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信息量巨大!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9年年会发言(完整版)

外蒙杀汉人,呼市撕春联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中科院曝光!饭桌上的鸡鸭猪牛鱼全部沦陷!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混中介圈9年,他经历了北京黑中介的“黄金时代”

2017-03-20 李天骄 南都周刊 南都周刊

最混乱的时候,曾率10人小队闯租客家要中介费、敢和城管打架。

 口述◈小F 整理◈李天骄 


“一会儿见租客,我就说你是我妹妹,但是你千万别开口说话,我是河南人,你一张嘴东北味儿太重。”租房中介小F在我的死缠烂打下,终于同意我和他一起陪租客看房。

今天要出租的,是他北京30套房100间卧室中的一间次卧。这30套房都是从房东直租,他的工作是把这些房子简单装修,再转租给其他人,从中赚取差价,但他不喜欢别人称他“中介”。

“中介都收中介费,我不收,我一般和别人说我是二房东,”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中介听起来像骗子。”

看房从晚上六点开始,他和一批又一批的租客介绍房子的户型,“这房子特别大,一共四户,其他三户都是上班族,作息规律......”同样的话重复无数次,但小F乐此不疲。

19岁只身一人来北京,在房产公司做中介六年多,做“二房东”两年多,他自称带过2000多个客户,其中有成名前的歌手,“好像叫什么李代沫”。

2008年第一次接触中介,他就认为这就是自己要干的事儿。他觉得中介很像港片里的古惑仔,叱咤风云,于是在陪租客看完房后,我和小F在一家烤肉店,边吃边听他讲起自己的“黑帮大哥养成记”。


————我是小F口述分界线————


  到大城市看看

我老家在河南鹤壁,是一个有矿的地儿,我小时候不爱学习,2008年中专毕业那年才19岁,我就下井打矿了,每天弄得灰头土脸的,还总爆炸,一整就炸死人,我觉得这不是我该干的活,我得出去走走,见见世面。

我初中同学在江苏昆山,让我过去一起到工厂做流水线,那会儿只知道昆山离上海特别近,啥也没想,就把2000块钱的积蓄全揣兜过去了。当时我们七个人住一个两居室,每天睡到中午起,吃顿饭开始打麻将,打累了出去上网,每天都浑浑噩噩的。

晚上打麻将,声音特别大,有邻居就和小区保安反映扰民。保安铛铛铛凿门,大夏天我们都光着膀子在屋里,有几个哥们身上有纹身,还五大三粗的,一开门把保安大哥吓住了,特别怂地问,“可不可以小点声?”

图片来自网络


七天之后,钱都花差不多了,这得找工作啊。上人才市场应聘,找了一个工厂里的流水线工作,干了三天,其中一个同学把领头的给打了。领头说话太冲,还骂骂咧咧的,我哥们不服啊,上去把人家撂倒。现在回想起来都能理解,干流水线的没啥文化,我们自己也是土包子,骂脏话都正常,但是那会儿太年轻,谁都不服,看谁都想打。

打完人工作也丢了,本来就没钱,我们七个人还凑了2000块钱医药费赔人家。最后我兜里就剩500了,我一看不行,得走。

我姨正好在北京开黑网吧,让我过去,还帮忙找了个小作坊当学徒。我一听也挺好,北京是首都,肯定特别繁华。

第二天花了100多块钱买了一张从上海到北京的硬座,上火车就拎了一瓶水。北京和上海都是大城市,我觉得大城市之间不能离得太远,寻思俩小时就到了。结果火车经过好几站,就是不到北京,我问列车员啥时候到,他说明天下午,我一听就懵了,全程22个小时就喝了一瓶水

当学徒的小作坊那地儿,我至今都忘不了——回龙观再往北二拨子新村,啥高楼大厦也没有。天天在十几平米的小屋里操作机房,一个月就给我1300的工资,还不给我放假让我出去看看。

图片来自网络


干了俩月,我一个同学跟我说,他表哥在北京干房屋中介,三年挣了50万。他想去面试还不敢,非得拽我一起去。我这人还行,挺够意思,朋友有事招呼我就过去帮忙。

计划是我先进去,人家问啥,我记住了,出来再告诉他,让他提前准备准备。我特别能胡侃,给面试的经理整得可高兴了,觉得我适合干这行,恨不得明天就能上班。

我开始都不想去,纯粹应付他,但是经理说,一个月给2000底薪外加提成,我一听就心动了,说这活我干。其实我啥都不懂,都不知道中介是啥,就知道好像和房子有点关系。

我一回去,就和小作坊的老板辞职,还可有理了,“你这工资太低,我要干一个月2000的活。


  当中介特有范儿

当中介头两个月,发生了几件事,让我觉得做中介就是我要干的大事。我一个客户把我跳单了,本来给她介绍房子,她看完之后偷偷和房东签了合同,当时经理告诉我还没信,上人家敲门一看还真是。给经理打电话说,确实是我带的客户,现在人家住进去了,这咋办啊。

