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外蒙杀汉人,呼市撕春联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聊聊性和扫黄(含视频未成年勿进)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金庸武侠百科】小昭怎么换小内内? | 史太long

2016-08-09 吴钩 南都周刊 南都周刊

这也是一道流传甚广的“金庸学”不解之题:《倚天屠龙记》中,小昭的双脚被一条铁链锁住了,那她怎么换小内内呢?


作者|吴钩


其实,从技术性的角度来说,“小昭怎么穿内裤”完全不是什么难题。学过拓扑学或者玩过巧环游戏的朋友,应该很容易破解这一问题。如果你没有学过拓扑学,也没有玩过巧环,那不妨试试如何在不脱掉外衣的情况下脱下带肩带的内衣。原理是一样的。


还有非常多的网友自以为是地指出,小昭生活的那个时代(元朝末年),内裤还未发明出来,古人中国人根本没有内裤穿,女性只穿长裙,里面什么都不穿。也就是说,根本就不存在“小昭怎么穿内裤”的问题。


也不知道这种以为古人没有内裤穿的印象到底是从哪里得来的,总之,以讹传讹,谬种流布,许多人都信以为真、深信不疑。我见过有人言之凿凿地论证:“《汉书》说:‘虽宫人使令皆为穷裤,多其带。’所谓‘穷裤’,便是开裆裤。穿开裆裤的目的是方便大小便,然则不穿内裤,也顺理成章。如此情形,至少延续到了唐朝,日本人以唐装制成和服,似乎女子着和服也不穿内裤。”


其实,这段话错得离谱。穷裤并不是开裆裤,恰恰相反,是连裆裤,又作“穷绔”,东汉学者服虔注:“穷绔有前后裆,不得交通也。”唐初学者颜师古注:“绔,古袴字也。穷绔,即今之绲裆袴也。”北宋笔记《冷斋夜话》注:“穷袴, 汉时语,今裆袴也。”都明确说穷绔是边裆裤。西汉宫女之所以被要求穿上穷绔,是因为摄政的霍光希望皇帝专幸皇后,不要随便跟宫女乱搞。


将穷裤误以为是开裆裤也就罢了,还扯什么“穿开裆裤的目的是方便大小便”,进而又推导出“不穿内裤也顺理成章”,这叫做“半桶水晃荡”。


实际上,汉代已经出现了贴身穿着的短裤衩,叫做“犊鼻裈”,有时也写成“襣”。为什么叫做“犊鼻裈”呢,有两种说法。一种说,由于这种短裤的裤管只到膝盖附近的犊鼻穴,所以叫“犊鼻裈”;另一种说法认为,犊鼻裈并无裤管(请脑补一下日本相扑运动员的着装),穿起来“形如犊鼻”,才被叫成“犊鼻裈”。不管怎么说,犊鼻裈为短裤是毫无疑问的。史书说犊鼻裈用“三尺布”制成(三尺则约70厘米),汉布的幅宽一般为二尺二寸(约50厘米)。想象一下,用50cm×70cm的布做出来的裤子,也只能是一条成年人的裤衩。


犊鼻裈这种短裤衩,显然只能穿在下裳里面。王国维先生指出,“古之亵衣,亦有襦袴。……然其外必有裳若深衣以覆之,虽有襦袴,不见于外。”犊鼻裈也是亵衣,如果将它作为外裤穿出来,肯定会被看成是很不体面的事。西汉大文学家司马相如曾“身自着犊鼻裈,与佣保杂作,涤器于市中”,司马相如这么做,那是为了羞辱瞧不起他的丈人卓王孙。当时除了农夫、劳工,以及个别标新立异的名士,有身份的士大夫是不会将犊鼻裈外穿的。山东沂南汉墓出土的画像砖上,就有穿着犊鼻裈劳作的农夫。

 
(沂南汉墓画像砖人物线图)


从元人赵孟頫的《浴马图》,我们也可以看到,在河中洗马的马倌也穿了类似犊鼻裈的内裤;左边树荫下,还有一人正准备脱掉长裤,露出半截裤衩来。

 
(赵孟頫《浴马图》局部)


史书也记载了不少东汉魏晋六朝名士身穿犊鼻裈待客、以示特立独行的故事,如谢灵运的后人谢几卿,“性通脱,会意便行,不拘朝宪”,“在省署夜著犊鼻裈,与门生登阁道饮酒酣呼,为有司纠奏,坐免官”。北京故宫博物院与八集堂分别收藏有一幅不同版本的《边韶昼眠图》(当为宋摹本),上面画的东汉名士边韶,只穿一件短裤衩睡大觉,看样子也是犊鼻裈。

