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国将亡于中国自媒体!首个确诊超20万的国家!单日新增死亡创造恐怖纪录

蔡英文公开蒋介石临终遗言!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人民日报这次“翻车”了

经济最困难的时候远未到来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狗血!Uber CEO卸任内幕:在酒店里结束的一场大戏 员工集体请愿

2017-06-23 爆尿科技 爆尿科技


本周二,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avis Kalanick)担任Uber CEO的最后几小时,没想到是在芝加哥市中心一家酒店的私人房间里度过的。卡兰尼克原本是出差面试Uber的高管候选人,然而最后的结果十分令人意外。



卡兰尼克在酒店房间里 被逼最晚当天辞职


在酒店房间里,来自硅谷公司Benchmark(Uber最大的股东之一)的两位风险投资家——Peter Fenton和Matt Cohler向卡兰尼克告知了投资者提出的一系列要求,包括让他在当天辞职。这封信出自Uber五位最主要的投资者,其中包括Benchmark和共同基金巨头富达投资(Fidelity Investments)。


知情人士透露,卡兰尼克当时“不肯”(balked),因为细节保密,该消息人士要求匿名。卡兰尼克马上打电话,向Uber董事会成员Arianna Huffington征求建议,而Huffington答复卡兰尼克称,信中提出的建议值得他考虑。


于是,那天下午,卡兰尼克将自己同Fenton和Cohler锁在房间里,继续为Uber未来的发展而据理力争。


当天晚上,经过数小时的讨价还价和争论,结论很明显,卡兰尼克同意辞去Uber首席执行官一职。


卡兰尼克突然辞任Uber CEO:对公司爱得深沉,所以离开


这场在酒店上演的“逼宫”大戏是突然发生的,也是这是几个月来Uber动荡事件的顶点,几乎所有卡兰尼克之前的支持者现在都反对他。一个接一个的高管、董事会成员、投资者甚至亲密的朋友被卷入Uber似乎永无休止的法律和道德丑闻中。


其中一些人最终认定,卡兰尼克已经成为Uber的累赘;他们认为,必须牺牲CEO来保护自己的利益。最后,卡兰尼克失去了支持,必须放弃作为Uber领导者的选择。


在给《纽约时报》的离职声明中,卡兰尼克这样写道:“在这个世界上,我爱Uber胜过一切。在我人生中这个艰难的时刻,我接受投资者们的要求,选择下台,这样Uber就能回归正轨,而不是卷入另一场争斗之中。”


对卡兰尼克来说,辞职是一次优雅的摔倒。他通过Uber的打车服务改变了全球交通运输行业,并将该公司的估值推至近700亿美元,使Uber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私人初创企业。彼时,卡兰尼克被誉为科技界的“远见卓识者”。


作为首席执行官,他的离职引发了许多关于Uber未来的猜疑,包括谁将成为公司下一个领导人。Uber还面临着一些紧迫的任务,比如充实高层,留住14000名全职员工,改革其工作场所,以及修复与承包商之间有时难以驾驭的关系。最重要的是,Uber必须保持其业务增长。


图注:Matt Cohler,Benchmark风险投资家,是周二在芝加哥酒店会见了卡兰尼克的两名投资者之一


目前,Uber的日常管理由高管委员会组成。不过要找到替代卡兰尼克的继任者,可能会变得很复杂,因为卡兰尼克仍然留在Uber——他仍然拥有董事会席位和投票权。


周三,Uber的董事会经历了新一轮变革。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 Bill Gurley是Uber一名长期的董事,也是Benchmark风险投资家,他将离开董事会,被Mr. Cohler取代。


据其他知情人士透露, David Trujillo是私人股本公司TPG Capital的合伙人,他将加入董事会。他取代了他的同事David Bonderman,David Bonderman曾在公司的一场演讲中发表了一份性别歧视言论后,于本月辞去了Uber董事的职务,这件事下面会详谈。


几个月前,尽管饱受争议,卡兰尼克从未打算卸任CEO


就在几个月前,卡兰尼克在Uber的地位似乎是坚不可摧。他在2009年帮助创立了这家公司,并将其推向全球市场。在Uber内部,他似乎是安全的。他不仅亲自招募了许多顶级高管,还将董事会与Gurley这样的投资者进行了合作,后者是一个Benchmark的风险资本家,他的财富与卡兰尼克的成功交织在一起。卡兰尼克通过成为Uber的单一最大股东,从而巩固了自己的影响力,并对公司的投票产生了影响。


但卡兰尼克的傲慢——有些人会说他是自大——并不总是在投资者、员工和其他人身上获得好感。


Peter Fenton(左)来自Benchmark


之后,今年2月份,前Uber工程师苏珊·福勒(Susan Fowler)在一篇公开博文中详细描述了她所说的公司性骚扰史。这让Uber陷入了危机,为其他投诉和调查打开了大门。


当时,Uber董事会表示,他们会团结起来支持卡兰尼克。“董事会对特拉维斯很有信心,”但是到了3月份,赫芬顿在一次电话采访中说“简单地说,变化从(公司)顶层开始。”


