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点丨两会炮轰“玄幻剧”走不远 这压力“玄幻”挺得住吗?

2017-03-13 第二阿累 读娱 读娱


两会期间,文娱领域炮声一片,行业代表纷纷发声:有将目标对准行业毒瘤票房造假、收视率造假者,有认为行业歪风邪气太盛者,也有认为鲜肉和小花等“流量担当”过度占比、拔高影视剧成本者…更有资深电视人、著名导演、花儿影视创始人郑晓龙提出—“玄幻剧”走不远,“现实主义才有可能走向世界”。



因为当前的时间点颇为敏感,而且诸多行业乱象的“表象”看上去都是和“玄幻”有关,所以读娱君愿以微小之言,为“玄幻”发声:行业乱象并非玄幻题材所致,天价片酬和收视率毒瘤也并非题材“结果“。正所谓,惯例沿袭积重而来,恶果多方共养而生…这锅,“玄幻”背得起吗?,这压力,“玄幻”挺得住吗?


玄幻盛行,是全球流行文化的绽放


玄幻是一个大盖子,囊括了魔幻、奇幻、修真等等领域——当然,这个分类也值得商榷,但玄幻的盛行并非国内的“独行”,而是全球范围年轻人文化的一次进级。


且不说带着明显西方龙与地下城色彩的《魔戒》《霍比特人》《哈利波特》等,就是漫威、DC构建的庞大世界,这些横跨动漫、影视、游戏等领域具备着全球号召力的影视大作也是更偏向玄幻而不是科幻。




另外,刘慈欣《三体》获得的雨果奖,这一科幻界的权威奖项,获得作品也是以“奇幻“居多。以《北京折叠》为例,虽然是打着科幻小说的旗帜,但本质上更接近”奇幻“,而奇幻正是玄幻的重要组成部分。



存在即合理——玄幻文化和影视作品的兴盛,使其早已揉入全球流行文化的血肉中,成为一种必然的现象。在一些外国大片中,因披着科幻或高科技的外裳使其显得更贴近“现实”;而国内的玄幻因为和本土仙侠、魔幻文化相结合更增添了一些“匪夷所思”的观感。


公认的中文玄幻起点,一般是黄易1988年的小说《月魔》,从“黄易”热潮席卷港台后,国内网络小说写手们接受、消化并发扬光大了这一题材和写作方式。从最初在网络免费传播,依赖台湾出版赚些许稿费,到国内推出付费阅读、实体书出版、改编漫画网游以及近年来的影视热,玄幻作品的“势力”已渐渐占据了网络文学的半壁江山。



可见,国内的玄幻文学在拥有着自己独特的东方特色之外,也具备着和世界同步的联动性——和全球年轻人的流行需求保持了一致。


“玄幻”是当代年轻人的“现实主义”


2012年,莫言以《蛙》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业界对其的评价是深受南美洲魔幻现实主义大师马尔克斯的影响。《蛙》这本书,就是用脱离现实的手法,写了关于一个非常“现实主义”的计划生育的沉重课题。而近年来被影视剧改编多次的《白鹿原》的原著,也带有浓厚的“魔幻”色彩。


当然,以上举例并非说明当前的主流玄幻作品的“厚重性“,因为在全世界文学范畴内,流行的多数都不是厚重的,更多的是带着轻松的消费主义。而且,“现实主义”在文艺圈不一直都是“伪命题”吗?满屏的清宫戏和民国戏的场景,对比英美剧满屏“旧社会”的灰暗,国内的影视剧作品都明显的干净、明亮,多了几许“浪漫主义”。

 

更何况,还有一个比当下更“玄幻”的时代吗?首富王健林的小目标是先赚一个亿,马云说自己最喜欢没钱的状态,王思聪每年都换网红做女朋友,当姑娘们都宁愿坐在宝马里哭的时候,土豪却告诉年轻人有钱不幸福不快乐,告诉年轻人钱可以来的特别容易,这不“玄幻”吗?


