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倪妮的裸照,露胸照,抽烟照全部流出,跌破眼镜!

罕见罕见太罕见了,一辈子都不曾见过!

带大家了解一下91porn里耳熟能详的一些名人吧[top排行榜]

this Japanese PORN STAR taught China sex

我朋友跟历史老师在宿舍偷吃双双被开除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5月12日 上午 10:25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我与法院的七年之痒

法律读库 2018-05-10

作者 我是一只小小鸟

3

狂奔了半个多小时后,警车在城乡公交站斜对面一栋老式建筑停了下来。这是Z市法院设在郎关镇的一个派出机构,它的全称叫Z市人民法院郎关人民法庭。它的一楼是一个简陋的审判庭,三楼是一个陈旧的荣誉室和乒乓球室,它的二楼从东到西分别是男女共用的一个卫生间,一个茶水间,一间大办公室和两间小办公室,大办公室塞了五位同事,两间小办公室是副庭长龙凌和教导员廖庆东的单间。

考虑到大办公室已经十分拥挤了,廖庆东就把我安排在龙凌的办公室。龙凌是一个外冷内热的长辈,但初来乍到的我并不知情,看着他终日正襟危坐,和他面对面坐着的我总是感到十分紧张。我于是经常溜到隔壁大办公室或是请教问题或者帮忙干活。大办公室的五位同事都是普通员工,他们中除了先前讲到的汪跃进外,其余四位分别是资深的男审判员冯耀辉,一位才提拔为助理审判员的女法官邵婕,一位比我早一年入职的女书记员袁希一,还有刚生完孩子的书记员胡小莲。

从大办公室5位同事的嘴里,我很快就打听到胡小莲和汪跃进不是通过公务员考试招进来的,他们是和法院审判保障中心签订了3年劳动期限的合同工,但俩人并不买合同工这个法律术语的账,他们更喜欢自嘲为临时工;邵婕和袁希一都是公务员,两人毕业于名牌大学但均来自外地;冯耀辉曾是院里的办案新秀,但在老院长离任后,他在2年前就坐实了冷板凳。

从大办公室5位同事那里,我也很快得知龙凌刚由本部一个庭的庭长助理升级为派出法庭副庭长。廖庆东呢,他原系本部一名庭长,在县(县级市)法院本部,庭长只是股级干部(兼任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的除外),但派出法庭庭长要高半级,高半级以后就是副科级。廖庆东目前虽然还是教导员,但在正庭长一职长期空缺的情况下,他当庭长仅仅是时间问题。

也就是这个时候,我明白尽管公务员考试是公平公正的,但在进入公务员系统后,小公务员的命运将与毕业于哪一所学校无关,与笔试面试是第几名无关,与什么时候来报到无关。


我的考研是在下班后秘密进行的。我在卧室墙上,门后、洗漱台、煤气灶上方都贴满了英语单词和考研政治。2010年上半年,我陆续参加了统考的笔试和B大学法学院的面试。我的笔试分数应该排在前几,面试分数也不错。不过面试的时候,我发现许多考生都愁眉苦脸地说他们是报考其他专业落榜后被调剂到本专业的,像我这样一开始就激情满满地报考该专业的奇葩不会超过五个。

2010年中旬,B大学给我寄来了一份通知书和2份协议,B大学要我在报到时一次性交纳1万元的培养费且告知我将不享受各种补助,在我交了钱且签署了协议后,它会给我发正式的录取通知书。B大学的刻薄让我觉得我就是花1万多块钱外加2年的时间去买个文凭。

在我对读研出现迟疑的时候,法庭工作的意义正逐渐显露出来。比如虽然在尘灰满面的基层法庭不及本部、中院乃至高院的威严大气,解决的却都是实实在在的社会纠纷,每当适时地解除一桩桩名存实亡的婚姻,让爱已成往事的两人获得新生;每当高效地审理侵权责任纠纷,让被害人及时地获得赔偿款;每当有利地惩处违约行为,为欠债还钱加上了法律的强制执行力,我会觉法院层级虽然有4级之分,但公平正义没有高低之分,只要切切实实地化解矛盾,定纷止争那便是一份有无悔于青春的事业。

在近一年的挣扎中,体制内的另外一档优势也充分体现出来了。网上曾有个段子,说10号前发上月工资的是好公司,20号之前发上个月工资是中等公司;月底发上个月工资是流氓公司。然而Z市法院是10号以前就预发本月工资的。

我把B大学的通知书和协议锁进箱子里,再也不去打开。

9

我从派出法庭的民商事岗位被调到刑庭的时候,领导说是因为与犯罪分子做斗争的刑庭需要一个男的,在刑庭工作2年以后,领导又说刑庭开庭的时候,有法警执勤因此不需要男生了,相比之下,一审一书的民庭更需要男生。这一年,我在Z市法院已工作近5年,比起刚入职时的菜鸟本色多少要成熟些。

