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技术分享】第16期:手机取证之“MFSocket推送失败”解决方案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韩国小清新污漫画《同居》第23话

骚妈妈,贱妈妈

华女在加拿大名店的重口味攻击,这招有点大,洁癖者谨入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迅雷内讧升级:迅雷大数据实际控制人涉嫌利益输送|36氪首发

2017-11-29 张雨忻 36氪 36氪


迅雷称:迅雷集团与迅雷大数据公司的协议并未经过公司正常审批流程,协议中也存在多处显失公平和有损公司利益的条款。




文∣张雨忻



横空出世的玩客币、连续飙升的股价和一场突如其来的内讧,把沉寂已久的迅雷又一次拽到了公众面前。


事件要从玩客币说起。


今年9月,迅雷上线了区块链产品玩客币。这是基于玩客云智能硬件、依托云计算和区块链技术的一种数字资产,形式类似于比特币。玩客币的分配模式仅限于挖矿奖励、运营开支和创始团队激励,用户可以通过贡献矿机硬件能力、带宽流量以及存储大小来获取玩客币。


巧的是,玩客币上线时期,正当监管叫停ICO之时。随着ICO被一刀切,比特币交易所关停,玩客币成为了币圈投机者的下一个目标。玩客云摇身一变成为矿机,价格一度涨至3000元。而玩客币的价格也从最初的0.1元,最高飙升至10元左右。


整个9月,迅雷股价一直在4美元左右徘徊,而从10月17日左右开始,玩客币带来的一轮疯长行情令人猝不及防。截至11月24日,迅雷股价达到了历史最高点——27美元,足足翻了近6倍。


然而,迅雷的好景不长。


11月28日,迅雷与迅雷大数据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爆发了激烈的内斗。


当日上午11点,迅雷在官方微博发出公告,称迅雷金融等迅雷大数据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经营的业务,并非迅雷集团旗下业务,撤销其品牌和商标授权。


但迅雷大数据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在下午5点便快速予以回击,称迅雷大数据与迅雷金融均是依法注册,此外,还尤其指责了玩客币业务并未使用区块链技术,是变相ICO。


其中,迅雷大数据在声明中强调,迅雷大数据和迅雷金融,其字号名依法注册,受法律保护,不存在撤回品牌一说。并且,迅雷大数据公司和子公司迅雷金融公司是经迅雷董事会批准设立,并由迅雷投资入股的子公司,其商标使用权和流量资源,受协议保护。


而迅雷则对迅雷大数据声明中所提到的“协议”提出了异议。


就在刚才,迅雷发布声明称:迅雷大数据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已并非迅雷集团,而是迅雷集团高级副总裁、迅雷法务部负责人、政府关系负责人,也曾兼管迅雷集团行政职务的於菲。


首先,迅雷集团投资迅雷大数据公司的投资协议未经董事会批准,未经公司审批流程,协议里有多处不合理不公平之处。其次,2017年1月10日,迅雷集团公司由原定持股43.16%变为28.77%,这一过程也未经迅雷集团董事会批准,未经公司审批流程。


并且,迅雷对36氪表示:


迅雷董事会并不知晓,也未批准迅雷大数据公司及其子公司的设立。而迅雷大数据公司对迅雷及迅雷产品进行诽谤和诋毁,可能原因是因为其实际控制人——迅雷高管於菲在迅雷集团不知情的情况下倾吞上市公司的资产,涉嫌职务犯罪,意图使用故意抹黑等手段试图转移舆论视线。


以下是迅雷的最新声明:


签订明显不公平条约,原迅雷高级副总裁於菲涉嫌利益输送     


经迅雷公司内部调查,原迅雷高级副总裁於菲在任职期间,存在多项不当行为,涉嫌利益输送。 


其中包括,迅雷集团与迅雷大数据公司的协议并未经过公司正常审批流程,协议中也存在多处显失公平和有损公司利益的条款。 


迅雷集团与迅雷大数据公司的协议内容包括:迅雷的义务包含需要每天、无偿的、免费的提供3000万的迅雷UV流量给到迅雷大数据公司,按照每个UV20-30元的行业均价,3000万UV 的价值相当于6-9亿元,这意味着迅雷集团每天需要都要给迅雷大数据公司价值6亿到9亿的流量。 


与此同时,迅雷集团对迅雷大数据公司给予单方面品牌授权,授权迅雷大数据公司及其关联公司都免费的并且终身可使用迅雷公司的品牌,以迅雷名义从事任何事情,并且可以不通过迅雷的知晓、不给迅雷以董事会席位。与此同时,迅雷占股下降至28.77%,并失去董事会席位。对于上述内容,迅雷都并不知晓,也未被告知。 


需要指出的是,该不平等条款是在迅雷集团高级副总裁於菲在担任迅雷法务部负责人过程中签署。 


根据目前迅雷大数据公司的股权结构可以看出,於菲当时为迅雷集团高级副总裁兼迅雷法务负责人、迅雷政府关系负责人,却同时对迅雷大数据公司有非常大的控制权和利益关系。而根据公开资料,相关利益企业天津市相成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最大股东是於菲,於菲个人持股达到66.67%,不只如此,该合伙企业的GP天津葆光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也是於菲100%控股的企业,即天津市相成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有的30%迅雷大数据公司投票权均由於菲实际控制。

而另外一家股东企业深圳市紫米谷网络科技合伙企业的GP也是於菲百分百持股的天津葆光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即深圳市紫米谷网络科技合伙企业持有的10%迅雷大数据公司股权的投票权也由於菲掌握;另外一家天津市瑞趣科技合伙企业的股东里有疑似於菲的亲属於蕾。因此,於菲至少掌握了迅雷大数据公司40%的投票权和决策权。

值得关注的是,於菲通过明显不公平的协议获得上述归属於菲的股权,却并未在获取股权时实际履行任何出资义务,也就是说,於菲未实际支付一分钱就获得多家公司的股份和控制权。而迅雷支付1000万元以及免费3000万的迅雷UV流量和迅雷免费品牌授权,却仅仅持有28.77%的股权,而且无任何董事会席位。


目前,对于事件相关人员是否涉嫌违规操作及利益输送,迅雷表示会请相关执法、监督部门展开调查。


此外,当日晚些时候,迅雷又发布一份声明,再次声明迅雷将不再允许迅雷大数据及旗下子公司使用迅雷的品牌授权,声明如下:



推荐阅读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阅读


迅雷14年,陈磊140天:用户至上、共享计算、All in 区块链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