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薇被控七宗罪 主因疑是……

扑朔迷离!赵薇发帖“没跑”,随后又删帖…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20部香港经典三级片【未满18岁最好不要看】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当王宝强第二,大叔已经努力十年!

2017-01-15 华商晨报观影团 华商晨报观影团



“今天考试的学生比较多,但我小品发挥不错!”

昨天上午,黄仁祥完成了今年13场艺考中的第6场。“本来想考完去沈阳的,但是考试结束太晚,就去不上了,晚上我还得回村里烧锅炉呢!”黄仁祥说。

算上今年,他已经连续10年参加艺考,考试上百场。而从43岁考到53岁,这个普通农民也成为了全国年龄最大的艺考考生。

报考四十余家学校考试上百场

每年的一二月份,吉林农民黄仁祥的身份就会变成“艺考生”,他要辗转到各地参加艺术类高校专业考试。

“我报的都是表演专业。”黄仁祥说,“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演员。”

今年,黄仁祥报考了13家高校,是他艺考以来报考学校最多的一次,其中重点是辽宁大学、沈阳音乐学院等5所沈阳高校,这几天他已经参加了其中2家学校的考试。接下来这几天,他还要包括到沈阳在内的多个城市参加考试。


从2008年参加第一次艺考算起,黄仁祥已经报考了超过40余所高校,有的高校报考超过三次,专业考试参加上百场。从长春、沈阳、北京到西安、成都、武汉、南京,他报考的院校遍布全国。

因为多次“征战”,在一些考场里黄仁祥已经是熟面孔,“2013年有次在考场上遇到两个现场执勤的警察,都是当年和我一个考场的。”黄仁祥笑着说,“还有个考官,考试前曾跟我打招呼,说我‘又来了’”至于黄仁祥家乡当地的招生办,几个工作人员更与他熟识,“有一回他们开玩笑的对我说,你这是不把我们考到退休不罢休啊!”

   不拼颜值 靠100张影碟自学表演

黄仁祥家在吉林农村,相对于其他农民来说,他的人生经历更曲折:小时候经历过家庭重组,青年时当过兵,干过推销员,当过力工,现在是一家医院的送餐员,晚上他还要负责村委会的锅炉运转。


在成为艺考生之前,黄仁祥早在31年前的1986年就参加了第一次高考,随后又参加过两次高考,然而因为学校、学费等原因,他的大学梦始终没有完全实现。2007年,他知道了高考年龄限制取消,上大学里的梦想重新燃起,他将自己的目标定位表演专业,想成为一名演员,并在2008年参加了第一次艺考。

除了喜欢表演,喜欢当演员之外,黄仁祥也坦承,是因为表演专业文化课分数要求相对低一些。

对于从未专业学习过表演的他来说,应对考试全凭自学,“主要看影碟,像《暖春》、《乡村爱情》什么的,主要以农村题材剧为主,我买了100多张。没事就在家里模仿人家的动作、语言,然后站在镜子前自己演给自己看。”


之所以模仿农村剧学表演,黄仁祥认为,自己就在农村生活,对于农村农民都非常熟悉,所以相对于形象与颜值上的劣势来说,这算一个优势,有次考试他居然就抽到了一道题目叫做“卖菜”,于是他就在考官面前熟练地吆喝、装秤、还价起来,具扁担倒了,他马上扶起来,还擦了擦扁担上的灰。这样的“本色演出”让他一举通过考试。 但是那次因为学费的问题,他被迫放弃。

最后一考为圆梦 “不给自己留遗憾”

对于坚持考学,黄仁祥有自己的想法,他打算在乡里组织一个剧团,是比较正式的那种,之前因为经费、资质等问题未获村镇支持。对他来说,接受正规的学校艺术教育,除了圆自己的大学梦之外,也有助于实现这个想法。

“今年我为什么报这么多学校?因为我觉得这是应该是我最后一次参加艺考了,我必须尽全力!”黄仁祥说。因为多年参加考试,却始终无法顺利入学,压力也不小,“身边很多人也觉得自己不务正业,劝我找一个固定工作静下心来干活。所以我想今年全力试验一回,如果再不行,我就彻底放弃不考了。”