还有曾经是一代成人童话的武侠,虽然“侠”的精神没有死,但却阻挡不了“拔刀相助”、“侠之大义”的支离破碎。扶起跌倒的老人要冒着成为下一个“彭宇”的危险、帮忙抓小偷可能成为被告,精神、意识的散涣使其呈现形式、表达重心也在发生着渐变。正如当下流行于90后、00后的武侠作品,已深受玄幻及国外画风的影响,失去武侠的纯粹,其更缥缈、更杂糅的表现形式又何尝不“玄幻”。


玄幻小说是有套路的,和武侠类似,多数都是穷小子逆袭,或者世家子跌到谷底的再次崛起,又或者是霸道总裁被干翻重生后的“涅槃”之路…当然,这和眼前玄幻题材的影视剧还是有一些区别的,当前被改编影视剧的玄幻IP,多数都是披着玄幻色彩的言情小说,女频向——主流的玄幻小说作品,其实就是当前最大的“现实主义”。每一个屌丝都试图逆袭,每一个屌丝都盼着左拥右抱一路开挂,但现实被“北京折叠”,只能寄托于“精神世界”。


网文大神梦入神机和流浪的蛤蟆曾经总结过,玄幻文为什么赚钱——原因就是要抓住读者的“痛点”。所谓爽文,其实就是现实在玄幻文学中的映射,而玄幻就是当代现实主义的另一种承载方式,或许这才是玄幻类作品处于上升期的原因所在。


玄幻拯救了产业链,是年轻人和行业的桥梁


伟大的先知、哲学大师、留下一段和波伏娃千古韵事的萨特,有两个观点被无数人追捧,一是“存在先于本质”,二是“自由选择”。读娱君认为这恰好解释了玄幻为何能从网络文学到影视剧成功转化。


玄幻在主流之外“荒芜”多年,现在写手为什么写玄幻?读者为什么爱玄幻?这都是自由的选择,并非是强硬的拉郎配。玄幻偏安与网络文学一隅的时候,电视的开机率也是下降的,年轻的观众也是不爱看主流电视剧的—— 当电视产业看到年轻人热爱的玄幻,以及视频网站对于流量的追逐,《古剑奇谭》《花千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以收视率和流量双赢的时候,首先被拯救的不是小鲜肉,而是电视台和视频网站,以及这些剧集的制作方。



以刚刚收尾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为例,就捧红了杨幂所属的“嘉行传媒”。据透露,从欢瑞世纪出走之后,嘉行传媒不仅复制了欢瑞的经济模式,立捧新人、交好湖南卫视,借壳登陆新三板——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在湖南卫视和视频网站收获关注的同时,嘉行传媒的估值也一路走高,已高达50亿。这已经比肩山影等老派公司的估值。


而这仅仅是资本市场的冰山一角。以杨幂之前的经济公司欢瑞世纪为例,就以一部《古剑奇谭》崛起,更以《诛仙青云志》掀视频网站收视热潮,也最终顺势借壳上市。《大唐荣耀》虽然被下架,但2017年欢瑞还有多部玄幻大剧上线,足以“保鲜”业绩——包括华策、华录等影视剧上市公司的片单里,似乎离开玄幻巨制发布会就会乍然失色。


此外,炮轰者和传统导演,也纷纷试图在玄幻领域分一杯羹。以“正剧”闻达的导演张黎接拍了玄幻剧《武道乾坤》,而在之前发表所谓10问的柠萌影业的创创始人苏晓也是“玄幻+天价”剧的制作者之一。


苏晓曾经有过惊人之语:“一个演员片酬上亿,一个版权售价上亿,演员重要,不是只靠一张脸,IP有用,也不能只靠粉丝经济。我不信大IP+大明星=优质内容,否则制作公司只要养一群猎头就可以了。”可以来看看下面某媒体曝光的天价局的片单,柠萌影业有两部成本超过霍建华和周迅主演的《如懿传》的天价剧,《择天记》和《扶摇皇后》——《择天记》就是玄幻大IP,猫腻的作品,主演是自带流量的鹿晗和古力娜扎…简单来说,对于苏晓而言,说和做可能是两件事。


因为柠萌影业也是一家借资本快速崛起的公司,所以大IP和流量担当对于他们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借腾讯的投资,柠萌影业拿到了被业界艳羡不已的超大IP,同时也助推了所谓的“天价剧”和“高片酬”的乱象?

