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郑州暴雨,一个关键细节!

都在等待命令!!!

可怕的不是郑州的大水,是有些民众脑子里的水

成年人才能看懂的80副图,看完羞愧难当!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上交给国家 这和文物价值有大关系?

2017-01-18 骊珠文玩收藏 骊珠文玩收藏

中国近代社会早期,存在一批社会精英,他们认为民众需要接受实物教育“启发民智”,为此精英们有责任举办和建设博物馆,并且会把自己收藏的古董和标本捐献给博物馆,由此形成了中国博物馆的捐献传统。


如今文物价值通过拍卖等形式日渐得到承认的同时,它直接带来了两个后果:文物价格的上涨速度超乎想象;个人捐赠的数量越来越少。


以故宫博物院为例,作为国内藏品数量最为丰富的博物馆之一,截止到2011年的统计数据显示,藏品规模已达180万件。这其中1939年至今,来自个人的捐赠近800人次,捐赠文物3万余件。个人捐赠已成为故宫丰富藏品的重要来源,这段历史也可作为国内博物馆接受捐赠历史的缩影。


▌ 故宫捐赠史上的三个高潮

景仁宫

“景仁榜”木雕屏风

景仁榜上的捐献者名录

如今曾作为清代后妃居所、康熙帝的诞生之地的景仁宫中,面积并不算大的一面墙壁上,镌刻着曾向故宫捐赠个人藏品的捐赠者姓名,名曰景仁榜。榜单上,王世襄、史树青、马衡、郑振铎、章乃器、朱家溍、陈半丁等在收藏界如雷贯耳的名字悉数在列。


故宫博物院的个人捐赠文物是从1939年外国人文纳开始的。回顾70余年的历史,期间有三次高潮,分别为从1949年到“文革”前、“文革”时期和“文革”结束落实政策时期。


第一阶段:

1949年,新中国正式成立,第一次捐赠高潮为之到来。长久的战乱结束后,随着新政权获得人们的日益认可,文物捐赠也异常踊跃。根据景仁榜上的名字统计,仅仅1950年的捐赠就达到15次,是此前十年之和。

梁金生,原故宫文物管理处处长

梁金生,原故宫文物管理处处长。据他介绍,这时候的捐赠者心态最为复杂。有的是出于对新政权的感恩,有的出于保护文物的拳拳之心,当然也有一些是出于积极表现的心态。从捐赠者身份来看,文物专家、文物商人是主体。


“民国四公子”之一张伯驹、救国会“七君子”之一章乃器、“宣德大王”孙瀛洲、学者郑振铎、故宫博物院原院长马衡等,都是捐献大家,他们所捐文物不仅数量庞大,而且极其珍贵。


在收藏界,张伯驹倾囊收藏、无私捐赠的故事有口皆碑。1937年,他几经周折以4万大洋的价格收藏了西晋陆机的《平复帖》;1946年他将公学胡同的一所宅院卖给辅仁大学,再加上妻子潘素变卖的首饰,凑成黄金二百四十两,从玉池山秀老板处购得隋代展子虔的《游春图》;而从郭世五处购买的李白书法《上阳台帖》和唐寅《蜀官妓图》,仅定金就6万大洋;范仲淹手书《道服赞》也花费了他110两黄金。1956年,为收藏这些字画而倾家荡产的张伯驹,一举将《平复帖》等8件国宝级书画捐出。包括《平复帖》、《游春图》在内的国宝级文物,现藏于故宫博物院。

陆机《平复帖》局部 故宫博物院藏

展子虔《游春图》局部 故宫博物院藏

另一位知名政治活动家、实业家章乃器,也凭借实业所积攒的殷实财富成为著名收藏家。到1954年捐赠之前,章乃器的个人收藏已经积存了三个房间,且门类相当齐全。


章乃器之子章立凡曾披露了一份其父于1953年12月致郑振铎的信函底稿,从中我们或可品味到当时章乃器捐赠的心境:

送 社会文化事业管理局郑振铎局长

西谛我兄:

我四十天以后就要搬家。为图省事,我希望您局能在搬家前或搬家后不久,将我的一批文物接收过去。否则,一起搬过去将来又搬到您们那里去,十分费力;放在原处过久又不放心,占了别人房子问题也多。

如何先请考虑,不久将面谒作决。

章乃器 1953.12.9


之后,郑振铎从故宫派六位专家来接收文物,在章乃器敞开的所有橱柜中,精心筛选了一个月,共选走藏品1100余件。其中就包括如今故宫馆藏的青铜器商代毓祖丁卣、亚(父乙)簋、西周夺卣、春秋越王剑、清代竹雕饕餮纹鼎,以及邢窑白釉瓶、龙泉窑青釉五孔盖瓶等珍贵精品。

商代后期 亚(父乙)簋 故宫博物院藏

春秋后期 越王者旨於赐剑 故宫博物院藏

清代 竹雕饕餮纹三足双耳鼎 故宫博物院藏

公开资料显示,那段时间,个人除了捐赠给故宫的珍贵藏品外,国家博物馆等机构的受赠文物也数量不少、价值不菲。


在解放初期的捐赠浪潮中,1953年-1956年期间,个人捐赠故宫累计83人次,而之后的1957年,更是至今为止捐赠人数最多的一年,仅仅一年就多达40人次。这种高潮一直延续到自然灾害时期。


1961年,国务院颁布《文物保护管理暂行条例》,明文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内,一切具有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文物,都由国家保护。这个条例中还提到,对保护重要文物有功或者捐赠重要文物的单位或人员,可以给予表扬或者适当的物质奖励。在这一约束下,当时的文物具有了国有属性,私人不再拥有收藏的权利。


第二阶段:

文革期间,散落在民间各地的字画、瓷器、饰品、古籍首当其冲,被砸烂、烧毁者不计其数。国学大师梁漱溟先生晚年曾回忆过被抄家的场景:

“他们撕字画、砸古玩,还一面撕一面唾骂是‘封建主义的玩意儿’。最后是一声号令,把我曾祖父、祖父和我父亲在清朝三代为官购置的书籍和字画,还有我自己保存的文物,统统堆到院里付之一炬。”


曾被收藏者极为珍爱的藏品,此时却成了招致迫害的由头,紧迫的时刻人们不得不做出抉择,一些人将文物自行毁掉,以除后患。一些人选择捐赠,让文物得到更好的保护。


当时,涌现了不少出于保护文物目的而纷纷倾囊捐赠的收藏者。梁金生统计说,这一时期的捐赠以学者为主,尤为特别的是,有些人捐赠了物品,连个接收证明都不要,更有甚者,直接将文物匿名寄到故宫来。

“京城第一玩家”王世襄

朱家溍

曾经于1950年给故宫捐赠文物,有着“京城第一玩家”称号的王世襄,为保护个人藏品,甚至兵行险招,主动申请抄家。根据1966年9月2日的清单记录,王世襄家中被查抄的文物共有2567件、字画1242件、图书8156件,其中24捆被抄没。这些文物,直到落实政策后的1986年才得以归还。


著名收藏家朱家溍先生晚年接受采访时对于自己捐赠的原因的回答,一定程度上也代表了那个时代多数者的心境。朱先生说,一是房子太小装不下了,如果卖给文物贩子,也是流出境外,同时,也怕招来灾祸。


据景仁榜所列,“文革”十年,个人捐赠文物为71人次,尽管在人数上难与之前的高潮相提并论,但在数量和品级上,皆很可观。


第三阶段:

“文革”结束后,根据政策,被抄家的文物要归还所有者。在这种背景下,一部分被查抄的文物重归主人的怀抱。但也有心有余悸的收藏者,选择将文物继续留在故宫。


“有些藏品甚至都没有动地方,所有者直接办个转为捐赠的手续,就完事了。”梁金生回忆,“经过十年动乱,这些人可能仍担忧这些藏品会再起事端,而另一种考虑就是为了让文物得到更好的保护,那么留在故宫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 新时代的尴尬

