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囯紧急宣布,让人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中央正在下一盘大棋:一切为实体经济让路

震惊囯人的调查

蔡省长喊话救援“港独”?网友:有钱先把退休金发了吧

任志强国务院开炮,大胆发言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因房价而逃离北上广的那些人,如今过得怎样...

2018-02-08 子木 风吹江南 风吹江南

北京,对于我们来说,是恐惧,还是希望?那些因高房价而逃离北上广的人们最后又过的如何?



作者 | 子木

来源 | 子木聊房(ID:zimuliaofang


08年的北京,冬天意外的冷。


老王穿着两层棉袄,拉着沉重的皮杆箱。我在后面紧跟着,扛着两袋行李。边躲着擦肩而过拥挤的行人,边盯着老王的后脑勺。


星点的白发间带着刚落上去的雪花,不由得噗嗤笑了,踉跄地跑上去:“老王八,你去年不是说你青春不老,黑发长留,堪比那刚出窝的豆蔻少女吗?”


老王瞥了我一眼,加快了脚步,大喊:“特娘的快走,迟了我就完了。”


进了站,从我手里接过行李,顿了顿:“小木头,你真确定不走吗?你这身体,在这儿,怕是撑不住。”


我摇了摇头,苦笑着说:“走不了了,你还记得我当年跟你吹的牛逼么?”


老王叹了口气,拍了拍脑门儿,随后转身离去。


这时迎面走来了一对年轻人,背着双肩包,眼神里满是憧憬,好奇得打量着木在原地的我。


一时间,空气仿佛被凝结,想起了当年和老王刚到北京的样子,号称杀入帝都的双雄大盗,现如今,却只落下了个我。


顿时,圈不住的热泪,流了下来。和着零下几十度的天气,撕裂的疼。


这段回忆,刻骨铭心。时隔多年,依然是我每次回家过年时,和老王桌上的谈资。


其实当初别离时他曾问我去留,我没有说那句实话,小城市拼的是爹,大城市拼的是命,你能回去,我却回不去了”。



记得自来北京之后,“逃离北上广”这个话题就已经是热点了。2010年还被媒体评为了十大热词之一。每年,尤其是房价大涨时,媒体们都会把这个话题拿出来,放些酌料,集中揉搓一下北漂们的神经。


这也是唯一一个生命力可以如此顽强的热点,因为背后的关注者是一波又一波来来回回有梦想的“年轻人”。


大城市是很无情的,不会怜悯弱者,但大城市也是公平健忘的,你离开也好,回来也罢,一切如常。


可能每个人都在寻找属于他们自己的意义,一千个北漂就有一千北京。但是离开它的理由却只有一个,那就是在北京的梦想不在了。


北京,对于我们来说,是恐惧,还是希望?那些因高房价而逃离北上广的人们最后又过的如何?


带着这个疑问,子木给曾经咨询过我的读者朋友们发去了问候,收到回信的我感触颇深,那么接下来我就把信讲给大家。

01


@坚韧的铁皮


我是东北人,老家就是网上炒的火热的雪乡亚布力。前段时间,很多朋友问我,你家那边的人是不是经常宰客啊?我无法辩解。



其实,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么白的雪被染成了黑色但我肯定的是,小时候我们家的雪很纯洁,村民很淳朴。


当年去北京是因为我在念高中的时候,语文老师的一堂课。


老师在课上说:黑龙江是全国唯一一个需要借钱发养老金的省份也就是说,东北的年轻人没了,就只剩下了消费不生产的退休人员。”


事实证明也是这样的,我们这的人无论是念过书还是没念过书的都在往外跑。没知识的大部分去了海南、大连,有知识的去了北京、上海。


对了,还有最最重要的,就是腐败。东北没有发展,好的企业都是国企,但国企对我们来说,想进去比登天还难。就感觉和朝鲜一样,代代相传了。


对我们来说,最好的机会其实就是公平。


然后,我带着老妈给的2000块钱就来北京了。我虽然读了个三流大专,中途还辍了学,但是我一直都很佩服有知识的人,每天尽想着和他们成为兄弟,就像我初中读《老舍》里面的秦二爷,受人尊敬。


来了北京之后,就和老乡合住进了地下室。住了一个礼拜后,我就发誓一辈子再也不住这个地方。



因为一,地下室太湿冷,除了房租,生了病还得花钱。二,住地下室的人我不喜欢,天天除了打扑克就是吹牛逼,好像都是北京的天王老子。三,每天几乎看不到阳光,就好像看不到希望。


后来花了600租了一个床铺,一个房间里共住了8个人。山南海北,都是来北漂的年轻人,什么样的人都有。现在想起来那段经历也很开心,因为我学会了怎么和他们每个人打交道。


接下来就是得马上找工作,剩下的钱也就只够我活一个月的。后来经过很大很大的努力,我找到了一份大家都很讨厌的工作,卖房子!