 


玄幻热,和行业乱象并非因果,但也是受行业趋势指引。尤其是视频网站作为主要的渠道方的时候,所有的视频网站都将“年轻人”作为主要的受众,那么他们曾经热爱的“网络文学”自然是要走上前台——如果真的放开,可能乱象更甚,当前被改编为影视剧的玄幻,多数还是被改造过的,以情感为收视点的。

作为玄幻最大的受益者之一的视频网站,自然也是玄幻影视化的助推者之一。


所以,以读娱君的才疏学浅,可能不太能够解读玄幻为什么成为年轻人的“主流文化”,但两会期间的炮轰,玄幻挤压现实、天价片酬等等,太偏重“点”而没有涉及到“面”——也就是说这些炮轰基本上就是二踢脚,尤其是还有些炮轰者还是掌握相当资源的行业资深人士,所谓资深也是受益者。应该感谢玄幻,让年轻人还可以保留对于国产影视剧的热爱吧。


更多文章:

看点丨《一条狗的使命》6天破2亿赢票房刷纪录,阿里影业国际化蓝图拉开

观点丨《为你而来》撞脸《中国式相亲》 综艺节目撞脸何时休?

看点丨传《海上牧云记》被芒果台退片 “九州”系的影视化之路为何总不顺?

看点 | 由马化腾的“IP制高点”论,谈QQ音乐、阅文集团、腾讯影业等的进击和桎梏


69 22643 69 15792 0 0 3905 0 0:00:05 0:00:04 0:00:01 3906
看点丨两会炮轰“玄幻剧”走不远 这压力“玄幻”挺得住吗?

看点丨两会炮轰“玄幻剧”走不远 这压力“玄幻”挺得住吗?

2017-03-13 第二阿累 读娱 读娱


两会期间,文娱领域炮声一片,行业代表纷纷发声:有将目标对准行业毒瘤票房造假、收视率造假者,有认为行业歪风邪气太盛者,也有认为鲜肉和小花等“流量担当”过度占比、拔高影视剧成本者…更有资深电视人、著名导演、花儿影视创始人郑晓龙提出—“玄幻剧”走不远,“现实主义才有可能走向世界”。



因为当前的时间点颇为敏感,而且诸多行业乱象的“表象”看上去都是和“玄幻”有关,所以读娱君愿以微小之言,为“玄幻”发声:行业乱象并非玄幻题材所致,天价片酬和收视率毒瘤也并非题材“结果“。正所谓,惯例沿袭积重而来,恶果多方共养而生…这锅,“玄幻”背得起吗?,这压力,“玄幻”挺得住吗?


玄幻盛行,是全球流行文化的绽放


玄幻是一个大盖子,囊括了魔幻、奇幻、修真等等领域——当然,这个分类也值得商榷,但玄幻的盛行并非国内的“独行”,而是全球范围年轻人文化的一次进级。


且不说带着明显西方龙与地下城色彩的《魔戒》《霍比特人》《哈利波特》等,就是漫威、DC构建的庞大世界,这些横跨动漫、影视、游戏等领域具备着全球号召力的影视大作也是更偏向玄幻而不是科幻。




另外,刘慈欣《三体》获得的雨果奖,这一科幻界的权威奖项,获得作品也是以“奇幻“居多。以《北京折叠》为例,虽然是打着科幻小说的旗帜,但本质上更接近”奇幻“,而奇幻正是玄幻的重要组成部分。



