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真的痛恨腐败吗?

2015-02-25 黎明 戏梦空间 戏梦空间



点击标题下「Ximengspace」可快速关注

欢迎关注Ximengspace

作者:黎明

欢迎关注Ximengspace

摘要:官员这个群体,被制度赋予了万能的职能。他们是权钱交易专业、权色交易专业、买官卖官专业、服务领导专业、利益分配专业、思想管制专业、维稳专业…… 当然,他们也是反腐专业人士,并且,一旦失去反腐资格,那就已经是贪腐人士了。

欢迎关注Ximengspace

「腐败和反腐败呈胶着状态」,「反腐败是场输不起的斗争」,这两句话反映中纪委对目前局势的估价。尽管反腐专业人士大权在握,对腐败势力的攻击却并非势如破竹。「胶着」与「输不起」这种字眼,显示眼下体制内的反腐事业很不乐观。


前几天近千「红二代」聚北京,歌颂「反腐胜仗一个又一个」,「擎旗已有后来人」,豪言「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这算不上严肃的形势分析,其价值不过是通报国人腐败与其群体无关:天下者我们的天下;腐败者他们的腐败。


判断反腐胜败的标准,显然有「党派的」和「社会的」之分,党派的标准侧重权力分配结果,而社会的标准看的是权力系统对社会、公众的影响。社会的标准,也就是非帮派的标准、客观的标准,用此标准做参照,可看出反腐局势还不仅是不明朗、不乐观的问题——腐败立于不败之地,而真正的反腐尚未开始。


为什么「腐败不败」?因为中国人以腐败为荣。我们的制度与环境就是这样的:卑贱者不能腐,高贵者最腐败。


流行说法是「中国人痛恨腐败」,「中国人对腐败深恶痛绝」,这是真的吗?这问题似乎连提出、提问都多余,问到谁,大概都是以「真恨腐败」为回应。


我是个例外,因为我断定中国人痛恨腐败是假的。人们号称痛恨腐败,不过是为了表现自己的政治正确和口头正经——腐败是个贬义词,腐败不是好事,腐败祸国殃民,据说还能亡党亡国,我怎么可能不恨它呢?我可不是个坏人!


喜欢鲜味美食,餐饮业花样百出;喜欢游览观光,各地方苦心造景;喜欢豪车华宅,大家都倾心关注;喜欢视听娱乐,演艺圈群星争宠……社会成员普遍喜欢,同时权力又批准国民喜欢,那被人们所喜欢的东西或现象就会在全社会流行。而被大家深恶痛绝、又被权力严厉打击的腐败,偏偏成为胜过任何流行事物的超级现象,其生命力之强,其影响之深广,足以让任何时尚与流行相形见拙。这怎么解释?只能说中国人痛恨腐败为假,而真相则是中国人喜欢腐败。


痛恨是一种仇,是深仇大恨。痛恨、仇恨给人胆量和勇气,能让怂人挺身而起拔剑而斗,可令炙手可热的权贵在弱者面前匍匐颤抖,而全社会的集体痛恨则无坚不摧,天下无敌。无论谁,不管什么东西,一旦成为全社会的痛恨对象,则无法逃避其灭亡或隐匿的命运。腐败流行,只能说人们普遍欢迎腐败,来者不拒,还唯恐不来。


号称痛恨腐败的人,任各种腐败在眼皮底下窜来窜去,你若不参与、看不惯,也只能忍气吞声。若横刀立马大喝一声,同样号称痛恨腐败的身边人,会以为你犯了精神病。腐败统治地位已然如此牢不可破:洁身自好,死路一条——这怎么解释你们的痛恨?


官员这个群体,被制度赋予了万能的职能。他们是权钱交易专业、权色交易专业、买官卖官专业、服务领导专业、利益分配专业、思想管制专业、维稳专业…… 当然,他们也是反腐专业人士,并且,一旦失去反腐资格,那就已经是贪腐人士了。


官员搞出了权力腐败,而这些官员,却是相对优秀的少数中国人。不要以为官员群体比那些光膀子说粗话的工人、农民、摊贩的素质还低,受苦受累、地位低下并不说明其人道德高尚、真理在手。其实那些言必称领袖和革命的骗子更不是好东西,号称自己为「无产阶级」的流氓,是在任何制度下都不利他,而「识书达理」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儿,一旦权力关进牢笼,还有可能造福于其他烂人。


现阶段正是比较优秀、比较强干的人有条件腐败。既然当官被大家认定为成功和幸福,那么,要说大家有恨,主要恨的是自家没当上官、没博得腐败机会。无逻辑大众口头上的态度不能算数,平常开口就骂「狗官」,具体到自家,若出个狗官全家就自豪的不得了;时时痛斥「无官不贪」,一旦直面一芝麻大的官却不免提着精神尽力表现;村里出了几个官员会被老乡拿来显摆炫耀;本土县域出了高干则被当作「人杰地灵」之佐证,连诸多知识分子都凭空生出些无厘头的自豪……