我并不留恋刑庭的岗位,我本身就是做民商事出生的,只是在动我这个并非刑庭唯一的男丁之前,院里曾举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双向选择。在那场选择开始前,我对自己被秘密决定一事是毫不知情的。考虑到那时我对刑事审判刚刚入门,我不希望再次半途而废,我也不希望庭长认为我对本部门是不忠诚的,因此我和其他同事一样在志愿一、二两栏写得都是刑庭。由于整个刑庭就我一个人是多余的,我又痴心绝对地没有选择其他庭室,这导致了对我尚有几分好感的其他庭室庭长们亦无法在第二志愿录取我,我被一撸到底,和那些快要退休的或者尸位素餐的人一道跌入了待岗区。

这一次我感到了耻辱,于是在领导要我在几个无人问津的岗位做勾选时,我把选择了扬长而去。院长出面找我谈话,从他的谈话内容里,我明白动我这么一个小小的助理审判员至于惊动他出马,已经是无尚的荣光了。我不再做螳臂当车的抗争,到了新的部门后,我一边努力适应新工作,一边准备起了公务员选调。也是在这一年,袁希一去了上级院。袁希一曾是我在Z市法庭的同事,她一步一个脚印的奋斗史让我觉得理想不是虚无缥缈的,理想真得是可以实现的。

随着5年服务期在这这年秋天将届满,我也不再一味追求报考省级机关,我关注起了之前被我大量忽略的区一级选调。那年4月,省城的E、F两家单位先后发布了选调公告。我当时争取的是E法院,E法院是郊区,它的房价才一万多一点,考到E法院我或许还能买得起房,能把老家的母亲也接进城里来住。但我不敢保证我一定会考上E法院,因此更为主城区的F法院我也是要报的。要命的是F法院的领导都是老司机,他们要求考生在考试前即获得院党组同意你参加选调的证明。F法院的出发点是防止最后录取了你,你的老东家却不放人。

F法院的选调规则是给他们解套了,但给我出大难题了。公务员单位是一个熟人社会,你今天公开去考选调了,明天保证全院人都知道了,你考得上倒也算本事,要是考不上那是要丢死人的。我几天前又刚跟领导翻了脸,虽然最终录取手续办完的时候我会满五年服务期,但眼下距离五年服务期也确实差4个月,这个时候去请他通融我不是自找没趣吗?要知道在Z市法院的历史上,可是有考上了尚且有不放人的先例的。那几天,我真得要发疯了。

F法院报名截止日到来的前一天,我鼓起勇气自己写了份同意报考证明,然后拿着它去找了政治处主任盖章。政治处主任虽然有些意外,但还是立即放下手头的工作去请示了一下分管院长,后又亲自带我去见了院长。院长同意我去考,又说如果考不上还是安心地回来,他不会对我有别的看法。我很感谢院长这么说,但我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走出了这一步,就要竭尽全力地考上,一旦考不上,也就不要想着还能若无其事地回来。

与领导比我想象的要有雅量一样,我也比自己想象的强大,破釜沉舟、背水一战去考试的那一年,我不再像此前报考省级机关时的那样只是广撒网、碰运气、打酱油,我的复习乃至于练字都是很认真的,这也造就了我公务员选调以来考得最好的成绩单。E单位招5人,我总分第六,只要有一人最后放弃或者去不了我既能替补;F单位,我考了总分第一;我后来还接到省城一家G法院的电话,他从E单位要到了我的名册,问我要不要以商调的方式去他们单位。

那年夏天的一个早晨,我载着一后备箱的行李,小心翼翼地把车子开上了高速。就像五年前一个人来到Z市时一样,再次选择一个人静静地离开。

无论别人怎么黑法院,我个人是非常喜欢法院这份既锻炼人又可以实现正义的工作的,所以当千辛万苦地来到省城的F法院后,我以为我会在F单位工作到老的,我以饱满地热情投入到办案中去,那一年办理的案件数量有400多件。但出乎意料的是,两年不到我即选择了辞职。个中滋味,冷暖自知,如要竹筒倒豆子地说出来估计又是一万字。

在盘点法官离职的现象时,媒体总强调是法官收入待遇低,搞得法官离职全部是冲着待遇去的。我认可法官待遇没有吸引力,不过以我的经历来看,在小县城,法官的待遇中等大概还是有的,待遇偏低的是大城市基层法院。我在泽庄法院和省城区法院的收入是差不多的,但省城仅房价一项就是泽庄的2倍还不止。另外据我了解,大多数法官离职后,收入待遇并没有立即水涨船高,少数比在法院高出一大截的都是以放弃休息时间为代价换取的,而且体制外的不安全感是会让人很焦虑的。但在体制外,只要你兢兢业业,谨小慎微,就可以胜任手头的技术工作;在体制外,你不会把最好的耐心献给了陌生人,最坏的脾气留给了家人。

如今我已离职2年,我很感激与法院在磕磕绊绊中相爱相杀了七年,作为一个回不去的前法官,我只希望法官们能够严格依照法律的规定秉持良知去办案,争取让当事人在每一个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我也希望法官们在公平公正地处理每一起纠纷时,自己也能得到公平公正的对待,毕竟换下法袍法官们也是一个个普通人,也是需要有尊严、有体面、有幸福感地生活着的。

图片来自网络,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转载请后台留言

↓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查询「法律读库」历史推送 ↓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