从1982年《文物法》的出台,到1992年北京市政府组织的文物拍卖会开幕,文物价值通过商业手段,价值日益凸显。而对于博物馆而言,这种变化带来的是征集难度的加大,捐赠人数的减少,以及捐赠物品质量的下降。


1995年,梁金生代表故宫竞拍宋代张先的《十咏图》,600万起价的一幅画,经过多轮举牌,最后以1800万的高价,被故宫竞得。事后梁金生回忆,“如果不是代表故宫,可能还会有人举牌,因为知道我是代表故宫竞拍,所以旁边的人当时都在喊‘就给故宫吧’,这样后来才没有人举牌。”

宋 张先《十咏图》局部 故宫博物院藏

明 沈周《仿黄公望富春山居图》局部 故宫博物院藏

隋人书《出师颂》局部 故宫博物院藏

此后,梁金生经受回购的藏品还有1996年沈周的《仿黄公望富春山居图》和2003年的隋人书《出师颂》,二者分别以600万元和2300万元的价格成交。然而,故宫也常受制于经费,许多曾经从故宫流失的文物,也不能放开了去竞拍。


“出自故宫旧藏”已经成为天价拍品最好的背书之一。被炒高的价格,也让一部分收藏者欣喜异常,一定程度上也抵消了他们捐赠的可能性。过去七十余年中的捐赠文物高潮,仿佛有着一股戛然而止的迹象。但在梁金生看来,今天个人捐赠的传承历史,虽然难称乐观,但也不至于断裂。


以明清宫廷旧藏为主要收藏范围的故宫,近年来也开始收藏近当代藏品。“无论民国时期,还是现在的,只要品类齐全且具有代表性,都应该兼收并蓄。现在的国宝在它们所处的时代,不也就是普通的东西嘛!”梁金生的观点,揭开了故宫近年来从明清宫廷收藏转而向多门类收藏延展的原因。毕竟,国宝级的文物并非时时有,即使有,也未必都会被捐赠。


其实,新时期的捐赠者并不鲜见,只是出现了一种新情况——鱼龙混杂。这让文物管理者们倍感吃力。有些艺术家,可能出于名利的需要去故宫捐赠。因为能入藏故宫,相当于获得另一种大师资格证,也有人哗众取宠,以假乱真,甚至有人拿着一副《清明上河图》到故宫,说故宫所藏的那幅是假的,令人哭笑不得。


那么,在商品社会,捐赠会不会中断呢?梁金生说不会。大的藏家在晚年大多数都会选择将藏品奉献给国家。这是对于文物最好的保护方式,也是文化的最佳传承方式。不过梁金生也承认,“如今捐赠者的确是越来越少了。”


当收藏从单纯的爱好变成一夜致富的行当之后,人们的关注往往只停留在献宝行为的本身。王世襄先生的收藏观认为,“只要我对它进行过研究,获得知识,归宿得当,能起作用,我不但舍得,而且会很高兴。”比如其家具收藏已经成为经典,万一被拆散则有失价值。而博物馆是永久性机构,能够完成将这一收藏研究、保护、展示的责任,所以可称是收藏最好的归宿。


收藏从根本上说是追求自我价值的一种方式,通过捐赠博物馆,将个人的收藏升华到了集体记忆和社会遗产的高度,是精神世界对物质世界的超越,是个体独立于群体、又复归于群体的表现。而捐献给博物馆的文物,也会被认为是人类的共同财富而世代积累下去(与私人收藏时常面对易手或散失的威胁,博物馆收藏具有稳定性),而显现出以人为中心的社会发展和自然界发展的连续性、多样性、规律性。

骊珠文玩收藏杰作个人微信:wscang77

更多专业知识请回复99查询知识百科,也可输入星月”“南红”“紫檀”“蜜蜡”“绿松等关键字直接获取精华文章

点击“阅读原文”,选购精品保真文玩!

Read more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