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李小璐和PGone出轨照片流出,不拉窗帘,网友:比陈冠希还猛!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某国高价引进的黑人,你想象不到的怀

当年,北京“天上人间”47个头牌曝光照(女同志绕道)!

那个大大美胸的易阳又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口述石家庄丨白文杰:亲历石家庄解放,村民们感慨“天亮了!”

2017-08-18 燕赵晚报 燕赵晚报



1947年下半年,国民党军队开挖大战壕,西里村众多村民被征去挖内市沟(当时称二道壕)。行人要查良民证,车辆要查违禁品,戒备森严。最终,解放军攻入市区,村民们从地窖里爬出来。恪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解放军不仅帮村民干活,还亲切地跟老百姓打招呼:“咱们都是一家人”。从此,村民们认识到,他们真是人民的子弟兵。如今,77岁的西里村人白文杰对解放石家庄时亲历的场景仍记忆犹新。


白文杰近照



人物档案 



白文杰,1940年出生,石家庄市西里村人。1947年,他在西里村上小学,亲身经历了解放石家庄战役。1961年,他开始从事教育方面的工作,2000年在石家庄市第十中学退休。



讲  述




众多村民不幸被国民党“征民夫”挖战壕 



1947年,白文杰在西里村上小学,作为解放石家庄的见证者,77岁的他对当时发生在身边的事情仍记忆犹新。


白文杰的老家西里村位于石家庄近郊——外市沟以里、内市沟以外。1947年下半年,村里有人说:“八路(解放军)快打过来了。”国民党这边也有了大动静,就是开挖大战壕。西里村众多村民不幸被“征民夫”去挖内市沟。国民党的征兵队同样也来到白文杰家,由于白文杰当时只有7岁,才得以幸免。这段壕沟从东里村外西南由东折向东北,沿现在的维明大街向北,到如今的西里村东北角,穿过中山路再向西北延伸。挖壕沟时位于西里村的工地在如今的省三院、中山路附近。内市沟宽约五米,深约五米。沟内放有梯子,供人们上下,还搭有架子,放上架板,通过民工接力,沟内土方可以运出沟外,方便挖沟民工作业。


当时,国民党在通往内市沟的各个路口均设有哨卡,在东里村西南通往现在支农路附近的哨卡还架有木桥。有一次,白文杰和姐姐在妈妈的带领下去亲戚家串门,搭乘村里顺路的扳车(马车),沿途他们看见内市沟两侧修有不少地堡,黑洞洞的长方形枪眼十分密集。站岗哨兵则端着枪上着刺刀,虎视眈眈。行人要查良民证,车辆要查违禁品。国民党守军用一尺多长的铁条往车上的包袱和大口袋里乱捅一气,明晃晃的刺刀不停地在眼前晃动着,十分恐怖,吓得当时坐车的白文杰和姐姐一动也不敢动。



守城敌军除正规部队还有“壮丁队” 



除了内市沟,还有外市沟(当时叫头道壕),外市沟西南段在元村村南,沿着振头村南到现在的西二环一带再向北拐弯,后通向中山路。这一地段的哨兵被称作“六部哨、七部哨、八部哨”。外市沟底栽有尖桩,沟内侧还修有火车道。哨卡阻断了交通,因其开放时间与学生上学时间冲突,在振头上高小的西岗头的学生们就不得不寄住在西里村亲戚家。“我们邻居家当时就住了一位在振头上学的学生。”白文杰回忆。


 “那时,我从西里村往东看,经常会看到有降落伞从空中飘落,后来听父母说是敌军向守城的士兵空投物资补给。”白文杰说。在西里村东边(现民心河西线)的环城铁路上,还有铁甲车巡逻,一辆火车头挂着两节铁甲车。这种铁甲车下宽上窄,还涂有迷彩。另外铁路上还有“电炉子”轧道。白文杰回忆:“当时听大人们议论,这些车主要是侦察。”


守城敌军不仅有正规部队,而且还有“壮丁队”,也有老百姓称他们是“棒棒队”。壮丁都是本地各村被抽出来的男青年,训练时没有枪就用木棒代替枪支,还强迫他们集体加入国民党,让他们充当“炮灰”。


