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生命的最后时光,是在那个屋子里待了一百多天

北京4名社区干部商讨“驭民之策”:“他的软肋是儿子”

新疆大火烧了2小时多!疫情消防通道被焊死 造成十人死亡 哀默

孩子们,不要怕

路是通的,是他们不跑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核酸企业扎堆IPO,何来的底气?

The following article is from 格隆汇APP Author 边疆塞外

作者 | 边疆塞外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www.gogudata.com)


疫情之下的人世间,是现实,也是人性。
风平浪静的时候,岁月倒也静好,风雨来袭的时候日子往往就变得雪上加霜,既失意,更无助。
有人说,疫情之下,没有人能够独善其身。熬成为当下最为真实的生活写照。
其实,这不完全对。
看一看,有那么几个与疫情相关的产业链,独占鳌头,赚得盆满钵满。与当下众多经营受到影响的行业形成鲜明对比。

  01 

核酸暴利


核酸检测是防控疫情的必备手段之一,核酸企业的赚钱程度多少也有些让人瞠目结舌。
2022年上半年,据聪明投资家统计,国内104家(涉及相关)新冠检测上市公司营收2500亿元左右,同比大增37%,远超GDP2.5%的表现。净利利润更是高达648亿元,同比暴增76.6%。18家规模较大的企业利润轻松翻倍,其中更有277倍、185倍、13倍亮瞎眼的表现。
看三季度财报,它们继续躺赢……
在如此疯狂的赚钱盛宴之下,竟然还有一些人想方设法最大化牟取利益。比如作假结果以试图增加核酸检测次数,一次即便赚一分钱,也架不住成千上万份的核酸数量啊。
1月12日,郑州金域医学张某东实施引起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行为,被许昌市公安局以涉嫌刑事犯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4月22日,合肥和合、合肥诺为尔在蜀山区区域核酸检测中,超能力承揽检测业务、严重超过承诺时间出具检测报告,影响合肥市对疫情形势及时研判,更为严重的是,此前已多次发生类似情况,有的还几次出具“假阳性”报告。该两家核酸背后公司曾谋求IPO。
5月前后,上海疫情攻坚期,润达医疗、上海钧济相继爆出核酸检测造假,前者是上市公司润达医疗旗下的第三方实验室。接着,北京朴石核酸检测造假,被房山区卫健委吊销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另外,北京金准核酸检测造假被立案侦查……
直到现在,还有人斗胆继续作假。11月13日,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卫健委通报显示:一核酸检测机构把重点人群核酸检测结果由阴性报为阳性。
他们到底为何敢如此大胆?
古曰,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02 

