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年初三祝福语,初三祝福图片

48问武汉市长,请出来走两步!

谁盗取了华人的基因?谁制造了非典?

为什么隐瞒—武汉围城中的经济学

大年初三问候祝福语,送给大家!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未来精英联盟 | 回归媒体的投资人: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接近我想要的未来

2017-12-04 36氪 36氪



编者按:在新商业时代的江湖中,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曾经或是名企高管、或是名校学霸、或是科技大咖,又或是一枚在路上的诗人……因为对生活的梦想、热情,对未来的渴望、追求,他们选择了创业,凭借自己对新商业、新科技、新生活方式的独到见解打拼出了一片新天地。他们是当下社会中坚群体的代表,也是自带改变力量的未来精英代表。

为了解这个群体工作和生活之下的AB面,探寻他们对于未来生活的理解,36氪特携手北京万科翡翠公园推出“未来精英联盟”专题报道,本期我们访问的是36氪总裁冯大刚。



2016年,国内顶级的创业服务平台36氪宣布分拆媒体业务,由著名媒体人、投资人冯大刚出任媒体业务总裁。

做了5年的创业投资人之后,曾经做了10年媒体的冯大刚又重新回归到了媒体。此时的他相信,自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未来,36氪也因此拥有了自己的新slogan——“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他希望媒体边界能够更广,信息更加有用,媒体也可以像互联网一样,对它所触及的领域拥有改变的力量。在这个愿景中,自己不再是聚光灯下鸿儒商贾的陪衬和见证者,而是最直接的参与者,和那些个时代前沿的人一样,能够把自己看到的未来分享给更多人。

A面/做一家103年的媒体

乔布斯曾经说过一句话:“很高兴能分享我所看到的未来”,冯大刚把这句话写在了自己的微博上。10年前,冯大刚是一个“地道”的媒体人,作为《第一财经周刊》创始团队的一员,恰逢媒体的黄金时代。

在他和小伙伴儿们眼里,未来的世界是由商业逻辑和商业思维主导的,记者们要做的是接近这些站在商业世界前沿的人,并分享他们所看到的未来。

 “我毕生在追求的就是影响力,我觉得这个行业有非常强的力量,可以影响很多人。我一直说,我不是为了客户来做新闻的,我是为了影响力来做新闻的。”

为了能拥有足够的影响力,只有更接近消息的源头。但在不断与那些塔尖人群对话的过程中,冯大刚忽然发现了一个关于未来的真相:未来只是一部分人的未来。

同时发现的还有巨大的身份反差。“做到媒体高层之后,经常会有跟企业高管在论坛上对话的时候,表面看起来是平等的,但企业家的财富是媒体人的1000倍。两个人财富差这么多,实际上是不可能平等对话的。这就是媒体的本质,我已经做到高层了,但我不还是站在聚光灯下那些人的身边,给别人鼓掌的人吗?” 天蝎座的冯大刚说,“我不想一直做给别人鼓掌的人。”

与此同时,他所崇信的商业力量,也开始逐渐瓦解传统新闻业的固有生态。2008年以后,受传统经济下滑的影响,传统媒体行业的广告额开始大幅下降,同时也拉开了媒体人转行的大幕。行业变迁下,冯大刚开始思考自己未来的职业路径。

在他眼里,“世界上最好的工作”有两个:一个是自己曾经从事的职业——记者,每天可以跟不同的人聊天,不会局限于一个狭窄的领域,能看到别人的世界和思想,而且“还不用付费”(知识付费时代即将到来);另一个是投资人,背后站着强大的资本,拥有影响别人发展轨迹的力量,见到不同的创业者,“也是每天跟人聊天”。

“相比其它,这两份工作会逼迫我去更广泛接触和思考、做出判断并很快看到它如何让世界改变了一点,我会觉得这就像是工作在天堂里。”2012年,冯大刚放下了最后的纠结,去职《第一财经周刊》助理总编辑,投身经纬中国,做起第二种“世界上最好的工作”。

从媒体人转型投资人,冯大刚觉得,劳累不是最难的,难的是找到项目。“我意识到,原来媒体对投资行业那么重要”,也是从那时他开始接触36氪——那个当时看起来并不起眼的科技创投媒体。

“用户是会改变的。”冯大刚认为,“只要你事先站在了未来的跑道上,你可能什么都不用做,他就会变成你的用户。”

