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我们走进响水爆炸核心区,看到这些……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如何化解镇江天量债务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刘瑜:我喜爱的十家淘宝店(长文慎入)

2016-07-01 刘瑜 南都周刊 南都周刊

作者|刘瑜

清华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

曾任英国剑桥大学政治与国际问题研究系讲师

著有《民主的细节》、《送你一颗子弹》、《观念的水位》等作品



今年年初,淘宝推出一个功能,可以查询自己在整个淘宝史上总共花了多少钱。我有一个微信朋友群,里面的朋友纷纷晒出自己的“成绩单”,有花了9万多,“超越全国98.12%剁手党”的,有花了7万多,“超越全国97.28%剁手党”的……我也兴致勃勃地去查询,准备也向朋友们汇报一下。但是,当我打开淘宝查询的页面,瞬间有种九个太阳同时升空的亮瞎眼感……后来,我默默关掉了那个朋友群对话框。

当然我有我的自我辩护。我家除了小孩,什么都是淘宝上买的!小到鱼虾禽肉,大到家具装修材料,全都淘宝解决。这么说吧,我家阿姨一半的工作量来自于收快递、拆快递,所以,亮瞎眼的成绩也是情有可原。

        作为一个肝脑涂地的淘宝狂,我当然积攒了大量宝贵的淘宝购物经(jiao)验(xun)。现在分享一下我比较喜爱的十家淘宝店。这些店铺未必是我心目中最好最酷的店铺,而是在我的经济承受力范围内的、同时又由于机缘巧合而撞上的店铺。



家居公设

为一个政治学学者,我毕生最大的理想是成为一个好的室内设计师。我的淘宝收藏夹里最大的类别不是衣服鞋包或者化妆品,而是家具家居类物品,前者和后者的比例可能是1:10。由于一个人漫长的一生中通常只有一两套房子需要装修,为了遏制自己提着榔头冲到别人家里的冲动,我把自己的一腔装修抱负化作了逛家居店铺、收藏家居产品的热情。

        家居公设是北京的一个家具店铺,我家2011-12年左右装修的时候,从这里买了好些家具。那时候淘宝上还不像现在,有这么多家具店铺选择。而且我还要求家具有设计感、价格不能太贵、能够定制尺寸、发货地是北京地区(这一点事后证明是不必要的自我限制),最后我发现只有三、四家店铺满足我的要求,家居公设是其中一家。

        我最中意家居公设的地方,是它的家具提供很多明亮的颜色选项。和大多数文艺女青年略有不同,我不是特别喜欢那种性冷淡的原木色家装风格。作为视觉调剂,原木家具也许给一个家画龙点睛,但是整整一屋子原木家具让我觉得呆板沉闷。简洁的设计加明亮的颜色,是我的偏爱,而这正是家居公设所提供的。我从它家买的一个红色衣柜,至今每次在家看到,仍有怦然心动感。还有一套白色加木色的定制尺寸组合书架,应该也是会留到海枯石烂。遗憾的是,我为写这篇文章去查,发现它家东西的品种竟然越做越少了,以前我买的柜子、桌子、沙发全都下架了,

        当然,这家店铺的缺点是它的家具不是实木的——至少在很多人看来是缺点。实木贴皮,加上定制色刷漆,材料环保方面我不敢保证是最好的(没有测过)。不过,对于一个连买电脑都以“长得好看”为唯一标准的我来说,一切颜值之外的讨论都属于so what的范围。


摆设Asianart

然对家具,我喜欢明亮、简洁、直线感,但同时也觉得,家里如果有一些东方风格的、复古的东西作为点缀,可以软化整个家里的氛围,给现代感的家增加一个时间的维度,否则我家看上去会像一个随时将要起飞的宇宙飞船。因此,我也买了一些中式家具家饰,这些中式的东西,我主要都是从“摆设Asianart”这家店铺买的。