08年我刚入行那会,中介特别不正规,经理让我带着十个人,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呼呼就过去了,敲门不开,我一脚给踹开了,顿时感觉黑社会上身。一进屋往沙发上一坐,桌子上有水果,我该吃吃该喝喝,让兄弟在墙上写”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们就是要中介费,连哄带吓唬她,然后走了。


《古惑仔》剧照


过了一会儿人家报警了,带着警察上店里,警察问我,“你是不是刚才闯人屋了?”我看了一眼经理,经理在警察身后摇头,我就特有底气地说“没闯”。警察扭头和客户说,下次录上视频做证据,然后转身就走了,都给我瞅傻了。

经理让我过去把客户拦住,要中介费,我当时硬着头皮过去了,“这事完不了,报警没有用,不给中介费还得找你。”那姑娘拉着我胳膊央求,“大哥,给你一半,500行不行?”

我一心软说拿来吧,下不为例。正常情况下我们员工拿10%的中介费做提成,那天经理让我把这500块钱自己留着。我特高兴,能吓唬人还能挣钱,特有意思。

我们那会儿还敢跟城管打架。在大街上我们贴小广告,城管把我们其中一个人踢了。定福庄西街我们有十几个店,没事就有员工骑摩托车在街上找他,见一个小卖部就问“看见城管在哪嘛”,得报仇,找回尊严,这种事我们可团结了,我们公司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不管在北京哪,只要看见扎着我们公司红领带的被打了,就得上去帮忙,不帮忙被别人知道了你也别想干了,临走还得挨顿打。

过了几天,城管开了好几辆车来我们店里,一下车十几个人拎着棍子就围门口了。大经理把我们叫出来,特别硬气地说,今天把这条领带摘了,谁打谁都不一定。我们店里后面有一个大仓库,都是家具,我们十几个人一人掰一个凳子腿就出来了,时刻准备战斗,不过最后没有打起来。当时周围做生意的都围过来看。城管里有两个是正式的,没敢动手,我们把城管骂得不能行,他们没办法只能走了。

从那之后,我觉得中介都特别牛逼,走路都带风。2012年,老板因为涉事,公司黄了,我猜和以前干的嚣张事儿脱不了干系

《无间道》剧照


  自己做老板

我们是拿工资和提成,但是老老实实干,工资特别少,就得动点脑筋,私吞中介费最常见。比如这个卧室一个月1200,中介费是一个月房租,签完合同,我就和租客说,最近没发工资,中介费我先拿着,不管谁打电话找你,都别吱声,以后有啥事找我。说这句话的时候,钱已经在我手里了。他同意,以后房子有啥事找我,我都给他处理,他说不行,我也拿钱走了。

租客一般都比较配合,在他们看来中介费是给中介还是给中介公司都一样,给中介还能赚个后续服务,灯坏了、水龙头漏水,找到当初租房的中介,还可以给修好,而公司才不管这些破事。

还有抬高租房价格。比如,现在公司一个月3000从房东那里租房,对外想租3500。我找租客说租4000,租客一般都讨价还价,我就说,那我3500租给你,但是单独给我1000钱。租客觉得占了便宜,我除了拿提成,还能多拿1000,大家都高兴。

4年后公司黄了,毕竟太不正规,而且从区经理到小员工,大家都想方设法搞钱。公司一黄我就去了另一家中介公司,同时筹划自己单干,那会儿刚给家里打了钱,兜里就4000块。我从房东那拿的第一套房一个月4800,押一付三,我和大爷说,我想租这套房,但是我钱不够,我给你4000定金,你给我半个月时间,我把剩下的钱给你付了。

那是个空房,啥也没有,大爷就放心把钥匙给我了。我在网上发帖子出租房屋,北京永远不愁租房的人,供不应求,帖子发了两分钟,就有好几个人打电话。第二天带租客看房,一个月6000,押一付三,看中了当天签合同,交完钱第二天就给配家具。

我拿到钱就打给房东,说提前发工资了,很多房东都以为是我自己住,不知道我是中介。然后我拿着剩余的钱,到旧货市场买家具。我的房子比链家、自如租的便宜,而且不收中介费,只挣差价,所以找我租房的人慢慢就多了。房东爱把房租给我,因为我没有免租期。很多大公司都有一个月的免租期,租12个月,只给11个月的房租。

