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数据下真实的中国:10亿人没坐过飞机,5亿人用不起马桶

全国怒了!这事必须严查!

夜市丨今晚,就别再让女朋友装高潮了

高晓松讲美国生活成本!和想象中差多了!

香港这座城市还有救吗?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理想那么沉,你是不是还背在身上

2017-12-15 36氪 36氪 36氪


北京,这座3000多年历史,2000多万人口,1.6万平方公里的城市,就这样,开始了自己的一天。



清晨7点,

西二旗加班到凌晨的码农尚在酣睡;租住在东五环外的小白领已经开始梳洗打扮,如何在抵达CBD明晃晃的写字楼时依然保持一脸精致的妆容,是每天的头等考验;陶然亭的大爷们已经提着鸟遛了两圈,商量着回家时可以顺便买些早点;宋家庄,5号线的首班车已经发出去两个小时,地铁里人流开始涌动,但始发站的优势让人们看起来从容许多,上得去车、又有座,人生赢家的既视感。

北京,这座3000多年历史,2000多万人口,1.6万平方公里的城市,就这样,开始了自己的一天。

日复一日。

交通广播里播放着听不懂的拥堵指数,直到主持人说,东二、三、四环都是严重拥堵的路段……至于天气指数和洗车指数,只要参照能否看清楚10米外的车牌号就可以判断。

知乎上有人提问,如何不吹牛地形容北京到底有多大?

“我在北京东五环外住,西四环外上班。每天通勤单程1.5小时/40KM,往返3小时/80KM。一年有250天的有效工作日,在地铁路上用时750小时/20000KM。

750个小时是什么概念呢?我每年12个月,有1整个月是在地铁上度过的。我的人生有1/12在地铁里。 

每年坐地铁走20000KM可以从北京到达地球另一端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可以往返英国伦敦。两年就可以绕地球一圈。

不知道是北京太大了还是地球太小了,还是我TM太苦B了。”

一名做房地产策划的朋友,工作地点在某豪宅项目区。当半夜走出办公室时,发了一条朋友圈。

“那些住5000万房子的人们已经安睡,租5000块房子的人终于下班了。”

 前两天,36氪举办的“wise——2017新商业大会”,吸引了近万人参加,除了互联网界、创投界的各类精英新贵,还有很多拎着行李箱赶来的观众,当屏幕上出现任何关于趋势、数据的分析时,人们都纷纷掏出手机拍照,在这个机器都在深度学习的时代,每个人都担心自己被抛下。 

有专家列出了未来最有可能被人工智能取代的职业,排名第一是“速记”,坐下台下的速记小哥一脸茫然,这些从外地来京的孩子,培训一年后方能出师,3个小时收入近千元。这样一份看似有技术含量、又收入颇丰的行业,是不是会第一个被机器取代? 

列表上还有些我们曾以为是“金领”的行业,比如翻译、演员、歌手、广告人……

咪蒙说,谁不是一边在努力,一边想放弃?

她最近也在开设付费阅读课程,声称三年不加薪50%全额退款,那如果三年后失业了,是不是会加倍赔付?

我们拼命地学习、打拼,构筑自己的护城河,然后,把自己打败。

如果有焦虑指数,相信北京可以排第一。

这个城市太大了,大到可以承载每个人的梦想,也让每个人都那么微不足道。

让人和人之间,可以近到摩肩擦踵,也可以远到咫尺天涯。

有多久没有和家人好好说一次话。

隔壁邻居已经换了三家,还只是点头之交。

说好的陪爸妈去做检查,但自己的体检单都要放过期。

孩子最近一直在咳嗽,没什么好办法。

想去个没有雾霾的城市。

面朝大海或回到老家。

也知道时间是一去就不回头的东西。

知道有时候说“理想”,就像是个笑话……

李开复在病愈复出后,曾经出版过一本书《向死而生:我修的死亡学分》,也许只有这样的经历才能让人大彻大悟。他说,他修得的四个学分,分别是:回归健康的生活方式;家人是最珍贵的“宝藏”,要多真诚不敷衍地陪伴家人;作为企业家要懂得放权;名利的追求要顺其自然。 

而知名学者梁文道则直言:我被困在房子里!一边是家里,一边是工作室。还有一天最宝贵的3小时,在路上。 

新闻上说,通州区北京城市副中心12月20日将正式启用,中共北京市委、市人大、市政协“三套班子”都将在年底前率先完成搬迁工作。市政府机关将在未来分两次完成,预料总体带动40万人“东迁”。

 而北京市的新总规,也描绘了2035年之前,我们的生活画卷:

城市越来越绿,水越来越清;

加强各类创新,促进科技发展;

交通不再拥堵,教育越发公平;

住房有所保障,缩短通勤时间;

各区都有高等院校和三甲医院;

……

到2020年,一刻钟社区服务圈覆盖城区,2035年,实现城乡社区全覆盖。

这一刻钟的社区服务圈,或许就是梁文道所说的“中国理想的家园”——应该是从汽车的禁锢里走出来,在1公里范围内,以步行的方式获得一切生活所需。

或许,在北京这1.6万平方公里的城市理想实现之前,我们可以先实现1平方公里的城市理想。

在步行15分钟内,不仅有公园、会所、林荫漫步道这些社区元素,同时配套幼儿园、医院、中小学校、养老公建。

在室内,则从“温度、湿度、空气、阳光、噪音、水”六大基本生命元素出发,打造恒温、恒湿、恒氧的环境,而空间的设计上,则更多的考虑到家庭关系的尺度,从生活方式上满足家庭成员所需。

北京金茂府,为自己设计了“1平方公里的城市理想”这一slogan,也在为自己的理想付诸前所未有的努力。

将不同业态空间组合在一起,看似简单,实际上并不容易,因为住宅、商场、道路、医院、公园、学校等等,都有不同的行业标准,不同的主管单位。

道路绿化的主管部门是市政园林。北京金茂府想建一条高标准的路,自己出钱、自己设计、找施工队建设,但市政园林需要考察,如绿化的设计标准是什么?谁是设计师?施工单位怎么选择?他们是责任单位,建设和维护的本职工作还应该市政来做。 

最后的决定是:由北京金茂府提供道路和绿化设计方案、费用,市政园林负责施工。北京金茂府最终为这一项多付出成本500余万元。

学校引进也碰到了相同的问题。北京金茂府为了配合政府引进优质的教育资源,主动配合调增教育用地的建造标准,从规划到建筑设计均进行全面的提升,仅这项成本又多投入了3000余万元。

在房屋售价无法自行确定的大前提下,一个项目为“理想”付出的代价,和我们每一个人为理想付出的代价一样,值得尊重。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