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央正在下一盘大棋:一切为实体经济让路

震惊囯人的调查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任志强国务院开炮,大胆发言

喜报!福大陶丰教授入选2017年度“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建议人选名单!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股东风采 | 姚宏:“独角兽”的独门秘诀

2017-03-24 姚珏 风吹江南 风吹江南

来源:《浙商》杂志 作者:姚珏 编辑:汪菁璐


互联网金融在中国究竟是掀起了一场浪潮还是生出一朵浪花,历经十年,已渐渐清晰。从行业元年至监管的“紧箍咒”落下,包括网贷在内的众多互联网金融平台,辉煌与垂死几乎只在一夜之间。平台生死的表象之下,一个新群体正在跃迁——仍在场上拥有机会和空间的创业者,嬗变为深受瞩目的新贵,掌握着虚拟世界与实体经济之间的一条重要资金通道。


与此同时,和姚宏一样并不热衷谈论财富升级的新贵们,撕下标签之后更愿意探讨资源跨期配置的多种可能,金融家属性逐渐显现。


2017年春节,姚宏带着全家去了东南亚旅行,难得悠闲地享受了一回碧海蓝天。从2001年创业至今,这是他16年来过得最轻松的一个春节。


截至2016年12月30日14点08分,创办于2011年的微贷网累计交易总额达到700亿元。当天的成交额为5亿元。微贷网此时估值已接近百亿元人民币,成为车贷领域内真正的“独角兽”。


2016年是微贷网发展上轨道后高速运转的一年,这一年平台交易规模超过了前5年总和的一倍。这个新速度也将姚宏送上了《2016胡润80后富豪榜》,成为此榜单中网贷行业的两位上榜者之一。


但对姚宏来说,他其实不喜欢谈太多个人财富跃迁的话题。他套用同个模板来回复周边的祝贺信息:我们被高估了。


2013年,创办两年多的微贷网被风投机构估值1.5亿元,姚宏兴奋了两三天,至今仍是他创业生涯中最为回味的时刻之一:“资本市场认可了我们的事业。”


过了“亿万富翁”这个分水岭之后,他对代表身价飙涨的数字逐渐冷静,“除了财富,这个时代还有很多事情值得关注。互联网金融行业从业者不是一群一夜暴富的人,譬如我自己,在‘80后’创业者中算是创业时间比较长的。我更愿意别人来关心创业群体的上升,关心我们的创新和困惑。”  


向死而生已晚矣



1997年对中国人而言是个历史节点,也是国内第一波互联网创业者的发迹时刻。


伴随丁磊创办了网易这样的故事层出,姚宏已到杭州求学半年,他对这座城市中正在酝酿的新商业力量还不熟悉。


20年前,互联网渗入中国,但科技普及度尚未迸发。“不甘寂寞”的姚宏每天将生活费的五分之一用以细读各类报纸杂志,关注政经大事,借此获取信息资源的累积。


此后多年中,他都延续这个习惯。《福布斯》《商业周刊》等诸多讲述商界故事的经典杂志成为姚宏案头常见的读物。这些通过文字从大洋彼岸和商业变革前沿传递来的信息,是他重新认识经济、了解商业模式、探寻风口以及从别人的成败故事中琢磨出警惕心的启蒙。


十年之后,姚宏未满30岁。稳定的电信外包业务给他带来了几百万元的收入,年轻、多金,成为人人艳羡的对象。但穿梭于变革时代交错丛生的需求之间,姚宏对手中主动创新空间窄小的公司产生“担忧”——能赚钱的不一定就是事业,前方是明是暗还未可知。


对未来的忧患,贯穿了姚宏至今16年的创业生涯,“担心被社会淘汰,担心企业没有成长空间。”这是传统商业精英与年轻的互联网财富偶像们共同稀缺的心态,但看多了成败故事的姚宏始终保持着极易被忽视的警惕,“与其等待绝路,还不如在企业尚处于优质发展期先找到另外一条活路。”


