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真人漫画||《家有色鬼》10话-大结局

美图赏析:Flickr摄影师 林巜巜 作品选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刘烨:娶了个法国太太,但我只能说52个法语单词

2016-10-25 河西 南都周刊 南都周刊


“我现在只能说52个法语单词:吃饭、你好、再见等等。我和我太太沟通都用中文。”

文◈河西


和电影中一样,演员刘烨给人的印象是一个字:轴。

这一回,在曹保平导演的新片《追凶者也》(2016年9月上映)中,刘烨饰演的是憨包汽修工宋老二,为了儿子一路追凶,轴到底。

因为相似,所以热爱。他说为了这个角色,他每天在云南高原的山上风吹日晒,脸上都有高原红了。更可怕的是在山路上开车,剧组为了节省开支,找了辆连手刹都没的破车让刘烨拍追车戏,一不小心就可能掉落山谷,粉身碎骨,简直就是玩命。

讲完故事,他一再强调:“真的真的,不开玩笑!”

可以用替身,但是他坚持自己来。就这样,“火华社社长”摇身一变就成了电影中的“老司机”,和张译饰演的笨贼展开一段斗智斗勇的黑色硬汉喜剧。

其代价是想想就后怕,其成果是凭借此片的出色表演,刘烨夺得2016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的桂冠,自2004年后再次称帝,12年,一个轮回,这一路走来的坎坷,也让这个硬汉唏嘘感慨不已。


图片来自《追凶者也》剧照

游走在生命危险的边缘


南都周刊:拍《追凶者也》时,有一次导演让你在山路中开一辆非常破的车,差点出事故,那一次是不是非常惊险,现在回想有没有后怕?

刘烨:我进组比较晚,我进组他们已经拍了十来天了,剧组呢,你知道就是那样,都是能省钱就省钱,他们找了辆差不多就是报废车,勉强还能开那种,挂挡是那种老货车的那种长杆。

《追凶者也》是一部非常风格化的电影,表演上也是。还有云南海拔高,山路也没太多护栏,万一要控制不好,摔下去就摔下去了,很危险。追车戏基本上都是我自己拍的,追车车速快,想想是有点可怕。当时就得靠三个:一、胆子大;二、心得特别细;三、运气好。

真的真的,不开玩笑!

南都周刊:那剧组怎么保障演员的安全呢?万一出现问题怎么办?

刘烨:其实拍戏很多情况都是这样,在危险和安全之间。比方说骑马,我有一次从马上掉下来之后,脚就挂在马镫上了,还好当时马的速度不快,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以前出过问题,马是从村里借来的,结果演员一骑上马,马直接带着演员就跑回村了。等剧组追到村里头,人都不行了。

真的,拍戏一直在危险和安全之间游走,尤其是动作戏。绝对安全的戏绝少。



张译骑摩托车狂飙。


南都周刊:差点出事故的是最后电影中翻车那段?

刘烨:不是不是,那里面没人,谁傻啊坐里面?

那破车首先没有手刹,要停车就得提前踩刹车。拍追车戏你得顾表演,遮光板和机器架在前面,看路就很难,你还要顾表演,说台词,山上很多弯路,一不小心就掉到山下了。

要我在这说多危险多危险,没有亲身经历的没有切身的感受。

我记得很清楚,有一个镜头,张译演的五星杀手骑摩托掉水塘里,那是个大急弯,景好看,我那天在现场心里就有点打鼓,那没有任何遮挡啊。张译拍这段戏摔了两次,最后真正用的镜头,其实也不是他了,是替身。

怎么说呢,拍这样的戏,你必须得有胆量。你可以说:“导演,这太危险,对不起,我不做。”当然也可以说我做,就是脑子得高度紧张,绝对不敢有一点点的疏忽。

南都周刊:可以用替身,但是你坚持自己来?

刘烨:大部分都是我自己来。用替身和自己来感觉不一样,替身的话只能拍全景,你自己来的话,长焦就可以调整了,就可以直接拍你的脸部特写,可以表现紧张感。

拍了这么多年戏,我的总结就是三点:胆大、心细、保证安全。这种山路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前段时间我看到消息,以前一个合作的演员,从40多米的山上摔下去了。

危险,就是说它有发生事故的可能性。你在平路上开,撞树上、撞对方来的车,车祸主要的可能性不外乎如此,可是在高海拔地区,60°的陡坡,一陡陡出好几公里去,真要出问题,都不给司机修正错误的机会。

南都周刊:这个角色和你本人像吗?看上去也挺轴的。

刘烨:轴,直接,我也是。什么事情都直接来,我会直接给个态度,不会说模棱两可的,我不会。表达方式,对人对事,我都是这样。

我和曹保平导演认识已经很多年了。好多年前,有过一次,他也想和我合作,把一部很好的小说给我看,最后各种原因没有合作成。但是平时接触、吃饭、喝酒、聊天的机会还挺多,他非常了解我的性格。这个角色,有小脑,有点小聪明,还有那个劲,特别适合我,所以导演叫我来演。


《美人草》中,刘烨饰演北京知青刘思蒙。

“忧郁小生”的帽子摘掉了


南都周刊:这次凭借《追凶者也》拿到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影帝是不是特别兴奋?

