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高官的女儿!

投资“狠人”赵本山

大变局!刚刚,中日突然同时宣布大消息!

中国高校国际化大跃进,“打肿脸充胖子”的低效与不公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金庸武侠百科】首次见面郭靖请蓉儿吃饭吃掉了太学生5年生活费 | 史太long

2016-08-30 吴钩 南都周刊 南都周刊

 史 太 Long 


如果忽略了通胀或通缩的因素,郭靖黄蓉这一餐饭,等于吃掉了宋朝宰相一个月的伙食补贴、太学生5年的伙食补贴,吃掉了南宋初年的二三场宫廷内宴,也相当于吃掉了一匹老马、一条商船、一间房子。

文◈吴钩


《射雕英雄传》中,郭靖在张家口一家大酒店遇见了黄蓉,靖哥哥请蓉儿吃饭,黄蓉点了很多昂贵的菜品,“一会结帐,共是一十九两七钱四分。郭靖摸出一锭黄金,命店小二到银铺兑了银子付帐”。那么问题来了,当时“一十九两七钱四分”银子值多少钱呢?

首先我们需要纠正金庸先生的一个错误:在郭靖生活的南宋后期,法定的货币是铜钱,以及以铜钱为本币的会子等纸币;白银虽然也可以作为支付工具,但一般只是在大宗交易时人们才会使用白银,市肆间的日常买卖是甚少用到银子的。像《水浒传》描写的那样,好汉们上酒店喝酒动辄掏出银子付款的情景,是不大可能出现在宋代的。明朝中后期之后,人们才习惯使用银子作为日常支付工具。

如果你生活在宋朝,身上只带了银子,没有带铜钱或会子,要上酒店吃饭,那最好先到银行(宋人兑换银钱的银铺,就叫做“银行”)将银子兑换成铜钱。

宋人笔记《夷坚志》有故事说:北宋政和年间,建康人秦楚材到京师参加科举考试,“行至上庠,颇自喜,约同舍出卜,逢黥面道人携小篮,……探篮中白金一块授之,曰:‘他日却相见。’同舍欢曰:‘此无望之物,不宜独享。’挽诣肆将货之,以供酒食费。肆中人视金,反复咨玩不释手,问需几何钱。曰:‘随市价见偿可也。’人曰:‘吾家累世作银铺,未尝见此品。’转而之他,所言皆然。”


故事中的秦楚材意外得到了一锭白银,打算跟同舍上酒店花掉,所以先至银铺中,准备兑换成铜钱,由于这锭白银有些异常,结果银铺都不愿意兑换,酒也喝不成了。可见在宋代,酒店通常都不会直接以白银结算。

有些朋友可能会问:郭靖与黄蓉邂逅的张家口,南宋时属于金国管辖,金国市肆中也不使用白银吗?

这涉及金庸先生的另一个错误:宋代时,其实尚没有“张家口”这个名字,张家口这地方也尚未发展成为“塞外皮毛集散之地”。倒是附近有一座宣化城,算是“人烟稠密,市肆繁盛”的城市,也是郭靖从盛京南下的必经之路。金庸如果将郭靖与黄蓉邂逅的地方安排在宣化城,才是合理的。

但在宣化城等金国的城市,同样以铜钱作为主要的交易支付手段。金国初期,“其京城无市井,买卖不用钱,惟以物相贸易”。其后,随着中原文明的传入,金国开始出现货币,金政府发行了铜钱与交钞(纸币),民间也兼用宋朝的钱币。白银在金国虽然也可以作为货币,但通常只是用于大宗交易,并非市井常用货币。

也就是说,郭靖与黄蓉在金国城市吃顿饭,结账时还得用铜钱,或者交钞。



那么这一顿吃掉了郭靖“一十九两七钱四分”银子的饭局,如果兑换成铜钱的话,是多少钱呢?郭靖大体生活在南宋理宗朝。理宗朝时,一两白银大约可以换成三贯钱。“一十九两七钱四分”的银子,差不多就是五六十贯钱

五六十贯钱是个什么概念?我们先来看看这五六十贯钱在宋代可以购买到什么商品。

北宋咸平年间,“日出息钱二千”,即每月支付60贯钱,可以在汴京租住一套豪宅;元符二年(1099),苏辙被贬至广东循州,“裒橐中之余五十千以易民居,大小十间,补苴弊漏,粗芘风雨”,50贯钱在循州居然能够买下十间破屋(含地价);南宋绍兴二十八年(1158),平江府建造瓦屋营房,“每间支钱一十贯文”,50贯钱可以在苏州建造五间平房(不含地价);绍定年间,临安府昌化县的寡妇阿章,“将住房两间并地基作三契,卖与徐麟,计钱一百五贯”,平均每间房(含地价)也是50贯左右。

