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人生开挂的人,都有窄门思维

透图哥|王林清的最新消息:一封举报信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信息量巨大!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9年年会发言(完整版)

常州,遇到了点麻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长江后浪推前浪,金星永远在浪尖上

2015-06-19 黄佟佟 南都周刊 南都周刊
“金姐我三十岁之前靠腿,三十岁之后靠嘴。”金星带着骄傲评点自己的运势,最重要的是“舞蹈与变性”这两个话题已然在她身上慢慢隐退,她人生最新的话题显然是更适合这个时代的“毒舌女王”。


主笔_黄佟佟(微信公号蓝小姐和黄小姐ID:misslanmisshuang) 上海报道

摄影_孙炯




十点的时候,金星还没有到。


年轻的导播一边和金星的阿姨粉丝们插科打诨活跃着气氛,一边在冰冷的摄影棚里一遍遍地让观众们练习拍手欢呼,“呆会儿金姐来,你们要给她展示最热烈的掌声”。“金姐”是灿星打造的这个脱口秀节目里出现频率最高的词,一是因为脱口秀原本就是用她的名字命名,二是因为她在节目里不断自称“金姐”,这名字让她顿时有了一点上海姆妈般的亲切和接地气。


事实上,金星在上海已经呆了15年,她现在有一家以她名字命名的现代舞蹈团,三个孩子的妈妈,一个德国男人的老婆,过着再正常不过的上海女人的生活,谁也不知道金星为什么选择上海,但谁都觉得上海最适合她,一个一辈子誓要做出挑女人的女人难道不应该生活在这座出了名善待女性栽满绿色法国梧桐树的荫凉城市么?


2015年,更直白更个人化的“金星秀”正式登陆东方卫视,火速霸占了周三晚上十点档的全国收视冠军。“金姐我三十岁之前靠腿,三十岁之后靠嘴。”金星带点骄傲评点自己的运势,最重要的是“舞蹈与变性”这两个话题已然在她身上慢慢隐退,她人生最新的话题显然是更适合这个时代的“毒舌女王”。


见“毒舌女王”还是有点害怕的,但金星真人还真不算“毒舌”,她在7℃的天气里穿着一袭薄薄旗袍摇曳着走进摄影棚,冲几个熟络粉丝打打招呼,飞快地进入录制状态,一节又一节,快速而迅捷地完成工作,没有多余的话,并且也不喜欢多余的话,像一台精确运转的机器。她的助理说她凡事不喜欢假手于人,这么多年,无论到哪里,她都要自己开车,因为“金姐喜欢自己掌控的感觉”,她比电视上看着要温和平静得多,并没有那些怒目而视或者指着鼻子骂人的习惯,没录好就伸伸舌头向观众说对不起,只需要一秒钟就进入拍照状态,也只需要一秒钟就能进入聊天的状态,化着浓妆的大眼睛扫过来时,确有几分冷峻。


金星当然是很有魅力的,这不光因为她说真话,更因为她一言一行皆比女人还女人。上节目她穿着自己在长乐路定做的贴身旗袍,下节目她穿烟灰色贴身卡腰上装,细细的斜纹是深蓝色的,再配一条卡其色的长裤,十分名媛,粗高跟鞋,走路如风摆柳,坐下姿态如松,总是挺挺的,绷着一股子劲,细看可以见到修长小腿上的条状肌肉,那是长年练舞给她的线条,无论脚怎么摆,脚弓永远是绷得直直的。


“我觉得做女人就得干净利索,别一副懒相,这是我跟我妈学的。”金星出身传统的朝鲜家庭,朝鲜族最讲究儒家礼仪,饭桌上母亲得伺候父亲吃饭,永远的男尊女卑,金星把这一套理论复制到了她的家里,虽然她现在住的锦江饭店总统套房门上悬着的黑匾上大大的两个字是“金府”,但她待她的德国老公汉斯仍然像昔日母亲待父亲一般举案齐眉,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她一心经管家庭,教育儿女更是一言九鼎,“男孩要有男孩样,女孩子要有女孩样”,录节目时,她带着她的二女儿,女儿被她教得异常温柔贤淑,静默得如同古代的女孩。所谓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是金星秉持的女儿经,“女孩就得这样,女孩就要有眼力界儿。”


也许正因为有眼力界,这么多年,金星攒下了好人缘,名利场上的是是非非,她看得透透的,蜂拥而至的电视真人秀时代给了金星更广大的舞台,她的至真至情让她在娱乐圈里显得比别人更真实更洒脱,以至于在普通女艺人不可能不沉寂的奔五年纪里她反而愈发火了,“算命先生说了,我的好日子刚刚开始。”她抿着嘴嘻嘻地笑。