刘烨:真的特别感慨!1999年我就得到金鸡奖的提名了,2001年凭借《蓝宇》夺得金马奖,2004年我获得24届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奖,可是自那以后,除了大学生电影节最佳男演员,我就没有再没获得过什么国家级的大奖。

感慨在哪呢?我1998年拍《那山那人那狗》,1999年得奖;2000年拍《蓝宇》,2001年得奖;2004年《美人草》获得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奖,2002年的《紫蝴蝶》还去戛纳竞赛,当时就觉得太容易了,那时候我觉得拍戏得奖是一种生活方式,我拍戏、认真演,片子不错、剧本不错、导演不错,那就肯定能得奖。

结果2004年之后,我再得奖已经过了12年。一轮时间其实不短,当中的时间我自己也在想:这怎么回事?怎么连提名都不给我了?国内、国外都没有。时间长了会自我怀疑,怀疑自己的能力是不是有问题。

这次得了这个奖我是特感慨。前几年我这种怀疑情绪比较重,近两年我比较看淡一些,也可以说看得更透,更明白一些了,知道那都是缘分。



《那山那人那狗》剧照。


南都周刊:感觉你拍的电影,几乎就两类:硬汉和文艺片。

刘烨:2000年之后我拍了好多文艺片,拍伤着了。“忧郁小生”的帽子戴了好多年。

刚开始时候挺享受这个头衔,当时只有梁朝伟有这个称号,“忧郁小生”多洋气?多fashion?时间长了,会发现这和自己在生活中的身份认同是矛盾的。到30多岁你还忧郁小生呢?就不对了。

刚步入社会的时候,年纪还小,对人际关系看得很简单,很多东西不懂,有很强的自我保护的壳,不用太多地和人打交道,一直保持一种怀疑和自我保护的姿态。

最初拍的文艺片和当时的状态是很合拍的。可是三十而立之后,就已经是个父亲,需要让老婆、孩子能够靠得住,所以我就有意地多演一些军人、很man的硬汉,有那么几年,拼命扯“忧郁小生”的帽子。

大概七八年前,有人介绍我:欢迎银幕硬汉刘烨,我简直是长出一口气——我这“忧郁小生”的帽子终于摘掉了!

之前我还演过反派,《保持通话》,我还给自己加很多戏。那反派吸毒,我就去看《这个杀手不太冷》,学习该怎么演。刚开始演戏的时候,总觉得角色和自己离得越远越好,现在不这么想了,还是觉得角色尽量和自己接近会比较好把握。

演员都会经过这么一个阶段。大学生都想成为阿尔·帕西诺、罗伯特·德尼罗这样的演员,要做千面人,演什么像什么,都是理想状态。

现在发现,还是和自己性格接近的比较好演,那种差别比较大的,越演越有匠气。你演黑帮老大,你骨子里就是个文艺青年,你装什么黑社会啊!



《保持通话》里,刘烨饰演大反派。

我们不是奔着钱去的


南都周刊:觉得演《追凶者也》有何不同?

刘烨:刚看剧本的时候觉得这是个文艺片,很写实的。表演方式也属于生活流,靠情节来推动,但是一演起来就特别高兴,看了剧本很快就知道导演需要什么。

导演要的是黑色喜剧,就像《地下》导演库斯图里卡的风格。我觉得其实挺难的,搞不好就会变成恶搞,但曹导控制得特别好。

南都周刊:曹导之前的电影都看了?

刘烨:看了。《李米的猜想》《烈日灼心》啊都看了。他就是喜欢库斯图里卡的风格。

南都周刊:对这部电影的票房有期待吗?之前你票房最高的是哪一部?

