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新一线城市的房价开始失守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孩子被偷11年苦寻无果舅舅还搭上性命 父亲扮蜘蛛侠期待重逢 | 中国人的一天

登登 华人 中国人的一天


“夜深了,宝贝你怕不怕黑?天冷了,宝贝你在哪里睡?你的脸上是否挂着无助的泪,没有你我的心已碎.......” 这是一位父亲寻子路上写的日记,11年来的每个深夜,伍兴虎一想到丢失的儿子,就再难入眠,想的心头隐隐作痛,却又忍不住回忆儿子的点点滴滴。


 第 3515 期 

摄影&视频/登登 华人 



点击观看视频:孩子熟睡时被人偷走 执着父亲11年跑遍全国寻找仍未果

一身蜘蛛侠的装扮,一双千层底的布鞋,一辆已经有点旧的三轮车,是伍兴虎这些年寻子路上的习惯装扮。从2008年孩子被偷,伍兴虎已经“千里走单骑”11年,足迹几乎遍及中国内地除新疆西藏外的所有省份。

伍兴虎之所以扮成蜘蛛侠, 是因为儿子小时候一看到蜘蛛侠就手舞足蹈很兴奋,万一能再见到儿子,说不定他还能有些记忆。这样的幻想,在伍兴虎脑海中闪现过无数次,也不知道何时能实现。

伍兴虎的家在陕西省渭南市蒲城县尧山镇陶池村六组,七月刚过麦收季节,田野上青黄相间,这个关中平原上的小村庄显得有几分荒凉。

今年年底才满40岁的伍兴虎,头发已经花白了大半,面容也比实际年龄看着苍老许多。孩子丢那年,伍兴虎刚29岁,几天之间头发就变白了。

家里一面墙上,还留着人贩子当年翻窗入户的脚印,伍兴虎说:“11年了,这个脚印从没被动过,也没有拾掇过房子,只为留下人贩子的犯罪现场。”

那是2008年12月10日,凌晨时分,伍兴虎和爱人一觉醒来,发现躺在自己怀里13个月大的儿子伍嘉诚不见了。寒冷的夜晚,伍兴虎顾不上穿衣服就往门外跑,他看到大门敞开着,灯还亮着。

十多年后,伍兴虎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语气平缓,每一个细节似乎都历历在目,他已经不知道跟多少人复述过事情的经过,自己的脑海里也不知道回放过多少遍了。

回想儿子丢失的经过,伍兴虎说:“只有可能是人贩子下了迷药,要不然,翻过近2米高的窗户抱走小孩,我不可能没有一点知觉,而且家里大门门栓打开时的声音也很大。如果有知觉,拼了命也不会让人贩子得逞。我愧对我的孩子,没有保护好他。”

在伍兴虎家的一本相册里,有一张儿子被偷前拍的全家福,是2008年10月17日给伍兴虎的爷爷庆祝80岁寿辰时拍的,也是伍家唯一的一张四世同堂全家福。照片前排,太爷爷抱着刚1岁多的重孙儿伍嘉诚;后排是伍兴虎夫妇、哥嫂和父母,十口人的大家庭,其乐融融。

在这张全家福拍了一个月后,伍嘉诚就被人偷走了,这个刚刚享受天伦之乐的家庭一下子坠入深渊。伍兴虎80岁的爷爷骑着车子四处打听,伍兴虎的父亲因为受不了打击,突发脑溢血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

伍嘉诚小时候长得虎头虎脑,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给家里带来了无尽欢乐。伍兴虎说,因为之前和爱人看过《宝贝计划》这部电影,里面的主角“小家成”特别可爱好看。儿子出生后,就给他取名叫伍嘉诚。让伍兴虎万万想不到的是,电影中“小家成”被盗贼掠走的情节,自己的儿子伍嘉诚也遭遇到了,唯一不同的是,“小家成”最后安全回到家里,而自己的儿子至今杳无音信。