“生活对我太好了。”也许正因为此,金星愈来愈成为一个“好女人”的代表,她会在节目里安慰那些被老公劈腿的大婆,要她们“守得云开见月明”,也会在节目里斥责那些不懂事的扑上来抢老公的小狐狸精给“老娘滚得远远的”,也会语重心长地教育那些永远也长不大的男人:“还是原配靠得住!”更会在节目痛心疾首地规劝那些吸毒失恋闹出各种妖蛾子的同行,“别散黄了喽!绷住喽!你自己到底是谁你不清楚吗,该不该你红你不清楚吗?凭什么老你红啊?对吧?这个要弄清楚的。”


南都周刊对话金星




南都周刊:做了中国有史以来第一个女性的脱口秀,压力大吗?


金星:没有压力,因为没有参照系,你说我跳舞跳不好吧,我还有点压力,但我做电视没有压力,因为是副业。


南都周刊:我有很多同志朋友,我觉得他们说话挺刻薄的,可是我发现你说话不刻薄。


金星:他们实际上是用刻薄来保护自己,把最锋利的部分亮给你,你不要来碰我。但我不是,我没有那么容易感到受伤害。我从小就阳光明媚,我觉得老天爷把我生错了,这不是我的错,也不是我爹妈的错。那怎么办呢?没机会我也认命了,有机会咱就调整啊,就这么点事儿。


南都周刊:你一点没有为你的错位而痛苦过么?我采访过一个易性者她说每天洗澡的时候看到自己的乳房就特别恨。


金星:对,我理解,但我没有。我从小特别清楚我是女孩子,我是男孩是暂时的,这上面我是单纯极了,28岁前我连碰都没碰过女孩,除了在一起跳舞,那全是姐们,我很感谢我的职业舞蹈平衡了我很多。因为舞蹈,我爱我的身体,这个身体给我塑造这么漂亮的语言,我干吗恨我的身体啊,但我知道,这个身体是不准确的,还可以调整,所以我不纠结。命好,我说我就是被上帝保佑的宠儿,没有像他们一样吃那么多苦。



南都周刊:遇上巨大的挑战,有些人会觉得why me?


金星:会有这个过程,“why me(为什么是我?)”,后来“yes,thank you(是的,谢谢你)”。我觉得上天塑造了一个特殊的金星,必须给你一个特殊的经历,你能承受得了,你能悟道,你能跨越过去,你的特殊就有价值。现在我做脱口秀做得太高兴了,这多大的经历啊,你想从书本上学,学不到的。男人世界,女人世界,中国金星五百年出一个,不可能出第二个,这是太好的经历,所以我特别感谢上帝。我以前觉得为什么选择我?为什么不让我是个女孩?我慢慢相信这个道理总有一天会告诉我的。我唯有把我自己保持在最好的状态,寻找这个道理,我才有勇气做这个选择,这一切都是为了成就你。


这个世界缺了谁都照样转,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南都周刊:在这个圈子里这么多年,你对名气怎么看?


金星:我最想说的就是,这个世界缺了谁都照样转,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别人把你当回事是个好事,而且,给你空间舞台的时候,充分表现。不给你也没什么,就过自己的日子。


南都周刊:你看过那么多明星背后的事情,会不会觉得名气这个东西其实它很邪恶?


金星:是的。


南都周刊:它能够裹挟人,能够毁灭人。


金星:对啊,而且它有障眼法,但是很多人生活在障碍法当中,有的时候谎话说三遍都成真理了。唯独能够检验这个真和假和有无价值的东西就是时间。时间是一块试金石也好,一把锋利的刀也好,就可以看出这个人到底有没有实力,到底有没有层次,到底有多少斤两,时间会告诉你。


南都周刊:你打算在这个时间上呆多久?


金星:我不知道,反正任何时候都有弄潮儿。长江后浪推前浪,但是金星永远在浪尖上。


南都周刊:在浪尖上好累哦,得绷着。


金星:不累啊,我看的风景不一样啊。你累的时候,给你看到的风景能一样吗?我在浪里淘沙,当然苦兮兮的,推上浪的时候,肯定是需要很多的力量,很多的付出,但是你在浪尖上的时候,你看的风景不一样啊。


女人太有才是好事,也不是好事



(金星老师的魔性表演)


南都周刊:你对一些问题的看法太通透,但另外一方面在情感上我觉得你奉行的是一套大奶人生哲学,婚姻保卫者。


金星:我是很传统的。


南都周刊:男尊女卑?