白文杰手绘当年国民党城防图



解放军攻入内市沟 村民从地窖里爬出来 



白文杰回忆,在解放军攻入市区前几天,夜间听到远处有枪炮声。“听村里好多大人说,这应该是解放军攻打外市沟的战斗。”镇守外市沟的敌人不是正规军,有的人说是杂牌军和“棒棒队”。他们战斗力不强,虽负隅顽抗,却不堪一击。在枪林弹雨中,双方不可避免都有伤亡,解放军战士用鲜血和生命突破了敌人的第一道防线。


攻破内市沟的头天晚上和当日凌晨,密集的炮声震耳欲聋,咚咚的炮声震得窗户都来回颤动,火光也映红了天空。机关枪的扫射声好像就在身边,步枪子弹飞行时发出的“嗖——嗖——”的声音十分清脆。面对如此情景,白文杰一家和其他村民一样,赶紧躲进了早已挖好的地窖里。


黎明以前,解放军攻破西里村南的内市沟防线,溃败的敌兵逃入西里村内。当时,有一个敌兵逃入老百姓家里,想讨要便装方便逃跑,被拒绝了。突然有村民喊:“八路(解放军)过来啦。”当时大家都说“见了八路叫同志”。那段时间,老百姓怕国民党军队抓人,同时也为了防炮弹,只得躲在地窖里,精神非常紧张。解放军攻破内市沟后,有好多村民从自家地窖里爬上来,总算舒了一口气。白文杰介绍,解放军进城后还热情地跟他们打招呼:“咱们都是一家人。”



 解放军帮百姓干活 他们是人民的子弟兵 



白文杰说,战斗结束后,有一部分解放军驻扎在西里村,战士们住在闲置的民房内。他们穿着灰军装、背着步枪、打着裹腿、腰扎皮带、肩挎子弹袋,军容整齐。村里不断有嘹亮的军号声传来,起床后战士们就帮忙给老乡扫院子,说话很和气。大家认识到,他们真是人民子弟兵,是不怕牺牲的英雄。许多村民发出感慨,“石家庄的天亮了”。


当时经常有敌机扫射,村里许多民房的墙上留有很多弹洞,洞口比碗口小,洞不深,这种战争痕迹保存了好多年。飞机机关枪扫射之后,弹壳随之落地,这种弹壳长约七厘米,比步枪弹壳大很多。有的小孩拾了不少弹壳,做成了玩具,也有的收藏了起来。


城市解放了,敌人不甘心失败,经常有敌机对市区进行轰炸,在村里的房上还能看到浓烟升空,在村外能看到敌人的“双肚”飞机,有人说是侦察的,也有人说是照相的。



心  声




 向解放军致敬 希望年轻人珍惜幸福生活 



白文杰告诉记者,现在人民生活富裕了,城市建设得越来越好。他亲眼见证了从解放石家庄到现在的高楼林立、一派繁华景象。他高兴地说:“现在生活安逸了,每月有退休金,养老真有保障!”最后,白文杰借本报真诚地向英勇的解放军致敬,他希望年轻人不要忘记历史,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征集 



1947年11月12日,石家庄全部解放,成为用攻坚战术打下的第一座较大规模的城市。在石家庄解放70周年之际,寻找并记录散落于民间的历史细节、情感记忆,是我们所望,更是我们之责。本报日前推出大型专栏“口述石家庄”,请石家庄解放前后的亲历者、见证者讲述那段难忘的历史,以飨读者,以励后人。如果您是那段历史的亲历者、见证者及其后人,请拨打96399与我们联系。


文/图 本报记者 柳安臣 刘琛敏






猜你喜欢

划重点!最美高速、火车旅馆…未来几年河北旅游有什么好玩,都在这里了!

什么情况!半箱现金丢在地上没人要?庄里环卫大姐的做法太暖心~

燃爆!国际顶级格斗赛空降石家庄!现场围观男神“肉搏”,你敢不敢?




编辑:静静  责编:优优


56 27622 56 15533 0 0 3657 0 0:00:07 0:00:04 0:00:03 3658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