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响水县人担心的爆炸,终于发生了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真实的台湾,让我大跌眼镜!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互联网正在变窄,喷子正要接管世界

2017-04-26 AdrienneLafrance 南都周刊 南都周刊


妖孽横生的互联网,留给我们正常人的空间,所剩不多了。

 文◈Adrienne Lafrance 编译七小姐 


首先,我有个不成熟的小建议,我也一直不遗余力地把它安利给周边经常在网上遭遇喷子、僵尸粉或者其他各路妖孽的人,那就是,在面对恶意留言的时候,是敲下我能想到的最泄愤的回击,然后截个图,存进一个文件夹里,留着将来讲段子

我并没有真的把最泄愤的回击发送出去。截图之后我就删掉了机智的回击,深藏功与名,继续我的生活。其实我从来没见过网络喷子们的庐山真面。喷子出没也主要是为了抨击我之前写的某篇文章。

唉,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我们都知道,互联网和现实世界一样,魔性起来那也是棒棒的。




近来总感觉网络环境越来越low了,唯恐天下不乱的喷子们一个个都可嚣张了,恨不得把网络上的正能量都消灭干净。正邪之争正在进行。而在皮尤研究中心和依隆大学联合发表的一篇报道里,技术专家们普遍认为:坏蛋们就快要赢啦

研究人员就「改变人们网上互动方式的力量」,走访了超过1500名专家与学者:「未来十年,恶势力、骚扰、喷子以及令人反胃的、令人疑虑的论调,会更多还是更少地影响网上公开讨论?」绝大多数受访者,81%的人,都认为未来十年内,网上公开讨论的调调会跟现在差不多,甚至可能更糟。

Susan Etlinger 是市场调研公司的一名技术产业分析员,她认为,未来不仅会更糟,而且网络上保护人们免受喷子袭击的空间将不可避免地被蚕食掉,还有可能演变成是一种新形式的「波特金网」,在漂亮的表面下,掩盖着横行网络的粗鲁。

编者注:「波特金村」是指专门建设出来为了迷惑世人情况没有那么糟,而建造起来的面子工程。因为本文是讲互联网,所以把「村」换成了「网」。

「在社交平台上,安全专家们、伦理学家们还有网民们,就如何平衡安全与隐私、言论自由以及用户保障展开激烈讨论的同时,网络暴力、人肉和乱喷一直继续,」 Etlinger认为,「公共意见领域将是重灾区」 ,「更令人忧心的可能是,倡导网络隐私与安全、努力打造更安全更平等网络环境,可能会迫使恶势力使用更隐秘的渠道,比如Tor。」

Tor是一个使人们能隐身浏览和匿名交流的软件,那些想要擦掉上网痕迹逃脱政府监管的人、浏览非法网站的人、喷子、检举告密者,甚至其他普通网民都可能会使用该软件。

Etlinger说「当然,这就是正在发生的事情,只是我们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而已。」 提到「使用更隐秘的渠道」,她接着说「最糟糕的结果将是互联网变成一张 「波特金网」,所有的一切都看起来很积极很阳光,掩盖了一个更多麻烦更少透明的现实。」




真相很丑陋:人类其实是喜欢喷人的。那些在网上骚扰、纠缠和欺负别人的家伙要匿名起来很容易,但要社交平台设计一个系统去对付他们却很困难。皮尤研究中心的研究员认为原因有两个:

  1. 网络言论不断扩大的影响力和日益增长的复杂性。

  2. 技公司压根儿没有要解决这个问题的意思。


「仇恨、急躁和愤怒的内容最吸睛了,这太常见了」,马里兰大学的一位法学教授,Frank Pasquale 表示,「除了极端过分的案例,一旦能为社交平台带来收益,不管什么鬼畜, 都不仅会被容忍,还会得到鼓励。」

那些曾为社会言论定调的新闻机构,在文化上的重要性已大不如前。那些风头正劲的网络新闻和广播评论,一直在炮制人们相互撕逼的节目,已然偏离了职业媒体曾经高高在上的言论操守。新闻机构对自己社会言论的灌水区都几乎不设管理员了,这等于是向公众使了个眼色:可劲儿燥!什么都能接受!更不要说像脸书和推特这样社交媒体了,那简直就是个闹哄哄的线上菜市场。