他的理念是,向死而生就太晚了。


当然,对创业“上瘾”的姚宏来说,实现社会价值远比实现财务自由重要得多。他将公司交给了两个副总,只身一人,从头开始。


“从那时至今,我一直高度看好金融行业。”2010年,互联网金融已在国内掀起第一股热潮,集中在信用贷款领域的P2P平台涌现。但与借贷不匹配的诚信和风控体系,让行业饱受质疑。


姚宏也因此受过伤。微贷网创立之初,尚未专注网络汽车抵押借贷,而是选择了当时更为流行的网络信用贷款,初期的业务推广没有可循之规,一切都要摸索着来。


初创时期,作为公司董事长兼CEO的姚宏奋战在业务第一线,从公司推介到拉客户再到催收,每个业务环节他都亲自带团队完成。但公司运营了一段时间之后,信用贷款的坏账风险远远超过预期。


当时,微贷网由姚宏个人独资,公司选择了对投资人保本保息的策略,一旦出现坏账就需姚宏以个人资金填补,半年时间他个人垫资就达到600万元。2011年下半年,姚宏时常盯着电脑屏幕直到零点还款日的截止时间到来。重压之下,还曾一度病倒。


周边人对姚宏的评价是,身上有股子“江湖仗义”。但在创业初期,这种脾气让他对借款人很难说“不”,坏账让微贷网步履维艰。病好之后,姚宏决意放弃网络信用贷款模式,转向汽车抵押借贷,微贷网随即成为国内第一家在此间布局的互联网金融公司。


“中国信用体系完善的过程就是我们的机会。”触碰过症结之后,姚宏总结,以退出应对“受伤”,同时也会失去机会,一套符合市场逻辑的风控体系才是在尚不成熟的信用体系下,尽可能规避风险的最好出路。“不完美和空白,加上云计算、大数据等信息技术手段对效率的提升,那些传统金融机构做不了或者不想做的事,辅助标准建立,互联网金融行业的机会就来了。” 


没做过真正的金融也没碰过互联网,深入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姚宏带着一股子无知者无畏的韧劲,向外界亮出底线:“认真做金融而不是单纯地做互联网。”

     

比监管早走一步



值得注意的是,在微贷网高歌猛进的2016年,网贷行业实则风雨飘摇。


当年8月,《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下称“网贷暂行办法”)出台,为避免对网贷行业造成较大冲击,作出了12个月过渡期的安排,合规成为了硬性指标。此后,网贷行业运营平台数连续5个月下降,大小平台间的分化之势更加凸显。


网贷进入中国的第10个年头,曾被舆论热捧、资本追逐,也遭遇过大范围的否定,疯狂与脆弱都被摊上了台面。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月底,P2P网贷行业问题平台历史累计涉及的投资人数约为47.8万人,涉及贷款余额约为265.8亿元。好消息是,随着2017年网贷行业常态化监管的起步,行业集中度提升,行业发展健康趋势渐稳。


一场有关生死的大考自然是一次洗牌,对已颇具实力的合规企业而言,这是扩大市场空间的绝佳时机。微贷网无疑在这场行业梳理中受益匪浅。


2016年9月,微贷网风险备付金正式转存至厦门银行独立存管。12月31日,再度进行系统升级,全面接入厦门银行资金存管系统。银行存管也是P2P平台高死亡率的重要影响因素。耗时漫长的存管接入,对银行和平台双方都是一次技术洗礼,前期银行会对平台做详尽的调研,尤其是对网贷平台的人力成本、时间成本和运营成本都有很高的要求,银行对合作平台甄选严苛。


《网贷暂行办法》出台半年之后,小额分散渐成主流趋势。消费金融崛起,小额分散不仅有利于投资者预判和分散风险,也更利于实现互联网金融行业普惠金融的本质。众多平台基于现有资源进行调整。


姚宏基于“小而美”的理念创办微贷网,深耕细分领域,恰成监管希望见到的“好孩子”。这比监管早迈出的一步,成为微贷网现阶段乃至未来快速健康发展的重要支撑。


除了大环境的有利倾斜,内部更合理的结构平衡,打磨自身,是姚宏对微贷网在过去一年收获市场肯定的解读。“从2015年开始,我们大力进行人才引进及培训,投入巨大,同时进行精细化管理,并且在线下积极进行全国布局,这些动作让微贷网的管理能力有了质的飞跃,2016年效果逐步显现。”截至2016年底,微贷网已在除西藏和宁夏之外的全国其余省份完成线下布局,前述两地也将在2017年进入完毕。


