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洪水文淆之吃肉

“我上头有人!”大二女孩李心草如何被权力猎狗撕碎?

今天几十万人要求判洪某死刑!!!法考主观题吐槽来了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忧蓝之吻》中文版(第24章)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数字鸿沟在加速扩大,你还能跨过去吗? ——写给媒体人的新年寄语

2017-02-05 王明轩 读娱 读娱



转眼咱中国人的丁酉鸡年就开始了,也该跟大家说点过年话儿了!说什么呢?就从前几日公布的中国网民达到7.31亿说起吧。



7.31亿,意味着我们建立在工业文明基础上的传播体系彻底崩塌,喇叭还在,广场上的人没了。



读过我的《即将消亡的电视》的朋友一定都记得,我在08年曾预测中国电视业的崩盘(堰塞湖垮塌)最迟将发生在2015年。果然,2015年年底除了三两家优势台,整个行业陷入了行业性下滑。我预测的依据一个是2015年中国网民将达到7亿,另一个是根据2000年人口普查年鉴推算出的中国40岁以下人口届时也是7个亿。大家知道,40岁以下人口是人类社会快消品的主流消费人群,这就意味着在2015年底,传统报纸、杂志、广播、电视所仰赖的广告收视人群几乎全部变成了网民。而中国的媒体收入,特别是电视媒体收入,几乎全部依赖广告,一旦广告流失,退化成老年人的“空中大药房”,则必然成为断了上游给水的罗布泊。


今天,中国网民已经在7亿的基础上又多出了3千多万,而且还会以每年两千万左右的速度增长,而非网民,除非中国发生灾难性的倒退,否则己经没有了再生的社会基础,传统媒体也就失去了基本的受众基础



可怕的数字鸿沟!它将把我们分隔成富裕与贫困,精彩与无奈的两个世界。



人类重大生产力的提升往往会产生鸿沟现象,两百年前中国就是被“机器鸿沟”阻挡在文明世界之外。今天,信息革命将产生的是数字鸿沟,所谓数字鸿沟,就是掌握数字生存技能的人和不掌握数字生存技能的人将被割裂成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状态,并最终沉淀出截然不同的社会形态,前者尽享信息革命的成果,而后者将在未来社会机会获取、财富分配中处于绝对的劣势,并最终陷入无助与贫困中。当然这种差距目前还不很明显,就如当年澳洲大陆和非洲大陆刚开始发生断裂时(地理学的一种学说),仅仅是一道裂缝,连小青蛙都能跳过去,但多少年后,除了鸟类,再大的动物也只能望洋兴叹,于是这道鸿沟让澳洲还停留在有袋类动物阶段,而非洲的动物们却进化成大型哺乳类,甚至进化出了灵长类动物,以及我们人类。



7.31亿,是“物种”加速独立进化、发展的分水岭。



如果说,2015年底中国网民接近7亿,是数字鸿沟得以成型的标志,那么,2016年底的7.31亿则标志着已经跨越数字鸿沟的人们,已经有了足够的人口规模和财富规模,他们不再是以小博大,在传统经济的夹缝中求生,而是以足够的体量,以压倒性的优势,快速朝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进化,并快速拉开与鸿沟另一侧的差距。


我们必须看到,工业革命解决的是人类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控制动能,机器是人类体能的放大器。而信息革命是人类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控制信息的计算处理,计算机是人类“脑能”的放大器。当工业文明的巨大的生产力和信息文明的超强的信息处理能力结合在一起,将发生的可不仅仅是工业4.0那么简单。这是一次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之间的巨大变革,将导致的是包括雇佣关系、政治生活、管理制度、治理方法等社会形态的重大改变。人类的生产方式将由工业革命后的满足最大公约数的社会化大生产,转变为满足个性化需求的社会化大生产;企业的经营将由追求满足最大公约数的规模效益,转变为满足个性化需求的淘金效益;社会的经济结构将由物质财富为核心,转变为非物质财富占很大的比重(也许有一天会超越物质财富)。这一切不会仅仅发生在人类社的某个或某些领域,而是在国民经济十几个部类几百个行业中,如“军备竞赛”般的全面、激烈地开展起来。请不要再肤浅地讨论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哪一个更重要?他们是灵与肉的关系,两者同等重要,彼此依赖不可或缺。其结果就是将不同国家和地区,以及同一国家的不同人群,以是否掌握数字生存技能或数字化普及程度为标准,残酷地隔离开来。


想一想,若干年后,人家在网上快捷的定了车票、选好座位,定了酒店、选好餐馆,而且还享受了应有的优惠折扣......而你,这一切都需要凭着两条腿到处去打听、排队,且不说你享受的都是人家剩下的机会和服务,紧俏的你抢不上,光你要付出的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就要比人家高很多,长此以往,怎能不陷入贫困呢?



