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只有一个读者,我也会写下去!

2017-05-11 戏梦空间 戏梦空间
 

点标题下【戏梦空间】可关注

rgba(172, 29, 16, 1)

作者:牛皮明明

来源:听明明吹牛皮  微信号 niupimingming



 


还有半小时,太阳就落山了。

 

日落之后,丑陋的政客、伪善的商人都会睡去。

被生活这条狗追逐,连撒尿时间都没有的我们也会入梦!

世界会变得特别安静,剩下的事就是让太阳照常升起!

 

法国诗人瓦雷里写了一句很牛的诗: 

 

放眼眺望这伟大的宁静

定是你沉思后最美的补偿。

 

想想真特么是这么一回事,无论你思索旋转的星空,还是明日的早餐,或是将冰冷的手伸向哪一个倒霉蛋的口袋。

 

这都证明你我还活着!

 

难道不是吗?


 

你是否承认?

 

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学霸,另一种是学渣。而你心生好感的却是后者。

 

300年前,山东有一个学渣,他参加过无数次高考,还是个大龄考生,成绩很渣。那时候,可没有调剂这一说,想调剂蓝翔学校,那是没门。

 

他不擅长考试,却偏爱读书,读的书都够把现在畅销作家火化好几回的,可清朝的衙门就收不下这个骄傲的书生。

 

去你的完美世界,去你的诗意人生。

用你的笔去做你的梦去吧!

 

他梦里故事很多,笔下的女人美艳,柔情似水,笔下的书生瘦弱,却有情有义。

好的故事总会让读者想钻进书里,哪怕只是和书里的女鬼来一场非常牛叉的爱情,这就足够了!

 

这个学渣叫蒲松龄,中国古代最优秀的书生。

 


 

我也是个书生。

 

吃饭是书生的头等大事,尤其这年头,书生过的都不怎么好。

除了读书和写字,我好像啥都不会。

 

我做过几年记者。

 

我还真用笔:

救助过一个不小心坠楼的拉萨少女,挽救了一个脆弱的家庭。

帮助过一条街几十家被衙.门敲诈的商户。

帮助过被拖.欠工资的四川农民工,他们对我期盼的眼神,至今我还能感觉得到肩上的沉重。

…………………………………….

这些事,还真让我感觉自己挺牛哒!

 

好日子是普通人给的,坏日子是恶人送的!

 

因为报道某厅龌蹉,那个200斤的女.领.导威胁我:给你点眼色看看。

宝宝可怕了,路过他们单位,都迅速离开,生怕她带400斤的男票清洗我。

因为报道广告商无良,挡了报社创收,领导谈话:你这个小同志嘛!线路有问题。

噢,不是插座的问题,是线路的问题。

 

那几年,我常感觉到彻骨的寒冷。百无一用是书生,我体会的是真真的。

都说书生“飘零一支笔,能敌千万军”,是要写给明理的人看呀。碰到流氓,书生的笔真心不如半截烧火棍。

 

老子不干了!

 

我的笔没有给苦难的人带来希望,也没有把普通人的生活力量展现给更多普通人。没有真正动过一块恶人的奶酪,也没有真正保护过善良人的半块面包。

 

 

我还写诗。

 

写了15年,比我烟龄都长,李白、杜甫、里尔克、策兰这些诗人,都是我老朋友了,我花在他们身上的时间,可以买下整座维多利亚港。

 

可是不行呀!

写诗换不来一毛钱。刊物都是兄弟制。你要和主编称兄道弟,要和他们喝酒、撩妹,他们才赏你发篇小诗,你还得感恩戴德,就差磕头叩谢了。我勒个去,这是哪门子的道理啊!

 

高兴的事:我当了爸爸。

烦恼的事:我得养家糊口呀!我拼命给杂志写专栏,他们让我改了又改,比曹雪芹写《红楼梦》“批阅十载,增删五次”还要变态。

更烦恼的事:用了我的文章,还不给钱!

 

至今,依旧拖欠我稿费的杂志社,我只想对你们说:fuck  you!

 

 

到了30岁,也就明白了!也就知道笔尖的斤两了。

 

我没有海明威那样强壮的身体,也没有巴尔扎克能喝咖啡,喝酒我更喝不过李白。

 

我只不过是一个半吊子的书生。

 

我没有被生活打败,我依旧热爱文字。海明威在《战地钟声》里说:这个世界如此美好,值得人们为它奋斗,我只同意后半句。

 

海明威老头子这话太牛叉了。

既然我依然热爱文字,那么我就应该坚持。我换了新发型,起一个新笔名,换了一套新写法,还撒了泡尿!