其实后来还发现一个比我还讨厌的,就是天天蹲在我家门口给我发健身房传单的小伙子。


你说,我天天带客户看房,日行8万里,腿都跑断了,我还去你的什么个健身房?


话说回来,卖房子是真赚钱。我也正好赶上了2016年这一轮房价大涨。最疯狂的是我连续一个星期每天只睡2个小时,真的很努力,最后我拿到了我们那片的销冠,期间的苦累不言而喻。


就这样,过去了一年。


2017年,3月16日。我躺在新租的房子里,用手机打开手机银行盯着自己的存款,傻乐着,感觉在北京,只要你努力,上天就会眷顾你。


这时,电话响了,是在哈尔滨刚上大学的妹妹,正好准备问询一下最近缺不缺生活费。


然而电话里传来了一阵嚎啕大哭:“哥,快回来吧,妈,癌了”


然后就不用多说了,我感觉这特么和电视里面一样一样的。真幸运,我成为了主角。


还记得我再次背着书包站在北京西站的南广场上,看着楼顶的大钟,在人来人往中停止呼吸的感觉。



我知道我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昨天收到您的问候,真的真的很开心。竟然没忘记我。我回来之后,幸亏母亲的癌是初期,及时治疗,现在快好了,我用剩下的钱付了个首付,在哈尔滨又干起了卖房这个营生。


时不时还喜欢翻开您的专栏,看看北京发生了什么大事。对了,我走的第二天。据说“3.17”就下来了,真是变幻莫测啊。


您问我现在过的怎么样。还好,一切如常。但是我真的很怀念在北京的生活,很感谢它。


我知道我以后不可能再回去了,但未来我孩子长大后,我还可以跟他讲讲我的北京。


人这一辈子没拼过命,怎么算是活过呢?


03


@搬砖大队二队长


男,IT狗一枚。都说IT行业干多了容易掉头发,我就是未老先秃那一个,因为老爹到现在都是满头乌发,所以只能甩锅到这个行业了。


家住20线小县城的一个30线村儿里。辛亏我年少聪明,开了学习这窍,像开挂一样,从村里第一名读到县里第一,高考的时候,以县状元638分考进了北邮。


毕业之后,顺理成章地留在了北京,并通过校招的形式成功地拿到了500强公司高通的工程师offer。高通可能大家都知道吧?这么说吧,手机市场上80%的芯片都是高通生产的。


工作两年后,也就是08年。公司里面大部门同事都买了房,我心想就这么租着也不是个事儿。


于是七拼八凑,借了一部分钱,那时候虽然房价才1万左右,但是首付接近20万的巨款,家里人是完全拿不出的,于是找了大学室友,一个本地土豪凑齐了。


最终在北三环买了一套商品房,总价102万,首付20万,月供8K,贷款10年。于是,接下来我就开始了慢慢无长夜的还款旅程,省吃俭用,起早贪黑。


后来我的这位成绩远不及我的土豪舍友申请去了美国读书。开始我听到那个咋舌的学费,不明白他为什么选择去那里,觉得就是充门面。


后来同学聚会才知道,即使想去那样的大学留学也绝非易事,而且他已经一骑绝尘,最后还进了常青藤名校。


于是我明白了,同样是独木桥,有人买了架飞机,有人另外造了一座桥,如果你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在独木桥上一点点往前蹭,而你飞过去以后发现,别人已经飞出去老远了。



对于我们出生于三四线城市的孩子来说,用大量的时间不是在弯道超车,只是在填平父辈的信息鸿沟而已。


每当深夜加班到三四点疲倦时,翻开手机朋友圈,看到的是室友在加州海岸香槟美酒,或者高尔夫看星星。


于是我明白,教育是阶层逆袭的神器,但教育是个稀缺品,这也是北京学区房越炒越高的原因。


那时候,我唯一的想法就是尽快还完贷款。在北京定居,让我的孩子弯道超车更轻松一些。


大概用了不到5年时间,我把室友的,银行的所有贷款先后还完。貌似我的人生有了卓越的一大进步。


但是接下来问题就出现了,就是开始疯狂掉头发,并且得了大城市通病,焦虑症。


年龄大了,家里也是一直在催婚,万般无奈下选择了去相亲,当时就疯狂的参加聚会,校友会,同事会,只要是有聚会的地方都去。半年下来,身体每况愈下,百感交集,最严重的一个月日日失眠。