数字鸿沟两侧的媒体进化趋势。



信息革命解决的是超越人类运算能力的信息高效处理的问题,因此它首先冲击和冲击最大的都是人类社会信息含量高的行业,如情报、调研、金融、小商品等。它是把各个行业涉及到信息处理和传输的部分搬到互联网上,比如,乘客找出租车,出租车找乘客;餐馆找食客,食客找餐馆等。而媒体的使命就是采集传播信息的,属于信息含量最高的行业之一,它受到的冲击也必然最早,最大。


在冲击过程中,没有越过数字鸿沟的传统媒体,将因受众的减少导致收入的减少,收入的减少导致节目质量的下降,进而导致受众的进一步减少,这是典型的电子学的负反馈现象,将快速导致传统媒体急剧萎缩,成为地方政府可有可无的黑板报和老年人的社会福利。而越过数字鸿沟的互联网新媒体将快速向传输智能化和媒体互动化的方向进化,构建出互动的节目形态,互动的运营形态和互动的盈利形态。



可怜、可悲,又可恶的一种声音。



人类的任何一次社会进步,总会有一些前清遗老、九斤老太式人物,因为自己利益受损或认知上的局限,试图阻止历史的步伐,或沉浸于对过去的迷恋。在这次媒体变革中,我们也时常听到这样的声音:“不要唱衰传统媒体”,“电视依然是主流媒体”,“‘电视+’大有可为”﹍﹍下面是我从80后优秀记者林沛采访喻国明教授的一篇文章下的留言截图,也是很有代表性的观点。

                                              


我不想对这些观点再进行反驳,我想说的是,人类的社会机构就如一间长期不打扫的房间积累沉淀的厚厚的尘埃,信息革命就如一把巨大的鸡毛掸子把这些尘埃全部扰动起来,不管你是霸道的出租车公司,还是霸气的银行,还是牛叉的报社、电视台,都无法阻止这些尘埃,也就是你们的人才和其他生产要素飞舞起来,当下各电视台优秀员工排着队辞职就是鲜明了例证。我同意这些尘埃迟早会再次落下来,但他们具体落在那个山头取决于哪个地方对尘埃有足够的吸引力,并不取决于那个山头是否叫“电视台”这个名分。


另外,不要以为只有传统媒体人才能写出好文章,拍出好节目。且不说在新的传播条件下,我们熟悉的社会学、经济学、传播学、广告学等社会学科即使不推到重写也要大幅修订,仅仅16年夏天我参加的网信办举办的一个业务研讨会,会上哔哩哔哩、知乎、映客等新媒体机构的年轻代表的发言,就着实让我震惊了一番。千万不要低估互联网上的年轻人的学习能力和对规律经验的总结能力,他们借助于互联网提供的更加先进的数据工具,已经开始形成他们自己的媒体传播经验并开始总结出理论化的规律,真是让我这个自以为是的60后老电视人目瞪口呆。


还有,也不要以为在微信上开个公众号,把内容撒到优酷、土豆上,你就算融合了,转型了,那充其量是一个提供内容的CP。要知道,媒体员工过去之所以依附于报社和电视台,是因为你是采、编、播(刊)一体的平台,如果你的播(刊)已经没有了受众,那么能把一个公众号或视频内容做出几十万、上百万粉丝的员工完全可以辞职去做自己的文化公司。所以呀,传统媒体的转型唯一的出路就是赶紧做出自己对“尘埃”的吸引力,而吸引力的核心就在于传输的智能化和媒体的互动化,别再把自己所剩不多的战斗力消耗在那些抱残守缺的挣扎上了,那样做可怜可悲的是你自己,可恶的是你误导坑害了跟着你卖命的80后、90后的年轻人。



2017,让我们跨越数字鸿沟。



2017,丁酉鸡年,数字鸿沟在扩大,传统媒体与互联网新媒体的差距也在加速扩大,就让我们下决心真正的转变观念跨越数字鸿沟吧!跨过去,虽然我们对互联网新媒体还十分生疏,我们还不是能够翱翔的鹰,但即使是一只笨鸡,毕竟还有一双翅膀,还有飞腾的机会和空间。


*本文为王明轩原创,转自新媒体大趋势(id:xmtdqs)


更多文章:

观点 | 景甜和杨幂的段位相差尚远,但欢瑞世纪和华策影视的差距是200亿市值吗?

看点 | 鸡年春节档电影启示录:缺乏好内容,资本也仅喧嚣一时

看点 | 从春节档票房爆发看乐视影业自估300亿市值不仅是自嗨,更是品位不足

观点 |《大闹天竺》口碑扑街宝宝输了 光线又会是最大赢家吗?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