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李小璐和PGone出轨照片流出,不拉窗帘,网友:比陈冠希还猛!

中/国女排传来噩耗! 金牌没收, 或被禁止参赛2022年奥运会?

1956,交出你的财产

北大教授:多数人无知和少数人无耻给中国带来空前的灾难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口述石家庄丨贾文岐:攻打西三教前,亲手抓住敌方情报员!

2017-07-21 燕赵晚报 燕赵晚报


解放石家庄的战役中,贾文岐是名新兵。第一次打大仗,他很紧张,心怦怦地跳但顾不上害怕。17岁的他亲手抓了敌人的情报员。战斗中,贾文岐因受伤不下火线,并缴获轻机枪,从粪缸里抓到俘虏受到表彰。 


贾文岐近照。



  人物档案



贾文岐,1930年9月出生,1948年3月入党,河北深县人。历任战士、文书、班长、指导员、股长、处长、政治部主任等。参加过解放石家庄、冀南、冀东、平津、太原、西北、抗美援朝等战役。1964年5月授予少校军衔,1983年11月离休。现居石家庄。



讲  述




  第一次打大仗 17岁的他亲手抓住敌方情报员



1947年,当时17岁的贾文岐是晋察冀野战军三纵队8旅22团3营9连战士,部队在曲阳训练了半个月,于11月1日黄昏出发,经由定州、无极、藁城,进到石家庄南郊永壁地区。从永壁村头东北方向望去,隐隐约约地看到石门市区的灯火。贾老回忆说,入伍不久,就能参加攻打大城市的战斗,他当时特别兴奋,总是缠着班长问这问那,班长也不厌其烦地给他解释,还教了他不少作战知识。


11月5日上午,连长要求大家睡觉休息,准备晚上战斗。可贾文岐兴奋得久久不能入睡,悄悄来到院子里,反反复复擦着他的三八枪,把所有的子弹也都擦得亮亮的。夜间,部队开始扫除石门守敌外围据点。贾文岐他们营顺利占领了塔谈村。原来,塔谈村守敌白天来,晚上怕被消灭就撤走了。


第二天上午,部队开始准备攻打西三教。贾文岐与同班战友王学成在村北放流动哨。临近中午,一个穿着整齐的中年男子,边吸纸烟,边东瞧西看,鬼鬼祟祟地向村北口溜,引起了贾文岐的怀疑。他上前拦住盘问,并由王学成将其送往连部审查。路上,那家伙要求上厕所。贾文岐下岗时,发现那家伙在厕所还没有出来,觉得不对头,进去一看,他正在里面吃带字的纸。贾文岐冲过去把他没吃完的小本子夺下。经审查,这个人原来是敌人的情报员。指导员表扬了贾文岐,说他虽然年纪小,但勇敢机警。


  

第一次参加战斗很紧张 心怦怦跳但顾不上害怕



晚上,部队开始攻打西三教。贾文岐所在一排是突击队。而贾文岐的班是投弹组。部队趁夜色发起攻击,班长带领大家向敌人猛掷手榴弹,很快就突破了敌人的前沿,开始巷战。打进村不久,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战斗中,手榴弹用完了。班长命贾文岐回塔谈村,催军械员老孟派人送手榴弹。贾文岐转身迅速向村里跑去,忽然身后射来非常明亮的光束,贾文岐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边跑边回头看,不慎掉在一个半干涸的土井中,费了很大的劲才爬上来。后来班长告诉他,那光束是守敌装甲列车的探照灯。当天打到后半夜,部队奉命撤出,回到塔谈村。


11月7日上午,贾文岐所在的营占领了西三教。大家利用战斗间隙,冒着敌人打来的冷枪冷炮,迅速挖掘战壕,把纵横交错的交通壕,挖到了外市沟边缘。守敌没想到,一夜工夫,对方竟将战壕挖到了他们的眼皮底下。第二天部队进行外市沟的战斗准备检查。班长韩俊如非常细心,逐个检查每个战士的准备情况,亲自帮贾文岐打绑腿、系鞋带,像兄长似的叮嘱贾文岐,战斗中要紧跟他,使贾文岐感到既温暖又踏实。可惜,在攻打大石桥敌核心工事时,班长负了伤,从此便失去了联系,但贾文岐一直没有忘记他。 


按照统一部署,当天下午总攻开始。枪炮声响声震天。贾文岐所在营的七连为主攻连,而他所在的连为二梯队,在七连后面跟进。七连在炮火的支援下,勇猛突击,在西三教北侧架梯突破敌外市沟。贾文岐连每人扛着一捆事前准备好的秸秆,裹上湿被子,原本是用来挡子弹用的,结果没有用上,都填在市沟内,很快就把市沟填平了,战士们越过市沟,顺势消灭了赵县保警队,抓了几十个俘虏。


