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特朗普提前下台,美国将迎来首位华裔女总统?

不能忘却的历史:60年前信阳地委文件披露惨绝人寰的百万人饿死真相

性感医学女博士袁合荣出新写真啦!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那个大大美胸的易阳又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经典咏流传》大年初一开播,开启文化节目新类型

熙悦 读娱


读娱 | yiqiduyu

文 | 熙悦


去年春节,央视推出的《中国诗词大会》火了,火到什么程度?即使经过了一年的沉淀,但在今年的春晚上,冯巩还是带着一帮人背古诗,由此不难看出其影响之深。今年2月16日大年初一,央视一套推出了又一档文化类节目——《经典咏流传》。诗言志,歌咏言,节目以和诗以歌为主旨,将诗词用现代的旋律谱成曲,再次绽放出新的生命力,再次被传唱、流行。根据52城收视率来看,首期收视率为1.549,在同一时段中,仅次于北京卫视春晚和中央三台的喜剧之夜,力压其他卫视春晚,同时#经典咏流传#话题排行至微博综艺榜第四位。央视在大年初一打的这手文化牌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再一次引领了文化过年的“新年俗”。


 

文化节目类型再创新


2017年开始,文化类节目开始逐步走红,从《见字如面》到《中国诗词大会》《朗读者》,再到去年12月开播的《国家宝藏》,几乎每一档节目都获得了很高的收视率与口碑。观众的对电视节目的审美发生了变化,更多的观众希望看到有内涵的节目,于是文化类节目慢慢地成为了综艺节目当中的主流。今年央视开年就推出《经典咏流传》这档节目,不得不说,还是抓住了目前观众的脉搏。



1、“诗言志,歌咏言”

由于古代信息技术不发达,不同地区人们传达信息非常不方便,为了更准确的传递信息,古人将写好的诗编成歌,而诗歌就从人们的口中传递。《礼记·乐记》记载:“诗,言其志也;歌,咏其声也;舞,动其容也;三者本于心,然后乐器从之。”早期,诗、歌与乐、舞是合为一体的。《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据说,《诗经》的创作者就是周代的采诗之官,深入民间收集民间歌谣,把能够反映人民欢乐疾苦的作品,整理后交给负责音乐之官谱曲,演唱给周天子听,作为施政的参考。


可见,诗从一开始就是与歌相和的,但是遗憾的是,我们现在能看到的纸面记载的诗词文字,但是与其相和的古曲已无从寻找。央视此次古诗新曲的做法,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对于古诗词的再次传播有着积极意义。比如苏轼的《水调歌头》这首词,被谱成曲后,读娱君即使毕业已经良久,但依旧可以边唱边背完整首词。


2、从气势磅礴到平凡人物,诗词类型各不同

在第一期节目中,有《明日歌》《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苔》《墨梅》《登鹳雀楼》《铜官窑瓷器题诗》等六首诗被谱写,这六首诗词的选择都各具特色,读娱君在看过节目之后,对于其中《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和《苔》这两首诗词印象深刻。


《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是电视剧版《三国演义》的主题曲,现场也请来了原唱杨洪基,当歌声响起的时候,瞬间就能将观众拉回到曾经的记忆中,整首歌曲无论从词本身,还是曲调,都是一种大气磅礴的感受。之后北师大教授康震在对其进行解读时,也让不少观众第一次了解到,这首词原本是《说秦汉》,到清代的时候才被写到了《三国演义》的开头,这两者的结合,反倒产生了一种恰如其分的化学反应。



而在这首词之后,出现的是《苔》,由清代诗人袁枚创作。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读到这首诗,但可以说,这首孤独了300年的小诗,一夜之间打动了很多人。乡村教师梁俊和来自贵州山里的孩子们共同演绎了这首歌,“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正如梁俊所说,平凡而卓越才是生活的根本,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平凡人,就和潮湿角落的青苔一样,那么不起眼,但是被显微镜放大以后,你会发现苔也会和一朵花一样,很美,也会如牡丹一样开放。他用这首诗告诉山区的孩子们,即使是平凡的人,也可以开出最美的花。



读娱君发现,第一期中所出现的六首诗词有一半都不是我们所熟知的唐宋诗词,而是出自被我们忽视的明清。传唱经典就是要让那些不为大众所熟知,但其实应该流传的诗词被更多人了解。

 

节目还应更纯粹


《经典咏流传》播出后,收视、口碑可谓双丰收。但一档新的节目形式出现,也会伴随着一些问题。


1、鉴赏团是4人?还是1人?

在节目当中,请到了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康震、中国音乐学院院长王黎光、主持人曾宝仪、音乐人庾澄庆。在经典演唱过程中,四位鉴赏员按下红心的瞬间,尤其是在哈林的镜头时,让读娱君有种穿越回中国好声音的错觉,虽说天下文章一大抄,但在这样类似的模式太多,不说没有新鲜感,可能还会拉低整个节目的效果。



在鉴赏环节,四位鉴赏员明显咖位不同,康震成为整个鉴赏时刻的台柱子,几乎占了70%以上的时间,而其他三位鉴赏员的发言少的可怜,甚至在很多次点评上都被直接忽略。其实在鉴赏员的邀请上,不难看出央视是尽量平衡各种关系,各个领域,学者、作曲、歌手、主持人都有照顾到,但从整个节目效果来看,这样的安排导致了严重的比例失调,四人鉴赏团成了一人点评团。


2、形式多样化,不如返璞归真

为了使节目呈现出更多元的效果,央视此次可谓下了不少功夫。比如将《登鹳雀楼》的英文译版也演绎成歌,并请来自不同国家的乐手组成的果敢Duplessy疯马乐队来为此配乐,不得不说,果敢Duplessy疯马乐队的每一位乐手在演奏各自乐器时都技艺超群,但这反而喧宾夺主,整首曲子中诗词部分少的可怜,更多的是四位乐手在炫技。另外,在《铜官窑瓷器题诗》的演绎中,采取了北京与新加坡通过视频共同合作,由我国第一代一级钢琴演奏家巫漪丽演奏《梁祝》,但在歌曲中,有关诗词的部分则被弱化。既然是要传承经典,就应当抓住最核心的内容,有的时候过于在意形式,反而会出现买椟还珠的现象。读娱君愚见,返璞归真未必不能达到好的效果。


 

从去年的《中国诗词大会》到今年的《经典咏流传》,央视在春节期间大打文化牌的这一战略还是收到了很好的效果。但也不难发现,两年的节目内容都是在围绕诗词来展开的,虽说五千年文化,三千年诗韵,但面对受众可能会出现的审美疲劳,如何创新,来更好的打好文化节目这张牌,看来还是任重而道远。


更多文章:

蓝港互动滑铁卢:《捉妖记》同名手游挂了,CEO也跑去做区块链了

大剧春节档小结:头部缺位、整体平淡,难现“嘉行”资本热

在线票务2018巨变:票房爆发背后,增速第一的淘票票做对了什么?

《祖宗十九代》票房扑街,华策影视春节档梦碎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