从儿子丢失那一刻开始,伍家人便踏上了漫漫寻子路,伍兴虎更是一直在外奔波了11年。他去过河北、河南、山东、山西、湖南、广西、江西、广东、东北......伍兴虎说,自己现在已经记不清去过多少个城市,走过多少路。

寻子过程中,遇到好心人给他送饭或者送衣服,感动之余伍兴虎有时候也无法控制情绪,想起期间经历的各种挫折,悲愤化作泪水夺眶而出。

伍兴虎开始时坐火车或大巴车出去找儿子,每到一处就四处贴海报,跟人打听孩子的下落。这么多年来,伍兴虎坐过无数交通工具,家里保存下来的各种车票就有200多张,几乎跑遍了大半个中国。11年来,不管得知哪里有小孩下落的消息,他总会放下手头上的一切去查个究竟。但每次都是抱着希望而去,带着失望而归。

再后来,伍兴虎觉得坐车速度太快,有的地方容易错过,自己的经济条件也不允许,2014年开他开始骑着三轮车出门寻找。现在这辆三轮车,就是2014年在浙江金华,一家三轮车厂老板得知他是找儿子的,免费将车送给了他。

伍兴虎在三轮车上贴满了寻子照片,一路从浙江骑回陕西,花了四个月时间,行程5000多公里。此后,伍兴虎又骑着这辆三轮车北上南下,每次出门都是好几个月,累积骑行也差不多上万公里路了。这期间,伍兴虎翻过车也受过伤,腰部的伤至今都没有痊愈。

伍兴虎母亲给他亲手纳了一双千层底布鞋。儿行千里母担忧,长年出门在外,老母亲也牵挂着他的安全。这双鞋是伍兴虎今年从家里骑车去济南,三个月的时间,一步一脚硬磨出来的。

一个孩子的丢失会牵连整个家庭以及好友,找孩子东奔西走要花钱,自己又是农民,平时难免要问亲戚借钱。伍兴虎说:“亲戚们也很为难,借吧,谁家都不宽裕,不借吧,看我实在不容易。我现在很少张口问亲戚借钱,都是一边打工挣钱,一边找孩子。”前些年为了找孩子,伍兴虎就到附近的煤矿下井,攒够一笔钱,便骑着车继续出门。

尽管生活过得紧巴巴,但寻子路上遇到好心人给钱帮助时,伍兴虎都是婉拒,他说 :“很多人加我微信,给我发红包或者转账,希望我路上能吃得好一点,但都被我退回了。”在伍兴虎微信的转账记录里,有4000元、500元、200元,也有3元、5元、10元。伍兴虎说自己只想找到孩子,不想被别人认为是通过找孩子敛财,即使再苦再累,也必须保持自己应有的尊严。

寻子11年,经历了风风雨雨,辗转大半个中国,伍兴虎遇到过不少助人为乐的好人,也遇到不少心术不正的坏人。伍兴虎这些年被人骗过很多次,骗子的一个电话、一个短信,他就乖乖给人家打钱、发红包或是交话费,因为他生怕错过了任何一个线索。

在寻子过程中,伍兴虎先后被骗30余次。有一次,他根据别人提供的线索前往安徽找孩子,被骗进传销组织,后来冒险在半夜才逃出来。漫无目的地寻找一个人,是很消磨意志的,更是一种煎熬,而每次听到有关孩子的线索,伍兴虎就又有了原来的动力,纵然最后还是被骗。

“被拐的儿童,如果不是我家的,那就是别人家的。”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这是伍兴虎在寻子路上悟出的道理。这些年伍兴虎加入了不少寻亲组织,认识了很多和他一样备受煎熬的父母。

他不仅在找自己的丢失的孩子,也成了一名义务的“防拐”讲解员。在一些城市的公益人士帮助下,他还经常在广场和学校里,以自身的经历进行防拐打拐宣传。

这些年来,每次出去找儿子时,伍兴虎总是带着几千份全国各地丢失孩子的信息,顺道帮其它失子家庭找孩子。在这个过程中,伍兴虎发现了四个被拐儿童,配合警方成功将他们解救。