北宋嘉祐年间,福建士人崔唐臣,落第后罢举从商,“倒箧中有钱百千,以其半买此舟,往来江湖间,意所欲往,则从之,初不为定止。以其半居货,间取其赢以自给,粗足即已,不求有余”,50贯钱可以买一条小商船,50贯钱可以作为做小买卖的本钱;政和年间,根据宋朝茶法,京师铺户所磨的末茶,“许诸色人买引兴贩,长引纳钱五十贯文,贩茶一千五百斤”,50贯钱可以批发末茶1500斤

北宋末汴京的毛驴每匹约10余贯钱,五六十贯可以购买5头毛驴;南宋绍兴年间,台州仙居县陈甲养了一头猪,“持货于张屠,正得钱千二百”,一头猪值1200文钱,五六十贯钱可以买下50头猪;嘉泰年间,江陵副都统制司“买马四百匹,每匹五十余贯”,50多贯钱可以在湖北购买到一匹劣马

隆兴元年(1163),据宋孝宗透露,“向侍太上时,见太上吃饭不过吃得一二百钱物。朕于此时,固已有节俭之志矣。此时秦桧方专权,其家人一二百千钱物方过得一日。太上每次排会内宴,止用得一二十千;桧家一次乃反用数百千。”

可知宋高宗每餐饭的成本为100~200文,如果内廷设宴,每次则花费1000~2000文,权臣秦桧的生活比皇室还奢侈,一场宴会要数百贯钱。郭靖请客花掉的五六十贯钱,够宋高宗排二三次内宴了。南宋后期,临安的酒店,“两人入店,买五十二钱酒,也用两支银盏,也有数般菜”。52文钱就可以到酒店喝一次小酒,50贯钱足够摆1000次这样的小酒局


北宋张择端《清明上河图》中的酒肆。


宋朝的下层平民,不管是摆街边摊做点小本生意,还是给官营手工业或私人当雇工,日收入通常都是100~300文钱左右。五六十贯钱几乎是他们一两年的收入;在岳阳,“中民之产,不过五十缗”,50贯钱相当于是岳阳中产阶层的家产;宋政府给予高官的伙食补贴,“宰臣月各给厨钱五十贯,参知政事三十五贯”,宰相每月的伙食补贴恰好是50贯钱;熙宁三年(1104),“太学外舍生日破钱二十八文,内舍又加二文,米、面、蔬、肉、薪炭、料物之直,尽在其中。”太学生的伙食补贴每日也才30文钱左右,五六十贯钱够一位太学生吃上5年

也就是说,如果忽略了通胀或通缩的因素,郭靖黄蓉这一餐饭,等于吃掉了宋朝宰相一个月的伙食补贴、太学生5年的伙食补贴,吃掉了南宋初年的二三场宫廷内宴,也相当于吃掉了一匹老马、一条商船、一间房子。


最后,我们再将郭靖黄蓉吃饭花掉的五六十贯钱折算成人民币,看看是多少钱。

有网友这么计算:“宋代一两金子约合37.3克,按照1两金子换12两银子计算,19.74两银子折合1.645两黄金,折合61.358克,今天挂牌金价是234块钱,也就是说,这顿饭总共花了14357元人民币!”

这么换算并不可靠,相对来说,以购买力平价折算才是比较合理的。

据黄冕堂《中国历代物价问题考述》,“整个两宋时期的粮价石米仅在500~1000文之间”,考虑到南宋末物价上扬,粮价涨至一石3000文钱,我们取中间价,按一贯钱可以购买一石米计算。宋代的一石米约等于今天的110市斤,而今天市场上一斤普通的大米,一般要卖三四块钱(人民币)。

这样,我们可以算出来,宋代一贯钱的购买力,大约等于今天的400元。五六十贯钱差不多就是20000元。换言之,靖哥哥请蓉儿吃的那顿饭,花掉了约20000元(此处折算对第一稿作了修正)

本文涉及的宋代物价资料,参考了程民生先生的《宋代物价研究》一书。原载头条号“吴钩的钩沉”。“吴钩的钩沉”系头条号签约作者专栏

END



【开脑洞的提问,涨姿势的回答。欢迎就金庸武侠小说提出你的任何问题,如果你的问题足够脑洞大开,将可以获得足够涨姿势的回答】

点击以下链接查看往期金庸武侠百科

【金庸武侠百科】小昭怎么换小内内?

【金庸武侠百科】杨过如何剪指甲?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