刘烨:以前票房最高的电影是借了成龙大哥的光,《新警察故事》。今年中国电影市场票房比去年少了近一半,情况不是很乐观,所以票房的事我真不太好讲。

曹导是拍文艺片起家的,以前的一些作品可以说默默无闻,到了去年的《烈日灼心》才逐渐在观众中留下比较深刻的印象,像今年的《追凶者也》,肯定可以说是诚意之作,我们希望我们的诚意能传达到观众,能得到观众的认可,当然也希望有一个好的票房,这是我们的希望。

但我们不是奔着钱去的,还是奔着好的电影去的,有了好的电影,才考虑钱的事。我相信观众经历了前几年的票房潮,也会慢慢冷静,去懂得欣赏电影。

我们的最低标准就是:不要赔钱,不要让投资人赔钱。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希望能赚,票房好谁都高兴,我刘烨演的电影票房挺高,说出去也是光荣的事,说不定以后我还能涨涨价。(笑)



《新警察故事》中的刘烨。

我只能说52个法语单词


南都周刊:现在已经是父亲了,在戏里也是,可是父子情方面的戏份不多。

刘烨:是,挺排斥的,说明我老了。你看国外的演员,40多岁大叔和20多岁小姑娘谈恋爱,还不违和,咱中国演员过40恨不得演爷爷去了,干吗呀?我心里其实挺排斥的。(笑)

南都周刊:在家里和孩子是怎么相处的?

刘烨:我和我孩子之间很少有父子之间的那种架势,更多的时候,就是他玩他玩,我忙我的,各顾各。

一般家庭儿子对父亲比较依附,我们家不是,也不是朋友关系,就是各自都比较独立。什么从细胞里透露出来的父爱,少。就是偶尔他们犯错的时候,我得是个当爹的样子。

南都周刊:觉得家庭给了你什么?

刘烨:家庭给了我很多,我从东北来到北京,上大学,闯事业,很容易有自己的生活方式。结了婚之后,我的另一个就会进入我的生活,我要去适应它,我的夫人和我,不仅是两个城市的问题,是两个大洲的差别。有了孩子之后,你会觉得是一个缩小的自己在一天一天成长,在孩子身上,家长会有自己的寄托:我没有达成的,希望孩子能够替自己完成理想。我觉得是质的变化:从青年到成熟。




南都周刊:孩子主要是你夫人在带吗?

刘烨:对,我跑来跑去拍戏,工作在全国各地。

我现在的工作状态是:一年有一半的时间休息,带孩子旅游,或者带他们回法国。我另一半的亲戚都在法国,去看看孩子的姥姥姥爷,加强他们的法语,毕竟他们在中国长大。我很享受现在的生活状态,把工作和休息分开。

南都周刊:你的法语怎么样?

刘烨:不行不行。我现在只能说52个法语单词:吃饭、你好、再见等等。我和我太太沟通都用中文。

南都周刊:见了法国的亲戚朋友,还得你夫人来翻译?

刘烨:以前翻,现在她也懒得翻,就用蹩脚的英语。法国人的英文也不好,我要是和英国人、美国人交流,完全歇菜,但是法国人他们的英语也不咋地,特别是法国南部的居民,他们是不说英文的,那就半斤八两,那时候我就有自信了。“All right?”“Sorry?”就这么对付。(笑)

《爸爸去哪儿》刘烨父子。


南都周刊:之前也参加了很多综艺节目,以后还会参加吗?

刘烨:对,在不破坏我的演员身份的前提下,我还会参加。只是我绝对不能变成综艺咖和段子手,不能跟着潮流走。我也是70后,70后感觉特老派,我就是这么一个特老派的人。email、qq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网上那些注册什么啊,下载点文件软件啊我都不懂。

综艺节目一开始我特别拒绝,好几家找我的我都打了回票,后来我经纪人说刘烨你还是参加一回吧,现在你们这拨人都参加过了,你要老不做,人家不来找你了。那我说不找我不行啊,我也得参加一回。就这么去的。

但是我首先是一个演员,十几年我塑造起我的身份,现在参加了综艺节目后,很多90后、00后的粉丝他们更关注的是你卖萌,他们不管你以前拍过什么片子、得过什么奖,他们只关注当下。我觉得不行,所以有新片上映到宣传期的时候,我都会放到微博上,告诉大家,不管你是不是关心,我时刻记得,我的第一身份是演员,这太重要了。不管电影的票房好不好,口碑好不好,我都在拍戏,这是最重要的。

南都周刊:让你的孩子也参加《爸爸去哪儿》是怎么考虑的?

刘烨:让观众喜欢你是一种很珍贵的体验,我做演员是这样,综艺节目也是这样,很高兴我孩子能得到很多人的喜爱。

我在微博上一放我孩子的照片评论比我还多,气死我了。(笑)没有没有,我怎么会吃我孩子的醋,自己的孩子受欢迎我当然高兴了。你发觉没?我发我和老婆、孩子在一起的照片,我一定特难看,那才能衬托出他们的好看嘛。我都挑照片,必须我孩子老婆好看的才发,我自己无所谓。男人的虚荣心很大程度上来自老婆孩子,大家夸我老婆孩子,比夸我更让我高兴。(笑)


END




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欢迎分享到朋友圈。如想取得授权请邮件:smwnewmedia@163.com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