朋友都说:哇靠,太酷了。

 

也有朋友说:哥们,你那一套行不通啦,如今阅读是快餐,就像擦屁股纸,擦完就扔垃圾篓了。要想有人阅读,文章要博眼球,内容要涉黄,要鸡汤,要加猛料,排版还得下功夫。别整那些个鸡毛思想,别整那些个鸟蛋诗意。

 

我偏不信这个理!

 

朋友很友善:那你就去作死吧!

 

 

我是这样作死的。

 

我依然相信尘世间依然有道义的力量,有排队的秩序,有真骨头的勇气,有擦边球的智慧,有诗歌的趣味!

 

幸运的是,我没死掉。

 

尽管我的文章遭遇过无情删除,但依然有读者不离不弃。我有一千个读者,他们在后台和我探讨唐诗,探讨时政,认真的让我快要落泪了。

 

我以前写专栏,从未有1000个读者和我像朋友般聊天,这种感觉真的太棒了。

 

这让我更加坚信:

变化的只是阅读方式。

你们的审美趣味依然没有偏离!

你依然相信道义的力量。

 

你依然对“远看山有色,近听水无声”,对“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的感觉没有变!

这个世界上哪怕再小的美好事物,都会被我们这样的人悉心呵护,这就是情怀!

 

杜甫说:“诗是吾家事,文传世上情”,我也只同意后半句,诗是大家的事,情也是大家的。大家都诗意了,撸串和啤酒才能搞出唐朝味!

 

再说即使这个时代,人心不古,礼崩乐坏,那又怎么样?

即使只剩一个读者,我都会写下去!

 

李白有一首诗:

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

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同样有一句话:当你说回家写字怎样,可知我已热泪盈眶。

 

推荐我的一位朋友

自由作家 牛皮明明

图文来自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若有问题请联系删除。

他的文章(戳开即见)
哪怕只有一个读者,我也会写下去!

哪怕只有一个读者,我也会写下去!

2017-05-11 戏梦空间 戏梦空间
 

点标题下【戏梦空间】可关注

rgba(172, 29, 16, 1)

作者:牛皮明明

来源:听明明吹牛皮  微信号 niupimingming



 


还有半小时,太阳就落山了。

 

日落之后,丑陋的政客、伪善的商人都会睡去。

被生活这条狗追逐,连撒尿时间都没有的我们也会入梦!

世界会变得特别安静,剩下的事就是让太阳照常升起!

 

法国诗人瓦雷里写了一句很牛的诗: 

 

放眼眺望这伟大的宁静

定是你沉思后最美的补偿。

 

想想真特么是这么一回事,无论你思索旋转的星空,还是明日的早餐,或是将冰冷的手伸向哪一个倒霉蛋的口袋。

 

这都证明你我还活着!

 

难道不是吗?


 

你是否承认?

 

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学霸,另一种是学渣。而你心生好感的却是后者。

 

300年前,山东有一个学渣,他参加过无数次高考,还是个大龄考生,成绩很渣。那时候,可没有调剂这一说,想调剂蓝翔学校,那是没门。

 

他不擅长考试,却偏爱读书,读的书都够把现在畅销作家火化好几回的,可清朝的衙门就收不下这个骄傲的书生。

 

去你的完美世界,去你的诗意人生。

用你的笔去做你的梦去吧!

 

他梦里故事很多,笔下的女人美艳,柔情似水,笔下的书生瘦弱,却有情有义。

好的故事总会让读者想钻进书里,哪怕只是和书里的女鬼来一场非常牛叉的爱情,这就足够了!

 

这个学渣叫蒲松龄,中国古代最优秀的书生。

 


 

我也是个书生。

 

吃饭是书生的头等大事,尤其这年头,书生过的都不怎么好。

除了读书和写字,我好像啥都不会。

 

我做过几年记者。

 

我还真用笔:

救助过一个不小心坠楼的拉萨少女,挽救了一个脆弱的家庭。

帮助过一条街几十家被衙.门敲诈的商户。

帮助过被拖.欠工资的四川农民工,他们对我期盼的眼神,至今我还能感觉得到肩上的沉重。

…………………………………….