“摆设Asianart”是那种“哪怕什么也不买、我也想时不时去看看”的店铺。它卖各种带中式风格的家具、挂画、花瓶小饰品——确切地说,是中式风格减去它的繁复。其物件的特点,就是可有可无但是让人心驰神往。从它家买的各种东西中,我最喜欢的是一个做旧的蓝色柜子,我家用来当茶水柜。这个柜子如此典雅,以至于拿它来当一个“真的”家具,都让人有点罪恶感,似乎它应该被放在博物馆,供人欣赏观望。


仟象映画

为买不起真正的手绘油画(我疑心这是一件好事),所以我家的墙上挂画,除了我从英国带回来几幅画,一律淘宝解决。经过大量比较选择,墙画方面,我觉得对于没什么钱的人来说,淘宝最靠谱的店铺之一是仟象映画——品种很多,包装精致,关键是它是淘宝少数有品味可言的墙画店铺。淘宝大多数挂画海报店铺,一点击进去,就像踏进了一曲“小苹果”,让你同时产生一种强烈的烦躁感以及一种难以遏制的想翩翩起舞的冲动。

我家儿童房、卧室还有餐厅的画都是从这里买的。两幅中式画效果格外好——乍一看不那么打眼,但是很耐看,看一眼心里就安静一点。关键是价格!两幅画加起来不到300!带框!包邮!遗憾的是一个房间一共也就四面墙,一个家一共也就那么几个房间。在把我家那几面墙很快给填满了之后,我的购画欲从此失去了舞台。话说也不知道小偷何时会光顾我家……


设计师的灯

经常发现淘宝上的某个店铺卖500元的灯,在实体店里卖1000,然后在某个国外网站上卖300美元。这样的店铺还不少,而且大同小异。我自己用的比较多的,是“设计师的灯”这家店铺。

貌似各种家居杂志上的灯,有一半都能从这个店铺找到。我自己最喜欢的,是它家的“灯笼”系列:朴素,轻巧,安装换灯泡也很简单——最后这一点对于一个缺乏理工男的家庭至关重要。我家好几个房间的灯都是来自于这个系列,尤其成功的是卧室的“扁灯笼”款,愣是用几百元的价格撑起了几千块的气场。书房的灯也是我最近从它家买的,是一款玻璃长方直板吊灯,轻盈至简,低垂在书桌上,每次一打开,心里就窜出一句“矮马,太帅了”。


读库

观地说,我其实没有“买过”读库的产品——因为一直是六哥(读库创始人)在默默赠送。从《读库》期刊开始,“读库”的产品逐渐从文人趣味的期刊、书籍延伸到笔记本、儿童绘本、包装纸、画品以及许多难以命名的“小玩意儿”。基本上,产品每延伸到一个产品领域,就会成为那个领域的标杆。

我一直认为体积庞大的六哥体内住着一个林徽因——其实我也不清楚真实的林徽因是什么样的,但是在大众文化里,这三个字足以唤起与“诗意、灵秀、典雅、民国”等字眼相关的情绪。可能还住着一个古代日本和尚,因为很难不注意到读库产品中贯穿始终的禅意。此外,也许还住着一个德国纳粹,因为他对细节似乎有一种强迫症式的精确掌控癖……好了,六哥体内已经过于拥挤了,这样的画面从审美上而言相当不读库。

读库产品最打动人的,是其质材,我不知道六哥他们是怎么进行品质把控的,反正每个产品拿到手,我的第一反应都不是去看去用,而是想把头埋进去闻。当然了,把一个笔记本做到让人不好意思在上面写字的程度,或者把一张包装纸做到让人舍不得下剪刀的地步,真的也挺为难消费者的。其实,岂止产品,读库连包装盒、包装盒里面物品的摆放,都逼格四射(请原谅我想不出更合适的词),每次打开我都想深深鞠上一躬。

我唯一的好奇,是“读库”到底是怎么挣钱的?它做的基本上是可有可无的东西,质材则是不计成本的精致,而营销上又几乎是悄无声息,它到底是怎么存活下来的呢?它的店铺标语干脆就是“我们把书做好,等着您来发现”,听听,“等着”。说起来,这样一家店铺的命运,真是对我们这个时代的考验呢。


