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水云间渔乐村【2天1晚和3天2晚】休闲度假游

【中山瑞丰商情】一个德国的仓颉,用汉字书写全世界的语言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我今年23岁,是一名丁克 | 南友话

2017-02-09 柴音 南都周刊 南都周刊


选择的结果不是后悔与不后悔,而是一种圆满人生与另一种圆满人生。

文◈柴音


过年回家,亲戚之间问得最多的话题,自然是相亲生孩子。我今年刚大学毕业一年半,又是家里的长孙,所以今年的讨论目标,自然落在了我的身上。

“有没有男朋友呀?早一点嫁人安定点比较好。”

“没有,早着呢。28岁以后再考虑吧。”

“28岁已经是高龄产妇了,到时候生孩子对身体不好。”

“没事没事,反正我又不生。”

原本相谈甚欢的饭桌上,大家突然沉默了下来打量我,半响后奶奶连忙说道:你们别听她的,小孩子不懂事,以后可不会这么想的了。

我也跟着奶奶尴尬地笑了,心脏却因刚刚脱口而出的话激烈地跳动着。看来这场漫长的丁克战役,还没找好合适时机跟家人表明心迹,就在这个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拉开了序幕了。

我是在20岁那一年决定要成为一名丁克。这一切决定来得并不是毫无理由。16岁那年,已经是40岁高龄的妈妈生下了弟弟。对于生弟弟这件事情,我和妹妹一直持反对态度,无奈父母盼子心切,最终在多次堕胎和人工授精试验后,怀上了弟弟并如愿生了下来。

上大学了以后,我离开家里去了另一个城市上学,慢慢地,我试着去原谅了父母并理解他们的想法。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生孩子就是他们生命中的一种信仰。我的父母就是遵循了养儿防老这一千年传统,才会甘愿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如果我无法阻止他们,那就只能尊重他们的选择。

但是看到父母为了生孩子受尽苦头,妈妈毅然辞去了高薪经理职位回家产子,产后身体变得非常差,虚弱的孩子也需要不眠不休地照顾。目睹这一切发生的我,不由得慌乱了起来,难道我以后为了生孩子也变成这样吗?

放弃辛苦打拼的事业,承受巨大的生育痛苦,还有产后身体可能变坏的风险,照顾一个有可能并不健康的孩子……

再者,童年里我一直希望父母能给我更多的爱,多和我出去玩,我希望能学会弹钢琴、出国留学,这些都因为经济条件不允许无法实现。万一我以后的孩子也想要这些,我却无法给到他呢?这难道不是一种不负责任吗?


国内目前的女性生存现状同样令人忧虑,受着来自四方八面的压迫。

许多城市适龄女性在求职时受到歧视,被迫在生育与事业之间进行进行抉择,30岁以后的未婚女性也被冠以“剩女”等名号大肆调侃。

许多生育后重回工作岗位的女性发现原本属于自己的位置被替代了,难以重新找到定位。遇到升职或者难得的工作机遇,需要出差或者更多精力投放时,常常因为要照顾新生儿而放弃,众多决策性岗位缺乏女性身影由此可见一斑。

农村女性的处境更为窘迫。

她们中的一些人高中或者大学毕业就被安排相亲嫁人,到婆家后的任务之一是生娃兼任家庭保姆。生不出孩子的离婚,生不出儿子的不断生,生下孩子后,家务带娃侍奉丈夫孝顺公婆一人负责。待孩子长大后,想找一份工作,却发现自己早已与社会脱节。

在衡量了一切风险后,我本能地抗拒了生孩子这件事情。


这些年来,我很少主动提及自己是丁克的想法。因为深谙丁克群体目前在中国社会里,跟同性恋群体一样,其实是个很微妙的存在。

大多数人已经理智地意识到了这些群体的存在,也明白是不可阻挡的现象,但是却并不会有正式的表态和支持。正如他们虽不会举起火把将异类烧死,但也不会愿意为你点亮手中的油灯。

一旦表明了自己是丁克,大家只会笑笑地说,你年纪太轻,结了婚就不是这么想了。或者会说你太自私,只顾着玩乐,爱美怕身材走样,等老了生不出孩子肯定会后悔。

更甚者上纲上线到指责你违背人类繁衍后代的使命,女人不生孩子她的人生怎么会完美。

在我加入的一些豆瓣、贴吧的讨论组里,也常常有一些非丁克的人混进来发言指责我们。

我相信大部分人都是出于好意,他们害怕我们走上了歧途,但是这种好意在我们看来其实是一种对我们自身选择的不尊重。

在这个社会里,从认识,理解,包容到自由,可能还只是走到了认识的阶段,连理解都谈不上。毕竟,大多数的选择才能成为主流社会价值观。而剩下的个别类,极容易被贴上标签,偏激一点甚至会引来嘲笑和谩骂。

丁克极容易被贴上“自私”标签,然而每个人丁克都有自己的理由,无论是出于对生育的恐惧,对家庭生活的焦虑,对责任的抗拒,对自由的向往,对生命的追求,对现状的反抗,这些都不能用一种“自私”去概括。

我并不是一个讨厌孩子的人,甚至跟小孩子很合得来,但是这与我想成为一名丁克并不矛盾。有小孩的家庭生活固然非常幸福,我绝对不否认这种天伦之乐,这种与生俱来的血缘关系纽带永远是世界上最无私和真挚的感情。只是对于我自身,却并无养育孩子的愿望,因为深知相比起这世界上伟大的母亲,我永远不会及格。

老丁克被问到最多的问题应该是:成为丁克你到底有没有后悔过?若干年后如果由我来回答这个问题,我可能会说:

“选择的结果不是后悔与不后悔,而是一种圆满人生与另一种圆满人生。”


南友话栏目欢迎你来投稿,内容风格不限,一经采用稿费从优。邮箱地址:newmedia@nbweekly.com


未经授权不得二次转载,欢迎分享到朋友圈。如想取得授权请邮件:smwnewmedia@163.com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