“人人都想知道未来在哪里,未来是什么样子,自己能不能创造未来。“

在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时代,都不能想象有这样一群人,进到咖啡馆里,至少会有一桌在讨论他们的项目,大学生中有70%以上的人把创业和投资作为自己的第一职业选择,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马化腾,但人人都知道马化腾在做什么、在看什么,并想跟他做一样的事。

“独角兽”、“颠覆”、“上市”、“生态”、“再造”……在投资人眼里,这就是一个商业乱世。以前大家理解的百年老店,需要好几代人的努力。但现在一个快速成长的公司,从创业到三四百亿美元估值也就只用三年时间就可以做到,其背后是科技和金融两种力量的推动。

“这个力量太大了”,冯大刚说,“没有以互联网为代表的科技和以投资为代表的金融这两种力量的强烈支持,这些商业神话是不可能出现的,而且这样的现象越来越多。所以,这也促使36氪去做相应的升级,将关注对象的边界扩展到以这两种力量驱动为特征的新商业领域。”

在冯大刚所看到的未来中,目前大概已占中国GDP20%以上的新商业经济,将来会上升到50%以上。因此,他加入36氪之后,提出了两个重要方向:一是“让一部分人看到未来”,跟随投资人的需求寻找新经济的风向;另一个则是36氪的新商业战略,跟随经济大趋势,布局未来。

“我们已经从对新闻、信息的不温饱时代走过去了,进入到内容升级时期,媒体需要深刻理解这个时代用户的需求。” 重回媒体后的冯大刚并不准备延续过去的老路。在他眼前有一幅图景,即将搬迁到的新办公室内会有一面墙,墙的一面写着“媒体的内核永远不变”,另一面则写着“媒体的边界一直在拓展”。

他希望从媒体去看未来,以媒体的身份去成为那一部分把未来改变成自己想象样子的人。

2017MTA天漠音乐节

“媒体实际上连接很多东西,我想探索媒体的边界在哪儿。”2017年,36氪举办了天漠音乐节和互联网粉丝节,把原来只在线上的、只有模糊画像的用户拉到了眼前,也让冯大刚看到了更多媒体可以扩展的边界。

“我们要成为一家103年的媒体公司,前三年成为最好的内容生产和组织者,后面100年,成为中国最好的商业媒体集团和最好的一级市场服务提供者。”这是在很多场合,冯大刚都会提到的媒体理想。

B面/下班之后

如果按照世界二分论,个人世界的构成可以分为工作和生活。人也可以进行二分,冯大刚把人分为两种:一种人追求更加个人化的目标,更自由的空间,更多的自我空间,这部分人多达99%;另一部分人,不管在什么时代,都在引领时代、付出努力,去改变现状,他们不会刻意去享受生活,永远在忙碌。

冯大刚说,自己是第二种人。平均每天工作超过12个小时,晚上加班到10点多,11点多吃完饭,12点睡觉,早上起来又开始新一天的工作,这就是他的24小时。每天两顿饭,吃不多的东西就可以维持旺盛的精力。

普通人会被各种力量裹挟,被各种风景引诱,随而迷茫、劳累、左右冲突、为难,但冯大刚会及时把自己拉回到面对目标的位置上。

偶尔有时间的时候,他喜欢看书、摄影、踢足球和玩德州扑克。喜欢看历史,是因为“历史只不过是真实的故事,看真实的故事比虚假的故事收获大一点。”喜欢玩德州扑克,是因为“德州教给我太多东西,甚至可以跟前面三十年的阅读相比”。 他享受打德州时跟朋友聊天的放松,更喜欢在输赢中更真切地了解自己的性格。在他的视野里,牌局是一场综合技巧和运气的博弈。虽然技巧只能决定输赢的10%,但他愿意为此付出100%的努力,并且用好的心态接受运气其他的安排。对他来说,输赢并不特别重要,更重要的是是否坚持了自己的打法和纪律,“坚持纪律带来的胜利是最快乐的,那种别人认为你是在赌运气,只有你自己知道这其实是概率,那种感觉太棒了。而违反纪律带来的胜利只会让人觉得沮丧,说明自己控制不了自己。”

生活方式就像转轮,在日复一日的紧张中,天蝎座的他绝大部分内容都带有明确的目标,内心并不是没有一点点矛盾,但是不会被矛盾所影响。他觉得好奇心是一种今天被很多人高估的东西,相比之下,把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做到最好的那种意愿、那种对某些信念的责任感或许更强烈、更能持久。