伍兴虎也坚信,儿子伍嘉诚有一天也会回到他的身边。这些年,他已经与5个疑似小嘉诚的男童做了DNA对比,但结果都让他失望。

骑车寻找孩子这几年间,伍兴虎每次出门都习惯把自己打扮成蜘蛛侠的样子,一是自己心中的那份念想,幻想着儿子能有点印象;二是蛛蛛侠的装扮容易引起孩子们的注意,他可以顺便向大人打听消息、散发寻人启事。

儿子被偷给伍兴虎一家造成了很大伤害,但是生活总要继续。伍嘉诚丢失三年后,女儿伍嘉琪出生,两年后又要了儿子伍嘉豪。小儿子取名嘉豪,是希望伍家从此以后能好起来。现在伍兴虎平时在工地干点零活,他的爱人在县城火锅店打工补贴家用,两个小孩由老人照看。

对于这两个孩子,伍兴虎格外心疼,想把对嘉诚的亏欠,在他们身上弥补回来。虽然自己在家时间少,但是每次陪孩子时,总是很珍惜在一起的时光,不仅陪儿子玩耍,还给女儿扎头发。

嘉琪、嘉豪姐弟两人聪慧伶俐,家里一面墙上都是他们拿的奖状。如果嘉诚没有丢,或许这面墙上的奖状会再多几张。

现在伍兴虎家,除嘉琪、嘉豪姐弟外,还有他小舅子离世后留下的小孩,名叫航航,今年已经12岁了,伍兴虎也将他视如己出。

嘉诚被偷后,伍家上上下下都在找孩子,2012年9月,听到别人说合阳县有个被拐的小孩儿很像嘉诚,娃的舅舅一听很激动,骑着摩托车去了离家近百公里的合阳。这一趟不仅没找着孩子,还搭上一条性命。嘉诚的舅舅在回来的路上遭遇了车祸,不幸身亡。

嘉诚的舅舅去世时,留下了5岁的儿子,看到家里这样的情况,媳妇也离家出走,至今未归。为了弥补对岳父岳母的愧疚,伍兴虎不仅要做女婿更要充当儿子,去年他花了2万多元,给岳父母盖了两间平房。

非常巧合的是,伍兴虎和儿子伍嘉诚的生日都是11月22日。伍兴虎说,“这么多年来,也不知道嘉诚的生日每次都是怎么过的。” 算起来,嘉诚今年也已经13岁了,但在伍兴虎的记忆里,嘉诚永远是13个月大时的模样,“那时候儿子刚会叫爸爸妈妈,每次逗着他,他手舞足蹈、模糊不清地叫着爸爸、爸爸。

伍兴虎家里有一个木箱子,外面上了一把大锁,他说这里锁的是对儿子的记忆。箱子里面有嘉诚小时候穿过的衣服和照片。因为儿子是冬天丢的,伍兴虎每年冬天都会给儿子买身衣服,现在这个柜子已经放了11套新衣服,还有他奶奶给他做的虎头布鞋。

伍兴虎说,“儿子小时候怕冷,希望将来他回来时有衣服穿,家里有他的位置。

伍兴虎只有初中文化,艰难的寻子之路让他对人生有了更多思考,他写了很多日记和诗,在这些只言片语中,寄托了对儿子的相思和对生活的感悟。

伍嘉琪拿着哥哥的照片和爸爸,奶奶弟弟还有堂妹拍了张合影,伍兴虎说这是一张有待补全的全家福,也不知道完整的全家福什么时候才能拍上。

11年了,苦苦寻找也一直没有结果。亲朋好友不止一次劝过伍兴虎,让他放弃寻子,可伍兴虎觉得,只有在路上,才感觉自己还是一个父亲,是个勇敢的父亲。他说自己只要还能动弹,就一定要找下去。他始终相信孩子在另外一个家,并活的很好,如果能找到,即使他认不出我,能看看他的身影也心满意足了……


编辑/谷水

出品/腾讯新闻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