金星:对,男尊女卑有它的道理,在这一块土壤上它有它存在的道理。现在我们来跟西方比较,这个不对,那个不对,但是它存在这么多年,它有它的道理和价值观,它潜移默化在我身体里面存在的,我为什么要否定它?我只是客观地把它更准确地释放出来。别人说,你做现代舞,又有这么大的行为艺术,是不是自己什么都无所谓的?没有。我老说我特别传统,我的价值观就包括女孩子不能多说话。


南都周刊:养在深闺。


金星:对,大门不出、二门不进的,我觉得挺有道理的。


南都周刊:有什么道理呢?


金星:我觉得女孩儿,因为她在青春期有很多东西让她烦躁,大人要保护好她,花儿开得早,谢得也早。我很传统。别人不赞同也没关系,但是我挺遵守这个东西。我们家是对女孩儿管教更严。女人要学的东西太多了,因为这是男权社会,女人有眼力界儿,通情达理,各个方面你日子才都好过,别反应迟钝。女人一定要有那种能够让人就觉得这个女人很有妇道,就好过一点,你不要跟男人争高低。争高低有什么用?那是带你玩一玩。


南都周刊:其实如果你意识到这是一个男权社会,那你为什么还要一心做女人呢,那做男人不是更好。


金星:但那不是我呀。我是性格使然,我特别想如果嫁一个老公能养活我的话挺好的,我可以相夫教子,做太太我做得好着呢,我不想做明星。有朋友说,金星,给你放到舞台上,你释放自己的光芒。但是一下来,我是特别想隐身的一个人,我的霸气全在舞台上。


南都周刊:那你对人品或者性格有什么要求?


金星:我觉得男人、女人都要善良,能力大小是另外一回事。当然,有才能的男人或者女人都很有魅力。女人太有才是好事,也不是好事。


南都周刊:女子无才便是德是吗?


金星:对啊,会把自己孤立起来。因为在社会中,女人有才很难得,当你有才时特别珍惜,当然了,外面不听你的时候,你更加爱惜自己,这个时候也会自己孤立起来。所以怎么把女人的才华摊开了,别成一个窄面,把它摊开了。



就是女人低调,把自己的才华张开,包住所有东西,把你的才华变成你的大气和包容,这个才华更有质感。如果只想变成一个很锋利的东西,最后愁的还是自己。所以女人还是要沉下来,千万别跟男人争。都知道这帮男人不如你,我比你们都强,但我还是在推你,因为这个游戏规则是你们定的。


南都周刊:所以你就服从?


金星:对,服从。当然,服从你,我可以改变你们,影响你们,当你们意识到了我在帮你们的时候,好了,那就继续往前走,不会跟你争风头的。


世界上没什么不公平的,把持自己就可以了


南都周刊:每个人都说,哎呀看金星说话太爽了。


金星:所以我就把实话说出来,咱们在真理面前,在事实面前,把个人全抛开,把身份地位全抛开,咱们就事论事,这是我最有魅力的地方,别人不敢,我敢。我没说我完全正确,我也有错误的时候,但是你说服我,没有问题,一点不伤任何感情,人说得确实在理啊。


南都周刊:你是强者理论,就是不跟残酷的世界哭诉,做就是了。


金星:对。所以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没什么不公平的,把持自己就可以了,我不想做任何一个群体的代言人,我只想做我自己。但如果我间接地影响到了,给他们一个榜样也挺好的。


南都周刊:怎么样融入社会?常常有人会说你不男不女。在同志圈里,我觉得他们花了大部分精力去对抗这种歧视和整个社会的不公平。


金星:对,我能体会到。我觉得要更自然一点,自然的存在,把你最舒服的状态放在这里,你不要刻意夸张地告诉别人自己与众不同。我也很张扬,但是平时生活里我不是张扬的。现在很多小gay恨不得贴二百个标签告诉别人我是gay,你在party里可以,但是在生活当中没有必要。


南都周刊:其实你不是说你没有愤怒,你是把这种愤怒都放在艺术里面。


金星:而且我的愤怒会转化成一种表达方式,貌似我说话很狠,其实我是刀子嘴豆腐心,但是愤怒最后转化成善良的时候,它比任何东西都有力量。



(点击视频观看金星毒舌点评中国离婚率为什么这么高)




本文选自南都周刊第849期封面报道,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本文微信有删节,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购买杂志即可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