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技术分享】第16期:手机取证之“MFSocket推送失败”解决方案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韩国小清新污漫画《同居》第23话

骚妈妈,贱妈妈

华女在加拿大名店的重口味攻击,这招有点大,洁癖者谨入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3000亿+”融创的突破和孙宏斌的大文化IP

2017-11-17 36氪 36氪


54岁的孙宏斌并不像很多人想象中的那么激进,我们甚至不知道舆论是希望看到孙宏斌的激进,还是喜欢激进的孙宏斌,或者是“年轻时”的他给人们留下的印象太深。




文 | 赛亚



这是孙宏斌为数不多地再一次希望舆论能懂他的商业逻辑。在鼓吹了多年“地产下半场”的地产圈内,多家品牌房企已经提出“面向未来”,并把“未来生活”的字眼体现到企业的价值观等层次,但还很少有人能对“地产下半场房企的价值在哪里”给出清晰的回答。

在孙宏斌的两次讲话中,他谈到融创的未来,融创对行业形势多年的预判,融创为什么要在地产下半场布局大文化领域,融创今年的收购的核心价值到底是什么。

54岁的孙宏斌并不像很多人想象中的那么激进,我们甚至不知道舆论是希望看到孙宏斌的激进,还是喜欢激进的孙宏斌,或者是“年轻时”的他给人们留下的印象太深。

不管舆论如何,孙宏斌都有他的坚持。在房地产的三个阶段:“高周转”、“高端精品项目”、“高度集中”周期内,我们正处在行业集中度迅速提高的时期。孙宏斌认为,从今之后“这个行业(房地产)不太可能暴涨,往下走可能性也不太大,会在一个很窄的通道里面”,让房企的运营愈发艰难,当行业TOP10做到40%的市场份额时,多数中小企业只能生存在夹缝中,或者卖掉,而这时候大企业的品牌溢价达到鼎盛,也将迎来他们的帝国边界。投资乐视、万达,就是在给融创的未来买一个更大的空间、一条可以走更远的路。

投资乐视,融创的第二个IP

投资乐视,是融创第一次踏出地产圈。在此之前,融创的并购逻辑一直是在做地产增量生意:买下带有土地储备的公司,开发、卖房子。在只做增量的逻辑下,融创规模迅速上升,并在2016年迈过千亿门槛,销售额同比增长120.8%,达到1506亿元。2017年,继续保持着这一速度,前10个月销售额已经超过2517亿元,预计全年超3000亿元,紧追万科、恒大、碧桂园,名次从之前的第七上升至第四。

此前,孙宏斌一直强调,房地产是一个实现规模化才能长期生存的行业。但在实现“3000亿+”的销售额之后,融创的规模化压力减轻了,纯地产业务的增量已经不是融创战略的第一要义,只需要保持稳定的速度开发即可,同时为走出“很窄的通道”去优化布局,为5年、10年后的融创寻找第二增长点。

就在这个时候,乐视进入了融创的视野。互联网已经革新了一切,从茶馆、饭店到汽车,都在互联网化的环境中被改变了生态。在互联网生态中,流量、端口、横向联系、场景性应用就像一次大规模的技术革新,已经给家电、汽车这些行业带来了重新的利益分配。如果看不到这个趋势,一定不是一个好的战略投资者。

这一点正是孙宏斌对贾跃亭最正面的评价,“贾跃亭确实有前瞻性,这一点是肯定的,老贾确实很擅长”。但乐视最大的问题是管理系统,贾跃亭是一个优秀的战投手,但不是一个好的企业家。但乐视是一个好的“标的物”。在乐视进入的领域,电视、视频等领域,虽然在市场占有率上并未占据绝对优势,但也是仅有可能去冲击旧有格局的品牌之一。

孙宏斌在昨天的中国不动产金融年会2017又强调了这一点,“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中国接近7亿智能手机用户,互联网增长的红利已经没有了,但是智能电视、智能家居还会迎来30%、40%的增长,乐视电视在智能电视的行业里一直是先行者。”

就在不久前,张昭表示乐视要回归到用户的源头,乐视影业不再将自己定义为一家单纯的影视公司,而是转型为一家以影视内容为用户主要媒介的IP运营公司,以用户为源,IP为根,影视为用户媒介。张昭现任乐视影业CEO,也是新乐视管理委员会的主席,这个委员会的成员还包括孙宏斌、张志伟、袁斌、李宇浩。

IP、渠道、内容、场景、垂直,这是孙宏斌的想法。从企业家的视角去看,“内容也是很巨大的一个市场,美国随便一个内容公司都是一千亿美元的市值,中国最好的内容公司才200亿元”。前一段阅文集团的上市只是这个时代开始的预演。

据奥维云网(AVC)预测数据,2017年,中国OTT端的家庭覆盖率将达到45%,与2013年移动互联网爆发时43%的智能手机覆盖率相当,家庭互联网市场价值将在2017年进入全面爆发期,至2020年大屏互联网市场价值将达到6300亿。

投资乐视,是孙宏斌在地产业务之外寻找第二个IP,而且需要它有市场增长潜力,能在智慧城市、智慧社区的社会大背景下跟地产业务相互关联。孙宏斌多次提到的“美好生活”,实质就是消费升级、家庭互联网、城市更新、生活品质提升。

