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扭曲的激励机制不改变,超载是抓不完的

那个大大美胸的易阳又来了

中国女律师郭建梅获诺贝尔替代奖,如此荣誉,却在国内没溅起一点水花

耻辱!刚刚上海突然传来一幕,囯人愤怒!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关于网生内容的创新与爆款生成,看行业从业者们如何说

林不二子 读娱

读娱 | yiqiduyu

文 | 林不二子


4月1日,“2018年互联网岳麓峰会”在长沙迎来了第四届,今年不同于以往的是加入了由银河酷娱承办的以网生内容新生态为焦点的峰会部分,这是网生内容被第一次纳入岳麓峰会体系中,而这也意味着网生内容的生产者、参与者们,成为了互联网生态中重要的组成部分。


在4月2日当天下午的论坛上,主办方邀请到了众多优质内容各平台代表,晢悦传媒CEO《爸爸去哪》谢涤葵、鱼子酱文化CEO《偶像练习生》雷瑛、笑果文化CEO《吐槽大会》贺晓曦、银河酷娱联合创始人胡明、哇唧唧哇《明日之子》导演总监制马昊、银河酷娱《火星研究院》林晟,共话网生内容新生态下的头脑产业与发展。由于在内容产业这个链条上,内容生产仍然是当下最核心的关键点,因此读娱君想就此提炼一些内容生产方的观点与读者们分享。


以下为部分干货的直接呈现:

 

关于网生内容的创新

 

谢涤葵:看《中国有嘻哈》的不见得都是喜欢嘻哈音乐的,我觉得这些节目的成功点其实就是两个字——“创新”,观众看的就是新颖,内容很新鲜,带来新的感受,这个内容就是可以接受的。“新”、“奇”、“特”就是打创新,我们自己做内容的会把内容分类,这个做小孩很垂直、做宠物的也很垂直,其实本质就是换一个玩法,给观众提供新的内容。

    

新媒体现在内容浩瀚无边,那时候可能只有几个头部的电视台,大家盯着看电视台哪些内容,我们选择很单一,观众选择也很单一,但是现在每一个视频网站的崛起,他们内容非常多,有各种各样的可选择余地,观众就会选择最新鲜的,最能带来新感受的。

 

胡明:我们现在做节目越来越难,以前随便做什么节目都是新的,现在大家做的都是微创新,但是即使微创新也是对行业的贡献,包括奥斯卡对于电影的评价,这个主题一定是大众讨论的议题,有行业的贡献。而创新的目的,就是观众可以在里面得到什么,观众一定要在这个节目里面有新的收获。

 

马昊:对于我们这个节目来讲,最重要的部分是继续去创新,《明日之子》是纯原创的形态,这也是湖南人的骄傲,从“快男”开始一直到《明日之子》,都是团队坚定不移的原创中国人自己的选秀模式。不管是今年的三分赛道,还是十几年前的PK都是自己的原创出来的。

    

另外深刻洞察年轻文化。过去的时候会说这个年轻人是小众,但现在大家都知道年轻人是主流,怎么样洞察年轻文化,把年轻人叫做流行的东西透过节目给大家体现出来。比如大家会说2017年是佛系文化的圣地,我们就说佛系文化是毛不易的圣地,这是我们深刻思考的东西。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一个微信公众号“新世相”,就是经常朋友圈会刷屏的那个,我和创始人很熟悉,所以就问“你们怎么做到的”,他就说大众很简单,就是给他从来没有看过的东西,所以不要打到小众、大众的话题,更多的是要思考的怎么样给大家新的东西。

 

比如去年《明日之子》大家看到赫兹,今年可以看什么?再比如去年公司做的演唱会,开火,所有海报大家说这是什么鬼,当时就说这个(演唱会)是三次元以下的人看,我们给年轻人输送了全新的视觉和视听盛宴,我们一直思考和努力的就是怎么去给大家创造不同的新的东西,带领年轻人创造正在流行的东西,大家所做的都是这种事。


关于网生内容的垂直趋势与爆款


谢涤葵:对于垂直概念,我的理解可能跟大家不太一样其实我觉得垂直和小众其实都是我们圈内人经过了长期的一系列节目探索成功之后,总结的概念。其实我觉得观众完全不在乎这个节目是不是垂直,是不是小众。

 

至于爆款怎么产生,我自己的思考就是有两条路径,第一,节目一出现就是别人没玩过的,《中国好声音》就是开创了一个新东西,成为爆款可能性非常多;再比如说《爸爸去哪儿》,明星怎么带小孩的,湖南卫视把明星说服了,带着小孩来参加秀,就会有很强的窥探心理。

 

但是这种路径,是很难有复制性的,这几年国外的爆款模式也是越来越少了,这种途径成为爆款的可能性有,但是还是要天时地利人和。

   