凭什么上市


我们都知道,上市资源是宝贵的。能上市的企业,基本上都是能够实现两点,一是增加社会财富,二是提升社会福祉。即便一些不能带来多少增量蛋糕的传统行业,诸如传统商贸、批发零售,配置效率虽然低一点,但起码也算是实体,多多少少带来一些正向价值。
不可否认核酸检测企业对防疫工作起到了非常巨大的价值作用,但核酸产业链本在疫情特定时期孵化出来的特殊产物,疫情一过,基本上也随着没有了。
但是竟然有一些企业趁着疫情“红利”大赚特赚之后,摇身一变成为生物技术高科技企业,大摇大摆去扣响了上市交易所的大门,这就难免让人匪夷所思。
据不完全统计,截止11月12日,今年已经有5家核酸企业拟IPO过会。已经有一家叫康为世纪的公司已于10月25日成功登陆科创板。
还有一家深圳企业,达科为,已经过会,即将IPO上市。更为诡吊的是,这家企业最大股东是吴映洁,年仅27岁,持股比例高达15%。目前,她还是一名学生,就读于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专业为应用数学与经济。第五大股东是何政龙,一名未成年,17岁,持股7.73%。这家公司背后是吴庆军、何俊峰共同设立,拉还在读书的儿女当大股东,到底是想干嘛?
更令人汗颜的是,在上市之前,该公司大手笔分红,一点不含糊。去年分红2099万元,占当年净利润的21.4%。今年上半年净利润4407万元,分红5169万元。没想到吧,年中的时候还要巨额分红,超过半年所赚。按照持股比例初略计算,以上4人1年半分了超过4500万元。
今年11月初,达科为董事长在公司寄语中写道:2022年很快就要来到了年末,如果选一个字代表这一年的感受,我会选择“魔”。有句话说的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一年我们取得的成绩,都是与困难作战争的结果。2022年的最大困难就是疫情的反复。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仍然有望实现年初的任务计划,实属不宜。
对于一家依靠疫情发财的企业,确实够魔的。
在疫情之前,达科为本质上就是一家试剂代理销售企业(2019年代理业务占89%),干的是中间商赚差价的生意。但这是苦活累活。
2020年新冠爆发,公司火速研发核酸检测产品,包括病毒采样管以及病毒保存液。当年,卖采样管就卖了5200多万元。去年全年,4828万元。今年才半年,卖出2145万支,创造4190万元营收。
一个小小的核酸采样管,2年半,1.42个亿营收,赚钱速度杠杠的。
采样管业务虽然占营收的比例不超过10%,但贡献了最大的利润增量。在疫情之前,主营销售代理业务,虽然毛利率有40%左右,但刨除各项费用外,也就赚一个辛苦钱。2016-2019年,净利率分别为1.07%、1.46%、3.42%、3.18%。而疫情之后,净利率暴力提升至双位数,2020年更是达到13.44%。
没有疫情,没有核酸采样管业务,原来的代理销售业务应该是撑不起一家深市上市公司的门面。但疫情之后,因为闷声发大财,改变了一切。
而这样的企业,不是一家两家,火速排队IPO。
商业的本质是赚钱。一个好的商业模式,就是源源不断赚钱,源源不断创造现金流回报股东。然而,核酸暴利终究不是长期的,疫情也终究会过去。
其实,已经上市的检测类上市公司,资本市场并不认可因核酸业务暴增所带来的业绩增长,更多把它当成非经常损益,不纳入正常估值之中。这就出现了一个看似令人疑惑的现象:上市公司业绩爆发,股价不断下跌,PE越来越低。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企业如今赚的大多是应收账款,还不是自由可以动用的现金流。估值上面也是要打折扣。
今年前三季度,迪安诊断营收156亿元,应收账款107.5亿元;金域医学营收122亿元,应收账款74亿元;达安基因营收93亿元,应收账款42亿元。就连要上市的达科为,上半年营收4.74亿元,应收账款2.41亿元。
这样的核酸企业如果成功上市,或许在短时间能够讲故事哄哄散户投资者,但核酸暴利终究还是会随时间的演进而逝去,收割大戏或许难以避免。
一些核酸业务的公司成立还不到2年,甚至连完整规范的公司制度体系和应有的财务报表都还很少,他们靠着各种办法在一边闷声大发疫情财就算了,我们眼不看心不念的也还能忍。但还要堂而皇之大摇大摆来上市,不但要占据宝贵的上市资源,恐怕还要来收割不明真相的股民,这于情于理,都很难让人理解。

  03 

尾声


马克思在《资本论》曾提到,如果有50%的利润,资本就会铤而走险;
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
这一幕幕(某个别机构核酸造假)竟然真实发生在疫情期间,包括上市公司旗下三方实验室,亦或是刚成立没多久的检测公司。他们真的赚得足够多了,吃得足够饱了。但人性的贪婪,资本的贪婪是没有边界的。他们不仅要赚现实暴力的钱,还要去二级市场“圈钱”。股民难免觉得可忍孰不可忍!
虽然对于贪婪资本来说,道德约束没有用,舆论质疑没有用,但我相信: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转自格隆汇APP 作者 边疆塞外

本文由「华尔街俱乐部」推荐,敬请关注公众号: wallstreetclub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构成投资意见,并不代表本平台立场。文中的论述和观点,敬请读者注意判断。


版权声明:「华尔街俱乐部」除发布原创市场投研报告外,亦致力于优秀财经文章的交流分享。部分文章、图片和资料来自网络,版权归原创。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添加WSCHELP微信联系删除。谢谢授权使用!


关于我们

华尔街俱乐部凝聚华尔街投行的高端资源,为中国民营企业“走出去”提供全方位的顾问服务,包括企业赴美上市、战略投资、并购、私募路演和投资者关系等。在投资理念和技术方面提供华尔街投行专家实战培训,为您进入华尔街铺设成功之路。联系我们:ecompo@mail.com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