 
(两个版本的《边韶昼眠图》)


汉晋之后,人们一般将短裤、内裤称为“裈”、“袴”、“衳”。唐人张垍的《控鹤监秘记》记载有一件事:安乐公主挑了个附马,“褫驸马裈,手其阴”,问上字婉儿:“此何如崔湜耶?”上官婉儿说:“直似六郎,何止崔湜!”崔湜是上官婉儿的男宠,六郎是武则天的男宠。唐朝宫闱中的开放风气,简直让我们目瞪口呆。


不过到此为止,我们看到的史料记载中的犊鼻裈,基本上都为男性短裤、内裤。这当然并不是说古时候的女性不穿内裤,而是因为,女性亵衣这种极为羞羞的用品,很难被史官记于笔下。不过考古的发现可以弥补文献的缺憾。福州南宋黄升墓出土了多件女性衣物,包括单衣、背心、单裙、合裆裤、开裆裤、抹胸、卫生带等。黄升墓发掘报告称,“据尸殓情况看,合裆裤是贴身穿的,开裆裤和两侧外开中缝合裆裤则套穿于外。”显然,宋代女性是穿内裤的。


明清时期的女性内裤,还出现了一个专门的名字,叫做“小衣”、“触衣”。不要被“衣”字误导了,小衣、触衣都不是内衣,而是内裤。明朝人有解释:“袴:犊鼻,触衣,小衣”;“袴,一名触衣,俗呼小衣”;“一名犊鼻者,男之裆,一名触衣者,女之裆”。大概男性内裤叫做犊鼻裈,女性内裤叫做触衣、小衣。


很多成书于明清时期的色情小说,都提到“小衣”,其中不乏令人羞羞的细节描写,这里不好一一引用,我挑一些不大碍瞻观的例子供诸位欣赏吧。


明代《醒世恒言》第八卷《乔太守乱点鸳鸯谱》:“玉郎(男扮女装)起身携着灯儿,走到床边,揭起帐子照看,只见慧娘卷着被儿,睡在里床。……把灯放在床前一只小桌儿上,解衣入帐,对慧娘道:‘姑娘,我与你一头睡了,好讲话耍子。’慧娘道:‘如此最好!’玉郎钻下被里,卸了上身衣服,下体小衣却穿着,问道:‘姑娘,今年青春了?’慧娘道:‘一十五岁。’又问:‘姑娘许的是那一家?’慧娘怕羞,不肯回言。”这玉郞因为扮成了女子,下面便着了一件小衣。


明代《欢喜冤家》:“二娘把自己房门开着,脱下衣衫去睡。那里困得着,心里痒了又痒。穿件小衣,系了单裙,悄悄的摸了下来。竟至果楼之下。只听得丈夫酣呼,欢欢喜喜走至中门,去了门拴,捱身走至凳边。”可知当时女性的小衣是穿在裙子里面的。


明末《巫山艳史》:“忽见一个佳人睡在榻上,……身穿玉色罗衫,映出雪白肌肤,下系水红纱裙,手执鹅毛扇,斜掩腹上,一手做了枕头,托着香腮,百倍风韵。一双三寸金莲,搁在榻靠上,穿着大红高底鞋儿,十分可爱。卸下一幅裙子,露出红纱裤儿。”这里的“红纱裤儿”其实就是裙子里面的小衣、内裤。


清代笔记《北东园笔录》提到山西平阳县的县令朱铄,“性惨刻,所莅之区,必别造厚枷巨梃。案涉妇女,必引入奸情。杖妓必去其小衣,以杖抵其阴,使肿溃,曰:‘看渠如何接客。’”这个朱县令,大概是一个心理变态之人。


那些自以为古代女子没有内裤穿的网友,不知道古之“犊鼻裈”,那还情有可原,但你连明清香艳小说也不曾看几篇么?看过了明清香艳小说,我们可以非常肯定地说,至迟在明代,女式内裤已经十分普及。南宋黄升墓的考古发现则显示,女式内裤至迟在南宋时期就已出现在女性的衣橱之内。小昭生活在元末,当然会有内裤穿。即使她双脚戴了镣铐,根据拓扑学知识,要换小内内也不是特别困难的事情。


(本文原载头条号“吴钩的钩沉”。“吴钩的钩沉”系头条号签约作者专栏)

【开脑洞的提问,涨姿势的回答。欢迎就金庸武侠小说提出你的任何问题,如果你的问题足够脑洞大开,将可以获得足够涨姿势的回答】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