于是,在思考了近一个月后,我做出了一个很艰难的抉择,回老家。


在卖了三环的房子之后,瞬间,我成为了兜里揣着500多万元的“大土豪”。心想着从此以后不用焦虑,过一过神仙日子去。


回到家中,亲戚朋友一股脑都跑来了,有提亲的,有借钱的,很多很多。


更甚的是,村长都站村口欢迎我了,说我是什么解甲归田,功成名就,饮水思源,不忘建设家乡,什么词都有。最后万般无奈下花了10万赞助修了村口的那座桥。


接下来的日子好过多了。在县城一口气买了3套房,一套给父母,一套给奶奶爷爷,一套自己住。


剩下的钱让朋友做了理财,单靠利息在小县城就可以随便吃吃喝喝。给我介绍媳妇儿的人真是络绎不绝,但是后来因为无法沟通又不了了之。


那时候,我的生活日常就是。吃饭睡觉打麻将,然后和老一辈杀象棋,喝酒侃大山。一开始还好,日子长了发现闷的慌。


于是准备出去找点儿事儿做,转了一圈发现在这个县城,根本没有适合的。唯一搞计算机牛逼的,就是我念的高中对面儿的网吧。



最后在我不遗余力下,终于找到一份工作,去旁边市里的一家互联网公司做运维,换句话说就是修网修电脑修打印机!每天还要开车2个小时上下班。


就这样的生活,我过了大半年。


后来我又病了,焦虑感又进一步击倒了我。


那段日子,我感觉我的人生快要完结,无法忍受这种生活。找不到可以说话的人,每天面对的都是消息闭塞的市场,满街的山寨货。


即使我再努力用手机去追寻热点,去看北京最新的东西,但也仿佛被这个世界隔离了一样。


北京的朋友给我打电话说,北京有小黄车了,知识付费也很火,前几天看了陈奕迅的演唱会,华为出芯片了…


有一天,远在美国的室友给我打了电话,我和他说明了现状。他感到很惊讶,把我骂了一顿,并说了一句让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话:


“老张,当初借给你钱,是因为在我眼里,你是一个有梦想的人,而现在我很失望,我几乎都认不出你来了,你哪儿去了?”


第二天,我决定背起行囊,重赴帝都。


当我踏上北京这块土地的时候,我感觉这里每一口雾霾都是新鲜的,每个挤地铁的人都是可爱的,北三环家门口的煎饼果子还是那么好吃。我知道我可能永远回不去了,但是我相信,只要有希望,一切还不算晚。

03


@皮皮虾不吃鱼


算不上是“逃离”北上广,我是一枚北京土著,嫁给了另外一枚土著。之后便开始一同在苏州生活。


离开北京这个想法,大概持续了将近一年多。但最后的决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一开始,我们是以半旅行半考察的形式去了青岛,海南,厦门,苏州以及杭州。主要是为了体验城市的文化,气候,是否有归属感,哪怕是饭菜的口味是否合适。


现在在苏州已经生活了2年多了。虽然我们的薪金均比在北京少了一大截,但是相对于房租等生活成本也降低了不少。


第一年因为限购令在,无法买房,只能租房。正好可以通过一年的时间去彻底了解这个地方。


最后发现,生活的时间越长,对这个地方就越发的喜爱。


闲的时候去老街和园林走走,听听评弹和当地人软糯的苏州话。找上一家小馆,吃一碗热腾腾的焖肉面才6元,远比北京20-30块钱一碗快餐面美味。



之后,我们在苏州买了房,一套两居室。没有和家里要钱,仅是靠我们夫妻俩人这几年的积蓄,房贷还款也很轻松。父母有时候还会来家中小住。


唯一不习惯的就是苏州的冬天,不像北方那样都装的暖气。刚开始来的时候,冬天冻的够呛。但是后来买了房之后,装了地暖,解决了这个问题。


在我看来,苏州的教育、医疗条件不比北京差。同样,我老公的企业也是蒸蒸日上,感觉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赶上北京当初的薪资。


北京是我的家乡,每逢过年,我都会回去。北京城里的人往外走,我们则是往回走。


古语有云,虽“有父母在不远游”之说,但我反倒觉得,趁父母身体康健时,多带他们一起看看,体验不同的城市生活,也是赏心的乐事。


我爱北京,但当它确实已经发展到达不到我自己“宜居”的要求的时候,我选择了离开。不需要太大的勇气,去做便是。


初到苏州,几乎没有什么朋友,这里的话都听不明白。但是我喜欢这种感觉,从陌生到熟悉再到爱上一个城市的感觉。


如果哪一天,苏州发展到和北京一样“面目全非”,我还会选择离开。随着我的爱人,随遇而安。


04


至此三封信读完了,还有很多没有拆给大家看。那么对于在“逃离北上广”面前徘徊的你,如果提前了解了你所要面对的人生,你是否还会有勇气做出选择?


一千个北漂就有一千个北京,没有亲身经历,我们永远没有权利去评论别人的的去留。


但是在面对这个问题时,一定要记住一句话,也是这段时间大火的一个电影《无问西东》里的经典台词:


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一定要知道自己不要什么。


北漂不易,愿你在被打击时,记起你的珍贵,抵抗恶意;在迷茫时,坚信你的珍贵。爱你所爱,行你所行,听从你心,无问西东。



风吹江南小密圈上线

希望更多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一同前行

通过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或添加客服微信号:jingnan1997加入

(付费形式入圈)

Forwarded from Official Account

子木聊房
子木聊房
Learn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