这套房子我租了三年,现在房东大爷还租我4800一个月,但是市场变了,现在我一个月租到了9600,这是30套房子中差价最大的一套。

图片来源网络


我干了中介这么多年,发现一个基本的规律,从房东那租到期再续租,房东一般不会涨价,最多也就一套涨500/月,涨多了他自己都害怕。但是市场变了,租房的人越来越多,供不应求,转租出去一间屋子最少涨300/月,一套房就可以最少涨1000/月。如果不续租,房东才会到中介市场打听房价,然后涨价,一套房房东自己一个月涨1000多,中介再涨1000多,价格就上天了,而且涨了就下不来。

北京有好多骗人的黑中介,像某某地儿,门店里面破破烂烂的,没有几台电脑,他们就十套房子,但是连租带骗,一年比我们多挣五六倍。比如你押一付三,住到期了,该退押金,他说店里换老板了,店里名都换了。让你打老板手机,但永远打不通。再或者交完押金,到搬家那天说房子租不了了,房东要收房,押金也不给退。

很多人都过来砸店面,往门口泼屎,拿油漆往门上写字儿,网上骂他们的多了,百度好几页翻不完。他们也不打人,长得五大三粗的,就吓唬你。报警没证据,警察管不了,起诉成本又太高。

我不收黑心钱,前对象是在家居士,受她感染相信因果报应,人不能做坏事。我没学历没本事还能挣钱,已经很神奇了,那我还坑啥人?


  那些奇葩事儿

我从干中介到现在九年,带过2000多个租客,见过各种职业各种阶层的人,看他第一眼,就大概能判断出他能租多少钱的房子。就比如今天晚上看房的这几个人,第一个来的姑娘是最可能租的。她说如果租的话,能不能把床头换成木头的,怕自己养的猫把它挠坏,说明她租过房,在北京呆的时间不短,另外她还养猫,说明能养活自己的前提下,手头还比较富足,有一定存款,多少就不一定,所以这人比较靠谱。

但也有极个别的情况会看走眼。之前有一个房东,我第一次看房的时候,他和他老伴儿在家等我,我一瞅这俩人,像农民,外套感觉都洗没色了,手很粗糙,像是长期在地里务农。我心想是俩老农,就把价格压得特别低,那套房子市场价一个月能租到3500,我愣给压倒3000。俩人也没还价,当场就把合同签了。

签完合同下楼,楼下停了一辆宝马x3 suv,俩人直接就上去了,老太太开车。给我瞅傻眼了,老头以为我开车来的,还特别客气地问车停哪了,我的小摩托离他的宝马不到五米远,没好意思,说停外面了。后来才知道,这套房子是他们买来等着拆迁的,他们在北京不止一套房。

剧照图片


干几年中介,啥奇葩的事都能遇到。有合租吵架半夜12点给我叫过去的,一个中国女孩和两个黑人女孩闹得鸡飞狗跳,黑人女孩不知道啥信仰,大晚上在客厅磕头,整得贼神道,把中国女孩给吓着了,后来协商,黑人女孩搬走。

还有一个租客晚上给我打电话,在一个宾馆里,让我过去,大晚上我说不方便,她就开哭,我一听哭就受不了,过去找她。一进屋她说她要上厕所,那厕所是玻璃的,我说我出去吧,等她上完了把我拽进屋,说我像她前男友,要跟我那个。这不是有问题吗,给我吓得蹭蹭往外跑。

我最烦我这种人,没上过多少学,素质低,我喜欢把房子租给大学毕业的,他们比较讲理,明白事。现在我的团队就我和我兄弟俩人,每个人一个月能有一万多的收入,生意还在不断的扩大,但是我还想干点再大的,还在慢慢研究市场。

我有一个朋友自学了四年易经,会看相,说我是能挣好几亿钱的人。我都没信,能有个几十万就知足了,到时候拿着钱,回家买房子,娶个媳妇,我都28岁了,还挺着急结婚。



和小F聊完已经晚上十一点,从烤肉店里出来,小F看到门口停的一片小黄车,和我义正严辞地说,“小黄车被破坏的特别厉害,你应该报道一下,现在人都没有公德心。”

在离别前,他说自己特别喜欢唱歌,以前喜欢陈小春的《乱世巨星》,现在喜欢汪峰,觉得“特有力量”。

“我给你唱一段汪峰的《存在》”,说完便对着夜空高歌:

谁明白生命已变为何物

是否找个借口继续苟活

或是展翅高飞保持愤怒

我该如何存在……

END




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二次转载,欢迎分享到朋友圈。如想取得授权请邮件:newmedia@nbweekly.com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