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拿起这柄刀你才像个真男人~

韩国小清新污漫画《同居》第23话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粮价,正在悄悄的暴涨……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7年3月28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从自焚到焚人:银川公交纵火嫌犯马永平的最后一个月

2016-01-06 戏梦空间 戏梦空间

点击上方Ximengspace,可一键关注

一本打开就不想合上的微信杂志

来源:船务工 微信号 chuanwg,为便于阅读,转载时增添了嫌疑人遗书的文字版。

马恒(应受访者要求化名)挂电话前,习惯性的说了声“再见”,声音疲惫。

这一天,他的恐惧和担忧成了现实,有17个人,连向亲人说“再见”的机会都没有,在这个2016年刚刚开始的清晨,在烈火中离去。


夺去这17人生命的,正是马恒熟悉的人马永平。

这17个人是2016年1月5日早上7点搭乘宁夏银川市301公交车的乘客,银川警方发布的消息称,马永平拎着两桶汽油,在车上用打火机点燃,然后从驾驶员位置车窗跳出。

7个小时后,马永平被抓。

马恒告诉记者,最后一次看见马永平,是在2015年12月31日下午6点多,“情绪很低落,吃也没吃喝也没喝。”

早在纵火发生前几日,马恒就一直处在“随时要出事儿”的担忧中。

2015年12月31日,马永平在石嘴山的家中像疯了一样,扬言要杀人,被家人劝住。

最终,马永平带着怒气,拎了两个包走了,留下一封绝笔信。

PS:网传共有两份遗书,这是其中一篇,内容如下:

遗书

当拿起这支似有千斤的笔,迟迟不能落纸,我想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到这一步。我想我不是一个冲动的人,也不是一个神经病患者,更不是一个嗜血的恐怖分子,但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局。

这都是你们逼的,逼的我活不成了。丁成定、洪广镇政府,贺兰县政府。丁成定你可以有黄老五一帮黑社会打手,可以行贿政府各部分不管我的事。大小政府,你们可以用谎言和暴力来掩盖这一切的不平等和你们收了黑钱而不做为行径。但掩盖不了一个求最基本生存权力的人的决心。你们三年欠我2十多万工资,你们看着我死。我也不叫你们好活,欺骗和压迫的农民工兄弟们,我呼吁你们站起来,采取任何手段,为我们的生存下去的权力而斗争。

马永平

2016.1.1

马永平在绝笔信中写到,2013年6月,带十几个工人承包贺兰县洪广镇劳务移民小区水暖活,议定的总人工工资是336300元。2015年11月几近完工,土建方包工头丁某尚未支付工资,先前说好的顶账房也没有到位,三年里为完工借贷的30多万欠款一直无法还清。

马恒证实,马永平没有网上说的三辆车,不过确实有一辆奥迪,“是人家退下来不要的,他花1万买了回来,没挣到钱,没钱加油,扔在那里早不开了,出去不是公交就是自行车。”

马永平的一名要求匿名的大学同学告诉记者,去年马永平就在家待着,披着袈裟,什么也不干。

他回忆,马永平是宁夏建设职业技术学院2002级的学生,在大学时不甚合群,并没有太多合得来的同学,在学生会待过几天,印象最深的是在学校总喜欢穿一身迷彩服,说话比较怪异。

在马恒眼中,马永平性格比较倔强,大学毕业后在宁夏一家建筑公司上过两年班,其后有两年在日本研修建筑施工,回国后觉得上班赚的太少,自己单干。

单干这条路,似乎并不适合马永平。

“他很实诚,也很刚强,遇到不平衡的事情心里就很不平衡。”马恒说,为了要钱,有人将马永平拉进没人的房子里打了好几次。

马永平先用自残的方式试图解决问题。



2015年12月7日,银川当地媒体报道,一马姓男子身泼汽油爬上信号塔讨薪。  

该报道中,新华街派出所副所长杨俊磊告诉记者,马某今年33岁,3年前从其他人手中接了一单工程,他属于第三承包人。去年工程完工,第一承包人与其签署协议,用一套住宅房顶账,但一直没有出手。因此,他想反悔,退回住宅直接拿钱,未果,才出此下策。

这与马永平绝笔信中的说法不同。

马恒证实,报道中的马姓男子正是马永平,“马永平早上8点站上去报警说要钱,不给就点火,当时洪广镇李生君和新华街派出所的都来了,下午拿着30万的现金劝说,给钱就下来了。”

马恒回忆,“马永平下来了,说好的30万最后又拿回去20万,只给了不到10万。派出所的说,到2015年12月30日之前,洪广镇会处理好这件事。”

拿到的10万还了债,马永平因扰乱秩序被行政拘留10天。

马永平从拘留所出来已是12月18日,当天,马永平回了家,19日走了便一直没回,直到12月31日下午。

这十几天马永平到底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发生了什么,目前尚是空白。


这都是你们逼的,逼的我活不成了。”马永平下午在家留下了这封绝笔信。

马恒看见这封绝笔信后赶紧报了警,之后和众人一起开始四处寻找马永平。

找了5天,无果。

2016年1月4日晚,马恒看到马永平在朋友圈说要搞极端事情,说不给钱没法活了,马恒心里的弦儿绷得更紧了。

5日一早,马永平的债主被喊去领钱,现场一名人士透露说,马永平的父亲制止了发钱的行为,马父质问,昨天为何不给钱,昨天要是给了钱,今天能救多少人。

此时,301公交车已被烧得只剩骨架。


图文版权属于原作者。若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

Ximengspace

一本打开就不想合上的
微信杂志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