这是贾文岐参军后第一次参加战斗。当炮弹在周围爆炸,子弹在耳边飞啸,战友在身旁倒下时,贾文岐心里也很紧张,心怦怦地跳,但根本顾不上害怕。他牢牢记着班长的话,紧跟着班长,勇猛向前,和战友们一起打退了敌人,还抓到了俘虏,紧张的心情很快就被胜利后的喜悦所代替。


贾文岐在朝鲜西海岸前线(中)。(记者翻拍)



  粪缸里抓到俘虏 缴获轻机枪



内市沟是守敌的防御重点,又宽又深,筑有许多碉堡,还有鹿砦、铁丝网等障碍物。11月9日晚,贾文岐他们冒着淅淅沥沥的寒雨,按照突破外市沟的办法,连夜把交通壕修到了内市沟的边上。敌人不停地打照明弹和冷枪冷炮,但丝毫也影响不了贾文岐和战士们的干劲。


11月10日傍晚,部队全线向守敌发起总攻,一时炮声隆隆,枪声大作,硝烟弥漫,杀声震天。趁着弥漫的硝烟,贾文岐他们顺着事先挖好的堑壕,很快越过了内市沟,直插东里村。


贾文岐向记者讲述了抓俘虏的插曲。在东里村一农家厕所中,贾文岐发现粪缸中藏有一个敌兵,被冻得瑟瑟发抖,旁边放着一挺轻机枪。贾文岐上前一把抓过轻机枪,交给了班长,又用棍子把俘虏从粪缸中拽了出来。那家伙浑身粪便,脸色青紫,又冻又怕,连话也说不清了。那时,东里村一带农户的厕所,多是在地下埋一破缸,上面搭两块木板,非常简陋。



  左手被弹片炸伤 仍坚持战斗



部队在东里村稍事整顿,即进入市区。大街上有许多碉堡,贾文岐他们便穿墙破院,逐户逐院地占领。这种作战方法被称为“打交通”。这样既避开了敌人碉堡的火力封锁,减少了伤亡,又可隐蔽前进。在花园街,当进入一户人家的房间时,老乡悄悄向大门洞处指。二排长李志广隔着窗子一看,一群敌人躲在大门洞里,便命一班架起机枪掩护,他从房中冲到大门洞处,大吼一声:“缴枪不杀!”没费一枪一弹就捉了20多个俘虏。


在向大石桥运动时,贾文岐的左手大拇指被弹片炸伤,满手鲜血。班长问能否坚持,贾文岐说没问题。卫生员给包扎后,贾文岐仍坚持战斗。在攻击大石桥敌人核心工事时,他们被守敌一碉堡火力封锁了前进道路。班长韩俊儒前去炸毁碉堡,不幸负伤。二排长李志广接着上,他勇敢灵活地绕到敌碉堡侧后的入口处,高举手榴弹,大声喝到:“缴枪不杀!”为部队扫清了道路。李志广高大魁梧,打起仗来威风凛凛,令敌人望而生畏,是贾文岐崇拜的英雄,也是他暗中模仿的榜样。


11月12日,天快亮时,敌人被压缩在大石桥一带的核心工事里。核心工事是守敌的最后防线。敌人以大石桥、正太饭店和火车站的一些建筑为核心,在周围修建了很多明碉暗堡,环以电网和铁丝网。敌师长妄图依托坚固工事,负隅顽抗。天大亮后,按照上级命令,战士们从四周同时向核心工事的守敌发起总攻。经过激战,全歼守敌,敌师长刘英被兄弟部队活捉,石门宣告解放。


战后,二排长李志广因俘敌一个排,勇克碉堡,荣立大功,在晋县庆功会上见到了朱总司令。贾文岐虽然是个新兵,也因抓俘虏、缴获机枪等立了功,心中感到很自豪。新中国成立后,组织上给贾文岐颁发了一枚“人民功臣纪念章”。



  征集



1947年11月12日,石家庄全部解放,成为用攻坚战术打下的第一座较大规模的城市。在石家庄解放70周年之际,寻找并记录散落于民间的历史细节、情感记忆,是我们所望,更是我们之责。本报日前推出大型专栏“口述石家庄”,请石家庄解放前后的亲历者、见证者讲述那段难忘的历史,以飨读者,以励后人。如果您是那段历史的亲历者、见证者及其后人,请拨打96399与我们联系。


文/图 本报记者 柳安臣


 




猜你喜欢

险!轿车爆胎依然一路狂奔,石家庄这个司机摊上大事了!

征集丨70年前石家庄解放,我们正在寻找这段历史的亲历者!

惊!河北小伙莫名收到杭州来的快递,打开竟是两万元“人民币” !




编辑:静静  责编:优优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