“汽车资产流动性较大,线下布局对我们的资产风险控制有利。”姚宏表示。


春节休假一结束,姚宏就与高管们连轴开会。“2016年的基础还不错,外部的认可度比我想象中要高,2017年再调整一些部署,趁着势头再往上。”


没有人能顺畅地从1走到100



互联网金融在过去三五年中的爆炸式增长,打破了众人的想象,身价暴涨的从业者让外界对此领域一度误会颇深,这是姚宏不愿多谈财富增长而呼吁更多人关注行业本质的原因之一。


金融本身是数字,这一基因与互联网相同。但两者亦有迥异的精神气质,互联网的开放、平等、去中心化,正在冲击传统金融自上而下的精英化和神秘感。


无论行业是新还是旧,急于争利的浮躁氛围都让创业31次的姚宏感到不适。“三五年暴富?创业没这么容易。”姚宏总结自己的经验:“九死一生。”


“创业是一个从1走到2走到3,再回到1去修正的反复过程。这不是打游戏,直接往下就能通关。”他说,“企业规模还小的时候可以计划做100件事,但做了一年之后发现只能完成10件,这时需要减法,因为第二年可能只剩下5件,第三、第四年更少。过了这个山头,第五年来了,也许又可以做100件事儿了,这就回到了第一年去修正。创业如果仅仅是做加法,那就是高估了自己和团队。”姚宏坦言,“没见过有人能顺畅地从1直接走到100而不打趔趄。”


2016年,微贷网完成C轮10亿元融资,资本的青睐足以为其发展前景正名。


事实上,不融资,微贷网也“不差钱”。“我们会在人才梯队管理和人员培训上加大投入。”姚宏的观点是,任何企业和事业没有优质的人才团队支撑,哪怕成功也只能维持一时。


“有人认为微贷网线上轻线下重,2017年线上研发和更深度的信息化也是我们重点要着墨的方向。”姚宏透露。


“未来五年微贷网的发展不用担心,但五年之后呢?”习惯远忧的姚宏挑明,他对微贷网的焦虑,来自依靠自身建立的风控标准和人才录用标准能否继续坚持、效率会否因为环境变化而降低。


“我们可以充分应对外部的挑战,在持续的创新基础上保持自己的竞争力。但公司一旦做大,专业分工更加明确,标准需要坚持和更新。”姚宏表示,由他带领的高管团队及整个公司都非常熟悉车贷产品,但等到市场饱和的那一天,再来反应新产品的对接就为时已晚了。“所以不能躺在现在的产品上高枕无忧,我们的应变能力和尝试需要新刺激。”


事实上,微贷网在过去几年中,已在消费金融、供应链金融、房贷等领域进行了多种尝试。这也与姚宏的“警惕被成功吞噬”风格相符。


采访当天,微贷网的同事告诉《浙商》杂志记者,五分钟匆匆吃完一个盒饭是姚宏就餐的常态。“我不希望自己的企业在有机会达到一流标准之前,因为所谓的个人享受或者情怀而走入困局。”在这位新晋的“80后”财富新贵眼中,“做企业最大的情怀是将企业做好,对所有员工及他们背后的每一个家庭负责,让他们有尊严地在社会上生存,让他们即便将来离开公司,也能因为平台获得更好的资源。”


“2017年是我们真正意义上迎接全面发展的一年,所有前期的投入和布局,都希望在今年迎来收割期。”姚宏表示,2017年的微贷网值得期待。





茶馆有许多激荡风云的股东,每一个股东背后都有一个故事,江南1535希望来做一份时光的记录。


2017年。茶馆陆续推送了几期【股东风采】专栏,记录和诉说股东的故事,让江南1535大家庭的成员彼此都更加了解,也欢迎各位亲人把你的故事转述给我,做一份彼此有心的故事。

同时我们也希望更多的新朋友能加入到我们中间来,在未来的时光里发生更多的故事。

 

投稿联系:微信号smldy 98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