 第二,我们接下来做的更多不是爆款的节目,而是比较好的内容。我最近在看一本书《救猫咪》,里面有一个公式,这个公式做电视的人、做内容的人都可以借鉴,要做爆款首先找到大众所熟悉的,必然是观众所喜爱的,比如说大家都很熟悉的选秀,有了心理预期之后再想怎么用新的环节去玩,加入各种新鲜的元素,这其实是比较靠谱的公式,如果现在还想做一个没有玩过的爆款模式,这有点难度。

 

胡明:节目创作的角度来讲,我们希望做一个爆款节目,只能有小众的题材,不能只有小众的情趣。《中国有嘻哈》为什么成功,嘻哈这个题材是小众,但是背后体现了大众的审美,比如年轻人反叛的精神,反叛精神在中国被压抑很久,而在美国反叛精神影响了众多人,乔布斯等一群人都是因为反叛的精神(而有了现在的成绩),所以虽然是小题材,但是要表现出大情趣。街舞里面也有反叛的精神,也有冒险精神,冒险精神是每个人都会有的精神。

 

小众和大众在内容创作过程中不应该分的太清楚,除非是刻意做给小部分人看的,那就把小众做的非常极致,如果做给大部分人(看),那就是小众里面做出大精神。每个圈子都是跟人有关系,为什么会喜欢这类型,其实是因为生长环境,每一个人都是活生生的人,做每个圈子把人味做出来就是大家希望的。

 

马昊:我从来不去研究爆款逻辑,因为那时研究家干的事情,做节目的人就是开荒,冒险精神。就是带领队伍往前走,专门走别人没有走过的路,我只管把这个做出来,去冲锋。而在这个路上,会碰到做出大家所谓的爆款,所以通常大部分爆款第一季的时候都是没有赞助的,因为冒险也有可能走到死胡同。

 

但是没关系,我们的节目就是《明日之子》,就是永远看明天。当然也很幸运,我们的合作伙伴腾讯视频给了我们非常大的空间让我们去创新和拓荒,我们来到互联网世界,也遇到非常有胸怀和冒险精神的人,我们会一直秉承着湖南人的精神继续走下去。

 

关于网生内容的价值观传递

 

雷瑛:我们《偶像练习生》是没有选秀节目每期淘汰多人的生死之压,12期节目只淘汰4次,我们最吸引大家的是大家这批小哥哥的努力,以偶像养成类节目价值观的刷新,赢得更多年轻人的认同,我们也给了全民制作人投出喜欢他们的偶像的机会,这些用户最终可能会成为他们的粉丝。

 

同时,对于偶像选秀变成爆款,其实有很多小众的视频来呈现的,比如你喜欢某一个偶像,那一整套视频全是这一个偶像为主,而这样也可以让观众发现生活中的小美好,这也正是我们节目的正向价值观,这个节目里面没有撕逼,没有苦情,你会发现社会上年轻人特别需要机会,《偶像练习生》击中大部分年轻人,我努力请给我机会,所以我们最终的九人团和别的团不一样,他们也代表着美好的价值观。

 

谢涤葵:有些观众认为,我们应该花一年的时间甚至更长的时间去拍好的内容,而不是像《爸爸去哪儿》大电影只花五天的时间做出来,有没有真情,有没有价值观,(都不确定)。但是这个问题应该看从哪个角度去理解,就是一个内容反映出来的真情实感。

 

内容是能够真实的,一方面拍摄时间和投入时间成正比,这是毫无疑问,另一方面对于切入角度也有很大关系,比如说《爸爸去哪儿》节目父子之间的感情非常真切,哪怕只拍摄一个小时也可以捕捉到非常好的闪光点,这要分成两面来看。我也赞成真正的精品,绝大多数的精品是通过时间去打磨的。

 

马昊:我们现在中国娱乐节目的发展有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满足大部分人的感官娱乐,因为我们都很累,学生的学业很苦,工薪阶层工作很累,累到不想思考,综艺节目到中国来以《跑男》、《爸爸去哪儿》这样的节目为代表,让大家工作学习之余得到极大的放松。

 

但是现在中国的社会发生了很多变化,特别重要的因素就是00后、95后的崛起,年轻人的成长非常快。所以大家对于精神、娱乐的需求变得越多,所以《见字如面》、《朗读者》这样有精神内核的作品都成为了爆款,而且也日益多样化。

    

与此同时大家做俗气节目的选秀、脱口秀节目,这些制作人都是70后、80后,我们骨子里面都是想将社会责任融到娱乐里面去,我们《明日之子》就是让年轻人选年轻人,所有年轻人的观点,让这些年轻人去表达,我们做年轻人的节目,90后特别爱国,希望国家正快速的发展,有正能量,我们第一次唱片花了好多钱,然后粉丝看了说这是社会主义男团,我其实挺高兴的。我们做综艺节目的从业人员也会跟着年轻人,互相学习、共同进步,也共同做好有正能量的内容。

                                             

更多文章:

网易云音乐的主题酒店背后,是用音乐为线下场景赋能

《三国机密》热播背后 如何将好故事做成精品剧?

代理《旅行青蛙》的阿里游戏,要挖掘游戏增量市场吗?

用数据说话的YC超星价值榜,告诉你怎样才是最具价值的明星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