Gnay Lucie Luo

于说到衣服了。据说女人的购物车里应该装满了衣服,等着老公在双11时默默清空,但是我的购物车里几乎没有自己的衣服。这是因为我在淘宝买衣服的经历,可以用“波澜壮阔的失败”来形容。当然,失败的很可能不是淘宝,而是我怀孕生产后一蹶不振的身材。

        在淘宝的独立原创品牌里面,适合我的品牌不多,如果非要列举,Gnay Lucie Luo是一家。众所周知,“独立设计”基本上意味着三件事:款式上的恐怖主义,面料上的自暴自弃,以及剪裁上的,对不起,我还得再次使用自暴自弃这个词。有一次我在一个还算相当有名的“独立设计师”商店买了一条项链,几百块钱,也没有指望多么精致,但是拿到手之后,还是被它近乎英勇的伪劣给震惊了。这么说吧,我家一次性杯子的质感都比它更好。

Gnay Lucie Luo是少见的款式、面料、剪裁都跨过了我心中的及格线的独立品牌。价格小贵,但大多数款式也没有贵到令人拍案而起。有些款式有点夸张和艳丽,可能不大适合一个忧国忧民的大学女教师,但是穿过其店铺的奶油层、深入其面粉层,每个季节总有几款低调又别致的衣服打动人心。我尤其喜欢它家的大衣系列,简洁中加入一丝俏皮。一个早已被工作、婚姻、孩子、以及公知情怀磨去了外貌上进心的女人偶尔“梦中惊坐起”时,会时不时点进这样的店铺,打捞自己在漩涡中越缩越小的女性自觉性。 


JNBY童装店

做母亲的所有体验中,没有什么比给小女儿买漂亮衣服带来更大的满足感了。以前没有孩子的时候,每当路过橱窗里可爱的小女孩裙子,总是忍不住停留(女公知也是人的直接证明),这时能清晰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母性荷尔蒙在噼里啪啦地燃烧。作为一个晚婚晚育的母亲,这种母性荷尔蒙被一再延迟和累积,加上自己小时候物质匮乏带来的补偿心理,于是疯狂给女儿买衣服变成了脱缰野马式的习惯。

诚实地说,我最常给我家小布谷买衣服的商店是一些外贸网店,常常是几十块钱一件。关于如何找到这些小店,我简直可以写一本《淘宝搜索兵法大全》。但是,一则这些网店内容大同小异,没有原创性可言,二则他们的进货水准也不稳定,有时候是“巴黎范儿”,有时候则是“廊坊范儿”,所以推荐起来很没有把握。

虽然JNBY成人女装一直属于中端女装中比较酷的,但由于同类品牌也有几家,所以也不显得那么突出。但是同样的风格落入童装,则立刻一枝独秀。无论是去实体店还是网店,在中国给小女孩买衣服买鞋最大的困扰,就是设计师似乎相信世界上只有一种颜色——粉色。浅粉色的小猫带着深粉色的蝴蝶结,嵌在紫粉色的底色上,旁边是枚粉色的格子,下面是肉粉色的蕾丝花边,后边还有一排发出桃粉色光芒的吊坠。于是,绝大多数小女孩的衣服看上去都像是一场粉色的车祸现场,各种层次的紫粉血肉模糊地团在一起,发出粉红色的尖叫。

        相比之下,JNBY童装设计要冷静得多。它把简单和纯色引入小孩的服装,把素雅之美还给儿童。虽然比一般的外贸网店贵一点,但也没有贵到像某些国际儿童大牌(比如jacadi, mini moden,mamas&papas)那么离谱。碰到打折的时候,如果少买几件(让我们先假装这是可能的),还是可以接受的。我给我家小布谷买过七、八件它家衣服,几乎件件都是经典,每次穿上,浑身上下咕嘟咕嘟冒“巴黎范儿”。当然,这完全可能是价格昂贵造成的一种心理暗示而已。


