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抖音百万粉丝网红狗头萝莉,不雅视频泄露事件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浅谈国产激情戏的衰变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原榆林市市长王登记被判无期徒刑

2016-11-20 榆林飞鱼网 榆林飞鱼网

王登记受贿5000万欲升官被骗


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原厅长王登记,不甘于仕途止步正厅级,通过掮客活动,希望可以升任副省级官员。其仕途升迁未果,落马后举报掮客诈骗。


王登记为此支付5350万元,其中5000万是王登记从一名煤老板处受贿而来。此受贿款是王登记8笔受贿指控中最大一笔。


第一财经1℃记者获悉,近期,王登记受贿案已由河北省廊坊中级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决认定,王登记受贿额总计6624.34万元,被判处无期徒刑。司法文书显示,王登记所涉受贿指控全部来自于煤矿领域。


中纪委直接带走调查


现年62岁的王登记,曾任煤炭主产地之一的陕西省榆林市市长。


2006年4月,王登记转任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厅长。2013年3月,59岁的王登记辞任国土资源厅厅长,转而被任命为陕西省政府参事室参事,退居二线。


2014年10月28日,陕西省人大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审议通过,王登记因涉嫌受贿,接受司法机关立案调查,本人提出辞去省十二届人大代表职务请求。王登记落马的消息由此得以公开。


2014年11月初,新华社旗下媒体的报道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王登记被中纪委直接带走调查。王登记案相关司法文书证实了这一点。2015年5月22日,最高检发布消息,河北省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王登记(正厅级)决定逮捕。


2016年9月,陕西省纪委宣布,王登记在任榆林市市长和国土资源厅厅长期间,违反组织纪律和国家法律法规,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收受他人财物,其行为已构成违纪并涉嫌犯罪,对其作出“双开”处分。


受贿钱物全部来自煤老板


1℃记者获悉,王登记受贿案已于2016年10月17日作出一审判决。


廊坊中院一审判决认定,王登记在担任陕西省榆林市市长、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厅长期间,接受黄陵县江源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董江元、榆林市神通路桥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牛文儿、神木县中鸡镇李家畔东兴煤矿投资人王世春等8家单位及个人的请托,为他们在探矿权审批、矿产资源整合、划定矿区范围、承揽工程项目等方面提供便利,收受这些单位及个人的钱物,总计6624.34万元。


王登记担任榆林市市长、省国土资源厅厅长的几年,正逢煤炭黄金十年。榆林市是陕西省最大的煤炭产区,煤炭行业的黄金十年中,榆林市下属的府谷、神木等县通过煤炭开采,经济实现迅速腾飞。掌握着煤炭开采重要权力的正是国土资源部门。


司法文书显示,王登记的受贿事实总计8起,收受的金额少则20万元,多则5000余万元。向其行贿的全部为煤炭企业及其负责人。除了钱款,他们还送给王登记江诗丹顿手表以及为他在西安市购买房产。


榆林市榆阳区长城煤矿负责人高崇楼,希望可以扩大资源面积。2009年10月,高崇楼得知王登记生病正在吃中药,需要冬虫夏草作为药引子,高崇楼找到西安市一家保健品店,一次性购买了80万元的冬虫夏草,王登记派人将东西取走。2011年1月,高崇楼又找到王登记,希望其帮忙尽快办理扩大后的煤炭井田的采矿证,将100万元现金装进一个酒箱子,送到了王登记家中,王登记予以笑纳。最终,省国土资源厅为长城煤矿扩大了2.4平方公里采矿面积,并办理了采矿证。


受贿买官


王登记最大一笔受贿金额为5350万元,他将这笔钱全部用于“买官”,并准备借此升任副省级干部,但最终却发现自己“被骗”了。


2006年,王登记转任省国土资源厅厅长,时年52岁,正值仕途升迁的最佳时期。王登记也自认为还有机会升职。升到副省级干部,是他的最大愿望。


2009年,神木县店塔镇石砭煤矿法定代表人高置林找到王登记,通过他办理了石砭煤矿搬迁手续。2011年初,新矿批了下来,高置林又找到王登记,希望他能帮忙重新调整并扩大矿区范围。2011年下半年,省国土资源厅批复了重新划定的矿区范围,比原址扩大了近3平方公里。早在2010年4月,高置林为了感谢王登记的帮助,送上了350万元现金。送钱时,高置林按照王登记的指示,将钱放到一辆轿车的后备箱内。


2012年,王登记已经年满58岁,距离退休年龄越来越近,为了能升任副省级干部,他开始想各种办法。和他的名字仅一字之差的王登广最终成为王登记选定的买官“掮客”。王登广的具体身份,在王登记案判决书中并未提及,仅提到此人已被另案处理。


王登记对王登广深信不疑,王登广提出,想升任副省级,至少要花几千万。


王登记便很快找到高置林,希望他可以为此提供资金支持。“我能往上走一级,对你也是有好处的”。高置林对王登记的要求没有回绝,明确表示愿意出钱支持。


随后,高置林分两次将5000万元汇入王登广的账户。为了掩盖要钱的事实,王登记安排王登广给高置林写了一个借条,将这笔钱做成一个借贷关系。之前王登广已经从高置林处借过5000万元,王登广随即在一份股权转让协议上写了质押1亿元的字据。王登记将高置林之前送给他的350万元,也交给王登广用于活动。王登广多次保证,事情应该可以办成。


但仅几个月后,王登记的美梦破灭,其因年龄到期而被宣布退居二线。2014年10月,王登记“落马”。


司法文书显示,王登记认为,他找王登广买官的事情,实际是被王登广骗了。他由此举报王登广诈骗,并认为这一情节应该属于立功表现。王登记的这一理由,也由律师在庭审中提出,以此作为对王登记减轻处罚的依据之一。一审判决认为,这一情况属于王登记认罪的具体表现,不属于立功表现。对这一辩护意见未予采纳。


王登记将5350万元受贿款交给王登广用于买官,王登广如何支配了这笔钱,王登广涉嫌犯罪的事实又有哪些,是否属于诈骗犯罪等情况,官方尚未发布相关信息。


本文来源于陕北新闻哥、第一财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