We Media的创始人Andrew Nachison在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中提到,「脸书为用户相关性调整了一些算法,以提升服务质量。但实际的目的是提升用户数量。我们斗得越凶,他们挣得越多……所以这种你来我往的对骂就这么继续下去了。」

皮尤研究中心的报告里掷地有声的一句,来自IIJ的一位研究人员Randy Bush:「现在网上公开叫骂的问题已经没救了」, 「在喷子的嘴炮和政府监管的寒蝉效应之间,互联网已经变得越来越狭窄了。」




许多民意调查显示,人们其实都见证了「口水大战和恶意歪曲」的焦灼愈演愈烈。这已经超越了单纯的「讨厌恶心呸」、川普的段子、更或者有针对性的骚扰,我们都已经卷入了21世纪言论刀光剑影的战场,并且这里和其他一切战场一样,参战的人得为应对后面的苦战练就一身本事。

为了试图搞清楚喷子们究竟是冲着什么来的,研究员们放了个大招。早些时候,斯坦福大学和康奈尔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家组队出了一篇文章,讲述他们如何应用机器学习算法预测某个人会不会一言不合就开喷。用这个算法分析人们的情绪和他们正在讨论的内容,正确率高达80%。

他们发现情绪不好的时候人们更容易打嘴炮,并且嘴炮通常愈夜愈疯狂(白天大伙儿都克制)。他们还追踪了嘴炮行为的传染倾向。当一个喷子起了个头,各路喷子会一呼百应山呼海啸而来,而如果是个正常人不疼不痒地抢了沙发,就不太可能形成这种天雷地火的热烈场面。更奇葩的是,讨论中越多喷子留言,就越可能激起参与者互喷,喷着喷着楼就歪了。

「讨论中的某个偏激言论,也许只是因为这个人今天心情不爽,却能点燃其他人更糟的情绪,煽动更多的喷子。」 斯坦福和康奈尔的研究员们写到「随着这种负能量行为的进一步蔓延,如果不加抑制,打嘴炮就可能变成沟通的常态。」

搞清楚人们开喷的时机和理由是很重要的,但更重要的是运用技术手段控制嘴炮的杀伤面。要堵住喷子们的嘴,并不是像人们想的取消匿名就好了。皮尤研究中心的报告指出,这么做只会使「政府和主流机构更肆无忌惮地使用监管工具监视人民,镇压自由言论以及约束社会讨论。」




《仇恨者:骚扰、虐待以及网络暴力(Haters: Harassment, Abuse, and Violence Online)》的作者Bailey Poland指出:「最大的挑战将是,在保护匿名与控制过激言论中寻求一种合理的平衡。以胡搅蛮缠为特征的网络讨论被纵容得太久了,也该管管了。」

使用网名或许是一种有效的方法,这样人们线下的身份就被隐瞒了,时间一长,狐狸尾巴又会露出来了。聊天机器人,过滤器,或者设定了某些程序的机器能帮人们揪出这些狐狸尾巴。只不过,它们也有可能越帮越忙。

「当聊天机器人开启疯狂模式,凡是有仇恨言论的个人统统枪毙,那我们该如何界定「言论」?」 Future Today Institute的首席执行官Amy Webb指出:「当下,我们的法律机构还没有做好准备,去面对一个要讨论AI的言论自由是否会受到侵犯的未来 。」

另一项挑战是,不论人们想出什么办法来对抗喷子,喷子们都是会卷土重来的。即使在那些认为喷子们是能被击退的,文明之花必将开遍互联网的乐观派中,也是存在极大的变数的。

「在浩瀚的沟通历史中, 线上讨论还算是一个新生事物,」 Ignite Social Media的分析总监Ryan Sweeney在回应皮尤研究中心的提问中说 : 「科技革命已经超越了文明讨论演进的速度。希望文明最终能追赶上科技的步伐。我们正处于最关键的时候。」

编译整合自theatlantic.com《Trolls Are Winning the Internet, Technologists Say》



END




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不得二次转载,欢迎分享到朋友圈。如想取得授权请邮件:newmedia@nbweekly.com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