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李小璐和PGone出轨照片流出,不拉窗帘,网友:比陈冠希还猛!

北大教授:多数人无知和少数人无耻给中国带来空前的灾难

中/国女排传来噩耗! 金牌没收, 或被禁止参赛2022年奥运会?

1956,交出你的财产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点赞!加起来222岁的三兄弟轮流照顾偏瘫父亲已9年

2018-03-03 燕赵晚报 燕赵晚报



昨天是元宵节,平山县岗南镇东岗南村96岁的曹桂吉,整整吃了12个饺子。虽然偏瘫已9年,但老人胃口很好,精神状态也不错。村里人都知道,这全靠三个儿子的精心照顾。三个儿子轮班照顾老父亲,5天一个班。大儿子住在石家庄市区,每次倒两次车赶回老家值班;三儿子体重还不到100斤,每晚给130多斤的老父亲翻身累得都出汗;老人住在二儿子家,二儿子几乎没有视力,二儿媳多年来给一大家子做饭……谁有急事,就让兄弟们替两天班,说好补回来,但最后都是“不用补啦,一家人,哪能分那么清楚?”他们互相体谅,互相配合,争着孝敬老父亲。他们不仅为后辈做出了榜样,也得到了乡亲们的称赞。



提起儿子儿媳,老人直说好


平山县岗南镇东岗南村,96岁的曹桂吉跟二儿子一家住在一起。这是一个普通的农家院,不大的院子里收拾得干净利索。曹桂吉住在西屋,10平方米左右的房间里,一大一小两张床就占掉了不少空间。老人睡小床,大床则是谁值班谁睡,哥仨的被子都在大床上放着。屋里生着一个炉子,非常暖和,温度比一条门帘之外的堂屋高出好几摄氏度。虽然曹桂吉瘫痪已9年,但他住的这间屋子里没有一丝异味,干净清爽。


曹桂吉坐在小床旁的沙发上,戴着帽子和红色的围巾,看上去气色很好。他的右半边身体偏瘫,胳膊、腿都无法伸直。孩子们担心他坐着坐着会一头向前栽下去,就用一根布条松松地绑住了他的腰和沙发扶手。说到自己的儿子、儿媳,老人用有些含糊的话语直说:“好,好……”


每人值班5天,照顾老父亲已9年

  

曹桂吉的老伴已去世十几年了,他一直住在二儿子家。87岁那年,曹桂吉突患脑溢血,导致偏瘫,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老人出院后,兄弟三人紧急商议,一定要合力把老父亲照顾好。考虑到老人在老二家住得比较习惯,他们决定老人还住在这里,由兄弟三人轮流照顾。起初规定每人值班3天,老大住在石家庄市区,每个月要坐公交车回老家3次。两个弟弟体谅大哥辛苦,不久后就改成了每个班5天。这样一来,老大每个月回老家两次就可以了。因两个弟弟都还种着地,5天一个班既能照顾老父亲,又不至于耽误农时。 



照顾老父亲时,晚上很难安睡。老父亲驼背不能平躺,只能侧躺,时间长了他会觉得不舒服,所以每晚要给他翻身三至四次。孩子们担心老父亲坠床,晚上睡觉时,用一根布条把老父亲的腿松松地绑在床头上。给他翻身时,要先起身开灯,掀起被子,再解开这根布条,然后才能帮父亲翻身。有时候,刚帮父亲翻过身,躺下还没半个小时,又听到他呻吟,就得赶紧起身穿衣,再去查看或者翻身。除了每晚坚持翻身,兄弟们还会帮父亲按摩,让他觉得舒服一些。因为照顾得当,老父亲虽然瘫痪9年,却从没生过褥疮。


这么大年纪的偏瘫老人,大小便是件大事。尤其是大便,老人每个班(5天)大便一至两次是比较正常的,但老人也不时便秘。老人排便困难时,兄弟们揉肚子、搓后背、按摩肛门,有时候开塞露都没效果,他们就在手上套个塑料袋用手抠。照顾老人如厕,至少需要两个人,就算不是自己值班,也都争着帮忙。因老人住在老二家,二儿子和老伴照顾得更多一些。



9年了,老父亲只是偶尔患感冒,顶多输两天液就过去了,从没去过医院。体重比患病前还增加了一些。虽然牙都掉光了,但老人胃口很好,肉类也能吃,有时还会嘴馋要吃烧饼。孩子们就把烧饼里面比较软的那些给他吃。过年和元宵节,老人每顿能吃12个饺子。