存在即合理——玄幻文化和影视作品的兴盛,使其早已揉入全球流行文化的血肉中,成为一种必然的现象。在一些外国大片中,因披着科幻或高科技的外裳使其显得更贴近“现实”;而国内的玄幻因为和本土仙侠、魔幻文化相结合更增添了一些“匪夷所思”的观感。


公认的中文玄幻起点,一般是黄易1988年的小说《月魔》,从“黄易”热潮席卷港台后,国内网络小说写手们接受、消化并发扬光大了这一题材和写作方式。从最初在网络免费传播,依赖台湾出版赚些许稿费,到国内推出付费阅读、实体书出版、改编漫画网游以及近年来的影视热,玄幻作品的“势力”已渐渐占据了网络文学的半壁江山。



可见,国内的玄幻文学在拥有着自己独特的东方特色之外,也具备着和世界同步的联动性——和全球年轻人的流行需求保持了一致。


“玄幻”是当代年轻人的“现实主义”


2012年,莫言以《蛙》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业界对其的评价是深受南美洲魔幻现实主义大师马尔克斯的影响。《蛙》这本书,就是用脱离现实的手法,写了关于一个非常“现实主义”的计划生育的沉重课题。而近年来被影视剧改编多次的《白鹿原》的原著,也带有浓厚的“魔幻”色彩。


当然,以上举例并非说明当前的主流玄幻作品的“厚重性“,因为在全世界文学范畴内,流行的多数都不是厚重的,更多的是带着轻松的消费主义。而且,“现实主义”在文艺圈不一直都是“伪命题”吗?满屏的清宫戏和民国戏的场景,对比英美剧满屏“旧社会”的灰暗,国内的影视剧作品都明显的干净、明亮,多了几许“浪漫主义”。

 

更何况,还有一个比当下更“玄幻”的时代吗?首富王健林的小目标是先赚一个亿,马云说自己最喜欢没钱的状态,王思聪每年都换网红做女朋友,当姑娘们都宁愿坐在宝马里哭的时候,土豪却告诉年轻人有钱不幸福不快乐,告诉年轻人钱可以来的特别容易,这不“玄幻”吗?


还有曾经是一代成人童话的武侠,虽然“侠”的精神没有死,但却阻挡不了“拔刀相助”、“侠之大义”的支离破碎。扶起跌倒的老人要冒着成为下一个“彭宇”的危险、帮忙抓小偷可能成为被告,精神、意识的散涣使其呈现形式、表达重心也在发生着渐变。正如当下流行于90后、00后的武侠作品,已深受玄幻及国外画风的影响,失去武侠的纯粹,其更缥缈、更杂糅的表现形式又何尝不“玄幻”。


玄幻小说是有套路的,和武侠类似,多数都是穷小子逆袭,或者世家子跌到谷底的再次崛起,又或者是霸道总裁被干翻重生后的“涅槃”之路…当然,这和眼前玄幻题材的影视剧还是有一些区别的,当前被改编影视剧的玄幻IP,多数都是披着玄幻色彩的言情小说,女频向——主流的玄幻小说作品,其实就是当前最大的“现实主义”。每一个屌丝都试图逆袭,每一个屌丝都盼着左拥右抱一路开挂,但现实被“北京折叠”,只能寄托于“精神世界”。


网文大神梦入神机和流浪的蛤蟆曾经总结过,玄幻文为什么赚钱——原因就是要抓住读者的“痛点”。所谓爽文,其实就是现实在玄幻文学中的映射,而玄幻就是当代现实主义的另一种承载方式,或许这才是玄幻类作品处于上升期的原因所在。


玄幻拯救了产业链,是年轻人和行业的桥梁


伟大的先知、哲学大师、留下一段和波伏娃千古韵事的萨特,有两个观点被无数人追捧,一是“存在先于本质”,二是“自由选择”。读娱君认为这恰好解释了玄幻为何能从网络文学到影视剧成功转化。