「国家腐败」或「腐败国家」,这概念比较敏感,咱不说这个,而「社会腐败」还是允许运用一下的。腐败在中国并非只是权力体系所具有的特色,咱这里是各行各业都腐败,任谁都找不出一个不腐败的行业。而不腐败的职业还是有的,所谓不腐败职业有一个共同特点:实在没法腐败。


起诉书上常见的「利用职务之便」,打击面实在太宽。不利用职务或职业之便而不当得利的,除了土匪、妓女等非法行当还有哪些,我一时想不起来。那位说了,「农民就不利用职务之便」,甭提这,农民把打过农药的菜卖给市场,自己吃没打农药的,这也够损的。


没法腐败,没资格参与腐败,无力腐蚀社会运行的组织机体,无法在腐败生态中获得关照与实惠——这些人组成了中国的「不腐群体」。他们就是这个社会的失败者,社会底层的贱民,同时,他们也是腐败的供养人和「社会基础」。其间,能超越自身经济、文化地位的理想主义者凤毛麟角,他们不是不想腐,而是特想腐,不过,健全而自信的制度,保障了他们不能腐。


我们可以姑且将「社会腐败」与「国家腐败」看做不相干的两回事,但问题还是来了:社会腐败,你痛恨社会不?当然,这是个陷阱。


让你反谁就得反谁,你不能擅自反对指令外的任何一个,多质疑一个官员就是造谣,故而民间反腐决不可行。相对于官的坊间草民素质不如官员群体,那么而今的专业反腐人员,比非专业反腐官员如何呢?选拔标准、思想教育、培养手段等等都别无二致,一个模子浇出来的,两者素质一个熊样,孰高孰低谁好谁坏,本无需问。腐败也有垄断权问题,任何一个倒台的高官都反过腐败,都领导过反腐败斗争,若现在反腐败的人于今后倒了台,大家和对待以往落马官员一样,没人会觉得奇怪,也没人为曾经的反腐专业人士叫屈。


中国人不恨腐败,就社会安定、政治牢稳吗?非也。实情是,中国人集体痛恨自己不能腐败,比集体痛恨腐败更不稳定。


免责声明

本文及图片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若涉及版权问题,应属无意,请联系删除。


Ximengspace
用心打造 | 倾情奉献

不传小道消息;不取吸引眼球的悚人标题;不做只为了转发量而存在的媒体!

中国人真的痛恨腐败吗?

中国人真的痛恨腐败吗?

2015-02-25 黎明 戏梦空间 戏梦空间



点击标题下「Ximengspace」可快速关注

欢迎关注Ximengspace

作者:黎明

欢迎关注Ximengspace

摘要:官员这个群体,被制度赋予了万能的职能。他们是权钱交易专业、权色交易专业、买官卖官专业、服务领导专业、利益分配专业、思想管制专业、维稳专业…… 当然,他们也是反腐专业人士,并且,一旦失去反腐资格,那就已经是贪腐人士了。

欢迎关注Ximengspace

「腐败和反腐败呈胶着状态」,「反腐败是场输不起的斗争」,这两句话反映中纪委对目前局势的估价。尽管反腐专业人士大权在握,对腐败势力的攻击却并非势如破竹。「胶着」与「输不起」这种字眼,显示眼下体制内的反腐事业很不乐观。


前几天近千「红二代」聚北京,歌颂「反腐胜仗一个又一个」,「擎旗已有后来人」,豪言「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这算不上严肃的形势分析,其价值不过是通报国人腐败与其群体无关:天下者我们的天下;腐败者他们的腐败。


判断反腐胜败的标准,显然有「党派的」和「社会的」之分,党派的标准侧重权力分配结果,而社会的标准看的是权力系统对社会、公众的影响。社会的标准,也就是非帮派的标准、客观的标准,用此标准做参照,可看出反腐局势还不仅是不明朗、不乐观的问题——腐败立于不败之地,而真正的反腐尚未开始。


为什么「腐败不败」?因为中国人以腐败为荣。我们的制度与环境就是这样的:卑贱者不能腐,高贵者最腐败。


流行说法是「中国人痛恨腐败」,「中国人对腐败深恶痛绝」,这是真的吗?这问题似乎连提出、提问都多余,问到谁,大概都是以「真恨腐败」为回应。


我是个例外,因为我断定中国人痛恨腐败是假的。人们号称痛恨腐败,不过是为了表现自己的政治正确和口头正经——腐败是个贬义词,腐败不是好事,腐败祸国殃民,据说还能亡党亡国,我怎么可能不恨它呢?我可不是个坏人!