如果把社会看作一个庞大的机器,将来会通过工作赚钱的人会越来越少,因为财富将越来越集中,机器的出现也让人们的整体工作时间下降,享受生活的人会越来越多,但冯大刚希望把自己永远留在那部分乐于工作的人群中。


 “重新回归媒体之后,生活发生了太大的变化。创业者的工作比投资人忙多了,工作强度是以前的三倍,最初的两三个月我瘦了大概20斤。”冯大刚说。在回归媒体的一年多时间里,他再没有去旅游过,删除了手机和电脑里所有游戏(以前他是一个半职业游戏选手),也很难得在周末看看书和电影。偶尔和投资圈老朋友聚在一起打德州扑克,一边交流行业八卦的欢闹时刻,成为为数不多的娱乐。“如果能有一个地方,既能亲近自然,又能有一些志趣相投的朋友们住在附近,那将是不错的选择。”

偶尔闲暇的时光里,冯大刚会下厨烧上几个菜,比如红烧肉、红烧排骨。厨艺方面,他号称“善于红烧一切”以及做出“有灵气的红烧肉”,在厨房的烟火和每一次随机的调味创意里,他会感到难得的放松。

他理想的居住生活,一定有宽敞开放的厨房,有早上会有阳光的书房,有世界上最舒服的沙发和很多藏酒的影音室,有能打开的窗户,窗外是自己家的草地,草地上自由奔跑的狗、树上的猫和一匹在木栅栏边上吃草的马。

他告诉我们,加入36氪一年多以来,自己感觉最幸福的有两个时刻:一是去年10月生日收到众多同事温暖的祝福,看到真人版“如花”从大纸箱中跳出那一刻,他甚至激动地在对方脸上亲了一口;另一个便是今年9月36氪主办的互联网粉丝节上,他没给自己安排任务,只是拿着一把扇子、像个小店老板一样到处晃悠,在2万多人里,第一次看到了那么多用户非常具象的笑脸。“我们是一个线上的媒体,但是能在线下给那么多人带来这么多快乐,我真的觉得特别幸福。”冯大刚说。

冯大刚在首届互联网粉丝节上

“我们赚钱不是为了实现理想吗?理想之后又有更大的理想,要不然你会空虚。”冯大刚说话时总是带着笑,“我曾经在朋友圈写过,我最大的责任心是对媒体行业的坚持,媒体作为一个行业不但不能衰落,还应该越做越好。将来要是钱很多的话,我就去做一支基金,这个基金不是用来投资的,是用来每年变成媒体行业的诺贝尔奖,奖励这一年为媒体行业的发展做出了特别卓越贡献的人”,他很快又开玩笑说:“比如未来某一天的我自己。”

另外还想做什么呢?“那可能是一支专门救助流浪动物的基金,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流浪猫狗俱欢颜”,这两件事做成了,他会觉得这一生就有意义了。 

未来精英联盟问答时间

36氪:您觉得未来是什么?

冯大刚:未来是少数人能看到的趋势和能实现的想法。科技是什么,就是我们设想未来的人的生活方式。比如我们说未来的出行方案应该是无人驾驶,但未来真的一定是无人驾驶的吗?没有人知道。只是有一部分人觉得,未来就应该是无人驾驶的,他就开始去开发无人驾驶,可能未来就真的变成这样了。

36氪:您觉得精英是什么?

冯大刚:精英就是能够看到未来的人。能看到未来这个能力太重要了,无论是做媒体还是做投资都是这样,本质上赌的是你对未来的看法跟别人不一样,你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并且能把自己想的东西实现出来。

36氪和北京万科联合推出的未来精英联盟,就是为了能把一部分能看到未来的人链接在一起,在聚光灯下,发挥拉近未来的力量,让每一步都离未来更近。

36氪:您觉得未来精英的理想生活方式是怎样的?

冯大刚:刚才说过房子和马了,再说说阅读吧。在我想象中,至少未来精英最佳的阅读场景应该是:在一个阳光灿烂的美式别墅里,一边享受自己喜欢的早餐,一边打开自己最认可的那个品牌媒体,只通过15-20分钟阅读,就能知道今天这个世界的经济、社会乃至文化、体育是什么样子的,而不是在海量的信息当中迷失——坐在马桶上四五十分钟,一遍一遍刷手机,那个肯定不是好的未来对吧?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