融创的大文化战略拼图

孙宏斌有一个以IP、内容为基础的文化战略,但在这个战略中,融创和乐视之间和差一块串联的“板子”才能形成一个完整生态,这块“板子”就是万达。

在融创、万达交易之初,未来可栖就曾指出,融创对大文化产业是有战略需求的。融创依靠原有的几个文旅地产项目并不能快速实现这一业务的规模化,但是收购万达给了它这个机会。据悉,最近融创集团内部已经成立了文旅事业部,具体规划尚未得知,不过这是融创计划做大文化旅游产业的印证。

在投资万达之后,融创成为中国文化旅游物业的最大持有者,文化旅游板块的资产超过2000亿元。

把这两次的连环投资联系起来,孙宏斌正在把融创的地产业务变成一个“场景生产商”。乐视负责内容生产和渠道,融创现有的地产业务和投资万达之后获得的文旅业务都是在为“内容”提供“接口”。把这三块拼图拼到一起,就是一次在大文化战略下的垂直整合。

孙宏斌预估,“智能电视、智能家居还会迎来30%、40%的增长”,但“多少人都想做智能家居,为什么做不好?就是因为没有场景。如果说你认为内容只是导流量的,那你别做了。”在孙宏斌的战略中,内容的作用是用来生产IP,房子是室内应用场景,文旅是游玩时的应用场景,内容可以独立挣钱,甚至是建立“护城河”的壁垒型业务。把三块业务拼起来,对应的是消费升级需求,是多个场景下的“美好生活”,缺少任何一个环节都容易被竞争对手作为突破口,也不足以形成一个对消费者的“全周期服务”。

再回到融创和万达的交易。今年7月份的协议中,融创集团以438.44亿元收购万达十三个文旅项目的91%股权。万达保留了9%的股权,从生意的角度而言,融创不是吃不下这9%的股份,万达也并非不可不卖掉最后的9%。但是有了9%的股份关联之后,将意味着融创和万达是在“合作”做一份生意。

跟随万达保留9%股本的还有“四不变”条款,其中的两条为:品牌不变,项目持有物业仍使用“万达文化旅游城”品牌;运营管理不变,项目运营管理仍由万达公司负责。在这一精心设计下,万达可以保留文化旅游的品牌,融创一可暂时缓和文旅业务人才储备不足,二能向万达“取经”,并埋下进一步合作的空间和理由。

但这一切建立在融创规模化的基础之上。在四年前,融创的规模在500亿左右,它的收购对象全部是住宅开发企业。今年融创的销售额将会首破3000亿,它开始尝试做“住宅+”的业务布局。因为住宅是融创的主业,主业不强就多元化是找死,主业做强之后,随着住宅市场逐渐见顶,大企业之间硬碰硬的战场增多,第二块业务不仅可以作为销售额的新增长源,还能为住宅业务带来产品附加值。

孙宏斌在这次公开发言中说,业内提出房地产白银时代的时间划分不准确。“为什么呢,当时我说我要做利润100亿的时候,他们都说我疯了,现在很多公司的利润都超过100亿了。我觉得房地产的上半场还会持续5年、10年。”

在孙宏斌的判断中,融创还有5-10年时间去对融创未来的业务战略进行布局,这一阶段的主要任务还是继续增加规模,挤进5000亿阵营。

这5-10年也是房地产行业迎来消费升级的时期,从刚需到改善型需求是围绕住宅的升级;从住宅到文化娱乐、休闲、养老,将会是居住生活方式的升级,也是房地产下半场真正开始的时刻。

以前人人喊“买房”,饥渴的消费者“见过太多烂房子了”,逐渐地“好房子”更吃香、更保值了,社会终将会进入一个房子并不极度稀缺的阶段,除了吃穿住行,“文化、娱乐、旅游、休闲、体育,这些玩的”和“更好的教育、更好的健康、更好的养老”(孙宏斌语)成为主流需求。

早在今年7月份,孙宏斌就已在微博中回应:“总被问为什么要投资乐视合作万达,是因为我们坚信房地产业会稳定健康发展,消费升级的主力产业大文化、大旅游、大娱乐会爆发增长,是因为融创坚定看好中国经济的未来。近期我们会停缓发展,加速去化,降低负债率,确保健康安全。我们坚信,企业层面的去库存去杠杆和金融业的稳定发展,经济将迎来理性繁荣。”

近三年经济领域有两个特别明显的现象:投资人比创业者更着急把钱投出去,爆款商品越来越多。这两个现象的相通之处就是:在投资和消费领域,钱都在寻找突破口,并已经横扫了国内国外。翻看一下今年的电影票房(截至11月15日):《战狼2》56.83亿元,《羞羞的铁拳》21.93亿元,《功夫瑜伽》17.53亿元,《西游伏妖篇》16.56亿元,许多人有一个共同的感觉:对电影没啥感觉,对花掉的电影票钱也没后悔过。这就像苹果店门前聚集的一群“果粉”,他们并不在意这一代产品是否足够惊艳,他们要的只是最新一代产品——这就是消费升级的大时代,孙宏斌替融创看到的未来。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