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特朗普提前下台,美国将迎来首位华裔女总统?

不能忘却的历史:60年前信阳地委文件披露惨绝人寰的百万人饿死真相

性感医学女博士袁合荣出新写真啦!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那个大大美胸的易阳又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观点丨AKB48成员结婚粉丝炸了,养成的偶像为何“不近人情”?

2017-06-23 读娱 读娱


贩卖人设,满足幻想,粉丝砸钱,痛恨背叛,偶像养成正确的打开方式是什么?


最近,日饭圈被AKB48成员须藤凛凛花在总选举上宣布婚讯的消息刷屏了,粉丝哭声骂声一片。日本的少女偶像文化发展几十年,这算是史上一大重要黑料了。


总选举上自曝婚讯,吓傻队友震惊饭圈


6月17日,AKB48选拔总选举上,获得第20名的须藤凛凛花在上台发言的时候,突然宣布自己要结婚了,台下的队友们一脸难以置信,连很有资历的主持人德光和夫也不敢相信地再三向她确认,但是须藤凛凛花斩钉截铁地回答“是的”,台下队友一阵哀叹。

 

 

须藤凛凛花在总选举上扔下如此炸弹,疑是《周刊文春》拍到她秘密谈恋爱,想先发制人,占据主动权。但是她这样的做法无疑掀起轩然大波,被饭圈称为AKB史上最大丑闻。当天日本雅虎搜索,须藤凛凛花结婚的消息占据话题第一、中国的微博实时热搜排名第三。前AKB48成员大岛优子在INS上发布带有“fuck”字样的视频指责凛凛花,而总选举三连冠的指原莉乃则请求大家不要离开AKB,救救AKB,NMB48队长山本彩在推特上一直道歉。

 


很多粉丝痛苦地表示“被背叛了”,推特上不断涌现想要自杀的留言,还有很多粉丝痛骂须藤凛凛花不守职业道德,拉整个团队下水,也有路人表示结婚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日本偶像文化简直变态,更有人将此事上升至女权高度,一时间发酵成了一个社会事件。

 

 

无关人道,贩卖梦想与人设就要遵守职业道德


不同于中国,日本的偶像是单独于演员、歌手的另一种职业。维基百科上对于“ア

イドル”的解释是,“那些在大众面前以自身魅力为卖点的年轻艺人”,换句话说,就是没有什么专业技能的年轻艺人,和歌手比,唱歌不好,和演员比,演戏不行,但是因为有强大粉丝的支持,只要他们出现,节目的收视飘红。他们典型的特征就是:自身魅力、未熟感、亲近感强。在日本文化中,偶像就是贩卖梦想、贩卖人设的职业,必须要保证自己的形象健康,即不能做违法的事情,不能谈恋爱等,另外粉丝就是一切,不允许背叛。


AKB48作为日本实力最强的女子偶像团,成立于2005年,由日本作词家秋元康公开招募少女偶像。由于最初就确立了“能见到的偶像”的定位,招募到的女生都是长相中等偏上,没有经过唱歌跳舞等专业技能培训,气质也都偏邻家女孩型。


 

以完美形象出现在大众面前的艺人,已经不再满足粉丝的热情,陪伴一个女生逐渐成长,全程的参与感和成就感才是“养成游戏”最吸引人的。有的粉丝认为自己的理想难以实现,愿意帮助自己的偶像实现成为明星的梦想,有的粉丝就是单纯将接地气的偶像当做自己的小女朋友来养,去看剧场公演,为了握手会,成箱地购买CD,在每年一次的AKB48总选举上,大把大把地砸钱刷票,只希望把偶像的排名推到更前的位置,而偶像则有义务满足粉丝的幻想,禁止恋爱,甚至不能出现绯闻,在这样的羁绊下,偶像与粉丝便产生了一种牢不可破的伴生关系。


 

早在2013年,AKB48成员峯岸南恋爱消息坐实,她剃光头发发视频谢罪,并被降格为后备成员的研究生。而在此次300多人的总选举中,粉丝砸了1000多万日币把须藤凛凛花送到第20名的位置上,而她在全球直播的总选举上,突然宣布自己准备结婚了,这对于粉丝来说,就是毁灭性的打击。客观来讲,须藤凛凛花想谈恋爱结婚没有什么不可以,只要选择先毕业,粉丝也无权苛责,但是既然她选择了做偶像,就要遵守偶像职业的规则,在总选举上宣布结婚的行为对粉丝来说就是一种欺骗,而对于兢兢业业做偶像的队友,则是一种不负责任,这样的行为造成信任危机,又是对整个团队的抹黑。


偶像养成全靠粉丝,是利刃还是良方?


