超过技术能力,虽然是做技术的,但团队能讲出非常好的名词,真的,那个东西就是名字起得好。

我也看过网上比较刻薄的说法,说现在科技界人工智能的水平相当于10个扫地机器人的智商,有人说谷歌很牛,那就相当于15个扫地机器人。这种说法是比较刻薄的,但是这些科技公司三句话不离人工智能,不离AI。AI这么火,我们并没有看到真正上了台阶或者有数量级上的变化,还是一个起步的阶段。

Q:大多数厂商都在谈“屏占比”,为何你认为不应该用这个概念来评价一款手机?

罗永浩:我们内部开发从来不量屏占比,但是做完量了之后吓一跳,我们屏占比比绝大多数国产手机都好,在我们之前的只有两个。一个是Z17,努比亚是用光学折射的方式看起来没有边框,但是代价是让机器更厚,这是很有特色很有追求的尝试。

此外,各家有各种量法,也不公布。我们就看屏幕的显示区域,然后再算轮廓,如果把按钮算进去我们会更占便宜,因为就是小圆钮。我们没有算按钮,只算显示区域和轮廓。

Q:锤子科技要做电子产品的生态,为什么要从空气净化器起步?这会与手机产生怎样的配合?

罗永浩:坚果Pro一代,1499的赚7块多,到2299才有200以上的利润,2299的我们卖了1/3左右,大概是这个样子。净化器相比手机没有领导性品牌,存在巨大的价格空间。我们在净化器领域看很多创业小公司都是十几个人,里面有一两个原来干过几天,出来觉得是个机会就干起来了。

我在智能领域里看那些创新小团队,都是小儿科。但是他们随随便便能弄个10亿估值,我们就很崩溃。锤子科技拆开变成5个团队,每个都是20亿估值,现在在一块儿还是20亿估值。

净化器第一是没有领导性品牌,第二你知道那些巨头为什么卖那么贵吗?我们发布会上没有讲。白电巨头卖得好的原因是从600多到2万多的产品都做,有完整的产品线。我们杀进来就做顶配,当价格还不错的时候,那些巨头是很崩溃的。但是他们没有办法把顶配降下来以应付我们,因为他要降一个,产品线就要全部降,整个就会乱掉。所以明知道你打得他很苦恼,他也没有办法。如果我们能加速冲出来的话,有望成为这个领域数一数二的品牌,那未来就会比较容易。所以我们做净化器是非常务实的考虑。而且我们在北京,很容易想到这件事,每天睁开眼睛就会觉得,如果有五个项目,你会先想到净化器。

Q:罗永浩和锤子科技的2017过的怎么样,该如何评价?

罗永浩:2017年对我们来讲是“起死回生”,因为2016年的情况外界也知道。2017年坦率讲比想象的要顺利。我们一直以来是这样的想法,比如说你做一个公司,做手机的技术门槛和人力门槛挺高,你要维持500人到800人的团队,年花销非常大,每年有几亿的花销。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能比较顺利地做出足够多的机器,比如高中低档三个产品线,很稳定地按照合理的销售周期,合理地把产品迭代出来,这样就会走上良性循环。

但是我们之前由于种种原因,种种条件限制,从来没有按时发布产品。这次我们赶在双十一前出,其实内部半数的人是挺担心的,但是现在走下来比想象中顺利。这从行业上来讲也是很正常的,不是说谁势利眼,就是当你手头钱紧的时候,越紧就越难,你既拿不到账期,预付款又多,越穷就越穷。但是你好转之后发现,很多东西就会朝更好的方向前行。按我们现在规划的,明年差不多有4场左右的发布会,我觉得2017年对我们来讲是非常重要的转折点。

Q:未来还会有什么产品发布?

罗永浩:按我们现在规划的,明年差不多有 4 场左右的发布会。畅呼吸会做一系列和健康相关的产品,包括新风机,新风机行业现在是挺糟糕的,我们发现 To B 的领域也大有可为,畅呼吸会把这些产品线做全。

我们也想做智能音箱,它不会马上赚钱,却是一个方向,并不是说它是投资热点,而是我们尝试从触控屏设备去下一代计算平台的过程中,语音和人工智能必然是交互的重要构成部分,我们早做音箱肯定会更好,它有战略意义,我们就做。

Q:为何要在公司落户到成都?团队都要过来吗?

