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美贸易战不打了!逐条解读中美联合声明,内涵相当丰富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忧蓝之吻》中文版(第24章)

NBA深圳表演赛门票今早全卖光

【小说连载】《忧蓝之吻(暂译)》中文版(第6章)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018年9月1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苏州有堵墙:“百年名校”隔离出双面现实

深度营 南都周刊 今天


尽管同在一座校园,但他们永远不会相遇。

文 | 深度营


9月3日,苏州全市小学的开学日。原立新小学五年级学生、务工子弟王博,将到离家5公里的苏州市勤惜实验小学校园内上学;不出意外,来自附近某高档小区的一年级新生张浩天,也将迎来他小学生活的第一天。

 

开学后,王博和张浩天会出现在同一所校园,但他们不会相遇。一堵墙,把他们彻底隔开了。

 

也是这一堵墙,刺痛了所有家长。一边是勤惜的家长们们高呼不公平,认为这样的安置破坏了关乎几百万房产证的学区房规则,一边是以外来务工者为主的立新家长们,他们看到的不是不公平,而是不平等,并斥之为“歧视”。

 

一个星期过去了,大人们的争论越加激烈,而孩子们的入学,已经迫在眉睫。


一道栅栏隔开两所学校


同一所校园,永远不会相遇

 

这是一所被隔开的校园,面向着姑苏区江天路,四周被高档小区围拢。

 

作为菜场摊主的儿子,王博被规定好只能从东北方向的后门进入,穿过操场,路过两栋教学楼,进入通过一道新设的孔状卷闸门,来到属于他的教室,在三栋主楼中南侧的楼里。

 

差不多同时间,张浩天会从附近的高档小区走进西侧的正门,他的活动区域被限定在北侧的两栋教学楼里。

 

三栋教学楼被隔离出两片区域,被一道铁栅栏和三面卷闸门隔开。

 

一边是王博和其他800名务工子弟,他们的父母,要么是菜市场的摊贩,要么是散落苏州各个角落的打工者。另一边是400名新苏州人的孩子,他们的父母,要么在企事业单位,政府部门,或者在附近的科技园里开了公司。

 

两边学生无法进入彼此的区域,相互独立,单独管理。当然,关联也会产生,操场、艺术教室和计算机教室是共用的。此前校方在媒体采访中说,将会制定错峰使用的规则,学生们如果要去操场运动,就打开卷帘门。

 

有听闻消息的家长对南都周刊记者表示,“校长说保证小孩每天一个小时使用操场,食堂的话,据说是立新的小孩叫盒饭。”

 

早操怎么做,教师会不会共用?家长们也没有得到确切的答复,也没有正式文件。

 

这也意味着,王博和张浩天,尽管同在一座校园,但他们永远不会相遇。

 

勤惜小学这座校园,便是这样一分为二,隔离成两个学校。

 

“勤惜”这个名字已经有了一百多年的历史,后来几经变更,又是停办,终于在2016年重建、复名,是一所公办的重点小学。公开资料介绍它是“培养新一代苏州人为己”,需要有附近学区房的房产证和苏州的户口,才有资格入学。不过,因为是新开始招生,勤惜现在只有一二三年级,近400名学生。

 

在几天前,也就是8月23号,勤惜小学发出“告家长书”,宣告这所学校空余的教室将分出来,跟一所民办小学共用。

 

这所民办学校正是立新小学,学生以外来务工子弟为主,校舍原来在五六公里以外的东北街15号。由于靠近菜场,许多学生是菜场摊贩的孩子,因此得名“菜小”。据告知书上说,它原来的教学场地合同到期,校方没有续租,法院判处收回房屋。

 

更早前,8月16号,立新小学那边已经挂出了姑苏区文教委的通告,告知学生和家长,这里已经不能读书了,新的入学地点在5公里以外的江天路128号,也就是勤惜小学的校园内。

 

隔离就是这么来的。

 

南都周刊记者数次致电立新小学,想进一步了解安置流程和规划,但无一应答。勤惜小学和姑苏区文教委也对记者表示无法回答问题。

 

媒体报道后,这所原本空旷而平静的小学,被哗然舆论打破了。歧视与公平,也成为网友谈论这里的关键词。其中,神经最被刺痛的,自然是双方家长。

 

一边认为,“用国外的话说,就是歧视。”

 

另一边则说:“让非学区的学生抢占了公立学校的资源,这对我们(买学区房的家长)来说不公平”。

 

争论过去这么多天,依然相持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