但在幕后,董事会开始产生分歧。Gurley开始在高层寻求改变。而Bonderman在董事会会议上与卡兰尼克的冲突也越来越多,因为他觉得卡兰尼克在招聘关键高管的时候对他掣肘,就像首席运营官和首席财务官一样。


5月下旬,卡兰尼克的父母遭遇一次划船事故,导致他的母亲死亡,父亲严重受伤。在那时,卡兰尼克开始考虑休假的问题。


Uber的高管们开始向卡兰尼克施压,要求他辞职。尤其是,那些在他的“A团队”中的成员——通常直接向他汇报的高管——被威胁离开公司,除非他能把公众的注意力从公司身上移开。他们的一些同事已经离开Uber,一些人被解雇,有的是因为其他工作机会或个人原因。


休假中,卡兰尼克还远程操控让一名董事会成员离职


上周,在Uber公布对内部调查的结果和建议之前,卡兰尼克表示,他将无限期休假,为自己工作,并考虑为Uber建立一个“世界级的领导团队”。


在卡兰尼克宣布休假的时候,根据雅虎新闻获得的泄露的音频,董事会成员Arianna Huffington在一次全体会议上对员工进行了交谈,她说“有很多数据显示,当董事会中有了一位女性成员,就很有可能增加第二位女性董事成员。”但另一名Uber董事会成员David Bonderman竟对此回应道:“实际上,这就是说公司以后有更多的闲言碎语。” 



不过,这位董事后来显然意识到这样说话不妥,太不尊重女性。他通过邮件为自己的“有失尊重的评论”表示道歉。但这并未逃过彼时还任CEO的卡兰尼克的“法眼”。


事实上,卡兰尼克虽然宣布休假,但没有打算远离他的公司。在宣布休假后,他几乎立刻就开始了手机远程指挥工作,逼着Bonderman,这位在员工会议上发表了性别歧视的言论的高管离开。卡尼克向他的盟友发出了一系列短信、电话和电子邮件,迫使Bonderman从Uber的董事会辞职。几个小时后,Bonderman离职了。


但那个时候,Gurley,一位卡兰尼克最早的支持者之一,他认为,如果首席执行官继续留任,Uber的未来显然是不能满足承诺的。


卡兰尼克最后一刻也没放弃在投资者耳边放风,争取私下妥协


在过去的一周里,Gurley和他的合作伙伴,以及来自风险资本公司的其他投资者进行了交谈,其中包括First Round capital、Lowercase Capital和Menlo Ventures。他们一起给卡兰尼克写了一封信,信中列出了四项要求,其中最重要的是让他辞职。


于是,本文开头的一幕上演,Gurley和团队成员派了Fenton和Cohler到芝加哥的酒店,只因当时他俩的私人关系同卡兰尼克更好一些。他们能够预见这将是一场唇枪舌战,因为卡兰尼克总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发动一场战斗看看。


有这么一段时间,一场战斗似乎马上就要来临。卡兰尼克在旧金山Uber的总部派出了自己的亲信,在投资者之间到处放口风,试图在私下里达成某种妥协。


但那天下午与亲信谈判数小时之后,卡兰尼克最终决定自己受够了。当地时间周二晚上11点30分左右,他在芝加哥起草了一份辞职声明,然后,他同意将其公之于众......相信随着卡兰尼克的下台,这场大戏终于落下帷幕。人们会把目光放到别处,这样一场风波也会随着CEO的卸任而平息。会吗?相信时间会说明一切。


据国外媒体报道,据一份电子邮件显示,Uber员工正在传播一份请愿书,要求董事会允许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留在公司。


Uber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特拉维斯·卡兰尼克


电子邮件写道:“没有人是完美的,但我从根本上相信,他可以发展成为优步需要的领导者,他对未来的成功至关重要。我希望董事会能听到Uber员工的意见,他们在给卡兰尼克施加压力时做出了错误的决定,他应该恢复运营。”


在卡兰尼克因五大股东的压力辞职后的第二天,现任员工都公开表达了对董事会以及媒体对卡兰尼克负面评价的不满。


Uber的产品经理玛格丽特·安·塞格(Margaret-Ann Seger)在Facebook上写道:“我感到愤怒、悲伤、慌张、困惑,但大多只是心碎。”


在卡兰尼克正式辞去职务后不久,Uber的管理团队发出了一封员工电子邮件,承认接受他辞职很困难。


以下是邮件内容:“首先,正如你所预料的,卡兰尼克的决定是很强烈的,我们明白这一点,我们希望你们所有人都知道,他并没有轻易做出这个决定。现在退一步来讲,就像他一直以来一样,他把Uber放在第一位。卡兰尼克给这家公司挣的钱比任何人都多。他对Uber和世界各地的无数人有深刻而有意义的影响,为此,我们将永远感激。”


不过,电子邮件工作人员正在传递指引,让员工到一个看起来是Uber内部网站的链接,表示他们对卡拉尼克的支持。这种形式是完全匿名的,结果会提交给董事会。


对公司及其12000名员工来说,今年是艰难的一年。


前Uber工程师苏珊·福勒(Susan Fowler)对公司性骚扰和性别歧视的描述引发了一系列事件,最终导致一些高管离职,其中也包括卡兰尼克的副总裁迈克尔。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