罗永浩:我们总公司已经在陆续往这边搬,现在在成华区的世茂大厦。办公区正在装修,差不多这个月底住进去。这边大概有70来人,不算客服,客服还有100来人,到年底软件的研发会落在成都,因为成都人才特别多。

其实做手机的人才没有那么好找,不是没有,也有,我们来这里之后也发现一些公司以前研发的分部放在这里,但在裁员甚至是撤销这个点,于是我们也招收了很多不错的人。成都还是以软件为主,像成电也在成华。我们稍稍安顿下来,会大量做校招,我们还有两个投资者是成都这边上市公司的老板。

Q:以前的房产怎么办?如何说服团队来成都办公?

罗永浩:我在北京没有买房,但在成都已经买了房子,我今年45岁,第一次置业。这里可能还有一个对比的问题,我在北京住的保利的房子,一平方要15万,我们在这边也是一个保利的项目,楼比北京那个要好得多,才2万块钱。人对钱的感觉是比较得来的,没有绝对的,所以我老婆看了很崩溃,把天津的房子卖了,在这边买了一个大4倍的房子。我们也拿这些事情现身说法,跟北京的同事说,他们其实过来的很多。原来我们担心他们不愿意过来,实际上不是,尤其是年轻的,没有说老婆不上班,或者说孩子必须上什么学校,没有这些的话都非常愿意过来。如果不愿意过来,领他们来看一下,差不多两三天就投降了。

Q:之前网上有人质疑成都市政府为什么引入锤子科技这种严重亏损的企业。

罗永浩:网络上有这些言论,但是他们不知道我们现在状况非常非常好。坦率地讲,任何地方政府把我们引进来都是一个香饽饽儿,而且是快熟的,会蒸的人一看就知道快熟,只有没煮过饭的在想到底能不能熟。

现在成华区在智能产品制造里有一系列的规划,和完整的产业链布局,我们很多关联企业都会陆续来这边落户,在非常短的时期会形成出乎你意料的格局。

Q:你多次谈及索尼的产品,如何看待这个品牌和日本产品?

罗永浩:在非数码时代,模拟电子时代,索尼是人类电子消费品历史上最了不起的做产品和做设计的公司。今天它衰落得很厉害,不是说财务数据,而是说它的产品设计有比较明显的退步。我买了很多关于索尼设计的资料,它的今天跟全盛时期是比不了的。但是即便如此,中国人讲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有这样的家底,它的工业设计即使做砸了都比很多同行好,它的基因是它的传统强项。

日本整个软件行业都不行,他们在那么多方面,包括游戏软件那么强,但是做应用软件和操作系统做得特别差。我这么多年一直在坚持买索尼的产品作为收藏,但是基本没法用,因为软件很糟糕。在模拟电子时代你不觉得,但是数码时代非常糟糕。但还是会买,就是特别喜欢。

我还想插一句,之前做M1的时候,我专门去了一趟日本,有一个自动白平衡做得很出名的公司,他们老板后来出去创业,创始人六七十岁,整个公司平均年龄七十岁。老爷子说年轻的时候在索尼,中午去食堂吃饭大家聊的全是设计和产品。他离开索尼五六年,离开前大家基本聊的都是参数,所以他还难过了半天。我觉得企业终归都是这个样子的。

Q:你怎么看冯唐说的“油腻的中年人”?

罗永浩:我看了那篇文章,多数我都是赞同的。有的人不是易胖的体质,不容易胖,有些人吃一点就胖,相对不容易控制。这时候不容易胖的人会笑话胖的人说他自制力差,这是很常见的。还有人有发泄的渠道,比如你抽烟、喝酒、骂人,负面情绪要有一个出口。但是很不幸的是我做企业之前是教书的,还有人拿我当青年导师,我工作压力大的时候没有发泄出口,就是夜里吃两个汉堡包。


推荐阅读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阅读

罗永浩做了空气净化器,让人差点忘了「Almost全面屏」的坚果Pro 2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