对黄仁祥来说,年龄不是上学的最大问题,但是随着年龄越来越大,实现梦想的时机也越来约少,他很珍惜。“距离70岁不到20年了,这十几年时间,我得做成点事儿。”黄仁祥平静地说,“如果这件事情没做,总觉得自己的内心有点遗憾。所以我要坚持,要尽全力。不能到老了想起来,给自己留下那么大的遗憾。”

“今年,是我实现梦想的最后一次机会,努力!”对于接下来的考试,黄仁祥为自己加油。


对话大叔:人生头一次过生日是在考场上


“坚持的人很难。”

说这句话的黄仁祥,这几天都日程满满,从1月6日开始,他就忙着报名、赶路、考试,还要惦记着村里的那台锅炉是否有人照看。这样的日子,要持续到二月末。

从1986年他第一次参加高考开始,32年的光阴里,一张大学毕业证,始终是他心里最大的梦想。

今年,在他参加艺考的第10个年头里,他的演员梦想能否实现?


曾考上大专没钱念无奈放弃


虽然在长春双阳区长山村里,“黄大学”的名号比“黄仁祥”更为知名,但这里面总有一丝戏谑的意味——考了那么多年,怎没见你拿回一本毕业证?

令人惊讶的是,在高考这件事上,黄仁祥并不是一个“屡战屡败”的人,“考上”对他来说并不稀罕,甚至“念上”也有经历,但“证呢”,却总是跨不过去的尴尬。


记者:“黄大学”这么一个绰号,怎么来的?

黄仁祥:估计和我考试参加的次数多有关系。我属龙,1986年高中毕业。那时候高考比较难,我那时考了不到400分,考上的是中专,不太理想,就没去。复读一年,考上了一个大专,自己觉得也不太理想,没去。以后就不考了。

记者: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专科也算不错了,为什么没去上学?

黄仁祥:那时候要是念完专科,确实找个工作比较容易。但那个时候上学,学费生活费都是困难。我是家里老二,上面有个哥哥,下面俩弟弟,父母是各自离婚后又带着孩子结婚的。家里就那几亩地,靠天吃饭。没钱,有啥梦想也实现不了。

记者:没念上大学,你打工去了吗?

黄仁祥:啥都干过,但断断续续也考过,也念过。我曾在一个吉林的民办学院念了三年,却欠了人家15000元学费,没拿到毕业证。

记者:后来又怎么去参加艺考了呢?

黄仁祥:艺术类对文化课要求比较低,我就开始参加艺考了。


考上电视编导被“劝转”学汽修


黄仁祥十八岁在吉林当通信兵时,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摄了一部朝鲜战争题材的电影《心灵深处》,主演是刘晓庆。黄仁祥在电影里当了一回群众演员,见到了大明星,就喜欢上了表演,开始期待自己也会有机会当一名演员。


记者:艺考对你来说,挑战应该不少。

黄仁祥:那肯定的。首先就是文化课,我高中毕业时考的内容和现在考的都不一样了,这么多年考试大纲年年变,再加上我也很长时间没看书,文化课很难,去年高考考了260多分。

记者:除了文化课呢?你这岁数学校愿意要吗?

黄仁祥:当然不愿意,有的学校挺重视学生形象的。有一年我报了长春的一家职业学院,专科考上了,是播音主持和广播电视编导专业。但是招生老师动员我说不必学这个东西,说你念完书,也找不到工作。不如去学汽修、电焊专业。

记者:你没有同意吧?

黄仁祥:是。我就不念了,学校给我开了一个退学证明。

记者:艺考准备花销也不少,你怎么解决?

黄仁祥:就是买影碟对着电视学,买了100多张吧。我这边是山村,前些年也没有有线电视,电视剧都看不了几次,所以我就买的影碟跟人家学,包括《乡村爱情》《暖春》什么的,人家怎么演我就怎么演呗!