喜欢鲜味美食,餐饮业花样百出;喜欢游览观光,各地方苦心造景;喜欢豪车华宅,大家都倾心关注;喜欢视听娱乐,演艺圈群星争宠……社会成员普遍喜欢,同时权力又批准国民喜欢,那被人们所喜欢的东西或现象就会在全社会流行。而被大家深恶痛绝、又被权力严厉打击的腐败,偏偏成为胜过任何流行事物的超级现象,其生命力之强,其影响之深广,足以让任何时尚与流行相形见拙。这怎么解释?只能说中国人痛恨腐败为假,而真相则是中国人喜欢腐败。


痛恨是一种仇,是深仇大恨。痛恨、仇恨给人胆量和勇气,能让怂人挺身而起拔剑而斗,可令炙手可热的权贵在弱者面前匍匐颤抖,而全社会的集体痛恨则无坚不摧,天下无敌。无论谁,不管什么东西,一旦成为全社会的痛恨对象,则无法逃避其灭亡或隐匿的命运。腐败流行,只能说人们普遍欢迎腐败,来者不拒,还唯恐不来。


号称痛恨腐败的人,任各种腐败在眼皮底下窜来窜去,你若不参与、看不惯,也只能忍气吞声。若横刀立马大喝一声,同样号称痛恨腐败的身边人,会以为你犯了精神病。腐败统治地位已然如此牢不可破:洁身自好,死路一条——这怎么解释你们的痛恨?


官员这个群体,被制度赋予了万能的职能。他们是权钱交易专业、权色交易专业、买官卖官专业、服务领导专业、利益分配专业、思想管制专业、维稳专业…… 当然,他们也是反腐专业人士,并且,一旦失去反腐资格,那就已经是贪腐人士了。


官员搞出了权力腐败,而这些官员,却是相对优秀的少数中国人。不要以为官员群体比那些光膀子说粗话的工人、农民、摊贩的素质还低,受苦受累、地位低下并不说明其人道德高尚、真理在手。其实那些言必称领袖和革命的骗子更不是好东西,号称自己为「无产阶级」的流氓,是在任何制度下都不利他,而「识书达理」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儿,一旦权力关进牢笼,还有可能造福于其他烂人。


现阶段正是比较优秀、比较强干的人有条件腐败。既然当官被大家认定为成功和幸福,那么,要说大家有恨,主要恨的是自家没当上官、没博得腐败机会。无逻辑大众口头上的态度不能算数,平常开口就骂「狗官」,具体到自家,若出个狗官全家就自豪的不得了;时时痛斥「无官不贪」,一旦直面一芝麻大的官却不免提着精神尽力表现;村里出了几个官员会被老乡拿来显摆炫耀;本土县域出了高干则被当作「人杰地灵」之佐证,连诸多知识分子都凭空生出些无厘头的自豪……


「国家腐败」或「腐败国家」,这概念比较敏感,咱不说这个,而「社会腐败」还是允许运用一下的。腐败在中国并非只是权力体系所具有的特色,咱这里是各行各业都腐败,任谁都找不出一个不腐败的行业。而不腐败的职业还是有的,所谓不腐败职业有一个共同特点:实在没法腐败。


起诉书上常见的「利用职务之便」,打击面实在太宽。不利用职务或职业之便而不当得利的,除了土匪、妓女等非法行当还有哪些,我一时想不起来。那位说了,「农民就不利用职务之便」,甭提这,农民把打过农药的菜卖给市场,自己吃没打农药的,这也够损的。


没法腐败,没资格参与腐败,无力腐蚀社会运行的组织机体,无法在腐败生态中获得关照与实惠——这些人组成了中国的「不腐群体」。他们就是这个社会的失败者,社会底层的贱民,同时,他们也是腐败的供养人和「社会基础」。其间,能超越自身经济、文化地位的理想主义者凤毛麟角,他们不是不想腐,而是特想腐,不过,健全而自信的制度,保障了他们不能腐。


我们可以姑且将「社会腐败」与「国家腐败」看做不相干的两回事,但问题还是来了:社会腐败,你痛恨社会不?当然,这是个陷阱。


让你反谁就得反谁,你不能擅自反对指令外的任何一个,多质疑一个官员就是造谣,故而民间反腐决不可行。相对于官的坊间草民素质不如官员群体,那么而今的专业反腐人员,比非专业反腐官员如何呢?选拔标准、思想教育、培养手段等等都别无二致,一个模子浇出来的,两者素质一个熊样,孰高孰低谁好谁坏,本无需问。腐败也有垄断权问题,任何一个倒台的高官都反过腐败,都领导过反腐败斗争,若现在反腐败的人于今后倒了台,大家和对待以往落马官员一样,没人会觉得奇怪,也没人为曾经的反腐专业人士叫屈。


中国人不恨腐败,就社会安定、政治牢稳吗?非也。实情是,中国人集体痛恨自己不能腐败,比集体痛恨腐败更不稳定。


免责声明

本文及图片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若涉及版权问题,应属无意,请联系删除。


Ximengspace
用心打造 | 倾情奉献

不传小道消息;不取吸引眼球的悚人标题;不做只为了转发量而存在的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