西桔良品创意汇

男人来说,“天堂”可能意味着比基尼海滩,对女人来说,应该就是一个无边无际的“杂货铺”吧。至少对我来说如此。走进一个奢侈品女包商店,我通常血压心跳毫无变化,但是走进一家充满小创意的杂货铺,我的小宇宙立刻开始翻滚。我不大理解为什么人类会发明出50多种刨皮器,300多种牙刷架和1000多种挂衣钩,但是上帝从上面俯瞰他所创造的这个物种在物质方面的想象力,应该会热泪盈眶吧。

说实话,在我收藏的各种杂货铺中,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偏好,也不大集中在一家店铺买东西,基本上都是东买买西转转。推荐这家西桔良品创意汇,是因为我最近刚在它家买了东西,并且想把它家有一半左右的东西搬回家去。看看它家物件的名称:花瓣形遥控器收纳盒、可折叠砧板、不倒翁型水杯、魔方插座、迷你自动榨汁杯……这些名字,你们体会一下,是不是很变态?别告诉我“其实根本不实用”,谁在乎实用啊,我只想对自己某时某刻的心动负责好不好。英文有一个词叫twist,或许可以翻译成“拧巴”,但又比“拧巴”多一层“有趣、悬疑”的意思,这家店铺卖的东西,就是给所有普通物件增加一点twist。别问我为什么生活需要这样的“twist”,生活和生存的区别全在于此。


不苟BOGO

是一家淘宝上刚开张不久的糕点小店,现在还只有二星,东西品种也不是很多。但是对我来说已经开张很久了,因为店主是我以前的邻居,远在她开淘宝店之前我就吃过她家的各种点心。虽然是邻居,推荐这家店绝不是出于私心(好吧,有一点点私心),因为真的很好吃!尤其是她家的蛋黄酥!

我从小很讨厌吃蛋黄。讨厌到什么程度呢?上中学的时候,我妈规定我每天早餐吃一个煮鸡蛋,我迫不得已只好吃,直到有一天,我妈无意中打开我书桌的抽屉……发现里面装着横尸遍野的蛋黄。所以最开始这个邻居送我她自己做的蛋黄酥的时候,我也是准备让它们死无葬身之地的。但是,无意中尝了一口,顿时惊艳了,一种“此处应该有掌声”感油然而生。从此以后,经常买经常吃她家的东西。

店主是两个特别让人舒服的女孩——年轻、干净、典型的文艺女青年,似乎没有商业的大雄心,只有对精美食物的小温情。我去过她们制作糕点的大厨房,一面墙都是窗户,站在案台前工作的时候,正好是一排大树的树冠涌入视线。认识了食物背后的人,见识过食物诞生的场景,所以有更多的信任,觉得吃的简直不是蛋黄酥,而是……好吧,就是蛋黄酥。


微瞳环球地理图社

为一个专业是比较政治学的学者,我一直想买到理想的墙挂地图,但同时发现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直到碰上微瞳地图社。

        市面上大部分地图,都是那种光面材质,千篇一律的蓝底,上面堆着各种大红大绿,硬纸泛着油光。对于我这样一个文艺型女教授来说,在办公室挂上这样的地图,就等于承认了自己不再是“那个教授”、而只是“一个教授”而已(中年男,大眼镜,微胖,头发油腻,牙齿发黄)。但是微瞳的地图不同,无纺布质材,轻而软,手感特别好,我买的那一款,白底,大陆的颜色也是浅绿浅黄,简直像是“读库”出品。

 

此外,它家地图大多是英文标识,这一点对我来说很重要,因为可以直接对照自己在英文新闻或者参考书目中读到的地点查地图。其实哪怕不关心国际政治,也可以买这样一张地图,因为对旅行应该也很有帮助。或者只是当做一幅画挂在墙上,时不时看看也是好的。毕竟,生活中除了诗和眼前的苟且,还有远方。

        

        好了,介绍完了,现在我要去买个小孩去啦。

(图片来自淘宝)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