因为坚持收获爱情,但也导致离婚

今年是黄仁祥参加艺考的第十个年头,从当年意气风发的高中毕业生,到现在双手粗糙、皮肤黝黑的“艺考大叔”和或“年龄最大艺考生”。对他来说,如果今年的艺考顺利过关,和他同场竞技的孩子们都将成为他的同学。然而略显尴尬的是,当他第一次参加艺考时,这些同学多数还是小学生。


记者:你考试这么多年,家里人都支持吗?

黄仁祥:所有人都不支持我。

记者:2014年曾有报道说你已经有女朋友了。

黄仁祥:是啊,确实有过。

记者:有过?

黄仁祥:现在已经离婚了。当时人家是看我挺执著挺励志的,就在一起了。但是在一起之后,我还是没断了考试的念想,还想试一试。

记者:所以后来就分手了?

黄仁祥:嗯。

记者:现在你靠什么生活?

黄仁祥:自己有二亩地租出去了,一年收个几百块。平时在区里一个医院送餐,晚上就住在村委会,看锅炉,收拾卫生,打个更什么的。一年收入能有个三四万吧。

记者:每年考试得花多少钱?

黄仁祥:起码得四五千吧,每年差不多。原来还总往南方跑,去过武汉、南京的学校,但是这路费太贵,慢慢地就选北方的大学或者在北方考点考试了。


想当“王宝强第二”但不想当群演


尽管执著于演员梦想,但黄仁祥并不打算放弃学业当个“北漂”或者“横漂”这样的人。对于为什么有这样的想法,黄仁祥并未多说。

他见过了太多的不解与嘲讽,或许还有怜悯,但这并未让他放弃梦想。


记者:为什么执著于参加艺考,想当演员有很多方式?

黄仁祥:我觉得,表演是个很专业的工作,最好还是要有个文凭。上了大学,演艺机会能多一点,我也会一边学一边演。

记者:也可以去尝试当群演啊!

黄仁祥:没有试过,我觉得还是先接受正规教育。

记者:喜欢哪种类型的演员?

黄仁祥:我还是比较欣赏王宝强,想成为他这样的演员。

记者:但王宝强也是北漂出身,也是从群演干起来的。除了演员,喜欢哪类型的角色呢?

黄仁祥:一是农村戏,这算本色演出吧。二是喜欢拍一些历史故事。

记者:现在每到艺考,大家都关心美女,关心颜值,你觉得自己这么大的年龄,会不会有些尴尬?

黄仁祥:有时确实有,因为有些学校就有年龄限制,前年我考大连一家学校,人家要求25岁以下,我没看到年龄限制。老师看到我去,就问:你干啥来了,别报名了,你就当是溜达溜达得了。

记者:会不会因为这些,特意打扮一下自己,提升一下形象?

黄仁祥:有时我也特意穿年轻点。但后来一想,还是什么岁数就穿什么衣服。


最后坚持一次再不过就放弃

黄仁祥的住处是村委会里的一间厢房,冬冷夏热,冬夜里黄仁祥就在炕上复习考试内容。对他来说,考试更像一场修炼。


记者:这些年印象最深刻的考试是什么内容?

黄仁祥:去年,抽了一道题,是过生日,要求四人组合,谁过生日,怎么过,给谁过,只有两分钟准备。后来他们三个孩子说,你年龄大,我们就演给老父亲过生日。

其实,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过生日,以前以为内家里穷就从来没有过过生日。

这一次,因为我们是最后一组表演,整整演了10分钟,后来我一看再不结束考官就急了,赶紧装晕,孩子们喊“救护车”才算完事。

记者:十年是一个坎,这次要是再考不上,还继续吗?

黄仁祥:这十年我参加艺考,一晃也就过去了,时间太快。今年就是最后一次了,不论怎么样,也是个梦,也是个追求。

记者:怎么看自己的演员梦?

黄仁祥:演员使用自己演别人,我希望我能有这个机会,演一些有意义的角色,给别人启发,让别人接受,不管演什么还是最好能反映社会现实。

坚持这么多年了,也有人说我不容易,我也这么看,因为坚持的人太难。但是人总归要有点梦想,为了这个梦想去坚持,去努力,别给自己留遗憾。


华商晨报 关舒柳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