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15元吃住,30元买性服务”:在中国最堕落的地方,年轻人集体等死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何新共济会资料:国内建筑暗藏共济会符号

楼市下跌后,各路妖魔鬼怪都出来了

真人漫画||《家有色鬼》10话-大结局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陈升是如何写出《北京一夜》的? | 音乐故事

2016-05-13 黄不会 南都周刊 南都周刊

百花胡同里那些漂亮的灵魂,在胡同深处体贴又温柔地讪笑着。那样的夜里,没有人不是动了真情,也留下了许多的真情。


作者|黄不会



百花深处胡同


我一直觉得,一首歌的歌词写出来是有高下之分的。最低级的是谈技巧。填词的技巧,叙事的技巧。起承转合赋比兴,好词人对这些技巧熟稔于胸,一首歌有时候堪比一部精彩的小小说;技巧都好的话,就是谈情了。所有的技巧都是服务于情感。感情越真挚,则越易打动人。像李宗盛的《给自己的歌》,说来都是大白话,可是偏偏那么动人。最高级的词,就是谈意了。就是最顶尖的的词人,歌词在意境上有所建树的也只有寥寥数十首。大概是由于,这种意境往往是机缘巧合等等多方面的化学反应。心境不到,际遇不到,就写不出这样一首歌。而写完这首歌,再想写第二首,也就再难了。这就好比是王羲之写《兰亭序》,酒醉的时候一气呵成,再醒的时候就写不出了。


今天要说的这首歌,就是这样一首在机缘巧合下写就的歌。



1992年的陈升来到北京,想录首歌。可是一连几天也一个字都写不出来。终于有一天,陈升失去了耐心,和录音棚的门房老爹道别,准备去喝最后一场酒,然后就与北京阔别。带着一个字也写不出的遗憾回到南方。而在录音棚的深处,是一个叫百花深处的胡同,传言这原来是一个王爷府,里面开满了很多花。


就这样,酒过三巡的陈升,想着这些事儿,用闽南语哼着:我哪帖北京,我哪帖北京?一边哼着,一边走进胡同深处。我哪帖北京,听起来就好像“one night in beijing”,下一句的“我留下许多情.....”迎着幽暗的胡同,走着路。似乎胡同深处有什么东西在帮着陈升。他灵感大爆发,回到录音棚,就用了个把小时就录完了整首歌。


陈升后来就感慨,这是老天送他的一首歌。那些在百花深处里活泼过的魂灵,都被微醺的他,在北京冬天的雪夜里写了下来。而这一切原本就是一闪念的灵感。他自己也在文章里感慨:百花胡同里那些漂亮的灵魂,在胡同深处体贴又温柔地讪笑着。那样的夜里,没有人不是动了真情,也留下了许多的真情。


生活里的许多灵感就是这样,转瞬即逝,只是还好,陈升在几十年前的那个晚上,捉住了这个灵感。这才有了我们的《北京一夜》。这样一首歌,再让陈升写一次,我怕他也是写不出来了。很多时候就是这样,有些东西,殆天授,非人力可为。


陈升的很多歌也都是这样。很难说有什么精致的调子,更不用说唱功什么的。甚至许多时候,他的歌都是走调的。之前听人说陈升唱歌之前,经常是喝了酒才去唱的。


这也就说到了陈升这个人。不喜欢他歌的人,往往会听不下去。而喜欢他的歌的人往往会爱死了他的人。他的歌也像酒,越听越醉人。之前有人把他和李宗盛放在一起比较。但是我觉得,相较于李宗盛,陈升身上有种接着地气的亲切与诚恳。他就好似你身边那个爱喝酒爱哼哼的大叔,坐在马路边的牙子上,一口酒一口往事地和你谈人生。烟火气十足。当你听够了,招呼老板再来一瓶的时候,回过头看街边,却是朦朦胧胧的灯红与酒绿。


南都周刊微信最新栏目「音乐故事」上线,每一首歌都有一个故事。
欢迎投稿,信箱:ndzkmusic@163.com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