偶像养成模式最主要的特点就是粉丝就是一切,偶像所有的资源和成就都是粉丝用钱堆起来的,离开了粉丝,偶像就是普通人。这样的养成模式利弊端非常明显。


养成模式最大的优点就是粉丝粘性超高。少女偶像十几岁被选入团队,都是“未完成品”,只要找准自己的定位,不论是性格、长相、技能、甚至是“脸臭”等莫名其妙的萌点,一旦获得粉丝的认同,就有希望成名。这些偶像从最初的青涩生疏逐渐成长,再到大红大紫,整个过程都是在粉丝的应援下完成的,粉丝要不断地为自己的偶像花钱刷票、买CD、买周边等,让他们的地位能再高一些,以便获得更好的资源和发展。这种对偶像近乎于自己的孩子,或者恋人的感觉不仅仅是单纯的参与感,更是满足了自我的守护感、成就感。


但是,这种模式也是有弊端的。对于偶像本身来说,与粉丝的强绑定会造成偶像淘汰率高,同时导致资源分配不均,只有在总选举上排名在前的人才能获得各方面的资源,而边缘的人则会非常清闲,越没有名气,越没有资源,从而造成恶性循环。另外,这样的模式对于偶像后续发展不好,很多偶像毕业了之后,公司并没有后续的资源可以支撑他们继续发展。而对于粉丝来说,将自己的心情和愿望寄托于偶像,一旦发现偶像并不是自己所幻想的样子,很有可能走向极端。


偶像养成综艺遍地开花,中国的偶像养成如何突围?


一提到中国的养成偶像,大家无外乎会想到SNH48。


 

SNH48脱胎于AKB48,日本AKB48有专人负责SNH48的造型、服装和商业发展,后期虽然SNH48独立出来,北京和广州的BEJ48和GNZ48也先后成立,但是他们的公演、握手会、甚至是总选举与AKB48模式如出一辙。南方周末就曾报道过,SNH48总选举上,一张票大约折合人民币35元,2015年有粉丝卖掉代步车,再凑上父母给的零花钱,为自己喜欢的几个女偶像投了5000票。SNH48已经积聚了一批庞大的忠粉。


SNH48的成功带动了国内的女团热,sunshine、 ATF女团、1931女团、S.I.N.G女团如雨后春笋一样冒出,而一众男团也踏上战场,X玖少年团、X-TIME、ZERO-G、UNIQ、RTA少年组等20多个团体纷纷出道,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声势浩大地登场,但是最终在市场上取得反响的却寥寥无几。虽然这些团体融入了多样概念,但是养成类偶像本质上还是需要靠粉丝来维系,粉丝群体需要专业长期的运营,很多公司并没有充足的经验。


近两年来,中国的造星节目逐渐从大众选拔向偶像养成方向发展。偶像养成系综艺越来越多,《蜜蜂少女队》、《天生是优我》、《美少年学社》、《超次元偶像》、《明日之子》等先后进入观众视线,它们都是采用团体组合培养、偶像养成真人秀的方式,但是从本质来讲,这些综艺大部分还是选秀节目,而非养成类。养成偶像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完善的机制与时间的累积,而中国的综艺节目时间周期很短,很多选秀选手越过了培养和培训的过程,被迅速包装成为明星,而在这期间,选手们并没有与粉丝产生紧密的关联性,粉丝也没有强烈的感情投入。


中国的偶像养成需要从根本上改变,结合中国的娱乐环境,有取舍地学习日韩的偶像产业文化。首先,要从长远角度出发,静下心来,改变培养机制,对选手进行长期系统的培训;其次,加强粉丝参与度,搭建与粉丝联系的纽带,培养与粉丝的共生关系。如此,中国的偶像养成才可以慢慢步入正轨,发展为成熟的产业模式。

更多文章:

头部网综扎堆暑期档:偶像选秀、综N代、二次元以及资本热…

快评 | A站等被责令关闭视听节目 长期带病运营的二次元鼻祖屡陷“魔咒”

观点丨创业三年后,阿里影业走上了一条正确的路

直击上影节:下一个电影市场 或许将更多聚焦在商业、娱乐之外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