这些事,还真让我感觉自己挺牛哒!

 

好日子是普通人给的,坏日子是恶人送的!

 

因为报道某厅龌蹉,那个200斤的女.领.导威胁我:给你点眼色看看。

宝宝可怕了,路过他们单位,都迅速离开,生怕她带400斤的男票清洗我。

因为报道广告商无良,挡了报社创收,领导谈话:你这个小同志嘛!线路有问题。

噢,不是插座的问题,是线路的问题。

 

那几年,我常感觉到彻骨的寒冷。百无一用是书生,我体会的是真真的。

都说书生“飘零一支笔,能敌千万军”,是要写给明理的人看呀。碰到流氓,书生的笔真心不如半截烧火棍。

 

老子不干了!

 

我的笔没有给苦难的人带来希望,也没有把普通人的生活力量展现给更多普通人。没有真正动过一块恶人的奶酪,也没有真正保护过善良人的半块面包。

 

 

我还写诗。

 

写了15年,比我烟龄都长,李白、杜甫、里尔克、策兰这些诗人,都是我老朋友了,我花在他们身上的时间,可以买下整座维多利亚港。

 

可是不行呀!

写诗换不来一毛钱。刊物都是兄弟制。你要和主编称兄道弟,要和他们喝酒、撩妹,他们才赏你发篇小诗,你还得感恩戴德,就差磕头叩谢了。我勒个去,这是哪门子的道理啊!

 

高兴的事:我当了爸爸。

烦恼的事:我得养家糊口呀!我拼命给杂志写专栏,他们让我改了又改,比曹雪芹写《红楼梦》“批阅十载,增删五次”还要变态。

更烦恼的事:用了我的文章,还不给钱!

 

至今,依旧拖欠我稿费的杂志社,我只想对你们说:fuck  you!

 

 

到了30岁,也就明白了!也就知道笔尖的斤两了。

 

我没有海明威那样强壮的身体,也没有巴尔扎克能喝咖啡,喝酒我更喝不过李白。

 

我只不过是一个半吊子的书生。

 

我没有被生活打败,我依旧热爱文字。海明威在《战地钟声》里说:这个世界如此美好,值得人们为它奋斗,我只同意后半句。

 

海明威老头子这话太牛叉了。

既然我依然热爱文字,那么我就应该坚持。我换了新发型,起一个新笔名,换了一套新写法,还撒了泡尿!

朋友都说:哇靠,太酷了。

 

也有朋友说:哥们,你那一套行不通啦,如今阅读是快餐,就像擦屁股纸,擦完就扔垃圾篓了。要想有人阅读,文章要博眼球,内容要涉黄,要鸡汤,要加猛料,排版还得下功夫。别整那些个鸡毛思想,别整那些个鸟蛋诗意。

 

我偏不信这个理!

 

朋友很友善:那你就去作死吧!

 

 

我是这样作死的。

 

我依然相信尘世间依然有道义的力量,有排队的秩序,有真骨头的勇气,有擦边球的智慧,有诗歌的趣味!

 

幸运的是,我没死掉。

 

尽管我的文章遭遇过无情删除,但依然有读者不离不弃。我有一千个读者,他们在后台和我探讨唐诗,探讨时政,认真的让我快要落泪了。

 

我以前写专栏,从未有1000个读者和我像朋友般聊天,这种感觉真的太棒了。

 

这让我更加坚信:

变化的只是阅读方式。

你们的审美趣味依然没有偏离!

你依然相信道义的力量。

 

你依然对“远看山有色,近听水无声”,对“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的感觉没有变!

这个世界上哪怕再小的美好事物,都会被我们这样的人悉心呵护,这就是情怀!

 

杜甫说:“诗是吾家事,文传世上情”,我也只同意后半句,诗是大家的事,情也是大家的。大家都诗意了,撸串和啤酒才能搞出唐朝味!

 

再说即使这个时代,人心不古,礼崩乐坏,那又怎么样?

即使只剩一个读者,我都会写下去!

 

李白有一首诗:

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

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同样有一句话:当你说回家写字怎样,可知我已热泪盈眶。

 

推荐我的一位朋友

自由作家 牛皮明明

图文来自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若有问题请联系删除。

他的文章(戳开即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