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聊聊性和扫黄(含视频未成年勿进)

中国1.8亿独生子女面临的非常严峻问题,已经来临!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聂树斌死后21年改判无罪 古今冤情如何昭雪?

2016-12-02 陈建利 南都周刊 南都周刊

聂树斌亲人嚎啕大哭。


21年前,河北聂树斌被以强奸、杀人罪判处死刑。21年后的今天,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无罪。

文◈小南


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

目前,聂树斌的母亲已拿到了期盼了21年的无罪判决书。该案后续的国家赔偿、司法救助、追责等工作将依法启动。

聂树斌案还原

1994年8月10日上午,康某某父亲康孟东向公安机关报案称其女儿失踪。同日下午,康孟东和康某某同事余秀琴等人,在石家庄市郊区孔寨村西玉米地边发现被杂草掩埋的康某某连衣裙和内裤。8月11日11时30分许,康某某尸体在孔寨村西玉米地里被发现。经公安机关侦查,认定康某某系被聂树斌强奸杀害。

1995年3月15日,石家庄中院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及强奸妇女罪判处聂树斌死刑。聂树斌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同年4月25日,河北高院作出二审判决: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犯强奸妇女罪,改判15年,合并执行死刑。两天后,聂树斌被执行死刑。

2005年1月18日,聂树斌被枪决近10年之后,曾犯下多起强奸杀人案的王书金在河南落网。王书金主动供述称自己是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真凶。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引发社会关注。自2007年5月起,聂树斌母亲张焕枝、父亲聂学生、姐姐聂淑惠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和多个部门提出申诉,认为聂树斌不是凶手,要求改判无罪。

2014年12月4日,根据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请求,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复查本案。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复查认为,原审判决缺少能够锁定聂树斌作案的客观证据,被告人作案时间、作案工具、被害人死因等存在重大疑问,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不能排除他人作案的可能性,建议最高人民法院重新审判该案。

2015年3月17日,聂树斌被执行死刑近20年后,律师首次获准查阅该案完整卷宗。2016年6月6日,最高法决定依法提审原审聂树斌案,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6月8日向聂树斌的母亲送达了再审决定书。


聂树斌生前照片。


许石林:冤情如何得昭雪
文◈许石林(文史学者)


聂树斌的案子要在放在古代,自称真凶的王书金不出面,可能永远破不了。放在今天,王书金出面供述真相后,也用了11年才还聂树斌清白。古今人心同情理,除非遇上真心为民的好官——

明朝成化年间,山东单县有个农民,大热天在地里干活,他的老婆给他去送饭,这个农民吃完饭,突然倒在地上,死了。农民的父亲和哥哥闻讯赶来,赶紧报官,官府派人来得比110还快。仵作一检查,很显然:中毒而死。又很显然:他吃了自己老婆送的饭,毒就在饭里嘛。报告到县官那里,县官一听,又破了一个案子,今年的指标快完成了。所以,就将那个农妇拘押,以便上报案卷,等上面核准后,就砍头,结案。

这个农妇被拘押,死活不承认,成天哭号怒骂。县官烦了,让人殴打,上夹棍、上拶指,总之刑法使用了很多种,那个农妇也是因为体力不支,久困牢狱,人在无限的绝望中,是很容易意志崩溃的,所以,她就承认是她在饭里下毒毒死了自己的丈夫。至于为什么毒死丈夫,县官希望从这儿挖出比如有奸夫什么的,那个妇女昏死过去了。

案子似乎大白,全县人议论:唉呀!真是最毒妇人心啊!人们愤恨之余,还遗憾:就是便宜了那个奸夫。但农妇所在乡里的老百姓,认为那农妇平常挺老实的,不可能有什么奸情。但是,县官让他们闭嘴,不准往外说。案子就这么破了。县官破案神速,还得到了上级的表扬和表彰。

但是,从此以后,单县一直不下雨,天干旱得要命。民间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最后都归结一句:怕是有什么冤情不得昭雪吧?

案子过去整整一年。后来许进到山东当官,视察单县的时候,问:这里有没有冤案呐?各级官员异口同声说:没有没有!不但没有,县令大人还因为快速破过一个毒杀自己亲夫的案件而受过表彰呢!

许大人说,那把这些年的案件卷宗都给我调来,我要看看。许进在当时是很有名的官员,其性通敏,非常有能力,善任人。许进看到农妇毒杀亲夫案的卷宗,停了下来,他把当地干部叫来,说:这个农妇家里都有什么人?夫妻平时的日子过得怎么样?按说夫妇相守,白头到老,又是老百姓,没有太多非分的想法,何故要杀死对方?再说,鸩毒杀人,应该是计划得很周密才对,怎么能自己一个人提着饭篮,到田里去给丈夫送饭,当场毒死丈夫?你们这个案件有问题,要重新审。

晚上,有人拜见许进,诚恳地说:大人,这个案子早就结了,上级各个衙门都表扬过了,受表彰的法官们现在提拔的提拔、升迁的升迁,您这样将这个案子推倒重审,会让这些人很难堪。就算是个冤案,也不会让案子顺利地翻过来,咱大明朝冤案还少吗?大人您就别得罪官场而为一个小老百姓费劲了。

许进说:听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难怪老百姓将命运都寄托在天呢!外面议论纷纷,我听说老百姓都将希望寄托在阎王爷身上了,说是要等腐败官员死了才有希望。这个案子一定要重审。

许进将农夫的父兄等人叫来,又查卷宗,核实农夫那天所吃的食物,都是当地的家常饭菜:鱼汤米饭。许进问:一般你们从村中走到那块田里,都走什么路线?农夫的父亲说;一般就近道,经过一片荆条林中的小道。

许进让人按照农夫中毒身亡那天的饭菜,重做一份鱼汤米饭。将鱼汤米饭投到荆条林中,荆花纷纷落下,落到饭菜中。许进说:把猫和狗放进去,让猫狗吃这个鱼汤米饭。结果,猫狗一吃,全死了。

许进说:看看,荆条花落到鱼汤米饭中,产生剧毒,人畜食之,立死。可见,这个案子中的农妇是冤枉的,农妇并不是有意杀自己的丈夫。许进的话刚落,突然,天上乌云翻滚,霎时大雨瓢泼而下。旱了整整一年的单县,迎来了第一场豪雨。

翻看古代疑案,像刘世昌的冤死、窦娥的冤死,最后都没有得到申雪,他们的申雪只能在戏曲《乌盆记》和《六月雪》中实现了,这是人的愿望。

冤案得不到申雪的主要原因,不是作案的奸人狡诈,更多的是审判案件的官员贪鄙枉法。司法者若贪鄙枉法,天下冤案必多。顾炎武先生说:民有冤情,申告无门,乃诉诸鬼神。老百姓将申冤的希望寄托在上天的报应上,这就很糟糕了。所以,当诉诸鬼神多了,就是一个朝代的气数快尽了,“国将亡,听于神”。

END



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欢迎分享到朋友圈。如想取得授权请邮件:smwnewmedia@163.com


Pageview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