玄幻在主流之外“荒芜”多年,现在写手为什么写玄幻?读者为什么爱玄幻?这都是自由的选择,并非是强硬的拉郎配。玄幻偏安与网络文学一隅的时候,电视的开机率也是下降的,年轻的观众也是不爱看主流电视剧的—— 当电视产业看到年轻人热爱的玄幻,以及视频网站对于流量的追逐,《古剑奇谭》《花千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以收视率和流量双赢的时候,首先被拯救的不是小鲜肉,而是电视台和视频网站,以及这些剧集的制作方。



以刚刚收尾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为例,就捧红了杨幂所属的“嘉行传媒”。据透露,从欢瑞世纪出走之后,嘉行传媒不仅复制了欢瑞的经济模式,立捧新人、交好湖南卫视,借壳登陆新三板——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在湖南卫视和视频网站收获关注的同时,嘉行传媒的估值也一路走高,已高达50亿。这已经比肩山影等老派公司的估值。


而这仅仅是资本市场的冰山一角。以杨幂之前的经济公司欢瑞世纪为例,就以一部《古剑奇谭》崛起,更以《诛仙青云志》掀视频网站收视热潮,也最终顺势借壳上市。《大唐荣耀》虽然被下架,但2017年欢瑞还有多部玄幻大剧上线,足以“保鲜”业绩——包括华策、华录等影视剧上市公司的片单里,似乎离开玄幻巨制发布会就会乍然失色。


此外,炮轰者和传统导演,也纷纷试图在玄幻领域分一杯羹。以“正剧”闻达的导演张黎接拍了玄幻剧《武道乾坤》,而在之前发表所谓10问的柠萌影业的创创始人苏晓也是“玄幻+天价”剧的制作者之一。


苏晓曾经有过惊人之语:“一个演员片酬上亿,一个版权售价上亿,演员重要,不是只靠一张脸,IP有用,也不能只靠粉丝经济。我不信大IP+大明星=优质内容,否则制作公司只要养一群猎头就可以了。”可以来看看下面某媒体曝光的天价局的片单,柠萌影业有两部成本超过霍建华和周迅主演的《如懿传》的天价剧,《择天记》和《扶摇皇后》——《择天记》就是玄幻大IP,猫腻的作品,主演是自带流量的鹿晗和古力娜扎…简单来说,对于苏晓而言,说和做可能是两件事。


因为柠萌影业也是一家借资本快速崛起的公司,所以大IP和流量担当对于他们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借腾讯的投资,柠萌影业拿到了被业界艳羡不已的超大IP,同时也助推了所谓的“天价剧”和“高片酬”的乱象?

 


玄幻热,和行业乱象并非因果,但也是受行业趋势指引。尤其是视频网站作为主要的渠道方的时候,所有的视频网站都将“年轻人”作为主要的受众,那么他们曾经热爱的“网络文学”自然是要走上前台——如果真的放开,可能乱象更甚,当前被改编为影视剧的玄幻,多数还是被改造过的,以情感为收视点的。

作为玄幻最大的受益者之一的视频网站,自然也是玄幻影视化的助推者之一。


所以,以读娱君的才疏学浅,可能不太能够解读玄幻为什么成为年轻人的“主流文化”,但两会期间的炮轰,玄幻挤压现实、天价片酬等等,太偏重“点”而没有涉及到“面”——也就是说这些炮轰基本上就是二踢脚,尤其是还有些炮轰者还是掌握相当资源的行业资深人士,所谓资深也是受益者。应该感谢玄幻,让年轻人还可以保留对于国产影视剧的热爱吧。


更多文章:

看点丨《一条狗的使命》6天破2亿赢票房刷纪录,阿里影业国际化蓝图拉开

观点丨《为你而来》撞脸《中国式相亲》 综艺节目撞脸何时休?

看点丨传《海上牧云记》被芒果台退片 “九州”系的影视化之路为何总不顺?

看点 | 由马化腾的“IP制高点”论,谈QQ音乐、阅文集团、腾讯影业等的进击和桎梏


69 22643 69 15792 0 0 3905 0 0:00:05 0:00:04 0:00:01 3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