虽然哥仨轮流照顾老父亲,但一些拆洗被褥的活儿,都是二儿媳赵俊书来做。老人该换什么衣服,也是她惦记着。细心的赵俊书经常跟老人聊天,问他有没有哪儿不舒服,哪儿疼了,哪儿痒了,就跟亲闺女一样。而老二曹英芳喜欢听新闻,每天都会给父亲讲一讲国内、国际的新鲜事儿。


大儿子曹建楼说,他们照顾父亲,做到了“三勤”,就是勤翻身,勤晒太阳,勤出门。天气好的时候,除了在小院晒太阳,他们还会用轮椅推着父亲在村里转转。


各有各的难处,但照顾老父亲都很尽心

  

其实,三兄弟都已是70多岁的人了,虽然各有各的难处,但照顾老父亲,他们都是克服困难尽心尽力,而且互相体谅、互相帮助。


老大曹建楼,今年78岁。他家住在石家庄水上公园附近,回老家要倒两次车。每次回家,他都要在早上6时30分赶到北二环等公交车,先坐车到平山县城,再坐7时50分开往岗南镇的车,在东岗南村村口下车,到家基本就9点多了。冬天出门时,天完全黑着,冷得直打哆嗦。但是,曹建楼每月回家两次,风雨无阻,只要通车,他都准时赶到。赶上有事不能按时回家值班,就让弟弟们替上一两天,说好过后再补回来,但往往弟弟们也不让他补。


老二曹英芳,73岁,小时候因受伤导致一只眼睛失明,另一只眼睛视力也受到了影响。如今,他的眼睛只剩一点点光感,摸索着走路、干活儿。平时,老伴赵俊书就是他的眼睛,两人一个揉馒头,一个往锅里放,配合默契。多年来,赵俊书一直给一大家子人做饭,曹建楼每次回家时,就会买些肉、熟食等。后来,作为大哥,他觉得这样不合适,就提出自己和老三值班时,自备食材和调料等,给老父亲做饭。“父亲住在老二家,还是老二两口子照顾得多一些,他们最累了。”对于曹建楼的这句话,赵俊书仍是朴实地一笑:“都是一家人,哪能分那么清楚?”


老三曹书芳,71岁,胃口不好,体重还不到100斤。而1.78米高的老父亲少说也有130多斤,曹书芳帮父亲翻身总是累得出汗。他有头晕的毛病,轮到他照顾父亲时,他就简单吃点药,坚持扛过去。平时,他在集市上摆摊卖衣服,但照顾父亲却没有耽误过一天。赶上农忙,他就抓紧“散集”后的一点时间去忙地里的活儿,老伴也非常支持他照顾老父亲。曹书芳常说,照顾老人,兄弟们互相比着尽心,老人才会过得舒心、幸福。


给晚辈们树立了好榜样


如今,曹桂吉已是四世同堂。逢年过节,晚辈们都会回来跟他一起过,给他买很多好吃的。老二曹英芳的孙子,每次回来都会亲亲老爷爷的脸蛋,赶上老爷爷正在解大便,立刻上来帮忙,一点儿也不嫌弃。曹英芳的儿子在三里地外的镇上开了一家理发馆,赶上自己父亲值班,他就停几天生意,回来帮忙照顾爷爷。小辈们对自己的父母也都非常体贴、孝顺。三兄弟经常感叹:“这就是上行下效,咱自己做得好,小辈们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都跟着学呢!”


三兄弟说,父母把他们三人养大成人真是太不容易了。以前日子不好过,父亲不光种地,还在外面干活儿补贴家用,母亲没日没夜地踩缝纫机做衣服。相比于父母多年的付出,现在照顾老父亲的辛苦,真的不算什么。


曹桂吉老人的侄女曹凌云说,她的三个堂哥兄弟齐心,妯娌和睦,大家庭日子过得很红火,是真正的“家和万事兴”。七旬三兄弟照顾九旬老父亲的事,东岗南村的乡亲们几乎都知道。曹建楼回老家值班,经常有乡亲向他竖起大拇指:“你们哥儿仨,真是大孝子!”


文/图 本报记者 苗静



猜你喜欢


重磅!石家庄这几个区的学生有福啦!“学区管理制”新增33所学校!

首张罚单已开!石家庄市民随地吐痰、扔烟头将罚款50元!

命大也得系安全带!大货车保定高速上失控,司机瞬间被甩出车窗!




编辑:蓓蓓  责编:卡卡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